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田家众人脸(1更
    三月柳絮飘飞,到处都是生机勃勃。

    冬瑜最喜欢看外面的景色,欢喜便抱着她看着。

    冬瑜爱笑,也不哭,看着外面的样子,就会笑一笑。

    欢喜疼她,都由着她。

    也没敢在开远县住,虽然开远县已经没有认识她的人,但是认识田园的人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直接回田家村。

    一路上慢慢悠悠,倒是在一户农家借住了一晚。

    欢喜喂冬瑜吃米粉糊,这孩子从回吃米粉糊后,就不再吃奶水,怎么喂都不吃。

    欢喜见她长得胖胖嘟嘟,便便也正常,倒是随着她。

    “明天什么时候能回到田家?”欢喜问。

    田园站在一边,嘴唇抿了抿,“午饭前后吧!”

    他不太想带欢喜回田家。

    想到田家那一群人,田园心便紧了紧,万一、万一欢喜生气怎么办?

    欢喜把冬瑜哄睡着,才说道,“你也别胡思乱想了,赶紧睡吧,明日还要赶路呢!”

    “好!”

    欢喜、冬瑜睡在炕上,田园在一边打地铺,这一路走来,倒是习惯了如此。

    欢喜抱着冬瑜很快睡去。

    田园却睡不着,看着屋顶,满心苦涩。

    田家那般的不好,欢喜去了,会不会适应不了,会不会嫌弃他?

    早知道,应该给欢喜说说田家的。

    如今可如何是好?

    越是想,田园越是害怕,更睡不着了。

    听着欢喜轻微的呼吸声,田园心口微微的疼着。

    怎么办?

    怎么办?

    不管田园怎么想,欢喜倒是有些激动的。

    早上起来,便给冬瑜穿衣裳。

    小丫头倒是听话,欢喜怎么弄她,她都乖乖的。

    在农家吃了早饭,给了谢礼,才慢慢的往田家村去。

    三月初九

    三月正是农忙时节,有田地的要夏天插秧,种下稻谷,那样子秋天才能有稻谷可以生活。

    出去田中,还有地里,小麦要收,苞谷要种下去,还有番薯苗子要育种。

    事情多的很,村子里留下的都是一些年纪大的老头、老太太们正在村头的大树下说话聊天,小孩子们在一边跑来跑去,追逐嬉闹,笑声不断。

    田园驾驶着马车过来的时候,立即引来村里人好奇。

    两匹马,拉着一辆马车,又是村子里失踪快两年的田园。

    “是田园啊!”

    “田园?”

    顿时老头、老太太们都想了起来。

    田园啊,那不是已经死了吗?

    田家就是这么说的,说田园已经死了。

    也有人说田园还活着,可是一个人活着,竟然两年都不回来。

    “对呀,就是田园!”

    “就是那个捡回来的田园?”

    “对,就是他,他回来了,还驾驶了一辆马车,两匹马呢!”

    “……”

    不管怎么说,田园回来的消息,在不大不小的田家村,顿时传开了。

    “田园回来了!”

    “田园回来了!”

    田园心中忐忑,更心虚的有些发冷。

    欢喜坐在马车里,倒是做好了心里准备。

    田家也没几亩田地,家里人口又多,做活倒是很快的,今日一家子商量着,要去外面做点活赚些银子,不然家里怕是撑不下去。

    田不不正在剁猪草,家里养了五头猪,这猪草还是她去打回来的,家里几个堂姐都在屋子里做荷包、打络子,然后拿去镇上换钱。

    其他人在屋子里商量对策,只有她一个人在这边干着活。

    剁好猪草,她还要去煮猪草喂猪。

    然后开始煮午饭。

    当然不是她一个人做,会有几个伯娘做,她只是打下手。

    最最可悲的是,做了还没得吃。

    院子里,传来侄子、侄女们的笑闹声。

    田不不高高的举起了刀,又落下去,真恨不得……

    笑声嘎然而止。

    世界终于安静了,田不不想。

    马车停在门口。

    田园先跳下马车,“欢喜,咱们到了!”

    “嗯!”

    欢喜抱着冬瑜出了马车。

    她已经把脸洗干净,穿着春衣,梳着妇人头,用银钗固定住头发,耳朵上带着一对珍珠耳环。

    整个人淡然温馨。

    田园把凳子放在马车边,伸手扶着欢喜走下来。

    “小心!”

    “嗯!”

    欢喜点头。

    她虽然已经做好心里准备,知道田家很穷,但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子的穷。

    不单单穷,还脏。

    院子里玩耍的小孩儿顿时都静了下来,错愕又好奇的看着田园、欢喜,还有欢喜手里抱着的冬瑜,

    “啊……”

    “田园回来了!”

    有人立即跑了进去。

    欢喜站在原地,不解的看向田园,眉头微微一蹙。

    这孩子真没礼貌。

    “田园回来了,田园回来了!”

    “……”

    院子里,很快传来了声音。

    紧接着出来了十几个人,一个个神色不一,但都面黄肌瘦,苦哈哈的。

    看着田园都是惊讶,看着抱着冬瑜的欢喜,更是惊讶欢喜怀里的冬瑜。

    田园回来,还带了一个媳妇、孩子回来。

    田家人脸色各种各样,都是震惊还有惊恐。

    一个个脸色各一,但也有欣喜。

    看着田园的穿着,再看着他身后的马车,那可是两匹马啊,瞧着便健康、高大、威猛,可值钱。

    对于田家人来说,田园的回来,一定给他们带了钱财回来。

    “田、田、田园……”田李氏唤了一声。

    “娘!”田园轻轻的喊了一声,又对欢喜说道,“这是我娘!”

    欢喜微微颔首,努力笑了笑,喊了声,“娘!”

    她现在和田园是夫妻,冬瑜是她和田园的女儿。

    田李氏心中五味杂陈。

    这么可人娇美的女子,是田园的媳妇。

    比她所有儿媳妇、孙媳妇都好看。

    应该说比家里所有人都好看。

    “哎,哎!”田李氏应着,一把拉过田老头,“这是你爹!”

    欢喜看着白发苍苍的田老头,喊了一声,“爹!”

    田老头点头。

    心中五味杂陈。

    这是田园的媳妇,还有田园的孩子。

    想说点什么,田李氏已经开口,“先,先进去吧!”

    心虚的不行。

    “嗯!”欢喜抱着孩子。

    田家人立即让开了一条路,欢喜深吸一口气,抱着冬瑜进了田家的门。

    田李氏忙让欢喜去堂屋坐,让大儿媳妇、二儿媳妇去烧水做饭,让三儿媳妇、四儿媳妇带人去收拾屋子。

    欢喜抱着冬瑜慢慢走着,眸子看着这些小孩,在寻找田不不。

    然后她看见了像幽灵一般站在柱子后的田不不。

    一双眼睛里,都是茫然还有恨意。

    瘦弱的只剩下皮包骨,头发乱糟糟像个杂草堆起来的鸡窝,浑身又脏又黑。

    真像一个可怜兮兮的小乞丐。

    欢喜再去看田家其他人,虽然穿的破旧,但好歹洗干净了。

    女孩子编着麻花辫,男孩子梳着包子头。

    田不不也看见了欢喜。

    从欢喜一下马车,她就看见了。

    这是一个穿的很好,长得很好的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孩子。

    她爹小心翼翼的把两人扶下来,温柔、细心,那是她从未见过,也从未感受过的好。

    他们说了什么,她没有听见,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

    原来他不是天生无情,他对于他在乎的人,也是会温柔疼惜的。

    一时间,田不不茫然极了。

    当欢喜看过来的时候,田不不心中所有的恨意都涌了出来。

    手指抠着木头柱子,她的指甲本来就短,又用力,几下就抠出了血。

    “你这孩子,不去剁猪草,在这里做什么!”田李氏呵斥道。

    看见欢喜、田园回来,仿佛看见了希望。

    可不想田不不在这里坏事。

    她都想好,要把田不不送别人家去,不拘送去哪里,只要不在家晃就好。

    田不不手顿时握拳。

    欢喜却抱着冬瑜一步一步走向田不不。

    田李氏一见忙道,“儿媳妇,别理会这小贱蹄子,一点不懂事,咱们堂屋坐,要不让我来抱抱怀中吧!”

    “嗯……”冬瑜可不乐意,紧紧的抱住欢喜的脖子。

    才不要别人抱呢。

    欢喜也不愿意,尤其是田李氏这嘴脸,真真难看的紧。

    “冬瑜有点认人,还是我抱着吧!”欢喜说着,避开田李氏一些,走到了田不不面前,抱着冬瑜蹲下身,“你就是不不?”

    “……”

    田不不惊讶的看着欢喜。

    这女人知道她的名字?

    又看了看欢喜怀里的冬瑜,长得粉雕玉琢,穿的干干净净又好看,带着小小的帽子,是她见过最好看最可爱的小孩。

    比田家的小孩都好看,都可爱。

    田李氏上前推了田不不一眼,推的田不不一个趔趄,“你这孩子,你娘跟你说话呢,怎么不吱声!”

    田不不踉跄了几下才站定身子,顿时红了眼眶。

    却没哭。

    因为她知道,这个家没人会心疼她,更没人会在意她,哭只会招来一顿打罢了。

    欢喜瞧着田不不的样子,便知道她过的十分不好,再看田李氏那冷着的老脸,便说道,“她还是个孩子,不懂事慢慢教就是了,娘你推她做什么?”

    “我……”咒骂就要出口。

    却在看见站在一边沉着脸,像要吃人的田园时,所有的话一句都说不出口。

    欢喜却不管田李氏,抱着冬瑜走到田不不面前,伸手摸了摸田不不的脸,柔声问,“你还好吗?”

    “……”

    这女人的手好软,好暖。

    田不不从来没有感受过这么软的手,更没有感受过这么温柔的声音。

    只觉得,心中有一个角在这瞬间,被她的四个字给击垮了。

    红着眼眶,眼泪在里面打转。

    然后便落了下来。

    这些年,不管被怎么打,怎么骂,就算饿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她都没哭过。

    她知道哭是没有用的,这个世上,压根没有人在意她。

    “怎么哭了呢?”欢喜说着,从怀里拿了手绢,轻轻的给田不不擦拭眼角,“看,都哭成小花猫了!”

    “我,我……”田不不看着欢喜白白的手绢,因为给她擦脸,顿时变成了黑色。

    脸顿时涨的通红。

    “这孩子脏的很,可别弄脏了你的手帕!”田李氏忙道。

    恨不得把田不不丢远些。

    “没关系,脏了洗洗就好!”欢喜说着,把手绢给不不,“自己擦擦吧,对了,你住哪里?带我去看看好吗?”

    “……”

    “……”

    别说田不不惊呆了,就是田李氏也惊的一愣一愣的。

    更别说她那几个孙女,还有那几个小屁孩。

    “她住狗窝,田不不住狗窝,脏的很呢!”

    一个男孩子喊了出声。

    “啪!”一巴掌打在他头上,妇人呵斥,“叫你胡说!”

    “我没有,娘我没有,田不不她真的住在狗窝里,她,唔……”男孩的嘴被捂住,妇人将他拉了下去。

    欢喜看了一眼,心中冷笑。

    又看向脸色十分不好的田不不,“那你爹爹的院子是哪个?你能带我去吗,我坐了许久马车,可累坏了,还有你能帮我抱一下妹妹吗?”

    欢喜用到了帮……

    不是命令。

    田不不抿抿了唇,“我爹住在那边,我身上脏,会把妹妹的衣服弄脏的!”

    声音好小好小,还干巴巴的,带着嘶哑。

    “那你便先去烧水洗澡,我给你买了衣裳,我已经洗过了,等你洗了澡就可以穿!”

    田不不抬眸,惊讶又撼动的看着欢喜。

    欢喜笑的温柔。

    像一抹阳光,就那么射到她心中最阴暗的地方。

    让她的自卑、怨恨无所遁形。

    田李氏一听,整个人顿时来了精神,更怨毒田不不,“这小孩子家家,穿什么新衣裳,一会让她……”

    欢喜不言语,淡淡的看着田李氏,等着她继续说。

    田李氏干干一笑,想说点什么,田园已经快速走来,脸色十分难看,铁青着看她。

    田李氏心咯噔了一下,“田园啊,我,我……”

    “屋子里的东西呢?”田园问。

    声音沉沉,冷冷像刀子一样。

    田不不吓得一颤,又躲在了柱子后。

    田李氏尴尬的不行,心也噗通直跳,“五叔!”

    田东明喊了一声。

    他是田家长孙,有是秀才,平时说话家里人也会听。

    他一直看不起田园。

    如今虽然田园瞧着发达了,但他还是有些瞧不上。

    “五叔,去年阿爷摔断了腿,家里实在是拿不出银子给阿爷看病,所以才把你屋子里的东西拿去卖了,你作为阿爷的儿子,孝敬阿爷不是应该的吗?”

    “……”

    田园看向田东明。

    两年不见,倒是越发的厚颜无耻了。

    “呵呵!”田园冷笑两声。

    看向欢喜,走到欢喜身边,接过冬瑜,温柔低语,“先去院子看看吧,什么东西都没有,将就一下,我一会就去置办!”

    “不急的!”欢喜低语,揉了揉手臂。

    四个月的冬瑜胖嘟嘟,有些重。

    跟着田园打算去院子里休息一会,看向一边的田不不,“不不,走啊!”

    “……”

    不不犹豫了一会,低垂着头,驼着背走在前面。

    欢喜微微一叹,这孩子,以后有的操心呢。

    进了田园的院子,若是这个院子,欢喜是满意的,院子里种了几颗橘子树,这会子正开花呢,一股子淡淡的香气。

    好闻的很。

    一进屋子,欢喜就愣住。

    这屋子倒是大,就是空空的。

    一进门是一个小厅,左手边还有个屋子,欢喜进去看了看,也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回到右手边,窗户边有个炕,炕对面很深,也有窗户,边角有一个浴房,一扇小门出去,边上还有灶台,里面还有一个房间,窗户打造的很高,想来是放东西的地方。

    这个屋子她是喜欢的。

    只是这屋子都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

    欢喜转了一圈,发现不不没跟进来,不免又叹息。

    这般性子,可要怎么教?

    “不不,咱们坐下来聊聊天吧!”欢喜坐在一边台阶上,招呼着不不。

    田不不犹豫了一下,坐在了欢喜一边,却离欢喜有些远。

    欢喜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沉默……

    院子外也是沉默。

    田园看着田李氏,又看着心虚的田家人,“仅此一次,若有下次,我就一把火烧了田家,大家一起做乞丐去!”

    一手抱着冬瑜,出了院子,牵了马车去后院。

    田李氏顿时觉得心里火烧火烧的,对田园,她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一院子的田家人,都是懵逼的。

    以为死在外面的人,忽然回来了,带了媳妇、孩子回来。

    那俏生生的小媳妇还把田不不给喊走。

    “老头子!”田李氏喊了一声。

    田老头沉默,好一会后才说道,“让我好好想想!”

    要怎么拿捏住田园。

    这个家没有他不行,必须让他为这个家做牛做马才行。

    田园把马车弄到院子里,便关了后面的院门。

    把冬瑜抱到欢喜跟前。

    冬瑜便朝欢喜伸手,大眼睛看着欢喜,笑眯眯的招人喜欢。

    “你先烧水给冬瑜泡米糊,再烧几锅热水给不不洗澡,她这头发……”欢喜说着,看向坐在一边木头桩子一样的田不不,“都剪掉吧!”

    “……”

    “……”

    田园、田不不都看向欢喜。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不,你告诉我,可愿意听我的话?”欢喜认真问。

    田不不没有犹豫,重重点头。

    欢喜笑了笑,抱着冬瑜走到田不不身边,伸手摸摸田不不的头,“不不,你相信我,我会对你好的!”

    可怜的孩子,生下来就命运多棘,吃了这么多苦。

    田不不抬眸看着欢喜,认真又认真,想看看她有没有说谎。

    却看见她眸色温柔,含笑的看着她。

    就连她怀里的冬瑜,也笑着看她。

    田不不抖了抖唇,“我会听话!”

    只要这女人对她好,她会听话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