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我是谁?
    我是谁,我在哪里?

    这些人到底要做什么?

    看着面前的人来人往,女子站在那里,茫然的看着。

    “老夫人,您看看,这个丫头如何,长得可标志?”牙婆把女子往前推了推,又强迫她抬起头。

    为首的老太太看着那女孩儿,“家世干净吗?”

    “老夫人放心,家中世代农户,到了她爹这一代,倒是发达了几年,只是遇上了事儿,这女孩儿便自卖自身,到了小的这儿,兴许是太受打击,便病了一场,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牙婆轻声说道。

    “当初她自卖自身多少银子?”

    “一百两!”

    老夫人微微颔首,朝那女孩子招招手,“你过来,让我仔细看看!”

    女孩儿犹豫了一下,才没那么难上前,老夫人仔细看了看,“嗯,模样端正,倒是十分讨喜,以前叫什么名儿?”

    “……”

    女孩儿摇摇头,也不开口说话。

    老夫人想了想才说道,“要不我给你取个名儿?”

    女孩儿还是摇摇头,“我……”

    “我……”

    女孩儿抬起手,看着自己光洁滑腻的小手,干干净净,白白嫩嫩,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没有做过活计的。

    “欢喜,我叫欢喜!”

    可是姓什么呢?

    欢喜想着,却是想不起来了。

    牙婆却微微蹙眉。

    这若是想起来……

    “嗯,这名字讨人喜欢,便叫欢喜吧!”老夫人说着,慢慢的站起身,她身边的丫鬟立即上前扶住她的手臂。

    欢喜犹豫了一下,又四处看了看,见到身边站着的女孩子一个个露出失望的样子,眨了眨眼睛才跟了上去。

    欢喜恍惚的很,她是怎么到这里的?到这里之前呢?发生了什么?她一概不知,甚至出了宅院,便上了马车。

    身边还坐着两个女孩子,长得又妖娆又妩媚,还带着点防备的看着她。

    “……”

    欢喜不解,又不认识这两个人,索性缩了缩身子,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她如今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欢喜这两个字却像是刻入到了骨髓中,先前那老夫人问名字的时候,她张口便说了这两个字。

    欢喜……

    这是名字吧,那她姓什么?家在何处,都有些什么人?什么都想不起来。

    轻轻的掀开马车帘子,一阵冷风吹来,又看了看身上的衣裳,低低呢喃出声,“现在是冬天了吗?”

    “呵!”一声冷笑传来。

    欢喜扭头看着她,“怎么?我问错了?”

    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全是不解。

    “你别在意,如嫣没别的意思,只是你看咱们身上都穿着袄子,外面萧瑟,理该入冬了!”女子说着,顿了顿又问,“你真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什么都不记得了,我甚是连我是不是叫欢喜都不确定,当时只是那一瞬间想到这两个字而已!”欢喜说着,轻轻的叹息一声。

    脑子一片空白。

    讥笑的如嫣微微一愣,看这女孩子唇红齿白,一双手又白有嫩,十指芊芊,应该是好人家的女儿吧,就算不是,也是教坊里养的极好,就像她和佩雅。

    这些年也是一点苦都没吃过,毕竟她们本身就是为高门大宅的老爷、少爷们调教出来的。

    “你知道先前咱们待的地方是什么地儿吗?”如嫣问。

    欢喜摇摇头。

    “我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咱们到那里的,所有的记忆都是那个人把我推上前开始,你们呢?”欢喜忽地问。

    “我们……”如嫣看着欢喜纠结了。

    佩雅推了推如嫣,笑着说道,“你以后就知道了!”

    “嗯嗯!”

    欢喜点点头。

    本不想多问的,但想了想又说道,“这是什么地方啊?看着怪热闹的!”

    “这是以前的京城,如今还是叫京城,我听你的口音,倒是带着一股子江南女子的软糯……”如嫣还要说下去,又被佩雅推了一下。

    如嫣看向佩雅。

    佩雅微微摇头,示意如嫣不要乱说。

    欢喜瞧着,心下明了。

    “刚刚那个地方的牙行吧!”

    “对!”

    欢喜抿了抿唇。

    看那老夫人的做派,想来是京城最大的牙行了。

    她自卖自身?一百两银子?

    欢喜习惯性的去摸自己的手腕,手腕上空空如也。

    又去摸自己脖子,也是什么都没有。

    又去摸自己的头发,连个珠钗都没有,全是缎布。

    “……”

    若是自卖自身,总该留点念想。

    她一定不是自卖自身,而是被人卖的。

    浩瀚王朝律法,奸淫掳掠那都是大罪。

    欢喜神色微微一变。

    到底是什么人呢?把她卖了,还让她什么都不记得,不记得就找不到回家的路。

    “你怎么了?”如嫣问。

    欢喜摇摇头,“没事!”

    有事也不说,谁也不说。

    马车在一处大宅门口停下,一行人下了马车,欢喜看着门上的字。

    恭谢侯府

    看来还是个名门望族。

    老夫人自是从大门进,而欢喜她们,则被一个嬷嬷领着从边上角门进。

    “以后你们三个住在香庭院,一人配一个丫鬟,吃穿自有人安排,你们也别费什么心思,只管养好身子,以后好好伺候主子便是!”老嬷嬷说着,看看欢喜又看看如嫣、佩雅,欢喜长得讨喜,一看就让人喜欢,如嫣、佩雅都属于清纯中带着妩媚、身段婀娜。

    各有各的好。

    带着三人走了好一会才到了香庭院。

    是一个大院子,里面好多个小院子。

    欢喜、如嫣、佩雅的院子相邻。

    门口站着一个丫鬟、一个婆子,都笑意盈盈的,瞧着倒是讨喜。

    “你们自己选一个院子吧!”老嬷嬷说着,示意欢喜三人自己选丫鬟、婆子,住哪个院子。

    如嫣立即挑选了一个长脸的丫鬟,便进了第一个院子,佩雅选了一个进了第二个院子,剩下一个丫鬟、婆子,欢喜没得选,朝她们笑笑,微微福身,“以后劳烦了!”

    倒是把丫鬟、婆子吓住了。

    就是送人过来的老嬷嬷也吃了一惊。

    “不敢不敢,奴婢小文见过姑娘!”

    “奴婢夫家姓陈,姑娘喊奴婢陈妈妈吧!”

    欢喜颔首。

    跟着她们进了小院。

    欢喜好奇的转了转。

    这院子虽是小巧,倒是什么都有。

    一个小厅,内室、外室,还有个浴房,浴房边还可以烧水。

    外面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种着几盆菊花。

    “姑娘不必细看,过上几日,就搬去别的院子了!”

    “……”

    欢喜不解的看着小文。

    小文也微微错愕,“姑娘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欢喜问。

    小文看向陈妈妈。

    陈妈妈也是一愣。

    难道这姑娘不知道,到了侯府,接下来便是要去伺候少爷的?

    “姑娘的包袱呢?”陈妈妈问。

    “我没有包袱!”欢喜说着,笑了起来。

    陈妈妈又是一愣。

    “小文,你先照顾姑娘,我去去就来!”陈妈妈说着,迈步出了院子。

    到了老夫人院子,像陈妈妈这样子的,是进不去的,只能在角门等着。

    “你怎么来了?”

    “韩嬷嬷,那个姑娘什么都没有带,您看……”

    韩嬷嬷微微一愣,“你等着,我去问问老夫人!”

    “是!”

    韩嬷嬷进了屋子,见老夫人坐在一边不知道寻思什么,犹豫着才说话,“老夫人,那个叫欢喜的姑娘什么都没有,伺候她的陈妈妈过来问,要如何做?”

    “什么都没有吗?”老夫人眉头微微一蹙,“那便让人过去给量身做衣裳吧,府里绣娘多,熬上一个晚上,便能做出来,或者把八娘的衣裳送两套过去……”

    “老夫人,如此不妥!”韩嬷嬷连忙提醒道。

    老夫人也是一震。

    确实不妥。

    “那便三个人都做,她没有换洗的衣裳,便先紧着她来!”

    “是!”

    韩嬷嬷领命出了屋子。

    老夫人才轻轻松了口气,这般做,对还是错?

    是荣华富贵、儿孙前程似锦,还是为侯府招来祸端,都还不知。

    但那女孩儿,怕是不能亏待的。

    别的不说,就单……

    “老夫人,五少爷来了!”

    老夫人一笑,“快把他喊进来!”

    谢卿涵迈步进了屋子,朝老夫人抱拳行礼,“给祖母请安!”

    “好了,好了,快坐下来说话吧!”老夫人笑道。

    “多谢祖母!”

    谢卿涵笑着坐下。

    老夫人怜爱的看着他,这可是他谢家的骄傲,状元郎呢。

    如今这浩瀚,多少个侯府,又有谁家子嗣能培养出这般优秀的子弟。

    “涵儿,祖母真开心,你给咱们谢家争脸了!”

    “祖母,都是应该的!”谢卿涵说着,眸子微微一顿。

    他一直在想,若是顾家那三位公子也参加秋试,他还能夺得状元位置吗?

    “傻孩子,看你这般奔波,累坏了吧,先去休息,等休息好了再说!”

    “是!”

    欢喜看着面前的布料。

    伸手轻轻的摸着。

    “姑娘选中哪几样了?”

    顾欢喜点了几个。

    其实她都没看中,倒不是布料不好,只是她不喜欢。

    她喜欢……

    喜欢什么?

    想不起来,欢喜也就不去想。

    安安静静的坐在窗户边,看着院子里那几盆菊花。

    帝都

    顾府

    顾城一拳砸碎了桌子,“你们就不能看住他?我是怎么说的,叫你们无论如何,一定要看住他,如今他一个人去了广元府,若是出事……”

    顾俊、顾琪垂着头,红着眼眶。

    真要打起来,他们哪里是顾安的对手,而且那是亲兄弟,下手自然留了几分余地,顾安却是对他们下死手,他们也怕伤着他。

    顾城看住顾俊、顾琪。

    深深的吸了几口气。

    迈步出了屋子,朝顾老汉、顾钱氏院子走去。

    在外面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哭声。

    他想到,当消息传来,一下子昏过去的阿奶,气得吐血的阿爷,眼泪在眼眶打转,手紧紧握拳。

    天底下没有所谓的无妄之灾,一切都是设计、串谋好的阴谋鬼计。

    顾城想进去劝慰几句,却是怎么也埋不开步子。

    “城儿!”

    顾老三轻轻的喊了一声,鬓角竟有了白发。

    顾城扭开头,不忍直视。

    “爹,我这就去想办法,先追上三弟再说!”顾城说完就走。

    他手里有点钱,却没人。

    这个时候,钱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不,还是有用的。

    只是很多消息,几乎都封锁了一般。

    根本打听不到。

    好,很好。

    且等着,等着!

    顾城来到公主府的时候,龙星宸是错愕的,甚至有些暗自窃喜。

    他还有求她的时候。

    “上茶!”龙星宸低低出声。

    十二岁认识顾城,如今二十,等了八年,恨了八年,怨了八年。

    她一直以为,自己会这般等一辈子呢。

    却不想顾城自己送上门来了。

    茶是最好的贡茶,也就那么一点点,她能从父皇那里拿来一半,却一直没舍得喝。

    就是想着,有朝一日,若是顾城来了,泡上一杯给他。

    听说他极爱喝茶。

    茶水上来,顾城却碰都没碰,龙星宸不免失望。

    见顾城不言语,龙星宸倒是急了,“你找我有事吗?”

    看看,求人的,一言不语,被求的人倒是先急不可耐。

    “我……”

    顾城欲言又止。

    端了茶就喝,想借此掩去屈辱、不甘。

    他还从没求过人。

    只是茶水太烫,一入口就烫起了泡,却忍住吞了下去。

    “你……”

    龙星宸又气又急,“快去拿冰块来!”

    几步走到顾城面前,“快张嘴我看看,烫起泡了吧,你也是,有什么话不能说的,都到了我这里,说就是了,还遮遮掩掩做什么?”

    顾城错愕的看着龙星宸。

    “我没事!”

    “怎么能没事,那么滚烫的茶水,你就喝了下去!”

    龙星宸说着,深吸一口气,“你到底想做什么,说就是了!”

    “我……”

    顾城闭上眼睛,双手紧紧抓住椅子扶手。

    才说道,“我想向公主借几个人,武功极高那种!”

    龙星宸一愣。

    “我身边倒是有武功厉害的暗卫,不过你要武功极高的那种,我这里只有三个,我先让他们听你调遣,再去大姑母那里,给你借几个来!”

    “……”

    顾城没有想到,事情就这般顺利。

    “你想要怎么报答你?”

    龙星宸闻言身子一僵,眸子里都是受伤,“报答我?顾城你说这是等价交换吗?”

    “你开价!”顾城低语。

    龙星宸笑了出声,“我开价,顾城你可知道,我这三个暗卫那是保护父皇的,父皇将他们赐给了我,这是皇恩,我要什么有什么,顾城你说说看,你有什么能给我的?”

    顾城站起身,看着龙星宸。

    咬破了口中的血泡,吞了下去才说道,“如今我未娶,公主未嫁……”

    龙星宸扬手,就要给顾城一巴掌。

    却到底还是打不下去。

    当年那一巴掌,她后悔了很久,自此不敢再出现在顾城面前,有顾城的地方,就不会有她龙星宸。

    只要顾城在,她都绕道走。

    “顾城,你太过分了!”龙星宸说着放下手,狠狠的跺了跺脚。

    顾城默、

    “顾城,我龙星宸是喜欢你,所以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你,我喜欢你,也想嫁给你,对我来说,你的提议实在是诱人,但是有一点,你应该明白,我就算喜欢你,也不想因为利益、交换嫁给你,我希望嫁给你那天,你是心甘情愿、心中有我才娶的我,而不是为了利益!”

    龙星宸说着,委屈的红了眼眶,“若我真想逼迫你,早已经去求父皇赐婚了,又怎么会等啊等到现在,我都二十岁了,你看看整个浩瀚王朝,又有几个二十岁的姑娘还没嫁人的?”

    她也有自己的骄傲。

    只要顾城不娶亲,她就等,一直等。

    或许这期间,顾城会遇到他喜欢的女子,到时候就真没她什么事儿了,但不甘心啊。

    这么好的男人,怎么就便宜了那些妖艳贱货。

    可顾城不喜欢她,她能怎么办?

    伸手拉着顾城的衣袖,小声哀求道,“顾城,给我一次机会,一次你了解我的机会,如果…。一年,一年的时间,如果一年后,你还没喜欢上我,你娶别人,我嫁别人,咱们桥归桥、路归路,我再也不会烦你!”

    顾城看着拉着自己衣袖的手,和自家妹妹一样,干净白皙。

    他如今这般,有失君子风范。

    抬手轻轻的抚上龙星宸的脸,龙星宸顿时就哭了出来。

    她的眼泪滚烫滚烫的。

    落在顾城手指上。

    顾城第一次感觉到了心疼,轻轻的伸手把龙星宸抱在怀里,“好!”

    身子有些僵。

    他这么大,就抱过自己妹妹,也还是小时候了。

    大了之后。

    他上次见到的时候,还只是路过广元府,回家去住了一晚,看着她长成大姑娘,娇俏可人。

    甜甜的喊他,“大哥!”

    这是第一个被他抱在怀中的女子,一个被教养着的富贵女子。

    欢喜是娇养,龙星宸是真富贵。

    将她抱在怀里,并没有太多厌恶,也没太多情绪,这个时候,他根本分不出心思来,说喜欢或者不喜欢。

    自己的私情又怎么比得上失踪下落不明的妹妹,惨死的婶娘。

    定要那幕后黑手血债血偿。

    “那,那咱们说好了,这一年里,你不许讨厌我,我……,我能不能去你家找你?”

    顾城明白,龙星宸的心思。

    却也想着,欢喜下落不明,若是有个娇俏可人的女子去哄着阿爷、阿奶也好。

    “我阿爷、阿奶乡下人,不懂规矩,我爹娘也是这般,若有什么得罪的地方……”

    龙星宸忽地一顿,推开顾城,红着脸说道,“他们再不懂规矩,又能有你这般欺负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