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牛鬼蛇神出没(2更
    田园一出客栈,就引来了人,“快追,别让他跑了!”

    欢喜站在街道上,看着好些人去追田园。

    只觉得喉咙干干的难受。

    想到田园说的话,叫她无论如何要保护好自己,

    也想着他这般拼了命让她活。

    “解州阜城!”

    她想跟上去,又不敢。

    她知道,她去了,一点都帮不上田园,还会拖后腿。

    如今能做的,就是去解州阜城。

    “田大哥,我会兑现承诺,在解州等你,你也一定要来!”田园说完,便去找了一辆牛车,往别的地方去了。

    她也不知道她要去哪里,只是想着,要去解州,去解州,在阜城等田园。

    或许,田园是懂欢喜的。

    但他记得了一点,去解州,活着去解州。

    他所有的爱都会去解州,而这个时候,他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人引着去别的地方。

    给欢喜逃跑的机会。

    她那么聪明,一定有办法离开的。

    一定!

    想到这里,田园让马儿跑的更快一些,他把这些人带的越远,欢喜的机会就越大。

    后面追了不少人前来,田园却是不怕的。

    带着这些人直奔京城,而竟也没人发现,他前面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套了衣裳的板凳罢了。

    这条路,田园来过,所以大白熟悉极了,它和田园在一起这么多年,早已经心灵相同。

    知道田园很多想法。

    朝山间的路跑去,要把这些人引到山中,到时候是杀是留,田园可不会手下留情。

    到了山间小路,田园拿下了大刀,拍拍大白的屁股,“去客栈等我!”

    大白叫了一声,撒丫子就跑。

    田园等后面的人追上来,能看见他进了山中。

    才抱着板凳进了山林中,把衣裳一扯,板凳往树上一丢,快速的朝林中跑去。

    “追!”

    一行人追一个人,但是都只能看见人就在前方,就是追不上,可越是这样子,越不能放弃,万一追上了呢。

    田园就是这样子缠着这些人在山林里串了一个上午。

    才快速的消失不见。

    “人呢?”

    “不见了!”

    “……”

    如今去哪里追?

    那厢,欢喜已经换了牛车,又换了马车,再换了牛车,到了一个小镇,连气都不敢喘,找人问了去解州的路,往解州方向去。

    欢喜知道,想去解州,她一个人还是比较难的,便去找了一个赶马车的大叔。

    “小兄弟要去解州?”

    “嗯,现在就走!”

    “去解州可不便宜,得十两银子呢!”

    欢喜想了想才说道,“现在就走吗?”

    “对,现在就走!”

    “好!”

    十两银子,欢喜倒是有的。

    上了马车,前往解州。

    而远在京城的谢卿涵也得知欢喜有了下落。

    几乎是那么瞬间,官府、黑道的人都朝田园围来。

    而欢喜则成了漏网之鱼。

    谁会想到,田园会让欢喜一个人走,毕竟好不容易才把人带走,定是留在身边的。

    田园打扮了一番,才去客栈把马车给领走。

    成了两匹白马,驾驶着马车。

    他也没往解州,而是去了帝都方向。

    又去牙行买了一个女子,和欢喜身高、体型差不多。

    “公子,您让奴婢穿这么好的衣裳?”

    “嗯,穿着吧!”

    田园让她把衣裳穿好,又拿面纱让她遮住脸。

    慈语不是傻子。

    她曾经也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只是因为父亲被人冤枉,被贬身为奴。

    慈语想了想才说道,“公子,咱们商量个事儿吧!”

    “什么事儿?”田园沉声问。

    “公子想让我扮人,我可以答应,但公子能不能在危难的时候,别把我丢下,就算把我丢下,能不能给我一次活命的机会!”

    不是奴婢,是我。

    她是大家小姐,父亲是被冤枉的,她必须活着。

    对田园把她从牙行买出来,她是感激的。

    因为她这样子的人,除非被别人买走,是不能出牙行的。

    田园看着慈语,“好,等过两个小镇,我就让你走!”

    “……”

    慈语想了想便明白过来。

    这是利用她呢。

    “公子,你可还有银子?”

    “有,不多!”

    慈语笑,倒是个实诚人,“那公子带我去医馆,我们买点药材,我做些药粉,说不定到时候用得上!”

    “你会医术?”

    “会一些!”

    机缘巧合,她得了大师指点,本来一般的医术,倒是精进不少。

    田园看向慈语。

    “田园!”

    “龚慈语!”

    “幸会!”

    “幸会!”

    两人一起前往了药铺,龚慈语立即点了好几样药材,让伙计磨成粉。

    最后上了马车,龚慈语快速的混合在一起,自己留了一些,一些给田园,“你这些拿着用,如果后面有追兵,刚好风是迎面吹来,往空中撒一点!”

    “还有,以后你喊我小初,我喊你张阿达,你想救别的人,而我想逃走活着,咱们相互利用,相互配合吧!”龚慈语说道。

    “好!”

    龚慈语微微抿唇。

    “我信你是条汉子,想来不会出卖我!”

    “亦然!”田园回答。

    龚慈语笑。

    钻进马车,马车快速跑了起来。

    如龚慈语所言,后面有追兵的时候,又迎风的时候撒一点粉,倒是有用极了。

    田园不免担心起欢喜来。

    不知道她怎么样了?田园不敢去深想,也不敢去多想。

    却在路上,把龚慈语放下。

    “你去帝都找顾驸马,告诉他,他所寻找的人,被我带走了,我会照顾好她,并找机会送他回去,让他不要来找我们,因为很多人不希望她活着回去!”

    “她、他?”

    “顾驸马的妹妹!”

    田园说完,把大白交给了龚慈语。

    摸摸大白的头,“姑娘,以后好好帮我照顾大白!”

    又摸了身上所有的钱。

    其实也没多少。

    也才四五两罢了,都给了龚慈语。

    龚慈语伸手接过,心中不免感慨,多少人都只知道锦上添花,却不知道雪中送炭,这点钱,却是真的买下她的心了。

    当然,不是爱情。

    是诚挚。

    大仇未报,不谈情爱。

    “多谢你,你放心,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一定把话带到!”

    骑马离去。

    田园在原地,等了一会,见后面的人追上来,才去了一个县城。

    他一进县城,就被人盯住了,这些人没有上前,是想确定欢喜在不在马车上。

    田园到了县城,以十两银子把马车给卖了,然后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了。

    “不见了!”

    这次是真的不见了。

    那些追踪的人上前去,却再也找不到田园了。

    “糟糕!”

    等到谢卿涵带人追来,哪里还有田园的影子。

    “混账!”

    谢卿涵又气又怒。

    他一边暗自庆幸,又一边愤怒。

    欢喜竟然和一个男人这般纠缠在一起,还是孤男寡女的,清白也不要了。

    只是这厢谢卿涵还在纠结,那厢有人在去往帝都的路上发现了田园。

    “他可能将欢喜藏起来了,他这是知道有人要杀欢喜,去帝都搬救兵!”谢卿涵想到这里,连忙吩咐道,“抓住他,要活口!”

    只是想要抓住田园,又谈何容易。

    田园会往帝都方向而去是为了保护龚慈语,希望她能够平安进入帝都。

    但是他先追了一会还能跟上,后来也跟丢了。

    田园站在原地深深吸一口气。

    既然跟丢了,那便不寻找,他得赶紧去解州才是。

    “就是他!”

    田园闻言,看着那些慢慢举着刀剑快速袭来的人,握紧了手中的大刀。

    来的这些人想将他置于死地,田园知道不能久战,找准时机,抢到一匹马,快速的骑马飞奔。

    却不知道后方有人搭弓射箭。

    “嘶!”

    田园疼的一抽气,差点从马背上滚下去,快速一扬刀,砍掉了背后的箭羽,任由箭尖射在身体中,策马狂奔。

    “追!”

    田园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直奔县城。

    到了县城,他先去卖了马,五两银子贱卖。

    又去医馆,用五两银子拔出了箭尖,敷上了药,又出了医馆。

    他前脚走,后脚就有人追了上来。

    “全城搜捕,禁止人员出城!”

    这些人自以为守住了城门,这事便罢了,却不想还有一条河从城中流向外面。

    此刻,田园正从河中游了出去。

    任你在城中挨家挨户搜,也休想抓住他。

    田园冒出头,脸色发白,吃力的爬上岸,坐在一边瑟瑟发抖。

    强撑着想要起身,浑身上下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但是他知道,必须快速离开这里,一旦城里搜查后找不到他,那些人就会追上来。

    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嘿,你没事吧!”一道男声传来。

    吓了田园一跳。

    却什么都来不及做,便晕了过去。

    城里全部搜查过了,却依旧没搜查到人,才想起有一条河同往城外,这厢的人沿着河往外追,一辆马车朝城里驶去。

    男子掀开马车帘子,看着那些人跑去,又看了看身边昏迷不醒的田园,抿了抿唇。

    “郡王……”

    “郡什么郡王,喊我公子!”

    “是,公子!”

    龙跃泽看着田园,伸手去捏了几下田园的脸。

    也没什么好看的嘛,为什么他妹妹念念不忘这么久。

    莫非越是得不到,越想要得到?

    龙跃泽想着,觉得十分有道理,又伸手捏了捏田园的脸,才收回手。

    进了县城,让人给田园看病,去书房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儿。

    这么个人,莫非是杀人越货,无恶不作的大坏蛋?

    只不过,龙跃泽很快便惊了一下,“你是说,如今官道、黑道都要捉他?”

    “回郡王爷,是!”

    “啧啧啧……”龙跃泽眸子一闪一闪的,摸着自己的下巴,顿时觉得有意思极了。

    “那我一定不让他被抓走!”

    “……”

    龙跃泽在随从耳边吩咐了几句,“一定要查清楚了!”

    救人是没问题,但若真是江洋大盗,他也不会放过。

    如果是那种背有巨大秘密的人,他倒是想掺合掺合。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父王、母妃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妹妹整日只能住在山中,他又不想去找堂兄们玩,皇祖母、皇祖父恩爱,他也插不上话。

    龙跃泽完全没想过,因为他笨,跟不上那些人的脚步,他觉得丢脸,不愿意去。

    在田园面前,他觉得就有成就感。

    因为他救了田园啊。

    等到田园醒来,已经是五天后,龙跃泽也什么都知道了。

    能让恭谢侯府和许家追杀的人,居然被他藏起来了,还让他们找不到人,真真有面子。

    不但如此,他还决定,带着田园从他们眼皮子底下去帝都,把人交给他皇伯伯,他要到看看,这些人到底打什么主意。

    龙跃泽想的十分美好。

    看着田园醒来,笑的也十分温和,“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龙跃泽,是我救了你哦!”

    “……”

    田园看着面前锦衣华服的公子,又看了看自己深处的地方,“方木!”

    “正方形的正,木头的木吗?”

    “嗯!”

    “我叫龙跃泽,你可以叫我越越,也可以叫我泽泽,我父……,父亲都喜欢喊我泽泽,你也喊我泽泽啊!”

    “……”

    田园微微颔首,“泽泽!”

    “嗯,我们算是朋友了吗?是我救了你呢!”

    “多谢救命之恩!”

    龙跃泽连忙笑着摆手,“没关系没关系的了,我只是顺手而已,你跟我说说,那些人,为什么要追缉你啊!”

    田园抿了抿唇才说道,“他们想抓住我妹妹,逼迫我妹妹嫁给侯府五公子,我妹妹不答应,便想办法逃了出来,他们便要杀了我和我妹妹!”

    “……”

    龙跃泽沉思。

    他得到是消息是黑道的人确实要杀一个女子,只要确认了,便杀无赦。

    “那你妹妹呢?”

    “被我藏起来了!”

    龙跃泽认真想了想,“那我们去找你妹妹如何?你放心,有我在,没人敢杀你妹妹,也没人敢抓她!”

    “好!”

    田园应了一声。

    天下八大洲,分别是解州、梁州、云州、雍州、徐州、燕州、汶州、代州。

    既然要走,田园是不可能把龙跃泽带去解州的,必须把人带去别的地方,那就雍州。

    雍州和解州相连,却离梁州比较远,到时候他从雍州去解州,带着欢喜回梁州。

    希望龚慈语能够顺利进入帝都,把消息带回去,也希望顾城能够明白,他一个人别说带欢喜回去,就是送个口信回去都难。

    这一次,他也是没有办法,只能让欢喜一个人走,把所有敌人都引到他这边。

    但愿她能够平安到达解州阜城。

    一时间,田园、欢喜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一点线索都没有。

    谢卿涵急的口腔中都是血泡,饭也吃不下去。

    但是京城这边这般大的动静,总会露出一些口风去。

    顾城因为龙星宸手中的人,不说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却也是得到了消息。

    “欢喜……”

    第一个,顾城就想到了欢喜一定在京城,而且跑出来了。

    龙星宸紧紧抿唇,“可是消息说,还有一个男人!”

    “男人……”

    顾城在原地走来走去,好一会后才说道,“我知道是谁!”

    “谁?”

    顾城不言语。

    如果是田园找到了欢喜,并把人带了出来,他倒是放心了。

    “咱们要不要去找?”龙星宸忙道。

    “要去,只是我如今不能离开!”

    龙星宸想了想,“让二弟先行一步,我随后跟上!”

    就算顾俊是顾家人,但二皇子、许家不会忌惮,但若是她亲自去,她倒是要看看,许家、二皇子有没有这个够胆对她动手。

    “星宸……”顾城轻轻唤了一声。

    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这个女子,初见时是多么的骄傲不讲理,让他恨的牙痒痒。

    不喜多年。

    一年一年的时光过去,她改变了很多很多,依旧还是骄傲霸道的,却再也不是那个不讲理的小女孩儿。

    伸手把人拥在怀中,“谢谢你!”

    “傻瓜,说什么谢谢,我们是夫妻,那是你的妹妹,也是我的妹妹,我都知道了,她很聪明很能干,也是懂事,是一个最最最好的姑娘,我一定会帮你找到她,把她带回家的!”

    虽未见其人,却也明白,那是这个家的宝。

    上上下下无不放在心口上疼着。

    如今下落不明,好不容易有点消息,她自然要过去找。

    “去找,但是不必用心去找,也别去找那男子是谁,我怕被人顺藤摸瓜,咱们只要确定她安全就好!”顾城嘱咐道。

    龙星宸不解,却点了点头。

    这事自然是要听顾城的。

    这厢欢喜出了恭谢侯府的消息传到许家,许家几个当家的神色便变了变。

    这事情怕是要闹腾起来了。

    “……”

    一片的沉默之中,一个年轻的声音淡淡说道,“当初就应该直接杀掉,何须弄这么多事儿,也就没有如今的麻烦了!”

    沉默。

    显然是赞同他的话。

    当初为什么就没有直接杀掉,若是直接杀了,还真没这么许多事情。

    如今这消息若是顾城得知……

    那是一把利箭,一把出手就要人命的利箭。

    “父亲……”许远洋轻唤。

    “不许轻举妄动,那不单单是顾城,还是驸马爷,如今皇上的左膀右臂,皇上很多诏书都是他在起草,你真以为他还是多年前,来咱们家那个无名小卒!”

    许远洋抿唇不语。

    ……

    田园坐在马车上,他的大刀正被龙跃泽拿在手里,啧啧称奇,“这刀可真锋利,你买来多少钱?”

    “三百两!”

    “三百两啊……”

    真便宜。

    龙跃泽说着,犹豫要咱们开口,问田园买下来。

    “这刀不卖!”

    “……”

    龙跃泽蹙眉,不悦的说了声,“小气!”

    田园摇摇头,“不是我小气,这是护我性命的东西,自然不能卖!”

    话音刚落,前面就传来了声音,“把马车停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