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尘埃未落定(2更
    田园默默的看着顾欢喜。

    话到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已经这般肮脏卑微,又作甚要把她拉到他的世界里来。

    看着她这般无忧无虑,便心满意足了。

    再多的,他以前不敢奢求,如今还是不敢奢求。

    就如每次只能躲在暗处,偷偷看着她,连上前去说一句话都不敢,如今更是不敢告白。

    或许,只求得顾欢喜一句,愿意跟他,不管是嫁他,还是要他入赘,他都会拼了命去颠覆乾坤,可他不敢,也不能,因为顾欢喜对他没有丝毫的男女之情。

    “我明白了!”

    顾欢喜颔首。

    想要再劝点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去劝。

    “欢喜,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好!”

    田园临走时深深的看了顾欢喜一眼,去开了院门,一下子跳上屋顶离去。

    顾欢喜才微微叹息一声。

    “真是命运多棘!”

    其实田园不笨的,相反还很聪明,只是幼年走失,离开了家人,在田家没有得到好的对待,形成了自卑的性格。

    很多时候不管开心、忧伤都埋在心里,就那么强撑着。

    这次的婚事,其实他若是强硬些,或许不会成的。

    “可惜了!”

    是为田园可惜的。

    山花进来,眉头微蹙,“小姐,院门是您起来关的吗?”

    “风吹关的!”顾欢喜说着,把田园喝过的茶杯收了,“去把茶杯洗一下,顺便给我端点热水来!”

    “是!”

    山花笑着应了。

    端了茶杯茶壶出去,免不得嘀咕一句,“这风倒是够大的!”

    田园翻出围墙。

    吹了个口哨,大白便跑了过来。

    这才骑上大白准备离开,便被几个人围住,“田公子,我家郑镖头有请!”

    这开远县不单单只有一个威远镖局,还有一个虎威镖局。

    以前到底谁强谁弱分不出来,不过这三年,威远镖局没有丢过一次镖,生意倒是比虎威镖局多了起来。

    田园没有说话。

    为首的人便淡淡说道,“今日田公子大喜之日,却不想好好的洞房花烛夜不要,来了这顾家,如今顾家当家的不在,里面留下一个如花似玉的闺女和一个风韵不错的妇人,还有一个一岁多的孩子,若是出了点事情,比如走火一类,也不知道能不能逃得出来!”

    田园闻言,眸子一瞪。

    冷冷的看着那说话的男人,似要将他千刀万剐。

    “前面带路!”

    只是到没有去虎威镖局,而是去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宅院。

    当看见那个郑镖头的时候,田园反手就把先前说话的男人给抓住,快速几拳打在他胸口,又卸了他的手臂。

    边上几个人见状,立即朝田园袭来,田园是来一个收拾一个,把一个个都打趴下,重伤。

    才站直了身子,眸子阴沉的看着郑镖头,“有什么事儿冲我来就好,若是胆敢伤害顾家人,只要我田园还有一口气,定要他家破人亡,上上下下、老老小小鸡犬不留!”

    郑镖头一怔。

    倒是没想到,这个小子,竟是个狠角色。

    “这定是一场误会,误会!”郑镖头忙道,“其实我请你来,是有件事情要和你商量商量的!”

    郑镖头拍拍手,立即有人拿了一个锦盒上来。

    郑镖头接过,递到田园面前,“只要你答应来虎威镖局,以后每年你的薪饷便是里面这么多!”

    “……”田园顿了顿,伸手接过锦盒,打开一看,是一张五千两的银票。

    五千两一年,确实比起他现在翻了几番。

    田园把锦盒盖上,递给还郑镖头,“我田园虽穷,但有一点,不会吃里扒外,如果要来虎威镖局,除非我不在威远镖局了,且……”

    “你想说,你娶了威远镖局的大小姐,以后威远镖局就是你的吗?田兄弟啊,你可真是想太多了,首先你可知道何小姐为什么一定要嫁给你?”

    “……”

    田园不语。

    郑镖头又说道,“那是因为她和一个书生私通,有了身孕,而那书生下落不明,肚子里藏了货掩盖不住,又不想一碗汤药流了这孩子,而你武功高,三年来,有你押送的镖无人敢动,想要把你捆绑住,把女儿嫁给你,你便会心甘情愿留在威武镖局了!”

    田园却是抓到了重点,“你是说,何彩蝶有身孕了?”

    “是啊,难道你不知道?”

    田园冷笑出声。

    知道?

    他怎么可能知道,他若是知道,又怎么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呵呵。呵呵呵,啊哈哈…”

    田园冷笑过后,踉跄的倒退了两步,才说道,“好,好得很,真是好得很呐!”

    何家,真是够狠的。

    转身出了宅子,翻身上马,直奔威远镖局而去。

    “镖头,就让他这么走了?”有人上前问。

    “不然呢?”郑镖头反问。

    就田园如今的本事,他也不是对手,更别说那股子狠辣劲。

    也难怪这些年,有他在的镖,黑白两道无人敢碰,想来是吃过大亏了,所以没人敢招惹田园。

    如今那些大户人家,贵重的东西,托镖都要找田园,也是有原因的吧!

    “你们都下去吧,一人找账房领二百两银子,好生休息!”

    田园这般倒是让他高看了不少,不过也算是有软肋了。

    顾家……

    不知道他在意顾家什么?需将田园紧紧捏在手中才是。

    何家

    今日来吃喜酒的人,多数都是与何镖头有生意来往的人,也有亲戚朋友,也是极其热闹了。

    虽然何镖头这女儿嫁的匆忙,但也有聪明人,只不过越是聪明的人,越沉默。

    田园的本事,大家是知道的,那几个聪明人倒是想看看,田园若是知道,何家这般算计他,会不会翻脸?

    当田园出现在喜宴上的时候,喧闹声顿时没了。

    所有人都错愕又震惊的看着田园。

    “……”

    何镖头扭头看去,笑顿时僵在脸上。

    何夫人更是站都站不稳。

    田园来了,那……

    何夫人不敢深想,看着田园,想要说点什么,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田园上前几步,看着何镖头,“你知道吗?”

    “什么?”何镖头问。

    “你知道何彩蝶有身孕了吗?”田园又问。

    满场都吓了一跳。

    何彩蝶怀孕了,还嫁给田园……

    “你是不是知道她怀孕了,所以那日她到了我房中等我归来,几句话都没说完,就撕扯了衣服,弄乱了头发,诬陷我欺负了她,这一切都是你们安排好的吗?”

    田园是声音很轻很轻,却听的人胆战心惊。

    “我……”

    何镖头想说他不知道。

    但自己的女儿,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看你这样子,应该是知道的吧,你们真的好狠,真的好狠,我只是一个走失的孤儿,被田家捡回去,他们待我也没多少真心,更不会为我谋算,所以你们拿了五百两去,他们看在银子的份上,便什么都不会问,就这般把一个怀有身孕的妇人强嫁给我!”田园说着,冷笑出声,“看来,我表现的真是太好欺负了!”

    “田园,不是这样子的,你听我说,我并不知道彩蝶有身孕了,我……”何镖头说着,扭头去看自己的夫人。

    见她脸色发白,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这是她们母女商量好的。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女儿只是被人破了身子,却不想怀了身子。

    “你现在告诉我,这门亲事还算吗?”

    何镖头吞了吞口水。

    说算,他还没有厚颜无耻到这个地步,说不算,那他的女儿以后要怎么办?

    “田园,彩蝶是你亲自迎出门的,你们拜堂了吗?若是拜了,她就是你的妻子,这门亲事自然是算的!”何夫人叫了出声。

    “既然你说算,那我就以七出休了她!”

    “田园,你别欺人太甚,我何家的女儿,容不得你休弃!”何夫人上前几步,愤怒的看着田园。

    “那就试试看吧!”田园说完,转身拂袖而去。

    何镖头只觉得脑子一阵发热,扬手就给了何夫人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的极重,直接把何夫人打摔倒在地。

    “来人,跟我去田家村接小姐!”何镖头说着,又朝来吃喜宴的人抱拳,“真是家门不幸,让诸位见笑了,今日便到此为止吧,改日何某亲自登门道歉!”

    “无碍无碍!”

    来吃喜宴的人说着,起身离开。

    莫不是交头接耳,指指点点。

    何镖头站在原地,只觉得整个人都是昏暗的,再也看不见未来,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个闹心玩意!

    何家送亲的人在宾客离开后,到了府中,告知何镖头何彩蝶被大夫把脉,得知已有二月余身孕。

    何镖头一句话都没说,带着人去接何彩蝶。

    何夫人上前拉住何镖头,“老爷……”

    “等我回来再收拾你!”何镖头说完这句,甩开何夫人,上了马车。

    “呜呜!”

    看着远去的马车,何夫人顿时哭了出声。

    这一切,怎么就成这个样子了。

    田园都已经屈服了不是吗?

    田家也是鸡飞狗叫,村里人吃了饭,帮着收拾纷纷离开了。

    何彩蝶在喜房里,也没人送点吃的给她,饥肠辘辘的她其实十分难受,又不敢出门去。

    人生第一次知道了害怕。

    何镖头带着人前来,倒是把田老头、田李氏吓的不轻。

    何镖头微微抱拳,“我来接那不孝女回去,这亲事作罢了,亦或者说,压根不存在过,替我跟田园说一声对不住,我教女无方,还望他不要往心里去!”

    “不敢不敢!”田老头连忙抱拳。

    何镖头微微颔首,说实话,这样子的农家他真没看在眼里,要是别人,想娶他女儿还不行呢。

    “麻烦你带路!”

    “好,好!”

    田老头忙带何镖头去喜房。

    何镖头进了喜房,看见一身嫁衣,却格外狼狈的女儿,又气又恼,又很铁不成钢,打又不能打,骂也舍不得骂。

    “爹……”

    何彩蝶喊了一声,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何镖头微微叹息一声,“走吧,爹接你回家!”

    “可是……”何彩蝶很是犹豫。

    “婚事作罢,你没嫁过,田园也没娶过,自此你们都是自由人,走吧!”何镖头让丫鬟、婆子扶住何彩蝶,看着何彩蝶脖子上的掐痕,“你脖子上的掐痕怎么回事儿?”

    “是田园那个混蛋掐的,爹,您别饶了他,他想掐死女儿,您要帮女儿报仇!”何彩蝶恶狠狠说道。

    这个田家,她都不会放过的。

    何镖头没有说话,“走吧,回去再说!”

    “嗯!”

    何镖头护着何彩蝶出了田家。

    立即有人前来搬嫁妆。

    田老头、田李氏最担心的还是那五百两银子,田老头忙上前说道,“那个,那个银子……”

    何镖头顿时明白过来,“不用还了!”

    “哎,多谢,多谢!”

    田老头、田李氏连忙应声。

    何彩蝶冷冷的看了一眼,心中蛮是不屑。恐惧过去之后,她又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

    由丫鬟、婆子扶着上了马车,坐在一边,吸了吸鼻子。

    何镖头也跟着上了马车,扬手就给了何彩蝶一巴掌。

    “……”

    何彩蝶捂住自己的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何镖头,“爹,您打我!”

    捂住脸哭了起来。

    “打你算是轻的,你看看你做的事情,害了何家不说,更害了你自己,一个弄不好,你是要被浸猪笼的!”

    未婚先孕,又嫁祸他人。

    何镖头如今还想着,这回去之后,要怎么办?

    当然,也可以把何彩蝶送走,亦或者让她去庵堂,最后一点,就是死。

    也好在太皇登基之后,风气好了很多。

    就是未婚先孕,也不一定要浸猪笼,但像何彩蝶这般也是绝无仅有。

    “……”

    何彩蝶抽泣着,“爹,我也不想的,当时我发现自己有了身孕,我是没想要这个孩子,可是娘说,爹爹您一直只有我这一个女儿,若是我早些生下一个儿子,您也算后继有人,我才和娘商量了这么一个法子,我知道错了!”

    谁知道田园会闹。

    如果一开始田园反对,事情也不会闹到如今这个地步。

    但是田园都迎娶了,他们也拜堂了,田园才闹了这么一出。

    如今可真是害死她了。

    “……”

    何镖头没有说话,他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脑子一团乱,到底要如何,还得容后再议。

    “爹……”何彩蝶又试探性的唤了一声。

    何镖头微微叹息,看着何彩蝶一时间后悔万分。

    他不该因为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就宠爱万分,到如今事情都这般急迫了,还不想想自己错在哪里,还在推卸责任,甚至还想着报复。

    她可知道,经历这么一出,他苦心经营多年的威武镖局,声誉已经毁于一旦,别人不会想着,这是妇人间的算计,而是说他教女无方。

    摆摆手,示意何彩蝶什么都不要说了……

    田园回到田家的时候,何彩蝶他们也才刚刚走,田家人正在收拾东西,本来有些怨言,可看在银子的份上,田家人倒也无所谓了,反正田园也不是真的田家人,丢人又能丢到哪里去。

    “田园,你回来了!”田李氏说着,声音里都带着点小心翼翼。

    她活了一辈子,这堂都拜了,亲事还不作数,亲爹前来把闺女领走的事情还是头一遭。

    “嗯!”田园微微点头,看着那还挂着红绸的喜房,深吸一口气,“这屋子我不住了,娘,在边上重新给我修建一个小院吧!”

    “这……”田李氏惊讶了一下。

    这又要修建院子啊,只是家里已经有宅院了啊。

    “是没有银子吗?”田园问。

    “不,不,有银子的,那你要修建在哪边?”

    见过田园今天的狠,田李氏心里有些发慌。

    再说修建一个小院子,还真要不了多少银子。

    “都说紫气东来,就在东脚边开个门,修个小院吧,我到时候自己来修!”田园说完,进了喜房去收拾东西。

    有些事情,他心里知道,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但还是忍不住存了奢望,想要自己动手修建一个小小的宅院,幻想着总有一日,欢喜会住到这里来。

    她那么爱娇,又被养的极好,这院子小些不怕,但里面的宽敞、干净才是。

    拿着东西的手一僵,田园捂脸笑了起来,到了如今,他才真真正正明白,那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是贬义。

    顾家

    顾老实回到家里,呼出一口气。

    “怎么了,不是去喝喜酒了?怎么瞧着你一脸郁闷!”罗氏说着,给顾老实倒了一杯凉茶。

    “唉,别说了,真是,就没见过这么荒唐的事儿,你说……”顾老实说着,叹息一声,一口喝了凉茶才说道,“这何镖头,我以前也见过两次,对人也是有礼的,却不想这般的心狠,自己闺女怀了身孕,让田园来背了这黑锅,如今田园不肯,闹起来了!”

    “……”罗氏惊了一下,“真的假的?那田园着实可怜了,本就走失寻不到亲人,这还被人这般算计,那这亲事算是成了吗?”

    “还不知道呢,我走的时候,何家姑娘倒是还在田家,不过我瞧着够呛!”顾老实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一遍。

    心里都一阵阵发冷。

    要是自己的女儿也这般……

    顾老实吓的打了一个摆子,“不行,我看看欢喜去!”

    这事得和女儿说说,他疼她、爱她、宠她,什么都可以给她,但是不能允许她作践自己,女孩子可以娇可以闹,但不能低贱,未婚先孕这种事情,最最要不得。

    夫妻多年,罗氏那里不知道顾老实的心思,她也是这般想的,忙叮嘱道,“你好好说话,咱们欢喜懂事,你别拿那种不三不四的女孩跟她比!”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