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坚强起来顾欢喜(1更
    “……”

    “……”

    不不看着欢喜,心里疼的很,“娘,那是大黑、小黑,脖子是被嘞的!”

    “哦……”

    欢喜应了一声,对着两只狗喊道,“大黑、小黑!”

    两只狗抬起头,看着欢喜,见欢喜朝它们招手,立即跑了过来。

    欢喜摸摸它们的狗头,“等我好了,给你们煮骨头吃!”

    “呜呜……”

    两只狗叫着。

    有些可怜兮兮,也有点心虚。

    欢喜也不觉得它们凶悍。

    却想起,她似乎养过一只狗,叫大黄。

    是一只大黄狗。

    不不、大妞儿都松了口气,她们知道欢喜摔破了脑袋,怕欢喜摔坏了脑袋。

    好在她记得一些,也模糊了一些。

    慢慢养着,会好起来的。

    欢喜倒是没怎么养,休息了一会,便出了屋子。

    她现在的屋子在山脚下,茅草屋,就独一个,不远处是村子。

    看着那个村子,欢喜眉头微微一蹙。

    神色却极其平静。

    既然很多事情想不起来,想就会头疼,她又认定了自己的身份,那就要好好活着。

    她如今带着两个孩子,去别的地方生活,定还不如留在这个村子里,一点一点的图谋,最最主要是手里得有钱。

    有了钱,带着两个孩子去哪里,她都能生活。

    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只有靠自己的双手,才能为自闯出一片天地。

    “娘!”不不走到欢喜身边。

    欢喜看着她笑,“不不,咱们要努力,赚很多很多钱,等你爹回来,我好像答应过他,会等他回来的!”

    “娘,您放心,不管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欢喜伸手,摸摸不不的头。

    两人相视一笑,紧紧握住了彼此的手。

    “冬瑜呢?”

    “大妞儿陪着她玩!”

    “嗯!”

    欢喜微微点头。

    深吸的吸了口气。

    得努力起来。

    傍晚的时候,大妞儿娘送了晚饭过来。

    两个蔬菜一个肉菜,一大碗米饭,还有粥。

    “你们快吃吧!”

    欢喜看着大妞儿娘,“嫂子……”

    “弟妹有话就说?”

    欢喜想了想才说道,“明儿开始,就不用给我们送饭菜了,若是嫂子真想帮我们,那就送两把镰刀,两个背篼,还有借些米面、油盐给我们,我们必须自己坚强起来,总是靠嫂子和村子里的人帮忙,不是长远之计!”

    大妞儿娘错愕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好,那我一会就给你们送过来,弟妹,这第一次咱们也不说那些见外的话,算嫂子送你们的,也不会多,够你们吃十天,十天后,若是还需要,你便开口,算嫂子借给你们的,这猪肉也是,你大哥整日杀猪,剩下的东西我让大妞儿给你们送过来!”

    欢喜仔细一想,也不拒绝,“谢谢嫂子!”

    十天,足够她把很多东西摸清楚。

    大妞娘点点头,“那你们吃饭吧,这几口碗,也算我送你们的!”

    “多谢嫂子!”

    “唉!”

    千言万语,化作一声叹息。

    大妞娘离开之后,欢喜和不不才开始吃饭,冬瑜是粥,欢喜给了她一点肉汤,可把冬瑜高兴的。

    总算能吃肉了。

    吃了饭,最最麻烦的还是方便,好在屋子后,有个搭起来的草棚子,一个坑。

    欢喜深深的吸了口气。

    “以后你就是顾欢喜了,可别想那什么抽水马桶,淋浴房,你要入乡随俗,要学会适应,这一切,在你没有银子的时候,只能忍!”

    家里真的要什么没什么。

    就是想洗个澡,还得纠结再三,最后只能擦擦身子。

    郑屠夫两夫妻几乎是冒着天黑给送了东西过来,郑屠夫挑着不少东西,大妞娘手里也拎着不少。

    都说锦上添花有,雪中送炭难。

    这对夫妻,她顾欢喜记住他们的好了。

    “多谢大哥、嫂子,请受我一礼!”顾欢喜说着,福了福身子。

    郑屠夫红着脸不说话。

    心里何尝好受。

    田园在的时候,这娘三过的什么日子,如今田家人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药,竟把人给撵了出来,还抢了田园的木材生意。

    按他说,他是不相信田园会写休书,把木材生意给田家打理。

    就算冬瑜真不是田园的孩子,田园也不会这般对自己的媳妇。

    “弟妹,你别这样子!”

    欢喜笑了笑,“大哥、嫂子,其实我有事情想和你们商量!”

    “什么?”大妞娘忙问。

    “我听说大哥家杀猪的,这猪头每天都有,那这猪下水呢?是卖掉,还是自己吃?”顾欢喜问。

    “猪下水啊,少数时候卖出去,多数时候是自己吃的,而且这玩意弄不好味重,不太好卖!”大妞娘认真说着。

    想到顾欢喜厨艺十分了得。“弟妹,莫非你想要这猪下水?”

    “暂时还不一定!”顾欢喜认真说道。

    要是在镇上,就是买下这猪下水,拿来卤煮了卖,也能赚钱,但是这个村子里……

    恐怕是有些难。

    “没事,如果弟妹你要,随时开口,每天都给你留着!”

    “好!”

    大黑、小黑晚上也住在顾欢喜这边。

    娘三睡在一张床上,顾欢喜竟是最早睡过去的。

    不不坐在一边,看着看着便红了眼眶。

    冬瑜睡得直直的,也不哼哼,看着毛茸茸的屋顶。

    姐妹俩都微微的叹了口气。

    这日子要怎么过下去?

    边疆

    田园整日都迷迷糊糊的,他知道那药有问题,让他怎么也醒不过来。

    他不知道太子殿下为什么要人喂他吃下迷药,但是他急的很,他昏昏沉沉不知道多少天,他挂心田家村的欢喜。

    当那碗药端着到他嘴边的时候,他费力的打翻掉,“我要见太子殿下!”

    伺候他的人犹豫了一下,去请示龙傲。

    龙傲搁下笔,“见一见吧!”

    田园是个人才,他想把人留下,所以派人去了田园的老家,让田家村他的养父母知道他死了,从此把人留在身边,为己所用。

    龙傲见到田园的时候,田园瞧着消瘦不少。

    “太子殿下!”

    “你想清楚了吗?”龙傲问。

    田园微微摇头,“太子殿下,草民不能答应,草民必须回去,求太子殿下开恩!”

    “为什么必须回去?那个家,有什么值得你回去的,你那养母得知你死了,根本不问你怎么死的,只管接了银子,心中的开心怎么都压制不住!”

    田园却惊的滚下了床榻,紧张的话都说不出来,“太子殿下,您派人去了田家村?”

    “嗯,我派人去了,那边已经飞鸽传书回来,把你那养母的消息都告知了我,所以……”

    “不不不,不不不,不能,您怎么可以,您这般,可是要害死人了,您怎么可以这样子!”田园嘶吼出声,双眸发红。

    颤抖着站起身,一下子揪住了龙傲的衣襟,“你怎么可以这样子,你是太子殿下,这个浩瀚王朝未来的主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的子民,你可知道,我最最最心爱的女子就在那个家里住着,和她一起的还有一个七岁的女娃,和一个几个月的奶娃子,那一家子知道我还活着,心中有所忌惮,不敢对她们如何,一旦知道我死了,定会百般欺辱她们,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啊……”

    田园嘶吼出声,眼泪滚滚落下,因为太激动,喷了龙傲一脸的口水。

    龙傲也是惊讶万分。

    他,他不知道。

    不知道那个家里,还有田园所说的人。

    “我……”

    “你是不是想着,把我留下为你所用?”

    龙傲沉默。

    田园泪流满面,心疼无以复加。

    “是,如果没有她,我一定会留下,为你出生入死,挣个锦绣前程,可是我有了她,我怎么能够放心把她一个人留在那虎狼窝里,可是我没有办法,师父待我恩重如山,我田园能走到今天,学的一身本事,都是师父为我费心,所以为了师父,我把她们娘三丢在田家村,走了这一趟,我也想着,我可能回不去,但是我知道,只要我死掉的消息不传回去,那些人就不敢欺负她,但是,但是你……”

    田园哭着,重重的推开龙傲。

    只是他身子太虚,根本推不动龙傲,倒是自己一下子摔倒在地,躺在地上哭的像个无助的孩子。

    龙傲是真不知道,田园锁喜欢的女子就住在他家里,若是知道,只会是把人悄悄接过来,只要人来了,田园自然会心甘情愿为他所用。

    上前去扶田园,“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若你不是太子殿下,我定狠狠的揍你一顿!”田园说着,扭开头。

    却坚强的爬起身,跌跌撞撞朝门口走去。

    “你要去哪里?”

    “我要回去,我必须很快很快的回去,我不能接受,她受一点苦!”

    “我派人送你,还有你师父那儿子的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他是被人陷害的,粮食已经找到,银子也结给了他,这些日子,他们一直在寻找你的消息!”龙傲低低出声。

    他很少这般对人。

    但是田园,他总觉得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

    接下腰间的玉佩,递给田园,“田园,我知道你是个能人,本想留你在身边,却不想好心办了坏事,这块玉佩你拿着,天底下但凡有点品阶的官员,都知道见此玉佩如见太子,若是那田家人真欺辱了你妻子,便传本宫命令,将他们悉数发配到这边疆来,本宫定不轻饶他们!”

    田园看着那块玉佩,心思晃动。

    最终还是没有伸手去接,“若他们欺辱了我深爱的姑娘,我自会亲手收拾了他们,多谢太子殿下好意,若是将来有幸,田园定为太子殿下效力,但是如今不行……”

    龙傲看着田园,不得不说,这个男人,铮铮铁骨。

    多少人想跟在他身边,只要他登基,就可以一步登天。

    多少人想要他这块玉佩,求之不得,他倒好,送到他面前,他都不为所动。

    这般性情。

    “田园,对不住,将来只要你需要,随时可以来找我,我定答应你一件事情!”

    田园看着龙傲,微微摇头,“不必了!”

    “田园!”龙傲唤了一声,“我是真心不知道你娶亲了,若是知道,派去的人就是接她来边疆……”

    田园看着龙傲,微微摇头,“太子殿下,我懂,多谢您调查出了真相,也多谢您大人大量,不与草民计较,您的那块玉佩,草民不能要,您给的承诺,草民也不能要,只是,若是可以,您那块玉佩,能否给草民看一下,草民觉得小时候见过这块玉佩!”

    龙傲惊了一下。

    忙把玉佩递给田园。

    田园接过玉佩,想着这玉佩背面应该有个地方缺了一点,很小很小,若不仔细,是看不出来的。

    翻过玉佩,那个龙飞凤舞的傲字上,却整整齐齐。

    田园笑了出声,“到底是我想多了!”

    把玉佩递还给龙傲,抱拳行礼,“草民告退!”

    跌跌撞撞的朝外面走去。

    龙傲欲言又止。

    手里是一块玉佩,又从怀里摸出一块来。

    两块玉佩一模一样,却在背面,傲字的地方,有所不同。

    “来人,去请安一将军过来!”

    “是!”

    很快带着面具的男子迈步走来,身上还沾了血迹,那一身的杀戮气息,让人见着都会倒抽一口气。

    龙傲见了,眉头微蹙,“又去审问犯人了?”

    “是!”

    龙傲想了想才说道,“你送田园回田家村去吧,顺便回去看看……”

    “不送!”转身便走了出去。

    “……”

    龙傲摸了摸鼻子。

    怎么就弄了这么个人在身边,心狠手辣、冷酷无情,本事是有,就是这性子,太冷了些。

    也不知道将来谁让这硬汉绕指柔,得了他一腔柔情。

    索性派了别的人,去准备马车,送田园回田家村。

    “小心些,别让外人知道他的存在!”

    “是!”

    目前,田园不适合被太多人知道。

    等到将来,他定把属于田园的都还给他,十倍、百倍!

    田园还未出将军府,就被人拦住了去路。

    “公子请随小的来,太子殿下吩咐,让小的护送公子回去!”

    “不用,把我送到客栈就好!”

    一个人奉命,一个人不从。

    最后只得悄悄把田园送到了客栈。

    田师父见到田园顿时红了眼眶,“你这些日子哪里去了?”

    “师父,我回来了!”田园说完,便晕了过去。

    田师父心疼的要命。

    这虽不是亲生儿子,但却是他看着长大,视为亲子。

    如今他为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失踪这么许久,回来消瘦的厉害,这些日子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快,快把人抬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