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他非常好(2更
    小文看着点书,“我知道什么?点书,你想说什么?不妨直接问,直接说!”

    心中却开始疼起来。

    她虽是丫鬟,却也懂得忠义二字。

    姑娘对她不薄,她既然答应了姑娘,就一定要坚持下去。

    “小文,你知不知道姑娘这些日子都见了什么人?千万不可隐瞒,一定要实话告诉少爷!”点书说完。

    黑衣男人便快速上前,给了小文一脚,伸手抓住小文的头发,“说……”

    “唔!”

    小文疼极。

    张着嘴抽气。

    点书叫了一声,“小文!”

    想要上前救下小文,却被黑衣男人一脚踢飞出去。

    “说,若是不说,今日就让你们做一对亡命鸳鸯!”

    “……”

    小文看了看点书,又看了看谢卿涵。

    哭了出声,“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们要我说什么?姑娘平日那个性子,有什么话也不跟我们做奴婢的说,这次去上香,谁知道她会被人掳走!”

    小文又哭着看向谢卿涵,“五少爷……”

    谢卿涵没有说话,扭开了头。

    小文知道,今日自己或许会折损在这里。

    “呵呵,呵呵!”

    冷笑出声。

    她本是奴婢,命贱。

    “你们问吧,问什么,我说什么!”

    黑衣人松开手,“你可否知道人会离开?”

    “不知道,姑娘白天允许我们身边伺候,也只是端茶递水,晚上却是不允许我们靠近的!”

    “那这两日,她可有什么异样?”黑衣人又问。

    “姑娘早几日问侯夫人讨要了奴婢的卖身契,一起的还有陈妈妈和点书!”

    黑衣人看向谢卿涵。

    谢卿涵微微颔首。

    或许那个时候,她便想好要离开。

    只是她一个人是绝对不可能离开的。

    谢卿涵想到这里,忽然转身朝外面走去。

    找到管家询问,“这些日子,欢喜可曾见过外人?”

    “……”

    管家摇摇头。

    忽地又道,“那日有人送了家具到登高楼,姑娘过去的时候遇到了,但是并没有说话,姑娘问了几句,就进登高楼了!”

    谢卿涵闻言,沉默不语。

    手一下一下的敲在桌子上,“去,去把那日送家具的人都找来,一个都不能落下!”

    “是!”

    谢卿涵一走,黑衣人就放过了小文。

    小文瘫软在地。

    点书爬到小文身边,“小文……”

    “点书,我没事,我没事!”

    这第一关算是熬过去了。

    姑娘,您可千万要走的快些,不要被抓回来。

    小文想到这里,默默的流泪。

    点书伸手把小文抱在怀里,“小文,等事情了了,如果我们还活着,便一起离开侯府,去过我们的生活可好?”

    “好!”

    小文握住点书的手。

    若到时候还活着,便去外面,做点小本买卖,不求大富大贵,但求能够温饱心安。

    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点书抱紧小文,“小文,幸亏姑娘跑了,那个黑衣人是来杀姑娘的!”

    “……”

    小文瞪大了眼睛。

    再不敢言语。

    她怕,怕点书是在套她的话。

    有些事情,她只能烂在心里,对说都不能说,哪怕是点书。

    侯府的人,速度确实快,在天还未亮之前,把人都带到了。

    “少了一个!”

    大家都说少了一个,这些人都能对的起来,彼此间也认识。

    管事的忙说道,“那个说他是京城,说的一口京话,平日里有活就干,还会给我一小半,所以有活我都找他!”

    “他住在什么地方?”谢卿涵问。

    管事摇摇头,一问三不知。

    “叫什么名字?”

    “大木头,就跟个木头一样,喊他做事从来不推辞,力气又大的很!”

    有人又说道,“那日来府中送东西,他盯着那个姑娘看了好久,离开的时候便有些不对劲!”

    “对对对,再后来,我们干活,他就没影了!”

    一时间,大木头成了嫌疑人。

    就是那日,他在侯府出现后,欢喜开始有了动作,给小文几个要卖身契,去上香,然后逃走。

    “他可有什么东西?长什么样子?”

    这厢一说,

    七嘴八舌的说着大木头的样子。

    “都闭嘴,一个一个说!”谢卿涵怒喝一声,让人去准备笔墨,一个一个的说着大木头的样子。

    只是划出来大家都不知道是不是,只能说是。

    因为大木头平时都低垂着头,压根没几个人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子。

    “对对对,就是这样子!”

    谢卿涵立即又画了好几张,让人传出去,“看见画中的男子,若不能活捉,格杀勿论!”

    他恨。

    恨这个男人,也恨欢喜。

    为什么要跟一个陌生男子走?她不是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又不免暗自庆幸。

    这个时候的谢卿涵十分的纠结,一边恨,一边痛。

    希望抓住欢喜,又希望她逃的远远的,永远都不要被找回来。

    黑暗之中,欢喜趴在田园背上,闭着眼睛睡得安心又舒适。

    她抱着田园的脖子,睡得安安稳稳。

    还发出细小的呼噜声。

    田园背着她,慢慢的走着,大白跟在后面。

    在这般寂静的山林中。

    田园背着欢喜,一点都不觉得吃力,反而觉得一点重量都没有一般。

    没有人知道,他奢求这般独自相处的日子,奢求了十七年,十七年里,他无数次在想,如果给他一个机会,他一定会抓住,不计一切代价的抓住。

    但是,顾家所有人都没看出他的心思,顾城看出来了,也不允许。

    顾城说,他的妹妹,值得更好。

    他那个时候才明白,他算的了什么呢?

    什么都不是!

    又有什么资格来奢求这一切。

    想到这里,田园更走的小心翼翼。

    生怕颠簸了欢喜。

    只要翻过了这个山头,到了山那边,再乔装打扮一番,和附近山民一起,就能带着欢喜去客栈拿了马车,只要路上还算安稳,就可以离开京城,往别的地方去。

    但田园知道,并没有这么容易。

    夜色中,传来了各种叫声,凶猛、羸弱、清脆。

    田园毫无惧色。

    “嗷呜……”

    田园背着欢喜,脚步一顿。

    轻轻唤道,“欢喜,醒醒!”

    “嗯?”欢喜揉了揉眼睛,“田大哥?”

    “嗷呜……”

    欢喜一惊,“田大哥,我们不会遇到狼了吧!”

    “我们遇上狼了!”田园说着,放下欢喜,“你坐在马背上,一会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下来!”

    “那你呢?”欢喜问。

    “我自有办法!”

    田园把欢喜扶到马背上,从一边抽出一把刀,那刀亮晃晃的,在黑夜中格外的明显,一看就锋利的很。

    欢喜愣住。

    走了这么久,她还真没发现田园带着这么一把大刀。

    “别怕!”

    田园说着,牵了大白往前走。

    “嗷呜……”

    狼离他们越来越近。

    大白呼哧呼哧了两下,有些焦躁不安。

    田园轻轻拍了拍大白的头,选了位置,等着那狼靠近。

    狼是群居动物,一出现都是一群,田园并不惧怕,他只是担心会吓到欢喜。

    “田大哥,你要小心!”欢喜低声道。

    她其实很害怕,不过一直坚持着。

    那头狼来的快,田园出手更快。

    一刀就把那狼的头给砍了下来,利索的很,一点都没拖泥带水。

    欢喜觉得有温热溅到自己脸上,抬手去擦了一下。

    湿漉漉的感觉。

    是狼的血。

    她知道!

    当第二头狼扑过来又被砍杀的时候,别说欢喜吓的不敢喘息,就是那些狼,也站在远处不敢上前。

    田园拿着大刀,牵了马儿超前走。

    有狼又扑了过来。

    田园扬刀,很快,又是两条狼倒在地上,连叫一声都没有,便已命丧黄泉。

    “……”

    欢喜紧紧的捂住唇,一点声音都不敢出。

    “嗷呜……”

    那零头狼叫了一声,然后领着一群狼快速跑走。

    田园才牵着马儿走的更快一些。

    “田大哥……”欢喜轻唤。

    “嗯,狼已经走了,别怕!”田园安抚道。

    “呼呼!”

    欢喜松了口气。

    这边是上坡,等到天亮时分,还没有翻过山顶。

    两人在溪水边休息。

    田园让欢喜在溪水边洗脸,他在一边搭台子,又把锅拿出来在小溪里清洗。

    “田大哥,你不是把锅、木都藏起来了?”欢喜疑惑问。

    就像她身上厚厚的棉袄一样,田园给了她太多惊奇。

    “我想着丢了怪可惜的,这一路上我们也可以烧点热水喝,就把它带上了!”

    田园说着,开始烧火煮粥。

    欢喜起身去一边方便,等回来在小溪洗手时,发现小溪里有鱼,“田大哥,小溪里有鱼!”

    田园上前,小溪里果然有一指那么长的鱼。

    “我来抓!”

    田园去一边,弄了小树枝,把它削尖,然后对着游来游去的鱼刺下去。

    一下子刺中。

    “哇……”欢喜觉得好厉害。

    自己也试了几下,就是不成功,也就放弃了。

    去一边煮粥,田园在一边刺鱼,

    然后把鱼收拾干净,在穿起来,抹点盐巴,然后放在火上烤。

    鱼儿小,很快就烤出了香味。

    欢喜饿的吞了吞口水,田园瞧着一笑,把烤的焦黄的小鱼扯了一条给欢喜,“慢慢吃,烫!”

    “嗯!”

    欢喜接了鱼儿便咬了一口,轻轻的抿着。

    又香又脆,也没什么腥味,味道好极了。

    “好吃,田大哥你也吃!”

    “我不爱吃鱼!”田园笑着。

    把烤好的鱼儿放在一边,拿了树枝搅拌着锅里的粥。

    煮粥多搅拌,粥煮出来粘稠,还好吃。

    欢喜挑眉。

    这么好吃的鱼,居然不爱吃。

    还有他总是傻笑什么呢,瞧着憨的很。

    “田大哥,你真不喜欢吃吗?”

    “不喜欢吃,你快趁热吃了吧,一会咱们赶路的时候,我打一只野鸡,到时候炖鸡汤给你喝!”

    “好啊,好啊!”

    欢喜连忙应声。

    小鱼儿其实没什么肉,就是吃着香,等粥煮好,还是欢喜先吃,田园去方便。

    回来欢喜已经吃好,他在小溪边洗了手,才接了碗去洗,舀了粥吸吸呼呼响,把剩下的粥都给吃光。

    这或许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田大哥,你吃饱了吗?”

    “吃饱了,本来吃不了这么多的,只是这粥不好带,倒了又可惜,所以都吃了!”田园说着,拿了锅碗就要去洗碗。

    欢喜忙道,“田大哥,我来洗吧!”

    “不用,溪水凉,我来就好!”

    欢喜站在一边,看着忙碌的田园,抿嘴笑了起来。

    这个憨兮兮的田大哥,其实蛮不错的呢。

    等田园收拾好,大白也吃好了草,田园还是背着欢喜往前走。

    欢喜话多,一会跟他说这个,说哪个,偶尔也下来自己走走。

    不过都是路好的时候,路不好走的时候,都是田园背着。

    只是看天色似乎不太好。

    “田大哥,会下雨吗?”

    田园看了看天色,乌蒙蒙的,“咱们得找个山洞才行!”

    田园说着,背着欢喜走的飞快,大白也连忙跟上。

    只是到底还是慢了一步,天空开始下雨,田园脱了衣裳让欢喜顶住。

    欢喜回头去看大白,见它走一路,身上的墨汁便被冲刷了一路,抿嘴笑了起来。

    大白似乎也感觉到欢喜笑它,呲牙咧嘴,露出白白的牙槽。

    如今都算得上十月了,落下来的雨有些凉,好在衣裳厚,湿的不那么快,但是却重。

    两个人都被淋成了落汤鸡的时候,才找到一个山崖。

    “呼呼呼!”欢喜站在一边跺脚。

    冷的脸都白了。

    田园紧紧的抿着唇,把一边收拾出来,又开始生火。

    好在山崖下有点干草,这火生起来不难。

    等火生好,田园便拿了刀去砍树枝,搭架子,欢喜靠在火堆边,身上衣裳湿漉漉的,黏在身上难受的很。

    “欢喜,你脱了衣裳烤,我不会偷看,我去弄点野味来,你放心我不会走远,大白留在这里陪你,我很快回来!”田园说着,便冒着雨进了林中。

    欢喜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衣裳脱了放在架子上,见躲在角落里,把身上衣裳脱了只剩一个肚兜、亵裤,其它的都放在架子上烤着。

    把头发也松开来,缩在火堆边抱紧自己,见大白在一边,身上又黑又白的,滑稽的很,欢喜噗嗤笑了出声。

    如果,如果不是田园找到她,这样子的事情,她怕是一辈子都不会经历。

    大白也冲欢喜呲牙。,

    “大白,你要不要过来烤火?”

    大白呼哧两下,却是离火堆远了些。

    欢喜往火堆里添了点柴火,起身去拿了铁锅放在雨中,往里面接雨水。

    田园倒是很快回来,浑身湿透,手里拎着两只收拾干净的野鸡。

    “田大哥!”欢喜喊了一声。

    “嗯,你坐着烤火,我先弄个架子,一只煮鸡汤,一只我切成小块,抹点盐烤给你吃!”田园说着,目不斜视。

    就是不往欢喜这里看。

    欢喜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胸口,还算有点料的嘛。

    又去看田园。

    田园先炖了一只鸡,又在一边把鸡皮去掉,取鸡胸肉切成小块,放在碗里,往里面撒了点盐巴拌匀。

    在去弄签子。

    等弄好回来,便坐在一边准备串鸡肉。

    “田大哥,你也把衣服脱下来烤烤吧,这天气也冷,湿漉漉的衣裳穿在身上容易得病,再说了,这深山老林里,也不会有人来,田大哥快脱了烤烤火吧!”

    田园抿着唇。

    好一会才应了一声,把衣裳脱下来,拧干水放在树枝上烤着。

    不过到底还是留了里衣。

    欢喜看着田园身上的里衣还有两个口子,有的地方倒是缝补过,不过针脚歪歪扭扭,难看的很。

    “田大哥的衣裳是自己缝补的吗?”

    田园错愕了一下,看了看自己衣裳上歪歪扭扭的针脚,“有时候破了就自己补一下!”

    欢喜想问点什么,到底不太好问。

    田园专心烤着鸡肉串,等烤熟了才递给欢喜。

    “小心烫,慢慢吃!”

    欢喜微微点头,咬了一口,味道还不错,有嚼劲。

    田园一开始不吃的,等到欢喜吃了一些,才一口一串开始吃起来,欢喜帮他烤。

    烤熟了便递给他。

    田园伸手接,由始至终都没看欢喜一眼。

    君子的很。

    “田大哥!”

    “嗯?”

    “你成亲了吗?”欢喜问完,脸就红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