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捡了个孩子(2更
    田园闻言,眸子微微眯了眯,又想了想,“不如我去卖艺!”

    “……”欢喜挑眉,“就是那种舞刀弄枪的?”

    “嗯!”

    “不好!”

    欢喜立即反驳,“首先咱们要做那种来钱快,又危险性小的,舞刀弄枪卖艺要是遇上找茬的,容易出事,你让我想想啊,咱们做点什么?”

    欢喜认真想着,还不忘把钱手起来放好。

    银子她还给田园过,田园不要,她就自己保管了,钱在手里,有安全感。

    田园驾驶着马车慢慢走。

    让欢喜慢慢想。

    反正他已经想好了,欢喜说做什么,他都支持。

    欢喜在马车里,忽然想起马上就要过年了,这年头或许读书人多了,但是那些村子里,没有读书的人也不少。或者读书之后,字写的不好看。

    这春联可是贴在大门上的,字好看有面子,若是字不好看,别人问起来,也丢人。

    “田大哥,不如我们卖春联吧!”

    “好!”

    既然要卖春联,就得先摸清市场,两人在一个县城停下,一起去街上看看。

    这边不识字的其实还很多,尤其是妇人,让欢喜和田园惊奇的是,有人在写春联,二十文一副,有人觉得贵,也有人在那边排队等。

    这样子速度就慢了很多。

    欢喜看着田园一笑,两人立即拿了五两银子去买笔墨、剪刀、红纸,回到客栈就开始裁纸。

    “这春联,咱们要写寓意好的,写上几十种,到时候一种放一个位置,我算了一下,一副春联成本大概在三文钱左右,咱们也卖二十文,不过买两幅咱们便宜五文,卖十五文!”

    一副能赚十文钱呢。

    欢喜想到这里,心里乐滋滋的。

    田园听了也跟着笑起来。

    反正不管怎么说,能赚钱,欢喜开心就好。

    先把红纸都裁剪好,厚厚的一大叠,欢喜也没数这里有多少,开始在一边写了十几个都是吉庆的对联出来。

    田园拿了毛笔开始写。

    他的字粗狂但是很好看,也很有风骨,一张一张写下来,一点错误都没有,也不会晕墨。

    “田大哥的字真好看,当初为什么没去考功名啊?”

    “我那个时候在镖局呢!”

    “……”

    田园说着,心态平和。

    和欢喜在一起后,他发现那些所有不好的情绪都渐渐的消散,心态也逐渐平和起来。

    回眸看了欢喜一眼,见她正在认真书写,也忙笑着忙活起来。

    写了放在一边晾着,都是晾在准备好的竹竿上,屋子里又有地龙,暖烘烘的,干的也快。

    两个人忙活到晚上,饿的不行,欢喜去点了几个饭菜进来,想着今日这么辛苦,又点了半只鸡,让伙计送过来。

    回屋子坐在一边休息喝茶。

    “田大哥,你不休息一下吗?”

    “我不累,再写几张,晚上吃什么?”

    “有肉有鱼还有鸡肉呢,田大哥想吃什么呢?我再去点!”欢喜笑着,捏了一块糕点放在口中。

    幸福的眯上了眼睛。

    “我都没事,你点你喜欢的就好!”田园说着,看了欢喜一眼,眸子里溢满了笑意。

    欢喜也笑,捏了糕点上前喂给田园吃。

    她喜欢吃,还喜欢吃好东西,这糕点十文钱一块,那天买了十块,也不敢用力吃,怕把田园吃心疼了,毕竟她现在用着他的银子呢。

    田园犹豫了一会,张嘴接了,笑着抿唇继续写春联。

    吃了糕点,欢喜便去收拾对联,基本都是上联、下联、横批一起叠好,放在一边的竹篓子里。

    “田大哥,不如一会我问问伙计,客栈里有没有愿意来帮忙叠对联的,识的字的就好,咱们今天写一天,晚上再写一点,等把这些写好,卖掉之后,我们就去下一个地方可好?”欢喜问。

    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田园。

    “好!”

    田园点头答应。

    欢喜想着这一路走来,这个男人就没有拒绝过她一个要求。

    不管她说什么,他都心情极好的应了一声好。

    真心假意她自然分别的出来。

    少女怀春,她觉得她可能动心了。

    这个男人身世坎坷,有些自卑,还有些阴翳,但是他从未对她说过一句重话。

    但是他也有些糊涂,至少在对田不不上,就很糊涂。

    想到那个可怜的小孩,欢喜顿时有些不想赚钱了。

    想去田家村看看那个孩子,真是可怜见的。

    伙计送饭菜过来的时候,欢喜说了她的想法,伙计顿时开心不已,“客官,您看我怎么样?我认得字的,我妹子也认得字!”

    “好,那你们晚上来帮忙,一人一百文如何?”

    “好!”

    伙计叫东来,他妹妹叫东珠,东来十九,东珠十六,两个人都手脚利索勤快。

    欢喜、田园吃好晚饭,东珠便过来了,东珠虽然不识字,但是记性好,加上欢喜写的春联都是一批一批的写,她整理起来是一点没弄错。

    有两个人帮忙,欢喜、田园写起来也快的。

    等到前半夜,便都写好。

    欢喜把钱给了东来、东珠,兄妹两能赚点额外的钱,都高兴极了。

    “客官,明夜还有吗?”

    欢喜摇摇头。

    明天这春联要是都卖掉,他们就要走了。

    连夜赶路回梁州去。

    因为还有十来天就要过年了,还要绕一圈才能回去。

    她想去看看那个叫田不不的小女孩。

    东来、东珠有些失望,但能赚二百文也不错了,毕竟可以买几十斤大米。

    欢喜、田园洗洗便去睡了。

    等着天亮去卖掉这些春联。

    夜里,欢喜做梦,自己赚了好多好多钱,天天吃香喝辣,本来还很开心的,结果发现自己胖的走不动路,有人拉着她要去杀掉。

    吓得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天已经亮了。

    而睡在地上的田园正好梦正酣。

    梦中,他梦到自己和欢喜成亲了,欢喜一身大红衣裳,娇俏妩媚,看着他笑。

    他心里高兴,笑了出声。

    “……”

    欢喜看着田园笑,眸子一瞪。

    为什么这个家伙做美梦,而她则做噩梦?

    简直不公平。

    欢喜轻手轻脚的走过去,蹲下身,伸手去捏田园的鼻子。

    田园从欢喜走过来就醒了,心中何尝没有希冀、期盼。

    这是他想了十几年的姑娘,从她还是个奶娃子的时候,就喜欢的不得了。

    小时候牵一下她软乎乎的小手,他都要高兴很久。

    想摸摸她的头,也想了很多年,但是早些年不敢,她那几个哥哥不允许。

    “呵呵!”欢喜发现田园眼睛在跳动,笑了出声。

    “田大哥,你装睡!”

    少女的馨香就在身边,他伸手就能将人拥入怀中,但是他不敢,也不能。

    她是他心口的朱砂痣,哪里舍得惊吓了她。

    那怕被中某个地方涨疼的厉害。

    “好玩吗?”

    “不好玩,田大哥快起来了,咱们吃了早饭就去卖春联,然后快速赶路回去好吗?”欢喜认真问。

    “好!”

    田园认真点头。

    进内室去梳洗,穿了厚厚的袄子。

    田园才慢慢的坐起身,深吸气,深吸气。

    压下心中的蠢蠢欲动,压下那股子旖旎的心思。

    抬手摸摸自己的鼻子,然后放在鼻下轻轻的嗅了嗅,还有欢喜身上的香气,淡淡的若有若无。

    却像会让人上瘾的药。

    欢喜收拾好出来,粉粉嫩嫩的。

    这些日子脸上已经养了回来,加上心情好、吃得好,又是一个粉嘟嘟讨喜的小娘子。

    田园不敢正视。

    “田大哥,你快去梳洗吧,咱们早上去外面吃,我想吃豆浆,还想吃油条,再来几个包子如何?”

    “嗯,好的!”田园说着,起身去内室,欢喜蹲下收拾床铺。

    田园虽然是个男人,但是蛮爱干净的。

    晚上洗脸、洗脚,隔两日就会洗澡,身上不臭,睡的被窝也不臭。

    反倒有骨子说不出的清冽气息。

    “莫非这就是男人味?”欢喜歪头。

    用力嗅了嗅。

    想到自己在做什么,脸顿时红成一片,见田园没出来,立即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等到收拾好,便出去吃早饭,找位置。

    既然要卖春联,自然要去热闹的地方。

    如今快要过年,人人都要办年货,那这个地方定是最热闹的。

    两个人先去吃了豆浆、油条,欢喜还吃了一个包子,找到了位置,才回客栈搬了春联去集市上卖。

    找到了位置,春联也放好。

    两个人面面相觑。

    “田大哥,你叫卖啊!”欢喜说道。

    “怎么叫?”田园问。

    他没卖过东西。

    欢喜更别说卖东西了,她什么都不记得。

    便扭头去看别人卖东西,都是笑眯眯的,热情的很。

    欢喜眨了眨眼睛,笑眯眯的喊道,“卖春联了,卖春联了,好听又吉利的春联便宜卖,一幅二十文,买两幅三十文,各位叔叔伯伯婶婶大娘,大姑娘、小媳妇都过来看看嘞,二十文买了不吃亏,两幅三十文拿回家,保管您家里人都夸好!”

    欢喜的声音又甜又脆。

    有些话,就像是印在骨子里,脑髓中一样。

    喧闹的集市,也有人听到欢喜的声音。

    春联啊,家家户户都是要贴的,自己写不来,买一幅就是了,二十文也还好,毕竟用一年呢。

    如今两幅三十文,那也便宜了十文呢。

    “真卖春联?”

    “对啊,大娘您看看,这个瑞气盈庭一门兴旺,甘霖沃野五谷丰登就特别好!”

    欢喜说着,拿了给大娘看。

    田园瞧着欢喜买了几幅春联出去,也跟着吆喝起来,“卖春联了,卖春联了,一幅二十文,两幅三十文!”

    “真的两幅三十文?”

    “对!”

    田园颔首。

    “我来两幅!”

    “我也要!”

    欢喜、田园一人收钱,一个人拿春联,一幅一幅的早已经叠好,只要确认了上下联没错就好。

    人都有好奇心,加上吆喝还有围着买的人多,这一波走了,又来了一波。

    一个上午,就卖了个精光。

    欢喜坐在一边,口干舌燥。

    看着几个空的竹篓子,是没想到这春联这么好卖。

    看着一边布袋里的铜板,欢喜笑了起来。

    “田大哥,我渴!”欢喜可怜兮兮说道。

    田园闻言,把竹篓子重合在一起,伸手扶住欢喜,“走,带你喝茶吃点心去!”

    “嗯!”

    两个人慢慢走着。

    “田大哥,咱们吃了午饭,就去客栈结账回去吧,我想早些回到开远县去!”

    “好!”

    欢喜冲田园一笑。

    其实她最想去的孩子广元府,她是从哪里被人抓走的,她娘也是在那里葬身火海,她觉得她哥哥也肯定会去查。

    爹娶继室?

    她不相信那是她爹。

    虽然什么都忘记了,但是她觉得,一个那么疼女儿的人,一定也是爱妻子的。

    尤其是给他生了女儿的妻子。

    而这个妻子还给他生了两个儿子。

    顾康……

    她的弟弟,如今在帝都顾府,她倒是放心的。

    到了茶楼,田园点了茶水、点心过来,让欢喜慢慢吃,又点了几样小菜,一大碗米饭。

    算是午饭。

    田园有个优点,那就是不浪费,只要欢喜放下了筷子,他就开始猛吃,把剩下的都吃光。

    欢喜都怕他撑坏了胃,所以点了点心都不会太多,又不会让他饿着,他也没挑剔过。

    吃了午饭,一起去客栈退房,准备回家去。

    既然要赶路,少不得要买些吃的放在马车上,这才驾驶马车出客栈,就被前方不少人挡住了去路。

    议论纷纷中,还有婴儿的啼哭。

    婴儿的声音很轻很轻。

    看热闹的人很多,但是却没人上前去看看。

    反正也过不去,欢喜便决定下马车去看看。

    田园想阻止已经来不及,欢喜已经朝人群挤去。

    好不容易挤到前面,便看见一个破旧的襁褓被丢弃在角落,襁褓里,一个婴儿被冻的脸通红,明显是要熬不下去那种。

    “可怜见的,这奶娃儿还这么小,就被丢弃了!”

    “你没看见那破旧的襁褓嘛,想来是那种饭都吃不起的人家才会丢弃孩子!”

    “倒也是,我看了,是个女儿!”

    “女儿啊,那可真是,可别落在了勾栏妓馆老鸨娘手里,不然这一辈子可就毁了!”

    欢喜听着这些人的议论纷纷,身子已经蹲下身,去把孩子抱在了怀里,轻声哄着。

    “这孩子是饿了!”

    “……”

    欢喜无言,饿了,她又没奶水。

    看热闹的人见有人抱走了孩子,也就相互散了。

    欢喜抱在孩子哄着,看向不远处的田园,抱着孩子上前,“田大哥,他们怎么走了?”

    “因为你把孩子抱起来了,就说明,你要收留这个孩子!”

    “……”

    欢喜听了田园的解释,错愕的紧。

    她压根不想的啊,就是看这孩子哭的好可怜,动了恻隐之心,哪里有收留的意思。

    田园摸摸欢喜的头,“没关系,我们一起养他!”

    拥着欢喜朝客栈回去,“回去看看是男孩还是女孩,再找个有奶水的妇人先喂一下,总不能活活饿死了这孩子!”

    欢喜点点头。

    既然自己把他抱起来,就是缘分。

    抱着孩子回到客栈,客栈老板倒是挺意外的,也知道这孩子被人丢在客栈外面,让自己儿媳妇过来喂了孩子,又拿了一套自己小孙子的衣裳过来。

    小孩子是饿了,等吃饱后,便不哭了。

    欢喜才轻手轻脚给脱了衣裳,是个女孩儿,一边的有她的生辰八字,是十一月初一生的,如今才一个半月。

    身上的衣裳到是破旧的很,还有疙瘩,欢喜给她换上了掌柜小孙子的衣裳。

    又拿了布料给她做里衣,田园在一边帮忙。

    “得做一个襁褓,好在她还小,做来也快,你快去买点丝绵、棉花回来,还有碎布头,这小孩子得有尿布!”

    田园点头,拿着钱便出去了。

    东珠帮欢喜做过活,便十分好奇,过来看孩子,“姐姐,这孩子很好看的呢!”

    欢喜看了孩子一眼,点了点头,“确实好看的,你看这大眼睛,还是双眼皮,等长大了,定是个大美人!”

    “姐姐,你要收留她吗?”东珠又问。

    欢喜很认真的想了想才说道,“收留她吧,说起来也是缘分,我当时没想收留她的,只是见她哭的好伤心,便去抱了一下,抱在怀里的时候,她就不哭了,是不是很乖!”

    东珠点头。

    她家里穷的很,家里姐妹还多,她在客栈做工,一个月一两银子,管吃管住,给客栈洗被子、收拾屋子,什么活都要做,当然没活的时候,也可以休息的。

    便帮着欢喜给孩子做衣裳。

    “姐姐给小孩子做衣裳都这么好的布料吗?”东珠羡慕问。

    “她如今算我的孩子了呢,自然要给她穿好点!”

    “她要喊姐姐娘亲吗?”

    “娘亲……”

    欢喜很认真的想了想,“嗯,她喊我娘亲,我得给她取一个名字,叫什么好呢?”

    欢喜捏着孩子的手,“我叫欢喜,寓意万事欢喜,人人欢喜,你呢?你是冬天生的,又这般可爱,宛若一块上好的美玉,便叫冬瑜!”

    至于醒,欢喜还没想好是跟着她醒顾呢,还是以后跟着她的夫君姓。

    想到夫君,欢喜自然想到了田园。

    “冬瑜,你有名字了哦,叫冬瑜呢!”

    东珠笑了起来,“姐姐,我叫东珠!”

    “也是极好的名字!”

    一个半月的冬瑜看着欢喜,微微抿了抿嘴。

    她叫冬瑜了吗?

    这个姑娘是她的娘……

    看起来,倒是很温柔,不像那个狠心的女人,居然抛弃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