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她是一个坏孩子吗(1更
    田园一听就笑了起来。

    “我也想着要赚钱,等一会咱们好好说说!”

    “好!”

    到了田师父家,田师父已经等在了门口。

    看似漫不经心的走来走去,实则等候许久。

    见到田园、欢喜他们立即笑着上前,从田园手里接过了冬瑜,“来阿公抱抱!”

    又对欢喜说道,“来了这里,就跟在家里一样,别拘谨!”

    “是,师父!”

    进了田师父家。

    欢喜眸子一扫,看着这院子,宽大干净,让人瞧着很是舒服。

    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慢慢走了出来,手里端着菜肴。

    “来了啊,饭菜都好了!”

    腊肉、豆花、还有两个小菜,味道闻着就特别香。

    “快坐下来,开饭了!”

    田师父抱着冬瑜坐下,招呼着田园、欢喜吃饭,又给不不夹了菜,“你多吃肉,吃肉长得高!”

    “谢谢阿公!”

    “乖了!”

    华婶端着菜肴进来,放在桌子上便又出去了。

    欢喜觉得菜肴味道不错,便吃的多了些,特别是腊肉,不咸,但是香的很。

    欢喜还爱吃香肠,夹了小小口吃着,偶尔给不不夹点。

    不不笑着,也学欢喜小口小口吃着菜肴,吃着饭。

    田师父抱着冬瑜,和田园喝着小酒。

    他爱酒,却不多喝,自控力极好。

    田园更不敢多喝,一会回去还要收拾家,等到家收拾好,他就可以去赚钱。

    屋子里和乐融融,华婶到了厨房,华珍连忙问道,“娘,你都看见了对不对?”

    “看见什么?”华婶问,开始炒青菜。

    她留了点腊肉、香肠,豆花还有很多。

    “那对夫妻啊,我刚刚在窗户偷偷看了一下……”华珍说着,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自己的娘。

    她还是有些怕的。

    所以今天都没敢出去和人打招呼。

    “看到了啊,挺好的!”

    对她也蛮和气,并没有因此看不起她。

    “……”

    华珍想做点什么,却是不敢的。

    至少目前来说,不敢!

    吃好饭,田师父便抱着冬瑜,“我带这孩子出去走走,你们回去收拾吧,我一会送过来!”

    欢喜看着田园,田园微微颔首,欢喜才应声,“好!”

    因为吃的太饱,欢喜、不不走的很慢,田园跟在身后,陪着她们慢慢走。

    田李氏看着那紧锁的房门,咒骂了一句,便回了家,在一边等了半天,才见田园、欢喜、不不慢慢走来,皮笑肉不笑的上前,“你们回来了!”

    “嗯!”

    田园淡淡的应了一声。

    田李氏尴尬的看向欢喜、不不,见两人身上的衣裳不是昨日那身,神色微微变了变,“你们吃饭了吗?家里还有饭,要不要去吃点?还有孩子呢?”

    “我们吃过了,冬瑜我师父抱去走走,一会送过来!”

    “这样子啊……”

    “我们先回去了,家里还要收拾!”田园说着,便走在前面。

    欢喜、不不连忙跟上。

    田李氏站在门口,气的脸都青了,咒骂道,“是瞎了眼吗?见人也不会叫!”

    欢喜、田园、不不回了家中,也没时间功夫去理会田李氏,忙着收拾东西,田园去砍了竹子回来,在院子里支撑了几个晾衣架,又把厨房整理干净,去田师父家拉了一车木柴、一捆干松树枝回来,把小厅的桌子搬去了厨房。

    看着整整齐齐的厨房,欢喜觉得十分不错。

    满意的点点头,“不错!”

    一一检查过去,看看还缺什么,厨房还算大,但这么多东西下来,也有点挤。

    “哪里都好,就是没水井,洗洗刷刷的不太方便!”欢喜略微抱怨道。

    田园笑了起来,“要不,咱们到时候去小溪边修屋子吧,就山脚那边的小溪,位置好,马车也能过去,修一个大大的院子,咱们养两条狗,能看家也能陪着冬瑜玩,说不定师父到时候也要在那边修建屋子,咱们比邻而居,也能照顾一下师父!”

    “……”

    欢喜笑着,很认真的想了想,“那你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看可好?”

    “好,到时候你想怎么修建,咱们就怎么修建!”

    “我要一个大大的院子,里面多种果树,还有花草树木,还得有一个菜园子,鸡圈也要有一个,咱们养几只鸡,有鸡蛋吃,就不用买了,还要挖个池子养鱼,种荷花,秋天可以吃莲藕!”欢喜说着,看向不不,“不不,你呢,你有什么要求?”

    “我……”不不仔细想了想,“我想有个房间!”

    “我的傻不不唉,你的房间肯定有的啊,到时候不止有房间,还有别的呢,这些都不急,一口可吃不成一个大胖子!”

    “嗯嗯!”

    不不用力点头。

    田园瞧着笑,“都可以的,咱们修房子还早,你们可以仔细想想,都需要些什么,记下来到时候买!”

    得了田园的话,欢喜、不不都有劲的很,干活也觉得浑身充满了力气,把厨房收拾好,便去收拾欢喜的小房间,东西都是欢喜爱的,还有香露,不不好奇的往身上喷了一点,只觉得香气扑鼻,好闻的紧,和欢喜身上的味道一样。

    “真香!”

    “你要不要喷一点?”欢喜问。

    “我可以吗?”

    “当然,你用用看,下次我给你买一个适合你的香露!”

    不不笑着点头,往身上喷了一点,就觉得整个人都香的不行。

    厨房收拾好,田师父又让华雄挑了一担子菜过来,自然要在家里煮饭。

    欢喜看着菜,想了想才说道,“咱们晚上吃什么呢?”

    欢喜厨艺好的很,田园是知道的。

    “你做什么我们吃什么,我给你打下手!”欢喜很认真想了想,“不如咱们做粉蒸肉吃吧!”

    “好!”

    做粉蒸肉得鲜猪肉,还有排骨。

    恰好这些都有。

    欢喜又翻出了土豆、白菜。

    让田园去磨了米粉,和不不两个人把土豆去皮,大白菜抓成小块小块,再把猪肉切片,肥瘦相间。

    等到田园把米粉磨好拿来,欢喜才找了香料、酱油把白菜、土豆一一拌上米粉,放在洗干净的蒸笼里,再是排骨,最上面是猪肉,盖上蒸笼盖子,最后放在锅上蒸。

    另外一口锅里慢慢的熬着粥。

    欢喜有做了两个凉拌菜。

    “田大哥……”

    “嗯?”田园连忙应声。

    嘴角挂着一抹惬意的笑。

    “山里现在还有笋吗?”欢喜问。

    “应该还有,改日我去山里看看!”

    “我也想去!”欢喜说道。

    她还没去山里过,想去看看。

    “……”

    田园犹豫。

    “田大哥,你就让我去吧,我保证不给你添麻烦,我们带上不不一起去,把冬瑜放在师父家,早上去,下午就回来!”欢喜拉着田园的衣袖哀求着。

    不不在一边点点头。

    田园想了想,“那行吧,咱们到时候再安排!”

    他没办法拒绝欢喜。

    大不了到时候背着上山,背着下山就好。

    蒸了好一会,香气就冒了出来。

    田园、不不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欢喜也舔了舔唇。

    锅里的粥也渐渐开始浓稠,欢喜让田园去请田师父。

    田园到门口,田师父抱着冬瑜笑着进来,“你们煮了什么?闻着好香!”

    “是欢喜做了粉蒸肉!”田园说着,接过了冬瑜,让欢喜抱去把屎把尿,给她换尿布。

    冬瑜早憋的难受,这会子一到茅房,哼哼唧唧的。

    欢喜乐坏,知道她憋坏了。

    点点她的鼻子,“鬼灵精!”

    小孩子从小就让她知道男女有别,所以在某些事情上,欢喜都是亲力亲为,不让田园插手。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但仿佛已深深刻在了脑海中一样。

    等冬瑜收拾好,田园端了米汤过来,浓浓的米汤适合冬瑜吃,营养又好,这是大铁锅煮出来的,和陶罐煮的又不一样。

    欢喜抱着冬瑜,小口小口的喂她,不不站在一边羡慕的看着冬瑜。

    田园和田师父在说话,田李氏、田老头在门口犹豫了许久,还是敲了门。

    田园一顿,前去开门。

    看着田老头、田李氏,“你们怎么过来了?”

    “我,我过来看看,你这边收拾的如何,有没有需要帮忙的!”田李氏忙道,闻到了厨房传来的香气,吞了吞口水。

    “都收拾好了,不用!”田园声音僵硬,挡在门口不让开身。

    田老头沉着脸。

    田李氏动了动唇,又见一边欢喜喂冬瑜吃东西,不不在一边站在。

    田师父也在,含笑的看过来,田李氏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在田园心里,她们是不如田师父半分的吧。

    “田师父也在啊!”田老头笑问。

    “来了一会,送冬瑜回来!”田师父笑着上前几步。

    田园也不请田老头、田李氏进来,田老头只觉得头一阵眩晕。

    拉了田李氏转身就走。

    田李氏被拉的一个踉跄,连忙跟上,“你慢点,差点摔到我了!”

    “闭嘴!”田老头怒喝一声。

    田园瞧着,把院门关上,上了门阀。

    田师父瞧着,叹息一声。

    这事也不能说田园不厚道,田老头、田李氏实在是让人不齿。

    说过来帮忙,真真假假,都不是傻子,谁又看不出来。

    伸手拍拍田园的肩膀。

    田园笑笑。

    他早就不在意了。

    欢喜更是不在意,不不都恨毒了田家人,如今见田李氏、田老头吃瘪,心中不知道多高兴。

    等到粉蒸肉好,欢喜舀了一些在碗里,“你端一些过去吧,他们可以无情,但你不能无义!”

    田师父颔首。

    不愧是顾家教导出来的女子,便是什么都忘记了,礼义廉耻还印在了脑海中。

    田园犹豫了一下,端了碗去了主屋那边。

    田李氏一个人坐在一边骂骂咧咧,田老头在屋子里抽烟,见到田园过来,都错愕了一下。

    “你,你咋过来了?”

    “做了点吃食,给你们送些过来!”田园说着,便进了厨房。

    找了碗把粉蒸肉倒在里面,便出了厨房。

    田李氏在门口犹豫着要说点什么。

    “我先回去了!”田园说完就走。

    田李氏张张嘴,到底什么都没说,进了厨房,端了碗,拿了筷子去堂屋。

    “老头子,你快尝尝!”

    田老头接了筷子,夹了吃一口,味道真真好极。

    “去给我拿点酒来!”

    “好嘞!”

    田李氏立即去拿了酒过来,两夫妻坐在一起,便这么吃一起来。

    其它屋子里,几个小的馋的口水直流,“娘,我想吃!”

    “被想了,没咱们的份呢!”

    这两个老货,不给大人吃便罢了,孩子也不给吃一口,也不怕噎死。

    各自心思不一,但少不得都是咒骂。

    可咒骂归咒骂,到底还是不希望两个老货死了。

    这死了,一个月十两银子哪里来?

    如今有了银子,自己赚的便自己留着,再不用交到公中。

    嘴里骂着,倒是希望这两个老货多活些年头。

    小厨房里

    田师父、田园碰着杯子,然后快速的吃着蒸笼里的粉蒸肉,肉又嫩又滑,一点不油腻,好吃的很。

    不不夹了肉小口小口吃。

    排骨也好吃的紧,一抿骨肉分离,入口即化,更别说吸收了油的土豆、白菜。

    “好吃!”

    就是冬瑜都馋的直流口水。

    但她如今还小,不能吃这些东西,抿着唇一脸的不高兴。

    欢喜笑着亲了亲她,“等咱们冬瑜大了,就能吃了!”

    欢喜原本以为吃不了这么多,却不想吃了个干净,粥倒是剩下不少。

    田师父靠在椅子上,叹息一声,“吃的可真饱!”

    多少年了,没这般吃撑过。

    欢喜抱着冬瑜坐在一边,不不、田园才厨房收拾。

    “你出去吧,我自己来就好!”不不低低说道。“我帮忙!”

    “不用,这几个碗算的了什么,我早些时候洗那么一大家子的碗,也过来了,你出去吧,你在屋子里,反而碍手碍脚的!”不不说着,沉沉的看着田园。

    田园顿时心虚不已,“不不,对不起,这些年……”

    “没关系,你不对我好是应该的,我也没想着你对我好,我只要她对我好就够了!”

    爹,她从来不期待。

    如今想要的,也只不过是那个娘罢了。

    “我明白了!”田园说着出了屋子。

    欢喜瞧着错愕不已,“你怎么出来了?”

    “不不说她能收拾好!”

    欢喜蹙眉,把冬瑜给了田园,进厨房帮忙。

    不不却不许欢喜插手,“我自己能好,几个碗而已,小意思,我很快就好了!”

    “那我把碗放到碗柜里吧!”

    “好!”

    两个人分工合作,做起事情来倒是极快。

    如此又收拾了两天,整个家才真真正正的被填满,收拾妥当。

    各自有了各自的地盘。

    不不的药也得吃起来,还有泡澡一类。

    如今她身上已经没了虱子,肚子里也把蛔虫驱干净,这泡澡、贴膏药一开始也会疼死人的。

    “我不怕!”

    那么多银子才抓来的药,就是疼死,她也心甘情愿。

    晚上不不泡在桶子里,疼的直抽抽。

    浑身尤其是腿,仿佛有人拿了针在刺她,一下一下不曾停歇。

    “不不!”

    欢喜拿了帕子给不不擦拭汗水。

    “我疼……”

    欢喜轻轻摸摸不不的头,“不不,你一定要坚持住,这般疼上几次就好了,你要想想以后,等你长大了,会嫁人,会有一个爱你的丈夫,难道你不想有一个可爱懂事的孩子吗?为了你的将来,你一定要坚持住!”

    不不把脸贴着欢喜的手,“你,你给我唱个曲子吧,就唱你哄冬瑜睡觉时候那个,我喜欢听那个!”

    “好!”

    欢喜忍不住红了眼眶。

    轻轻的把不不的头抱在怀里,哼着哄冬瑜睡觉的那首曲子。

    不不眼泪落下。

    她也是有娘的孩子了。

    所以这点疼算得了什么呢,她是可以忍住的,只是心中却想得到些怜惜,所以叫了出来。

    她是一个坏孩子吧,一定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