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发生了许多事情
    顾城诧异的看着龙星宸。

    龙星宸红着眼,“你这么欺负我,我又怎么对付你了?”

    那是顾城的长辈,她讨好都来不及。

    就算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她又怎么会去计较。

    且能教出顾城这般的人来,又怎么会是不讲理的人?

    顾城心口一涩。

    对龙星宸,他真的从来没有过好脸色。

    从一开始认识,他那个时候真是厌恶至极。

    几十两银子呢。

    后来手里有钱了,他还是忘不了那几十两银子,耿耿于心不能释怀。

    看着龙星宸,“若是、我说万一,若他们有得罪的地方,请一定告诉我,我会和他们说,多谢了!”

    顾城抱拳行礼。

    龙星宸心里酸的难受,扭开头,“你不是要人么,那三个暗卫你先带去,我这就去大姑母那里给你借人,若是不够,我手里还有些人手,要不要也一并拿去用?”

    “如此便多谢公主了!”顾城再次抱拳行礼。

    这次是真的感谢。

    龙星宸看的眼睛疼,“你别这样子,我不习惯,也不喜欢你这般伏低做小,你是我喜欢的顾城,就应该挺直胸膛,对了,你忽然要人,发生什么事儿了,除了借人,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顾城本想拒绝。

    但他想到龙星宸能女扮男装去考场,皇上也没有责备一句。

    这个时候,他确实需要一个助力,能帮着他更早找到欢喜。

    “我妹妹在广元府下落不明,我婶娘葬身火海,我三弟得到消息,秋试都没考,我们怕他出事,便一直让我二弟、四弟看着他,不让他回广元府去,却不想还是让他跑走了!”顾城说着,喉咙涩疼的厉害。

    端了茶杯一口就喝了。

    “这明显就是一个阴谋,三弟一个人去,凶多吉少,我才来找公主借人!”

    龙星宸也是听得心惊胆战。

    “那你先立即把你三弟的画像画出来,我让暗卫去追他,如果他要回广元府,也可以保护他前去,另外你妹妹那里,这里到广元府,来去这么远的路程,你妹妹怕是早就不在广元府了,我觉得,你应该亲自去一趟,但是你如今刚刚入朝,父皇怕是不肯让你走,你也不能走,若是你信得过我,把你妹妹的画像给我,我去帮你找!”

    龙星宸说着,又是一顿,“我一个人去也不行,让你二弟、四弟跟我一起去,我是公主,去了不管是衙门还是那些地头蛇都得给我几分面子,行事会方便很多!”

    顾城第一次有些六神无主。

    他知道龙星宸是被娇惯长大的公主。

    认识她这些年,给他的印象都是骄傲、跋扈、嚣张,甚至是一个让他极其不喜,甚至厌恶的人。

    从来没想过她也是懂理仗义的人。

    “多谢公主!”

    “别婆婆妈妈了,快跟我去书房画画像,然后让暗卫立即去追,就是太子哥哥不在,如是太子哥哥在,我就去找太子哥哥借人,太子哥哥手里能人多,定能帮你找回妹妹的!”龙星宸拉着顾城朝书房去,一边走一边说。

    顾城没有说话,到了龙星宸的书房,想着顾安的样子,开始画了起来。

    顾城这个时候还不知道,顾木也不见了。

    把顾安的画像画好,龙星宸拿出弯了手指在口中吹了一下,三个黑衣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串到了屋子里。

    “见过公主!”

    龙星宸颔首,把画像递给他们,“现在你们立即出城,往广元府方向去追这个人,若是遇到他,护送他去广元府!”

    “是!”

    暗卫没有多问一句。

    龙星宸吩咐,他们便会去住。

    “立即出发吧,若是没有银子,去汇通钱庄支取,报我的名号就行!”

    “是!”

    三个暗卫应声之后,又快速消失不见。

    顾城站在原地,沉默不语。

    原来这便是皇家人,真真正正权势、财富的集中地。

    给他,就是一辈子,也训练不出这样子的暗卫来。

    “你先别着急,他们的轻功都是一等一的,一定会追到你三弟!”

    顾城微微点头。

    “你先回去准备一下,我也准备一下,就算要出门,也得进宫和父皇说一声,让父皇再给我派几个人手,你放心吧,我一定帮你把妹妹找回来!”

    “多谢!”

    顾城回了顾府,立即让顾俊、顾琪收拾东西。

    “跟谁一起去广元府?”顾俊问。

    “大公主!”

    两人纷纷一愣,到底没多问,收拾东西,等着龙星宸过来带他们一起走。

    龙星宸进了宫,很快便到了养心殿。

    建康帝看着这个女儿,笑着招手,“看你今儿心情不错,说说是什么喜事儿?”

    龙星宸上前,抱着建康帝的脖子,“父皇,儿臣有事儿求您,您一定要答应儿臣!”

    “为什么呢?”建康帝笑问。

    “因为一旦女儿把这事儿办好了,终身幸福就有着落了啊!”

    建康帝不解的看着龙星宸,“你不喜欢顾城了?跟父皇说说,是哪家小郎君?”

    “什么嘛,儿臣自然是喜欢顾城的,一直都喜欢,父皇觉得,天底下的儿郎,谁又比得上顾城好呢?只是如今他遇上特别特别糟心的事儿,那么骄傲的人呢,都求到儿臣面前了,儿臣自然想为他做点什么,让他不要记着当年的事儿,不讨厌儿臣,那儿臣的机会不就来了嘛!”龙星宸说着的一本正经。

    建康帝笑而不语。

    要说顾城,倒是配得上他这女儿。

    “嗯,你想怎么帮他?”建康帝说着,又问道,“他遇上什么糟心事儿了?”

    “具体我也不清楚呢,只知道他婶娘丧身火海,他妹妹失踪,下落不明,如今他刚刚入朝为官,肯定是走不开的,所以儿臣说了,要为他走这一趟,只要儿臣找到他妹妹,那他总会感激儿臣,到时候儿臣的机会不就来了嘛!”

    建康帝闻言叹息一声,“真这么喜欢,父皇给你们赐婚!”

    “不要不要,父皇,您可千万别赐婚,我这么多年都等了,就是为了他心里有我,他这般骄傲的人,要真赐婚,这一辈子,我也休想得到他的真心!”

    皇帝闻言倒是笑了起来,“好孩子,你懂便好,想做什么便去做吧,记得多带些人手,俗话说强龙难压地头蛇,多带些人总没错!”

    “父皇,您真好!”

    建康帝笑。

    这么多孩子,也就这个女儿最贴心了。

    他这一辈子过的不幸福,倒是希望这个孩子过的幸福。

    顾城那孩子,倒是极好的。

    “让他一起去吧,你们也可以培养培养感情!”

    “多谢父皇!”

    龙星宸出了养心殿,开心万分。

    人手有了,顾城也能一起去,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顾城得知他也可以一起去的时候,呼出一口气。

    又赶紧去收拾多谢,三匹马两辆马车十几个护卫一起出了帝都,往广元府方向而去。

    而此时此刻的顾安正经历一波刺杀,对方来了三个人,想来是不知道他武功到底多厉害,所以只来了三个人。

    但是这三个人也不是软脚虾。

    顾安很快就受了伤。

    他以为自己会死在这里,却不想半路杀出一个黑衣人,这个黑衣人武功更高,出手更狠辣救了他一命,将那三个刺客杀死。

    “跟我走!”黑衣人说道。

    “你是谁?”顾安问。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必须跟我走,若是迟了,我也救不了你!”

    顾安心一狠,跟着男人离开。

    至此下落不明。

    没有人知道顾安去了哪里,龙星宸那三个暗卫也没找到。

    顾城等人到了广元府的时候,已经是冬天了。

    进入顾府的时候,顾城只觉得曾经热闹的家,一片萧条。

    吉庆愣愣的看着他,好一会才喊了一声,“大少爷!”

    “我四叔呢?”

    “在里面灵堂里!”

    顾城颔首,进了灵堂,看着醉倒在角落的顾老实,顾城神色微微一变。

    上前先上了香。

    顾俊、顾琪默默的上了香。

    龙星宸站在一变,顾城点了香递给她。

    龙星宸抿唇,接了香上前恭恭敬敬鞠躬。

    顾城走到顾老实身边,喊了句,“四叔,我回来了!”

    顾老实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了顾城一眼,又闭上了眼睛。

    一副颓废又毫无生机的样子。

    顾城抿了抿唇,出了灵堂去找山花问话,山花跪在顾城面前,哭哭啼啼的。

    顾城想着她是顾欢喜的丫鬟,又伺候顾欢喜多年,感情本就不一般,蹙眉忍耐着。

    龙星宸听得头疼,怒喝一声,“你这丫头,好好说话,哭什么哭,再哭拉下去打一顿,我看你还哭不哭的出来,你现在立即给我仔细说说,那一夜都经历了什么?你做了什么,你家小姐说了什么?若是胆敢隐瞒,我活剐了你!”

    山花吓的一抖。

    哭也不敢哭了,小声的把那一晚的事情说了一遍。

    顾城越听越蹙眉。

    “你是说,那晚欢喜喝了汤后,便睡了?”

    “嗯,小姐那日也怪怪的,从来没有那样子过,大少爷,奴婢该死,奴婢没有照顾好小姐,奴婢……”

    “好了,你下去吧!”顾城摆摆手。

    不愿意再问。

    山花红着眼眶出了屋子,吉庆连忙迎了上来,“山花……”

    “吉庆,我不能嫁给你了,我要等小姐回来,我……”山花说着,捂脸哭了起来。

    吉庆沉默,好一会后才说道,“我和你一起等!”

    京城

    谢府

    欢喜来到谢府有些日子了,天已经很冷,她穿着厚厚的棉袄,盘坐在罗汉床上,看着手里的书。

    这书还是小文托了好多人才借来的,欢喜看了第一遍,又看了第二遍,才发现看第一遍和看第二遍领悟的不一样,所以又看了第三遍,一个字一个字的嚼过去,看的慢了,时间也好打发了。

    她也明白,她不是来做丫鬟的,没有丫鬟像她这样子,整日吃吃喝喝,还有人伺候,最主要还有月银五十两。

    五十两她也不知道做什么,便给了五两小文,五两陈妈妈,余下的四十两放了起来。

    “姑娘!”小文从外面进来,呼出一口气。

    “外面下雪了呢!”

    欢喜抬眸,指了指一边的炉子,“你自己倒杯热水喝吧!”

    “是,多谢姑娘体恤!”

    小文自己去倒水喝,欢喜继续看书。

    “姑娘,您不出去玩雪吗?隔壁如嫣姑娘、佩雅姑娘都在院子里玩雪呢!”

    欢喜听着外面传来的娇笑声,摇摇头,“不去了,我还是继续看书吧!”

    小文觉得欢喜是她见过最特别的姑娘。

    一本书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也不见她腻味。

    对于外面的热闹也是充耳不闻。

    欢喜却明白的很,她一个什么都不记得的人,有什么理由去开心?更别说去笑出声招别了人来。

    这般安安稳稳的过着,找了机会离开才是正理。

    “哎呀!”

    院子里传来一声惊呼。

    小文连忙开了一个门缝看着,“姑娘,是三少爷!”

    “……”

    欢喜露出一个了然的笑。

    “三少爷成亲了吗?”

    “成亲了,不过三少奶奶很厉害的!”

    欢喜又沉默了。

    一个祖母,竟插手孙儿房里的事儿吗?

    这可真是让她开了眼界。

    不过大户人家的事儿,谁又能说得准呢。

    院子里,如嫣、佩雅都含羞带怯的看着三少爷,说话也细声细气的,红扑扑的脸蛋,媚眼如丝的看着三少爷。

    她们太知道怎么去勾引一个男人,还是一个有妻子并知道床弟滋味的男人。

    面对两个貌美如花,身段婀娜的女人,自然会动心。

    更何况也是知道,这是祖母为他们准备的,更少了顾虑。

    天真活泼的如嫣他想要,温柔恬静的佩雅也想要。

    三少爷想了想,还是离开了。

    晚上的时候,欢喜就得知如嫣、佩雅搬去了三少爷的院子,这个偌大的院子里,就只有她一个人。

    小文见欢喜依旧安静的看书,“姑娘,您不急吗?”

    “急什么?”欢喜问。

    心急不能去给人做妾吗?

    她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本能的觉得,妾不是那么好做的。

    把书放下,“小文,你想办法再给我弄本书来吧!”

    “是!”

    小文倒是有点本事,晚上又弄了一本杂记过来,欢喜翻了几页,觉得有些熟悉,她似乎看过这本书。

    一开始她以为自己想多了,后来多几次后,她便明白,她没有想错,她确实看过这本书。

    她出身于什么样的人家,竟看过这样子的杂记?

    谢卿涵在书架上翻找着,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自己要的书,换了小厮点书进来,“我问你,你可瞧见我那本南桥杂记?”

    “呀?”点书惊了一下,小声说道,“今日在香庭院伺候的小文过来借书,小的便把南桥杂记借给她了!”

    谢卿涵微微蹙眉。

    他没有成亲,但是却已经有通房丫鬟,早已经知道了情滋味。

    祖母准备了三个姑娘给他们三兄弟,听说三哥问四个讨了去,余下这个便是他的。

    “她识字?”

    “谁?”点书问。

    “就是她,那个祖母给我准备的暖床丫头!”

    点书笑了起来,“想来是识得吧,上次借了一本过去,看了足足一个月才还回来呢!”

    “……”

    谢卿涵诧异。

    看一本书竟看了一个月。

    “你看见过人吗?”谢卿涵问。

    “见过呢,长得特别讨喜,眼睛大大的,看你一眼,就觉得好温柔好暖洋洋的,说话也细声细气的,小文都说她特别好伺候,一点都不会骂人!”点书一边说,一边去看谢卿涵。

    他和小文是同乡,一起被卖到这侯府中,自会守望相助。

    所以得知小文伺候的人是谁后,点书便有了些心思。

    “你拿两本杂记,咱们过去把南桥杂记换回来!”

    点书愣了愣,忙跟上谢卿涵。

    有些时候,做小厮的,完全不必问主子想做什么,保持沉默,跟着就好。

    到香庭院。

    点书上前去敲门,守门的婆子一件谢卿涵,立即唤了一声,“五少爷!”

    “嗯!”

    谢卿涵说着便进了院子。

    点书见欢喜院子里,油灯还亮着,便上前去敲门。

    “来了!”

    小文应了一声,开了门。

    看着门口的谢卿涵时,吓了一跳,“五,五……”

    “小文,谁啊?”欢喜轻轻的问了一句,把书收了起来。

    “姑娘,是五少爷!”

    欢喜心咯噔了一下。

    忙坐起身,又整理了一下衣裳。

    这是要请人进来,还是不请?

    算了,还是别请的好。

    请进来容易生出是非。

    “小文,你问问五少爷有什么事儿吗?”

    “……”小文错愕的看着欢喜。

    五少爷唉,今年的状元郎啊。

    吞了吞口水,小文才出了屋子,朝谢卿涵微微福身,“五少爷,请问您有什么事儿吗?”

    “我过来拿书,顺便把这几本书给你家姑娘看吧!”谢卿涵指了指点书怀里抱着的书。

    小文错愕了一下,“哦,奴婢明白了,多谢五少爷!”

    小文接过书,便进了屋子。

    欢喜看着小文手里的书,倒是不好不见人了。

    索性拿了书出了屋子。

    一阵冷风吹来,欢喜冷的一抖,黑暗中,倒是看不清楚谢卿涵长什么样子,就是瞧着院子里,一个一身黑乎乎的人,披风帽子把头也给包住了,总之就是什么都看不到。

    谢卿涵也是,看得见欢喜,也是看不清楚人,不过他听欢喜的声音,确实很是温柔。

    轻轻的,就像是羽毛一般,抚过人的心口,软绵绵的带着丝丝的痒。

    “多谢五少爷送书给我!”

    “不客气!”

    谢卿涵说道,想了想又道,“恰巧要用到南桥杂记,等我看好了,让点书给你送来!”

    “好!”

    欢喜声音轻轻的,也没觉得不好意思,更没觉得难为情。

    就那么站在原地,目送谢卿涵离开。

    然后才转身回屋子,看着好些本杂记,笑的眉眼弯弯,“这下子有书可以看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