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
    顾文氏叹息一声,遇上这样的事情,不原谅又能如何?

    真闹起来,吃亏的还不是她自己。

    轻轻点了点头。

    这事在她这里便算是翻篇了。

    她也不会再去说,希望顾老三明白她的一番苦心和退让、隐忍,一辈子安安稳稳的过下去。

    顾阿絮心里极其害怕,尤其是屋子里的人来了又去,都是她认识的,但是今日却没有一个人好脸色的看她,笑也没了,甚至连客气都没有。

    她想说点什么,可是嘴巴被堵住。什么都说不了。

    阿絮娘来的比较快,也走的很急,这么冷的天,却是满头大汗。

    见到顾家人,阿絮娘一个劲的说,“对不住,是我没教好女儿!”

    顾钱氏摆摆手,多的不愿说。

    让罗氏带阿絮娘去后院。

    看见阿絮的样子,阿絮娘顿时便红了眼眶,心中又怒又气。

    怒阿絮胆大包天,气她不知道爱惜自己。

    好好的女孩子,竟想着去爬男人的炕。

    更别说这个人,她要喊一声叔叔。

    也心疼阿絮被收拾成这个样子。

    上前扯掉堵住阿絮嘴的帕子,又给她解了绳子。

    “娘……”阿絮轻轻喊了一句。

    “闭嘴!”阿絮娘怒喝。

    她知道,这事还没完呢,这回去后,也不知道丈夫、公公会如何处置阿絮?总之不会好。

    若是顾老三强迫了阿絮还好说,偏偏是阿絮自甘下贱。

    拉扯着阿絮出了顾家,朝家中走。

    如今多少人关注着顾家的一切,阿絮这个样子,少不得要被人看见,看见之后要询问。

    阿絮娘都三缄其口,一句话都不说。

    “莫非在顾家和人打架了?”

    阿絮是族长家的女孩,在村里素来霸道。

    “谁知道呢,看她脸都肿成猪头,怕是被人打了!”

    “……”

    谁打的无人知晓。

    村里人也问不出来。

    族长家

    阿絮跪在地上,泣不成声,“爹,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不要嫁到山里去,我不要……”

    但,没有人理会她。

    阿絮娘哭红了眼,也只能去收拾东西。

    大山深处,那都是猎户人家,缺的都是粮食还有布料,盐巴一类。

    阿絮这一去,以后还能不能回来,阿絮娘对不知道,她只想着阿絮命大些,去了山中安安生生的,不要想着逃跑,山里那么多野兽……

    阿絮娘不敢多想。

    “既然不肯嫁山里去,那就去庙里做姑子!”族长沉沉出声。

    这如今顾城还未回来,把阿絮早早送走才是正理。

    一旦顾城回来了,这事怕是更难善了。

    阿絮软了身子。

    阿絮是第二天傍晚被接走的,男方来了五个人,背走阿絮的嫁妆,三百斤粮食,还有十来匹布和二十斤盐,以及阿絮穿的衣裳,睡的被褥,阿絮被一个男人背着,她知道,这就是她以后的丈夫,长得高大,但是难看的很,脸上一大块伤疤,手上也是伤口子,说话唾沫横飞,露出发黄的牙齿。

    看的她一阵恶心。

    顾家村在山脚下,已经很冷了,进了山,山中已经下雪。阿絮冷的瑟瑟发抖。

    “媳妇,你冷就靠近我些,很快就到家了,我走快些!”

    男人虽然丑,但心却是好的,也知道疼人。

    阿絮却是不愿意。

    到了猎户家,天都黑透,只有呼呼的风声和似狼的叫声。

    看着桌子上的东西,阿絮是吃不下去的,男人哄了几句,见阿絮不吃,索性招呼其它几个兄弟吃。

    阿絮并不知道,等待她的将是什么,脑海里唯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离开。

    可到了这深山中,又怎么可能走得出去?

    当那男人撕碎她衣裳,狠狠占、有她的时候,她尖叫着,怒骂着,什么话难听说什么话,倒把那男人激得越发用力,等到天亮之时,已然奄奄一息。

    男人看着炕上的阿絮,冷冷说道,“想走也可以,给我生下个孩子,随你走!”

    阿絮以为这样子就算了,却不想那男人竟拿了绳子将阿絮的手反在身后捆住。

    更让阿絮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男人竟让别的男人玷污她,让她日日活在水深火热中,求死不得,求是不能……

    这些都是后话了。

    顾家

    顾欢喜猜到了阿絮的下场,不心疼不同情,也没有任何想法。

    这事情幸亏没闹起来,一旦闹起来,丢人的便是顾家,是她的几个哥哥,所以还是阿絮这个始作俑者自己承担一切的好。

    想到这里,顾欢喜呼出一口气。

    经历了这事儿,她阿爷、阿奶怕是不太想回顾家村来了。

    如今,她只管安安心心等大哥回来就好。

    不知道做了状元的大哥,是不是和以前有所不同?三年不见了呢,怕是更俊逸了。

    顾欢喜拿着针线,笑着低下头继续慢慢绣着。

    罗家

    罗秀才已经不太好了。

    能坚持这几年,已经是极限。

    罗秀才知道顾安中了举人,是举人老爷了,据说在前二十里面,心中又是喜又是悲。

    喜的是那是他的外孙,悲的是,那外孙和他不亲,这么多年来,见面的次数有限。

    “光宗!”

    罗光宗立即上前,“爹……”

    “听说秀兰带着孩子们回顾家村了,你去把她们都接来,我想看看他们,我……”罗秀才说了这几句,便咳嗽起来。

    上气不接下气。

    罗光宗红着眼眶,微微颔首,“爹,您放心,我这就去接四妹妹,这就去!”

    他知道,自己的爹快不行了。

    如今几个妹妹都来了,便是秀玉,也沉默的坐在一边,以前就娇艳的脸蛋,如今瞧着苍老不少,头上已有白发。

    他知道,这个妹妹在何家过的不好,何穆棱纳了小妾,要不是天赐确实聪明本事,秀兰日子怕是更难。

    罗光宗出了屋子,便看见何天赐站在廊下。

    “天赐!”

    何天赐闻声,看向罗光宗,“二舅舅!”

    “天赐,我要去你四姨母家,你要一起去吗?”

    何天赐一愣。

    微微颔首,“好!”

    去顾家村的路上,何天赐沉默着。

    当年的事情,虽过去了好几年,但他却记得特别清楚。

    姨父通红的眼,不知悔改的母亲和无情无义的父亲。

    这几年,午夜梦回,他时常梦到婴儿哭声……

    到了顾家村

    敲响了大门。

    “来了!”

    山花开了门,看着面前的人,“你们是?”

    “我姓罗,是这家夫人的亲哥哥,你是?”罗光宗小声问。

    山花微微一愣,“您是我家夫人的亲哥哥?舅老爷?”

    “请问你家夫人在吗?”

    “在的,舅老爷请,这位小公子请!”山花笑着请两人进了屋子。

    她并不知道顾罗两家当年的恩怨,把人请了进来,带到了堂屋。

    恰好顾老汉、顾钱氏串门去了,家里几个小厮正在劈柴,“舅老爷,您坐,奴婢去请夫人!”

    罗光宗、何天赐在椅子上坐下。

    就这堂屋,瞧着其实并不好,但就是这样的人家,养了一个状元,三个举人,下面还有五个孩子,将来如何不好说,但有一个状元大哥在,路不会难走。

    山花进了屋子,罗氏刚把顾康哄睡,“夫人,舅老爷来了!”

    “谁?”

    “舅老爷啊,就在堂屋呢!”

    罗氏沉默了。

    她哥哥来了,是大哥还是二哥?

    只是人到都到了家中,不去见总归不太好,罗氏深吸一口气,“你留下照看康儿,我去堂屋看看!”

    “是!”

    罗氏到了堂屋,看见罗光宗的时候,微微红了眼眶,“二哥!”

    要说两个哥哥,二哥对她最好,大哥只当没有她这个人,小弟只知道索取。

    “秀兰!”罗光宗喊了一声,站起身看着罗氏。

    见罗氏一身红衣,气色极好,眼角眉梢都是笑意,三十多岁的人,和二十出头的妇人没什么差别,倒也放下心来。

    “秀兰,我今日前来是接你回去的,爹快不行了,如今都到了,就差你了!”

    “……”

    罗氏没有说话,眼泪却落了下来。

    微微颔首,“二哥,你稍等我一下,我这便去收拾东西!”

    恨过、怨过,但得知罗秀才快要不行的时候,罗氏还是难受的紧。

    说是收拾东西,其实罗氏也不知道要怎么收拾,快速的把顾欢喜、顾安喊到身边,“你们外祖父快要不行了,我打算回去,你们要不要一起去?”

    “去的!”

    “去的!”

    顾欢喜、顾安连忙应声。

    罗氏欣慰颔首,让吉庆去准备马车,抱着睡得迷迷糊糊的顾康,一起出了家门。

    跟着罗光宗前往山水镇。

    罗秀才是真的快要不行了,罗氏进了屋子,他认了好一会才轻轻的喊了声,“秀兰!”

    “爹!”罗氏跪在床边,握住了罗秀才的手。

    眼泪落个不停。

    “好!”听到这声爹,罗秀才知道,罗氏算是原谅他了。

    又看向站在一边的顾欢喜、顾安。

    “这是欢喜和安儿?”

    顾欢喜、顾安连忙上前,“外祖父!”

    “嗯!”罗秀才应声,其实已经看不清楚顾安、顾欢喜,谁是谁了。

    顾康被山花抱着在外屋。

    罗秀才看向罗氏,“秀兰,早些年对不住你,如今你能回来送爹最后一程,有心了!”

    罗秀才说着,点了点枕头边。

    罗氏打开抽屉,拿出一个锦盒。

    “爹?”

    “这里面是两本书,给安儿,还有一千两银票给欢喜做嫁妆,当年的事儿,是我处事不公,害的欢喜受了委屈,这些年我一直拉不下脸承认错误,秀兰,你别记恨爹了,爹……”罗秀才说着,又看向罗陈氏,“爹就要去了,最放心不下的便是你娘,你以后有空多回来看看她!”

    罗秀才知道,这个家,其实真真正正心软的人还是罗氏,有良心的人也是罗氏。

    真要靠着几个儿子,罗陈氏晚景凄凉。

    “爹,您放心吧,我会的!”罗氏说着,眼泪落个不停。

    罗秀才点点头。

    把他能记住的人都喊了一遍,得到了回应,才闭上了眼睛。

    “爹……”

    “老头子……”

    屋子里顿时哭声一片。

    也跪了不少人。

    顾欢喜挨着顾安跪在罗氏身后,说不上多难受,就是心里有些堵。

    她不愿意面对生离死别,尤其是最亲的人。

    听着一屋子的哭声,有些心不在焉。

    她哭不出来,因为对罗秀才没有多少感情。

    就是心里难受。

    顾欢喜用力眨了眨眼睛,还是流不出眼泪来。

    又伸手掐了掐自己,疼的她咬牙切齿,去依旧流不出眼泪。

    最后叹息一声作罢。

    何天赐跪在顾欢喜身边,看着顾欢喜的小动作,心中笑了起来。

    这个比他小的表妹,倒是可爱的紧。

    明明哭不出来,还努力想要哭。

    她伤心吗?

    应该是不伤心的吧!

    罗秀才去世,罗氏是真的伤心,下葬的时候哭昏过去。

    被抬回了罗家。

    顾欢喜守在床边,顾康坐在一边,“姐姐?”

    “嗯!”

    “娘什么时候醒来?”

    顾欢喜伸开手,顾康立即到了顾欢喜怀中,“姐姐,我害怕!”

    “不怕,有姐姐在呢,娘会醒来的!”顾欢喜轻声安抚。

    顾康颔首,看了一眼立在门口的哥哥,靠在顾欢喜怀中。

    也才二岁的孩子而已,依恋母亲,依恋姐姐,这会子到了陌生的地方,也会惶恐,担心害怕。

    顾欢喜抱着他,轻声哄着,哼着顾康熟悉的歌谣,顾康渐渐心安。

    顾安在门口,不曾回头,却是微微勾唇。

    章氏带着罗佳怡过来的时候,罗氏还没醒来,顾欢喜出去接待了她们。

    看着章氏,顾欢喜轻轻喊了句,“三舅母!”

    顾康、顾安也轻轻的喊了一声,“三舅母!”

    说不上什么感情,本身也没怎么见过。

    章氏看着顾欢喜。

    早些年顾家还穷,她是瞧不上的,如今的顾家,已经富贵到了需要她仰望的地步。

    心里说不出的感觉,瑟瑟的。

    “嗯,欢喜啊,这是你表姐佳怡,那一年她不是故意要推你的,后来我也骂过她,这些年咱们也没走动,舅母一直欠你一句对不住!”章氏说着,心里像吃了苍蝇一般难受。

    可想到顾家的富裕,想着佳怡若是能嫁去顾家,也算是亲上加亲。

    “都过去了!”顾欢喜轻轻低语。

    怀里还抱着顾康,顾康大眼睛一转,又懒懒的靠在顾欢喜身边。

    顾安坐在一边不言语。

    章氏打什么主意,他看一眼就知道。

    心中冷哼,就罗佳怡这样子的,给他提鞋,他都不要。

    这不单单是表妹,还是差点害惨了他妹妹的凶手。

    章氏笑,拉了一下看着顾安的女儿,“佳怡?”

    罗佳怡顿时红了脸,支支吾吾应了声,“娘!”

    又看向顾欢喜,“表妹,当年的事情,对不住!”

    “都过去了!”

    顾欢喜依旧轻声低语。

    看罗佳怡看自己哥哥的样子,顾欢喜明白这母女两的心思,只觉得一阵恶寒,连敷衍都不想。

    伸手捏了一下顾康,顾康不解的看着顾欢喜,见顾欢喜抿嘴,哇一声哭了起来。

    “……”

    “……”

    章氏、罗佳怡错愕,这孩子怎么说哭就哭。

    顾欢喜抱着顾康哄,也就不搭理章氏母女了。

    “哇……”

    顾康一个劲的嚎,也不流眼泪。

    顾欢喜哄着。

    罗氏是被顾康哭声心疼醒的,穿了衣裳出来,见顾康还哭过不停,“怎么了?”

    这几日罗氏没休息好,说话声音都是嘶哑的,气色也不好。

    “娘……”

    顾康见着罗氏,就朝罗氏伸出了手,“娘,抱!”

    罗氏上前想抱顾康,只觉得手臂软的厉害,最后摸摸顾康的脸,“让姐姐抱着你吧!”

    顾康点点头,又歪在了顾欢喜怀中。

    眼巴巴的看着顾欢喜,等着顾欢喜捏他,他又开始嚎。

    罗氏看向章氏、罗佳怡。

    “四姐(四姑姑)!”

    罗氏微微颔首,“等爹头七后,我便带着孩子们离开,不会多留的!”

    章氏脸一红,“四姐,没事的,你愿意住多久都没事,我今天带着佳怡过来,就是跟欢喜道歉的,当年的事情……”

    “都过去了!”罗氏轻轻出声打断章氏的话。

    过去这么多年,所谓的解释,她不想再听。

    没有必要,也没有意义。

    章氏只觉得丢脸至极,却也明白,她家的荣光也只限这个小镇,到了小镇外便什么都不是。

    “四姐,那你休息,我和佳怡先回去了!”

    “嗯!”

    章氏、罗佳怡总算走了。

    屋子里,娘几个都同时松了口气。

    罗氏看着三个孩子微微笑了出声。

    顾欢喜、顾安面面相觑,也笑了起来。

    顾康见娘、姐姐哥哥都笑了,也咧嘴笑了起来,“姐姐,康儿乖不乖?”

    “乖,咱们康儿最乖,最棒了!”

    章氏、罗佳怡回到自己院子,罗佳怡便说道,“娘,你说,表哥会娶我吗?”

    “……”

    章氏沉默。

    罗佳怡又说道,“娘,表哥这般厉害,以后肯定也可以考中,你一定要让我嫁给表哥!”

    章氏看着罗佳怡。

    她的女儿长得好看,但是比不上顾欢喜讨喜。

    顾安今日更是一眼都没看佳怡。

    她总觉得,这事儿要黄。

    “佳怡放心,娘就你一个女儿,定会让你嫁的很好!”

    连女儿都知道顾安将来前途似锦,她又怎么会不知道。

    “对了,你爹呢?”

    罗佳怡微微摇头。

    她哪里知道自己爹去哪里了?

    章氏脸色一变。

    这三年来,罗耀祖回家的日子越来越少,总说自己生意忙。

    这两年确实赚了点钱,但也不至于忙成这样子。

    就是回来,晚上也不怎么碰她,总说自己累。

    莫非是外面有人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