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让人刮目相看(1更
    田园说着,抿了抿唇。

    轻轻的收回手,手指轻轻的摩挲着手心。

    还记得那夜他也揉了揉欢喜的头。

    后来想想,都还有些不真实。

    如今再次摸到,他才觉得,这一切疯狂的举动和安排,都是有意义的。

    不敢去想能够得到她的青睐,长相厮守,就是这般保护着她,把她平安送回去,看着她甜甜又信任的喊他一声,“田大哥!”

    便一切都值得了。

    “……”

    欢喜不懂。

    却静静的听着田园接下来的话。

    “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一岁的小娃娃,可爱的很,在你阿爷怀里,我看的出来,他们很宠爱你,那种疼,会让无数女孩子羡慕嫉妒,便是我都羡慕的紧,我知道了你的名字,欢喜,顾欢喜!”

    欢喜听着,已经捂脸哭了出来。

    她不会哭。

    到了侯府,便是什么都不记得,心中忐忑不安,她依旧表面云淡风轻,装着什么都不在乎。

    但其实她在乎极了。

    一门心思想要找到自己的家,回到亲人的身边。

    但是她出不去,压根没机会从侯府走出去。

    侯府里有人盯着她,虽不是十二个时辰。

    她可以在侯府内走动,想要出府,却必须先和老夫人说,得了允许才行,临时想出去,那是不可能的。

    “欢喜……”田园心疼的喊了一声。

    “没关系,你继续说,田大哥,我想知道,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好吗?”

    田园点头,递了一块干净的帕子给欢喜。

    欢喜接过,却没有擦脸。

    “你上面有四个哥哥,大哥顾城三元及第的状元公,又娶了大公主,如今是驸马爷了,当然,我猜测,他会娶公主,是为了权势,为了手里有人,能够更容易找到你!”

    “你二哥经商去了,你三哥……”田园说着,深深吸了口气,“听说下落不明,不知道去了哪里,你四哥进了锦衣卫,欢喜,如今我想说的是,你爹他娶了继室,继室还带着一个女儿,你娘据说葬身火海!”

    “呜呜……”

    欢喜哭的十分伤心。

    田园伸手把人抱在怀里。

    “欢喜,哭吧,哭了过后,坚强起来,正如你所说,我现在是不能直接把你送回帝都去,只能带着你往别的地方,等到风声平息了,咱们想别的办法联系你大哥,你要知道,在你大哥这般得了圣上青睐的时候,还敢对你下手,把你藏在京城谢家,这个人不单单有权还有势!”

    田园其实从来不笨。

    只是太自卑,也太没有自信,当年被顾城那一番敲打,心一下子便死了,所有的希望都被掐灭。后来何彩蝶的事情,更是让他自惭形秽,无颜去见欢喜。

    欢喜哭着。

    好一会才说道,“嗯,我听你的!”

    听田园的。

    她也知道,如果这会子前往帝都,无疑是去送死。

    “欢喜你别怕,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一定送你回家,一定会!”

    欢喜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在田园怀里又哭了起来。

    哭她的家人,哭她的哥哥,娘。

    哭她现在回不去。

    田园心里难受极了,却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只能轻轻的抱着欢喜,偶给给她擦擦眼泪,给予肩膀,让她觉得自己不是孤苦无依。

    她有家,有希望。

    他一定会送她回家,哪怕为此丢了性命,也要做到。

    哭了好半天,欢喜眼睛又红又肿,可怜兮兮的看着田园。

    田园去弄了水,蹲在她面前,小心翼翼的给她擦拭。好了之后才说道,“饿了吧,吃点粥吧,加一点咸菜,味道好极了!”

    欢喜本想说自己不饿,可是肚子却咕咕咕叫着。

    微微点了点头。

    一碗浓稠的粥递到她面前,上面有些咸菜,看着就好吃的很。

    欢喜接过,小口小口的吃着。

    “慢慢吃,锅里还有,别烫着!”田园细声嘱咐。

    蹲在一边看着欢喜吃。

    欢喜点点头,又看着田园,“田大哥,你不吃吗?”

    “你先吃,我一会再吃!”

    “?”

    欢喜以为田园怕不够吃,“锅里还有很多呢,田大哥一起吃吧!”

    田园摇摇头。

    见欢喜不吃,才小声说道,“只有一个碗!”

    欢喜想了想,看了看一边的装了咸菜的碗。

    “本来是有两个的,不过一个拿来装咸菜了,你先吃,等你吃好了,我拿去洗了再吃!”

    “……”

    欢喜错愕。

    这个田大哥,给了她太多惊喜了。

    真的,没见过这般老实又憨,但其实又很聪明的人。

    欢喜快速的吃了粥,把碗递给田园。

    田园接过,拿着碗和筷子出去洗。

    很快又回来,舀了粥,吸吸呼呼的吃着。

    那样子,像是饿了许久。

    余下的粥,都被他一个人给吃掉了。

    “……”

    欢喜瞪大了眼睛。

    这个人好能吃。

    这么一锅粥,她吃了两碗,余下的,他都给吃掉了。

    欢喜坐在一边愣愣的看着,等田园吃好然后去洗锅,把锅和碗都藏起来,又把火堆都给弄熄灭。

    “田大哥……”

    “这边得收拾好,万一有人找了过来,至少得给人一种,短时间内没人出现过的样子!”

    欢喜崇拜的看着田园,田园脸一红,继续说道,“我,我早些年走镖的时候学过!”

    “田大哥以前是在镖局?”

    “嗯,后来就没去了!”

    “那可惜了,田大哥一身武功这么厉害,若是一直走镖,一定是非常厉害的存在!”

    田园抬眸,看着欢喜,勾勾唇笑了起来,“谢谢!”

    每一次在他心凉如冰的时候,总能三言两语,让他开心起来。

    “不必客气的田大哥,真要说感谢,是我才对!”

    田园告诉了她很多,不过更多的都是她在家中得宠,但是她家中发生了什么变故,才导致她被藏到了恭谢侯府,田园却不知道。

    零零碎碎的只知道她娘葬身火海,爹爹取了继室,两个哥哥下落不明。

    欢喜慢慢的站起身,走到门口。

    看着那一片的绿,抬手放在胸口处。

    得知这样子的消息,她先前很伤心,但是伤心过后,却没感觉到心痛。

    这会子她已经完全淡定下来。

    难道是她失忆了的缘故,所以不知道心痛吗?

    欢喜顿时迷茫了。

    田园看着欢喜站在门口,上前几步,“欢喜!”

    “嗯?”

    “别怕,我会送你回家!”

    欢喜扭头看着田园笑,“田大哥,你想办法让人送个消息去我家,让我们知道我还活着,我……”

    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才认真说道,“然后你带我走!”

    “为、为什么?”

    “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我总有种感觉,我不能这个时候回去!”

    田园闻言沉默。

    他在京城也没个交好的人,这么大的事情,交给一般人,他也不放心。

    “欢喜,这些日子,我光想着救你,忘记了派人送个消息给你家人,我……”

    “没送去也好,如今我这个样子回去,只会让他们更心疼,说不定还会打乱哥哥的计划!”欢喜安慰着田园,也安慰着自己。

    要知道,田园一个人把她从侯府中救出来,看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十分的难。

    还要准备这么多东西,怕是十分不易。

    别的不说,想要躲开侯府的追查,这其中不单单要有勇气,还要有智慧,甚至一开始的安排。

    如果让她来安排逃跑,怕是早就被抓回去了。

    “我会想办法,亲自去一趟帝都!”田园说着,便是一顿。

    他真能把欢喜一个人丢下吗?

    他做不到,也舍不得。

    “那我呢?田大哥是打算带着我,还是把我安置在什么地方?”欢喜忙问。

    “我……”

    田园沉默了。

    他其实真的想自私一回,就带着欢喜远走高飞,去一个谁也不认识他们的地方,过一辈子。

    但是他不能。

    他可以阴暗、龌蹉,可以对所有人坏,但独独对欢喜,他不能。

    他习惯了她开心的笑,习惯了万事以她为先。

    “田大哥,现在想这些都太早了,咱们还是想想,怎么逃出包围才是!”

    “嗯!”

    田园也微微颔首。

    “欢喜,收拾一下,咱们该走了!”

    “去哪里?”欢喜问。

    “翻过这个山,去山的那一边,我在那边已经安排好了马车,到时候咱们坐马车一直往北方走,然后绕过帝都,到时候我给你画一下大概地图,再商量要往哪里走!”田园说着,认真的看着欢喜,“你如果想直接回帝都,我也会想办法的!”

    欢喜没有说话。

    她很犹豫。

    但是也明白,直接回帝都,并不现实。

    “田大哥,我们走吧!”

    田园让欢喜骑马,而他牵着马走,偶尔还要处理一下荆刺,所以走的并不快。

    天却渐渐黑了下来……

    恭谢侯府在京城那也是数一数二的人家,谢卿涵又是状元,他一句话封锁要道,来往行人都要严格检查,并不困难。

    只是并没有抓住欢喜。

    天黑的时候,谢卿涵回了恭谢侯府。

    侯夫人、老夫人都坐在大厅,便是侯爷也捉急的走来走去,见谢卿涵垂头丧气的进来。

    不用问,就知道没找着。

    “唉!”

    老夫人叹息一声。

    她虽早早的就明白,欢喜会想办法离开,所以一直严防死守,这次出去,也是安排了不少人,但是没有想到,人还是逃走了。

    “如今应该怎么办?”老夫人问。

    谢卿涵坐在椅子上,端着茶轻轻抿了一口,沉默。

    有什么比人都逃走了,才明白自己的心意更讽刺、可笑。

    他以为只有利用,只有哄骗,却不想不知不觉中,竟已经被她吸引,付出了真心。

    “先把人找回来再说!”谢卿涵低语。

    “若是找不回来呢?”老夫人忍不住问。

    侯夫人、侯爷都看着谢卿涵。

    “如果找不回来,就实话告诉许家吧!”

    人是在寺里跑掉的,想要找到,其实很难。

    尽管他做了万全的准备,但是欢喜明显图谋已久。

    “等伺候她的丫鬟、婆子回来,给我严刑拷打,我不信什么都问不出来!”侯夫人沉喝出声。

    侯府眼看就要步步高升,却闹出这事情。

    “嗯!”

    谢卿涵应了一声,起身朝香庭院走去。

    香庭院他来过几次,却从未像这一次这般,能够走进欢喜住的屋子,她的寝房。

    最多也就是在门口说几句话,或者在屋檐下对视一眼,看着她干净透彻的眼,渐渐的迷了心。

    而最讽刺的是,他竟不知道,还一直以为,只是单纯的算计、利用。

    坐在欢喜坐过的椅子上,谢卿涵眸子沉了又沉。

    又起身进了她的寝房。

    梳妆台上,东西都收拾的整整齐齐,似乎并不知道主人即将离去。

    刚要打开锦盒,点书在外面疾呼,“公子,帝都那边有消息传来!”

    谢卿涵缩回手,走了出去。

    到了大厅,看着面前一身黑衣,高高瘦瘦的男子,“你是?”

    “属下是奉命前来的,这是二皇子给五公子的信,还望五公子看过信,便将信烧掉!”

    “……”

    谢卿涵虽是疑惑,却还是接过打开。

    雪白的宣纸上,只写了两个字,“杀之!”

    谢卿涵紧紧的捏住了宣纸。

    杀之。

    杀谁不言而喻。

    他一时间庆幸欢喜已经跑掉,如还在侯府,他是该保她,还是杀她?

    男女之情和侯府上上下下几百口,相比较,孰轻孰重?

    “她已经跑掉了!”谢卿涵轻轻出声,将宣纸对叠撕开,再撕开,最后撕的粉碎。

    黑衣男子沉默片刻才问道,“所以京城这边这么大阵仗就是为了抓住她?”

    “是!”

    “不必抓了,看见人就杀之,主子吩咐了,决不可留活口,伺候过她的人,能杀都杀掉!”

    谢卿涵闻言,愤怒的看向黑衣人,“简直是荒谬,回去告诉你家主子,这个天下还不是他的,恭谢侯府需要怎么做,自有决断,让他幽着点!”

    好端端的被摆了一道已经够让他愤怒。

    如今更是陷入这深渊。

    一旦欢喜到了帝都,真去告御状,将牵扯多少人。

    他都不敢去深想。

    黑衣人也不生气,只淡淡说道,“那就把伺候她的人交给我处置!”

    “不必,我自会审问,若你信不过,可以在一边看着!”谢卿涵说着,看了一眼点书。

    见点书整个人都在颤抖,奢求的看着他。

    谢卿涵扭开头,“等小文回来,便将她押入地牢!”

    点书顿时身子一软,跌坐在地上。

    谢卿涵看向点书,“点书,一会劝着小文些,让她知道什么就交代什么,不然……”

    “小的明白!”点书说着,慢慢的站起身。

    两条腿都在发抖。

    他不知道,小文会不会招,但是他知道,小文定会吃大苦头。

    他们从一个地方来,一起被卖到侯府,情意本就不一般,又在经常见面,不单单有爱情,还有亲情。

    他担心极了。

    帝都顾府。

    正三品的大学士,也才二十六岁而已。

    这会子正在书桌上划掉一处,看着剩下的一处地名。

    顾城眸子眯了眯。

    京城恭谢侯府。

    这些日子来,为了不打草惊蛇,暗中一处一处的排查,都没有找到欢喜。

    这是最后一处了。

    恭谢侯府……

    龙星宸端了托盘进来,见顾城站在书桌边,灯光下,俊脸沉肃,威严十足。

    龙星宸把托盘放在一边,“看你又熬夜了,先喝点参汤吧,别把身子熬坏了!”

    兴许是为人妻子,又得偿所愿。

    那怕洞房花烛夜迟迟没到来,龙星宸和以前到底是不一样的。

    顾城抬眸,微微一笑,“你怎么还没睡?”

    “我都已经躺下了,等了半天你还不回房,便猜到你又要熬夜,便让人准备了参汤!”

    顾城没有说话,端了碗一口就闷了。

    “你小心烫!”龙星宸惊呼。

    就怕他烫到。

    顾城看着龙星宸,眸子微微一热,伸手把人抱在怀里,“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没关系,我知道这一天不会太久!”

    她懂的。

    顾城因为四叔一家子失踪的失踪,下落不明的下落不明,真真操碎了心,在那方面提不起劲来,她明白,也谅解。

    他若是在这个时候,还要了她,她倒是会觉得自己瞎眼了,竟找了这么个混蛋。

    顾城抱紧龙星宸。

    从成亲以来,她既要关心他,又要哄阿爷、阿奶开心,还要管着这一大家子,里里外外都要操心。

    “星宸!”

    “嗯?”

    “……”

    顾城沉默了。

    他是感激龙星宸的。

    也明白,这份感激,已经在发生变化。

    他不愿意说,怕龙星宸觉得,他永远都只是感激。

    “谢谢你!”

    千言万语,也只有这三个字了。

    钱、二弟倒是能赚回来,但是人却全部都是龙星宸的人。

    这么多人出去,就只找五个人,竟的这么难。

    看来是他爪子还不够利,让那些人觉得,他顾城还是那个来自乡下,什么都不懂的土鳖。

    龙星宸没有说话。

    伸手抱着顾城的腰。

    丈夫是她自己选的,一切都是她心甘情愿的事情,

    京城

    恭谢侯府

    小文一回到侯府,就被拿下,直接关入地牢。

    小文看着谢卿涵、又看了看那黑衣男子,知道她将面临什么。

    又看向点书。

    点水深吸一口气上前,轻声劝道,“小文,你若是知道什么,便说吧,不然……”

    是要吃大苦头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