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带我离开这里吧(1更
    她不记得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田园惊愕的看着欢喜,小心翼翼问,“你忘记了?”

    但是他并没有忘记。

    那日一见面,他就知道,她是他要找的人。

    顾欢喜!

    刻入灵魂,就是想想心都会痛,不敢去见她,只能躲在暗处,像一只见不得人的老鼠,偷偷的看她一眼。

    她开心,他跟着开心。

    看她对别的男子巧笑倩兮,心如刀绞,依旧不敢去争上一争。

    她是那般的好,他有什么资格去争。

    先前一听到声音,就能确定下来。

    “是的,我都忘记了,忘记我为什么会被卖到牙行,她们说我是自卖自身,我是不相信的,再穷的人家,总会留点念想,可是我身上什么都没有!”欢喜说着,直直的看向田园,“你认得我对不对?”

    田园微微颔首,“嗯!”

    他本想说不认识,但他不能骗欢喜,也不会骗她。

    欢喜笑了起来,“那你能不能带我走?或者去和我家人说,让他们来接我回家!”

    “我会带你走的,只是这侯府侍卫太多,我想带你走有些难度,你等我先去准备准备,咱们最好是在府外逃走!”田园建议道。

    他一没本事儿,二没钱、权,想带着欢喜走,想直接带欢喜走有点难。

    而且欢喜这个样子,他总觉得,直接带着她去帝都找顾城……

    他不想。

    这是他唯一一次能打动、靠近欢喜的机会。

    她是他找到的,他应该有一次机会,如果她依旧不对他动心,不喜欢他,他便认了。

    这一辈子,窝在田家村,再不入这繁华俗世。

    “好,你来安排,到时候我配合你!”欢喜点头。

    既然要走了,她得把小文、陈妈妈安顿好。

    “嗯!”田园说着,实在渴的厉害,走到一边倒了水大口大口喝着,还打了一个嗝,“我潜进侯府好几天没喝水了,你别嫌弃!”

    “不不不,不嫌弃,你是来找我的吗?”

    “嗯!”

    田园点点头,“我那日看见你后,就想着潜进来找你问个明白,欢喜你放心,我一定带你离开,然后送你回家!”

    “我信你!”

    那日一眼看见他,她便觉得他可以信赖。

    所以她相信他。

    田园不能在香庭院久待,虽有千言万语,也不能问,“我要走了,欢喜你等我回来接你!”

    说完,消失在黑暗之中。

    欢喜有些发懵,她竟忘记了问他叫什么?

    只顾着自己高兴了。

    想到这里,欢喜叹息一声。

    慢慢的坐回床上,又忍不住欣喜,她要回家了,回家了,真好。

    田园出了侯府,就等着天亮,然后要准备马车,要稍微大一些,大白一匹马跑不动,得再买一匹,两匹马跑的更快,那马车就能大一些,里面得有被子,还得有个火炉子,小铁锅,以及一些生活所需的东西。

    田园等着天亮,他想早些去买,但是太早去有些招人眼,所以把自己收拾了一番,贴了络腮胡子,然后才去置办东西,大概需要的置办好,其它小件等到时候再去置办,先把人接出来才好。

    侯府丢了人,一定会去寻找,他得给欢喜准备几套男装才行。

    到时候可以伪装成兄弟,或者朋友什么的。

    只是要怎么把欢喜弄出府来?

    他一个人进出是没事,但是多了一个欢喜……

    欢喜难得过来找谢卿涵,谢卿涵笑道,“有事?”

    “嗯!”欢喜点了点头,忍不住问道,“你都是状元了,为什么朝廷没让你去做官啊?”

    谢卿涵笑,“谁说我没做官,你没看见我每天都出去吗?只是没去帝都做官罢了!”

    “……”

    欢喜不解。

    谢卿涵但笑不语。

    皇上说了,想要入朝为官,需得好好历练,像如今的驸马爷,那也在外面历练了六年,才入的翰林院,他不敢和驸马爷相比,但也想做个有点本事的人。

    “我有事跟你说啊!”欢喜扭捏不语。

    这毕竟是求人的事情。

    “嗯?”谢卿涵挑眉。

    欢喜看了看小文,才认真说道,“小文也不小了,我想给她说个亲事,你能不能把小文的卖身契给我啊!”

    “……”

    谢卿涵不解。

    欢喜又说道,“还有陈妈妈的,我来到侯府,她们就伺候我,尽心尽力的,小文年纪也不小了,我打算给她说个亲事,既然说亲事,顺便把卖身契也给她,你帮我去问侯夫人拿好不好?”

    欢喜说着,有点心虚。

    谢卿涵看着一边红着眼眶的小文,“小文可有喜欢的人了?”

    小文摇摇头,又点点头。

    看向一边的点书,点书顿时羞红了脸,扑通跪在地上,“少爷,求您成全小的吧!”

    小文也跪了下去,“求五少爷成全!”

    谢卿涵沉默片刻,笑了起来,“罢了,我一会便去问母亲要小文、陈妈妈的卖身契,点书这些年做事认真,如今也一并把卖身契拿回去吧!”

    “多谢少爷,多谢少爷,小的以后一定更加用心伺候少爷!”点书忙磕头。

    谢卿涵笑了起来。

    欢喜瞧着,心中略安。

    只要卖身契给了他们,她就算走了,他们也算是有了一条出路。

    她手里的东西,也都给小文、陈妈妈,有了那些东西,小文、陈妈妈的下半辈子不会太难过。

    谢卿涵问侯夫人拿三人卖身契的时候,侯夫人沉默了。

    “为什么好端端的要他们的卖身契?”

    “……”

    谢卿涵想了想才说道,“欢喜说小文年纪大了,要给她指门婚事,恰好她和点书是同乡,又有点情意,便让他们成亲,点书这些年跟在我身边,也是尽心尽力,这也算是一个恩典吧!”

    “……”

    侯夫人还是沉默。

    好一会才说道,“倒也不是我不给,只是忽然间要三个人的卖身契,总觉得事情有些怪异,你说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卖身契呢?”

    谢卿涵闻言沉默。

    “母亲……”

    “不给既然欢喜要,就给她好了,几个奴才而已,也不值什么钱!”侯夫人低语。

    几个奴才能换来更多利益,那就算不得什么了。

    尤其是欢喜的身份,她知道可能不简单,但是又不敢去查,怕惹恼了许家。

    所以做起事情来,都缩手缩脚的。

    “多谢母亲了!”

    侯夫人笑笑。

    自己儿子怎么看都好的,忍不住又问道,“你真打算耗在那姑娘身上?”

    “母亲,事到如今,儿子还有别的选择吗?人到了咱们家,这事就错了,只能将错就错,如是当初祖母把人送去庄子,都比带到家中来好!”

    虽说了如姨娘、佩姨娘,也只是欲盖弥彰。

    “……”侯夫人也是叹息。

    许家那边送来的人,侯府敢不收吗?不敢的。

    小文、陈妈妈、点书都拿回了卖身契,引得不少人眼红。

    尤其是小文、陈妈妈在欢喜身边伺候,小文还被指了亲事。

    点书那可是在五少爷身边伺候的人,前途不可限量。

    陈妈妈、小文、点书先去给侯夫人磕头,又去给老夫人磕头。

    欢喜也送几块绢帕给侯夫人,两个抹额给老人,算是感谢。

    不管低下是如何的暗潮汹涌,表面上是一派和乐融融。

    这日,夜深了,欢喜听到声音连忙去开了窗户,田园跳了进来。

    “怎么样?”欢喜急切问。

    “都已经准备好了,你什么时候能够出府?我到时候送你去帝都和家人团聚!”

    欢喜想了想,“要不,你直接带着我走吧,咱们半夜三更的时候走,等天一亮就出城,然后不往帝都方向走,咱们往别的方向走,再转个弯去你家,托信得过的人,给我家里人送个信,让他们来接我!”

    ……

    田园听得心都疼了。

    欢喜要去他家?

    吞了吞口水,“为什么不直接回去?”

    “我们直接回不去,说不定还会命丧黄泉!”欢喜低语。

    若她是别人费尽心思藏到这侯府的,一旦她逃走,定会在去帝都的方向拦截,将她诛杀,不给她去帝都衙门告状、寻亲的机会。

    欢喜想的十分明白,她得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慢慢的做打算,如今这般毛毛躁躁的往帝都去,会出事儿的。

    “嗯,我听你的!”

    田园慎重点头。

    欢喜想了想,“不如我去和老夫人说,想去寺庙里上香,应该就在这几日,到时候咱们一起走!”

    田园还是点头。

    “对了,你有银子吗?”欢喜又问。

    穷家富路。

    她觉得出门在外要多带银子。

    “有,不多,但是够用,路上我可以再赚!”

    “那就好,我一直没问你叫什么呢?”

    “我叫田园,你一直喊我田大哥的,你叫顾欢喜,欢欢喜喜的欢喜,多的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等我把你救出去,我再慢慢跟你说!”

    “田大哥,谢谢你!”欢喜拉着田园的衣袖,低低出声。

    谢谢他找到了她并认出她,还冒着危险来侯府救她。

    “不,不客气!”田园紧张低语。

    看着顾欢喜的手。

    其实也看不清楚的,但是他却觉得,欢喜指尖的热度,透过了衣裳,传递到了他身上。

    让他整个人都暖了起来。

    “我,我得走了,咱们小护国寺见,不管什么时候,我都等你!”

    “嗯!”

    欢喜目送田园跳出窗户,快速离开。

    正如田园所言,从侯府离开,还是有难度的。

    首先京城有宵禁,天亮才能开城门,等那个时候,侯府也会发现她不见。

    想要逃走机会不大。

    若是留在京城内,更是容易被抓住。

    在外面就不一样,条条大道,想走也容易些。

    田园离开了,欢喜呼出一口气。

    说不出的窃喜。

    又去点了油灯,把东西都拿出来,这一年的月银用了还有四百多两,二百两给小文、二百两给陈妈妈,余下的给小文和点书成亲用。

    谢卿涵送的东西,便留着还给谢卿涵。

    她一无所有来到侯府,一无所有离开,谁也不亏欠谁。

    小文吓得浑身都是汗,整个人瘫在了门口。

    “呼呼呼!”

    她做梦都没想到,一个男人会从她家姑娘屋子出来。

    这会子想起来,小文还紧张后怕。

    幸亏她当时没喊出声,要是喊出声,招了人来,定会害了她家姑娘。

    可是那个男人是谁?

    姑娘知不知道有个男人进了她屋子?若是不知道……

    小文不敢去想,整个人都有些恍惚,更不敢去问欢喜,要是万一、万一……

    翌日

    欢喜便去和老夫人说,想去小护国寺上香。

    以前也是叫护国寺的,只是后来迁了皇宫,帝都那边是护国寺,这边就成了小护国寺,香火还是很旺的。

    “你要去上香?”老夫人问。

    “嗯,这两日睡得迷迷糊糊,总是做梦,想去护国寺上香,求个平安符戴戴,我本来也想着,让小文去给我求便好,只是和我自己去,总归是有差别的,老夫人说是不是?!”

    “这个嘛……”

    老夫人的意思,最好是不要去。

    只是看着欢喜笑盈盈的样子,老夫人笑了起来,“那就去吧,你们多几个人一起去,路上也有个照应,晚上便不在护国寺住下了,连夜回来,城门那边,我让侯爷去打点打点,给你们留个门!”

    “多谢老夫人!”欢喜笑着应声。

    对于侯府几个小姐也要一起去,她是无所谓的。

    人多才好呢,人多都把她给弄丢了,和小文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最好小文不要去才好。

    等欢喜一走,老夫人便喊了几个孙女到跟前来,认认真真吩咐道,“这次你们跟着一起去上香,务必要把人看牢,别弄丢了!”

    “祖母……”

    老夫人看着几个心有不甘的孙女,叹息一声说道,“你们也别觉得我偏心,有些事情你们如今还不懂,以后长大了,就会明白!”

    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侯府。

    所以对欢喜格外优待,但也没亏待了孙女们。

    “祖母……”

    “好了,记住我的话,好好把人看住了,别出什么事儿来!”

    “祖母,您放心,孙女明白的!”八姑娘连忙出声。

    九姑娘、十姑娘也忙应声。

    她们去,还要带上一个丫鬟、一个婆子,也可以多带两个婆子,姐妹们在一处,便多了人手出来盯着欢喜。

    谢卿涵到时候也会去,有这个五哥哥在,倒也不怕人丢了。

    欢喜回到香庭院。

    心中开心,却见小文神色恍惚,轻轻问了句,“小文,你怎么了?”

    “没,没事,姑娘不必担心,奴婢很好!”小文说着,见欢喜这般开心。

    又想着这一年来,欢喜虽不言语,但是对外面却心生向往。

    小文顿时明白,欢喜是要离开了。

    心中替她高兴,又替她担忧。

    高兴她可以离开侯府,又担忧她在外面遇到不好的事情。

    那个男人会不会是骗子?会不会骗她?

    “姑娘……”小文低低唤了一声。

    “嗯?”

    “奴婢针线活不好,帮您绣个荷包您留着好不好?”

    “……”

    欢喜看着小文。

    小文笑了起来,握住了欢喜的手,“姑娘,您一定要好好的,不管在哪里,不管什么时候,小文都不会忘记,曾经有一个主子,待小文这般好!”

    欢喜大吃一惊,“小文你说什么?”

    小文笑笑不言语。

    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就那么含笑又不舍的看着欢喜。

    蹲下身,脸靠在欢喜手背上,“姑娘……”

    奴婢舍不得您。

    若是可以,奴婢想跟您一起走。

    但是不能,她知道不能。

    欢喜也不能带着她一起走,她还得留下,说上许多谎言,给欢喜争取一些时间,让她走的更远一些。

    “小文我……”欢喜欲言又止。

    “姑娘别说,什么都不必说,奴婢什么也不知道!”

    她不会出卖姑娘,这个时候什么都不知道,以后也什么都不知道。

    “小文,相信我,我不会丢下你!”

    “好,我等!”

    这是女孩子间的友谊。

    虽是主仆,欢喜却从未拿小文当丫鬟过。

    小文也明白,欢喜对她的好。

    更明白了为什么要把卖身契给拿来给她,这是给她安排后路。

    有些话,不必说的太明白,便都懂了。

    小文也没多做什么准备,就给欢喜绣了一个荷包。

    她的针线活还是不错的,绣的花也好看,欢喜妥当收着。

    既然要去小护国寺上香,少不得要准备一番,不在那边住宿,晚上要回来,这城门回来肯定会关上,守城门这里得打点,免得回来晚了不能进城。

    早上也要早,三更就得起床,收拾,天不亮就要出发。

    这般一来,会把人累坏的。

    侯夫人去找老夫人商量了一下,索性决定在小护国寺住一晚。

    这般派去的人就更多了,其中还有几个会武功的丫鬟。

    欢喜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冷冷的笑了。

    说什么是为了大家的安全,想来是为了监视她,免得她逃走,或者不让别人看见她,或者认出她来。

    “姑娘!”

    “嗯?”

    “后日就要去寺里了,您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小文问。

    “不用怎么准备,小文……”欢喜说着,看向一边的锦盒。

    小文想了想才说道,“虽说只是去寺里,但一路上丫鬟、婆子也不少,姑娘还是带些银钱走,到时候也好打赏!”

    欢喜闻言,看向小文欲言又止。

    其实这么多丫鬟、婆子跟着,想要逃走,机会并不大,但如果不试试,谁又知道呢。

    她第一眼见到田园的时候,就觉得熟悉,甚至就那么毫无理由的相信了他。

    正如他所说,很多事情,现在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得逃出生天再说吧!

    “姑娘,您听奴婢的劝,把银钱带着好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