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人不大心却极大(2更
    “我孙儿,我孙儿考中状元了,好,好啊!”

    顾钱氏也是又哭又笑,拉着顾文氏的手,“城儿他娘,你听见了吗,咱们城儿考中状元了,状元啊……”

    “娘,娘,我知道,我知道!”顾文氏哭的泪眼模糊。

    顾老三、顾老实、顾老五也哭,一家子大大小小哭成一团。

    戴成安在一边,无奈一笑。

    这顾家,将来会一飞冲天,三元榜首的顾城会走的比他更高,站的更远。

    他得罪不起。

    等顾家人哭好了,戴成安才喝到了热茶。

    “戴大人,真是对不住,对不住!”顾老实万般歉意。

    到底是开心过了头。

    “无碍,理解理解的!”

    确实是理解的。

    顾城考中状元,对顾家,对顾家几个还在读书的兄弟来说,意义非凡,也十分重大。

    路也更好走。

    顾城高中状元,等到他回来,就要回到顾家村去祭祖,顾老汉决定带着顾钱氏先回去,把家里打点一番。

    等到顾城回来,家里也能住人。

    只是顾老实到底不放心两个老人回去。

    “爹,我陪阿爷、阿奶先回去!”顾欢喜轻声道。

    阿爷、阿奶年纪大了,能陪伴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她不想离开他们。

    顾老实沉默。

    顾老三开口道,“我陪爹娘先回去,家里也不能没个拿主意的人!”

    一家子商量许久,最后决定由顾老三带着顾文氏带着大家先回去,顾老实、顾老五先在这边善后,今年回顾家村过年。

    十一月的天,已经有些冷了。

    既然要走,顾欢喜少不得要和柯一梅、廖清敏告辞。

    去柯家的时候,顾俊陪着一起去的。

    只是没想到,柯一梅的表妹戴苗苗也在。

    戴苗苗见到顾欢喜的时候,笑的眉眼弯弯,眼睛不停的看向仪表堂堂,风采翩翩的顾俊,笑着上前拉住股欢喜的手,“你就是表姐常说的顾家妹妹?”

    “我是顾欢喜,不知道姐姐是?”

    “我是戴苗苗,你的柯姐姐是我表姐,我娘是她姨母,她娘也是我姨母!”戴苗苗声音又甜又脆,瞧着便十分活泼。

    柯一梅在一边抿嘴浅笑。

    顾俊看着柯一梅笑,也跟着笑了起来。

    心里甜滋滋的。

    “原来是戴姐姐!”顾欢喜笑着抽回自己的手。

    戴苗苗身上抹的很香,手上也香,顾欢喜放在鼻子下闻了闻,“戴姐姐用什么香粉,竟这么香,在哪家铺子买的,我也去买一些,带回去送人,定十分有面子!”

    柯一梅错愕了一下,“你要去哪里?”

    “我大哥高中状元,我们要回乡去祭祖,阿爷、阿奶说先回去,我正愁买什么回去送给堂姐、堂妹们呢!”顾欢喜笑着。

    柯一梅闻言,心中便有些不舍。

    顾欢喜这么一去,怕是要明年才能再回来。

    又看向一边的顾俊,柯一梅笑道,“那你可要失望了,这香粉在胭脂铺里,可买不到!”

    “莫非……”

    顾欢喜看着戴苗苗,“莫非是戴姐姐自己做的?”

    柯一梅淡笑不语。

    戴苗苗挺起胸脯,“对的,就是我自己做的,顾妹若是自己用,送妹妹多少都没事,可若是拿去送别人,我是不肯的!”

    这东西来的珍贵,又极其耗心思,她平日里也只是做点送亲近的人。

    “戴姐姐所言甚是,那我便等着戴姐姐的香粉,以后都省了香粉钱呢!”

    “小丫头片子,倒是会得寸进尺!”戴苗苗说着,拉了顾欢喜的手,“不过姐姐我,就喜欢你这直爽的性子,成,以后都包在我身上了!”

    三个女孩笑声不断,顾俊就坐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听着,神色平静,可若是仔细看,便能看出来,他其实有认真听,尤其是柯一梅说话的时候。

    少年儿郎情最真,这话是不假的。

    在柯家待了一会,顾欢喜便起身告辞,还要去一趟廖家。

    柯一梅拉着顾欢喜的手,“欢喜,早些回来,我在广元府等你!”

    “姐姐放心,等年后就回来了!”顾欢喜说着,抱住柯一梅,“柯姐姐,我会想你的!”

    这是第一个对她好的大姐姐,还是以后的二嫂。

    柯一梅性子好,又温柔聪慧,和善大方,二哥有福气了。

    “我也会想你们的!”

    顾欢喜抿嘴笑了起来。

    本来好好的离别忧愁,倒是因为这一句别有用心的话,驱散不少。

    笑着上了马车,对顾俊说道,“二哥,你什么时候和伯娘说你和柯姐姐的事儿?”

    顾俊抿唇沉思片刻,“等这次回去过年,回来就说!”

    “理该如此!”

    顾俊伸手捏了捏顾欢喜的脸,“人小鬼大,你总是为我们操心,那你呢?你和廖家公子……”

    “二哥,别说这事,我,我……”顾欢喜欲言又止。

    顾俊不傻,顿时便明白了过来。

    认真看着顾欢喜,“欢喜,你改变主意了?”

    “我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

    本来都有些想着,既然大人都看好,她就算将来嫁廖玉康也不错,但生辰那日,忽然间的心疼才让她明白,其实她不那么愿意。

    或者说,和廖玉康的相处,总是少了点什么?

    顾俊伸手怜爱的摸了摸顾欢喜的头,“没关系,不管你做什么,二哥都支持你,别胡思乱想,也别蹙眉,咱们小欢喜就应该每日都开开心心,欢欢喜喜的!”

    “嗯嗯!”顾欢喜点点头。

    微微抿了抿唇。

    到了廖家。

    顾欢喜说明来意,廖清敏欲言又止。

    “欢喜……”

    “嗯?”

    “咱们花园去走走好吗?”

    顾欢喜顿时明白,廖清敏有话要说。

    “好!”让顾俊稍等片刻,跟着廖清敏慢慢走着。

    “今年这天似乎比往年冷的更早!”顾欢喜拢了拢衣袖。

    “是啊,比往年冷的更早!”廖清敏说着,呼出一口气,“欢喜,我们是好姐妹,有什么话,我就直问了,那日你生辰,你是不是和我大哥说什么了?”

    “……”顾欢喜不解。

    “那日回来后,大哥便有些不得劲,这几日都在凉亭里,一个人拿着书发呆!”廖清敏拉着顾欢喜的手,“欢喜,我知道大哥的心思,也知道爹娘都默许了,你早些时候也愿意的,为什么忽然间,你又改变主意了呢?”

    顾欢喜被廖清敏问懵。

    咬住嘴唇,好一会才说道,“我,我不知道,我就是觉得,少了点什么,让我心生退意,其实我什么都没有对廖大哥说,他可能听到我和哥哥的话!”

    如此也好,有些话她本来说不出口。

    廖玉康很好,公子如玉,风采偏偏,文采斐然,如今也是举人老爷,等到三年后去帝都秋试,想来会榜上有名。

    这么好的男子,聪明人都会抓在手里。

    可她却心生退意。

    两个人相处太过于平淡,找不到拿着怦然心动。

    “是我对不住廖大哥!”

    一句话,也算是间接拒绝了。

    廖清敏顿时红了眼,“你……”

    好狠的心。

    她大哥那么好,顾欢喜怎么舍得拒绝,怎么舍得伤害。

    想要说几句狠话,可顾欢喜的性子,她是清楚明白的,最终化作一声叹息。

    “罢了,感情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如今你还小呢,等再过五六年,你就会明白,像我大哥这般男儿,才是夫婿的最佳人选!”廖清敏说着,伸手捏了捏顾欢喜的脸,“别胡思乱想,不管如何,我们都是好姐妹!”

    “嗯!”

    顾欢喜微微颔首。

    却是明白,以后她不能经常来廖家了。

    或许她和廖清敏的友谊不变,但因为廖玉康,她也不能常来。

    和廖清敏告辞离开,顾欢喜看向凉亭方向。

    恰好廖玉康站在亭子里看向她,顾欢喜心虚的低下了头。

    廖玉康迈步走过来,顾欢喜顿时有些紧张。

    一会见了要怎么说?

    “欢喜!”廖玉康低唤。

    顾欢喜还小,不懂何为爱慕,想来是他做的不够好,才让她觉得无趣,心生不喜。

    “廖大哥!”顾欢喜轻轻喊了一声,绞着手,不知道要说点什么。

    廖清敏看了看顾欢喜,又看了看自家大哥,“你们说吧,我去给欢喜准备点东西!”

    便自顾自转身离开。

    廖玉康见顾欢喜紧张,温柔笑出声,“我又不吃人,倒是把你吓成这样子!”

    “……”顾欢喜默。

    廖玉康知道,顾欢喜心性善良,也不好多逼她。

    毕竟还小呢,小孩子的喜欢、讨厌本就短暂,如清敏所言,等五六年后,顾欢喜长大了,自然就明白什么样的男子适合她。

    “别胡思乱想,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听说你大哥考中状元了,下次一定要引荐给我认识!”

    顾欢喜抬眸,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廖玉康,然后笑着点头。

    “廖大哥!”

    “嗯?”

    “谢谢你!”

    廖玉康笑,别的话语也没说,只是怜爱的摸了摸顾欢喜的头。

    出了廖府,顾欢喜心里沉甸甸的。

    “唉!”

    叹息了一声。

    这事儿啊,真是的。

    当初廖伯母开玩笑的时候,她就不应该脸红。

    顾俊摇头失笑。

    按照他的想法,廖玉康确实不错。

    不过,最主要还是自己妹妹喜欢。

    既然要回顾家村,顾老汉、顾钱氏年纪大,加上三个小的,顾老实不放心,请了杨师父护送,又请了镖局的人,花点钱没事,最主要还是安全。

    临走时,顾老实是千叮咛、万叮嘱。

    顾欢喜坐在顾钱氏身边,笑的眉眼弯弯。

    顾钱氏点了点顾欢喜鼻子,“要你爹知道你笑话他,看他不收拾你!”

    “爹爹才舍不得收拾我呢!”顾欢喜笃定道。

    “倒也是!”

    她这几个儿子啊,像他们爹,怕媳妇,疼媳妇,爱孩子。

    尤其顾家就欢喜这么一个女娃,只是偏心疼爱。

    回去的路有些远,为了不让老人、孩子累着,决定在中途的小镇上住一晚,翌日再走。

    小镇的客栈顾老五早早先一步打点好,大家坐了大半天马车也累得很,梳洗一番休息休息。

    “卖柑橘,卖柑橘,又甜又水的柑橘!”

    顾姿、顾康、顾双一听就想吃,缠着顾欢喜带他们去买。

    顾欢喜笑着拿了钱,让三个小弟弟手牵手走了出去。

    买了柑橘,拎着准备进屋子,就看见一个一身紫色锦衣裳的男子从一辆宽大华丽的马车下来。

    顾欢喜看着他觉得熟悉,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梁辰看着顾欢喜的第一眼就认了出来。

    只是如今他回了梁家,到底怕连累了她,所以不敢上前打招呼,只能假装不认识,进了客栈。

    错过时不免又多看了一眼。

    三年不见,小姑娘长高了,也漂亮了,只那双眼睛,还是如以前一样,干净、纯粹,带着天真和温柔,仿佛在她眼中,就没有任何烦忧事儿。

    这会子带着三个孩子,眼角眉梢更是笑意盈盈。

    只这般一眼,千疮百孔的心似乎得到了抚慰,不那么生生的疼,也不那么孤寂,仿若吃到了世间最美的甘泉,让他冰硬如石的心又有了暖意。

    “哥哥你吃柑橘吗?”顾康问,把橘子递到梁辰面前。

    梁辰脚步一顿,蹲下身看着顾康,“谢谢!”接过了顾康手中的橘子,起身迈步就走。

    顾康错愕了一下。

    他就是问问而已……

    睁大了眼睛看着离去的梁辰,抬眸委屈的看着顾欢喜。

    大眼睛里顿时溢满了泪水。

    “还有呢!”顾欢喜忙拿了一个给他,顾康得了柑橘,眨了眨眼睛,把眼泪眨出来,却嘻嘻嘻笑了起来。

    “……”

    顾欢喜忽然想起那个紫衣男子是谁了。

    梁辰,倒是没想到三年前书肆一别,如今在这个小镇遇上。

    他是不记得她了吧……

    顾欢喜无所谓笑笑,当年她也没想着要梁辰所谓的报答,如今看他的样子,似乎过的很好,便够了。

    至少她当年做了好事,事后想想,良心也没有不安。

    在小镇休息了一晚,还吃了小镇特色的美食,因为味道不错,顾欢喜不免贪嘴多吃了点,就有些撑了。

    顾姿、顾康、顾双也吃撑,姐弟四个在屋子里慢慢的走着消食。

    大人们坐在一边烤火,顺便说话。

    日子惬意轻松,和乐美满。

    回去的路上,在开远县住了几天,等到顾家村那边屋子收拾妥当,顾老三才来接一家子。

    才到村口,就是一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声。

    顾欢喜捂住耳朵。

    笑的眉眼弯弯。

    等到鞭炮声后,顾欢喜就被人热情的拉住,“欢喜!”

    “阿絮姐!”

    顾阿絮拉住顾欢喜的手,“欢喜,真羡慕你!”

    “……”

    顾欢喜笑而不语。

    这个,还真不是一般人能羡慕的。

    她几个哥哥本事,几个弟弟可爱。

    顾木把暖手套子拿过来,“欢喜,这是婶娘让我给你的暖手套子!”

    三年时间,能够让顾木长成个大小伙,以前瘦瘦巴巴小个子,如今高高大大唇红齿白,走路带风,举手投足都是自信,说话做事自有风格。

    “谢谢阿木哥!”

    顾欢喜接过兔子毛的暖手套子,把手塞进去。

    山里比不得城里,更冷些。

    顾木笑,又朝顾阿絮点点头,转身去帮忙搬东西。

    “欢喜,他就是顾木?”顾阿絮问。

    简直不可置信。

    当年的顾木,简直就是人人可欺的小可怜,如今的顾木,一身崭新的缎布长衫,浑身都透出一股子自信,和当年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嗯!”

    “……”顾阿絮张大了嘴巴。

    尤其是见顾木穿的和顾家几个兄弟一样的衣裳,顾阿絮顿时心热的紧。

    如果她也去了顾家,顾家会不会也对她一视同仁,让她和顾欢喜吃穿一样?

    “欢喜,你们对顾木真好!”

    “他是阿木哥,自然要对他好的!”

    顾欢喜一语双关。

    顾木也拿顾家当家对待,处处都是维护。

    到了顾家,处处都透着热闹,村里人一个劲的送东西过来,鸡蛋、肉、菜、萝卜、鸡。

    顾文氏、罗氏、顾于氏三妯娌忙的脚不沾地,不停的说着感谢的话。

    顾姿、顾康、顾双一人一个丫鬟照看着,和村里的小孩子玩的笑的不断。

    顾俊几个早被人拉着去说话,毕竟如今他们可是举人老爷了,问问考试需要些什么,能得他们指点一下也是极好的。

    顾木、顾雍也被拉着去,顾俊的意思很简单,让顾木、顾雍也听听,毕竟他们明年就要下场考童生了,虽然早就教过了,但多听几次到时候就更顺手了。

    厨房里,六婶、八婶正在烧水,给来的客人泡茶,村子里几个做饭不错的妇人正在帮忙做饭。

    顾欢喜被顾阿絮和十来个女孩子围住,每一个都说着讨好的话,顾欢喜干巴巴的笑着,都快要撑不下去。

    顾家出了一个状元,三个举人老爷,别说顾家村,就是开远县那也是绝无仅有的。

    要是顾俊、顾安、顾琪再考中贡生,顾家的前途,定是璀璨光明。

    “欢喜,你怎么了?不开心吗?”顾絮儿小声问。

    心里却想着,要怎么才能去广元府,住到顾欢喜家去?

    她今年十三了,村里也有十三岁就定亲的女孩儿,她和顾家几个哥哥都出了五服,若是能嫁给其中一个……

    想到这里,顾阿絮眸子一亮。

    只是嫁给谁呢?

    顾家哥哥都英俊帅气,又文采翩翩,二哥顾俊平和,三哥顾安儒雅,四哥顾琪爽朗,顾木……

    顾木不行,顾木不是顾家亲生的,以后分家也没他的份。

    可是三个哥哥看起来都好厉害的样子。

    顾阿絮起身走到镜子边,打量着自己的脸。

    还算漂亮,但是远不如顾欢喜,顿时有些沮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