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坚定的她有所改变(3更
    欢喜忙让不不给她倒了一碗水,大妞儿娘端着喝了一口,眉头一蹙,“这啥东西,凉凉的!”

    “我带着不不在小溪边摘了些薄荷,这天有些热,吃点薄荷叶泡水,可以解暑气!”顾欢喜笑着低语。

    面色平和,没有因为遽变而愁眉不展,也没有怨天尤人,反而比起以前更沉稳。

    “弟妹瞧着不一样了!”大妞儿娘认真说道。

    以前那个人,怎么说呢,很娇气的感觉。

    这会子这个顾欢喜,笑意中,带着坚韧。

    顾欢喜也不急,更不怕,笑了笑,“忽然生了变故,我不为自己,也要为两个孩子打算,我要是愁眉不展,一蹶不振,两个孩子要怎么办?我总得坚强起来,把日子过下去,也好在田家那些人没有赶尽杀绝,把我们娘三撵出去,让我们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他们不敢!”

    顾欢喜笑。

    田家人确实不敢。

    杀人是犯法的,杀一个兴许还能毁尸灭迹,但是她们是三个人,只要活一个,总会牵出一些蛛丝马迹来。

    而且卖掉她们更是不行,只要她们有机会报官,田家更是要完蛋。

    这个年代好,就算是买卖儿女,也得儿女心甘情愿才行,更别说是儿媳妇了。

    “嫂子这般急急忙忙过来,可是有急事?”顾欢喜问。

    “唉……”大妞儿娘叹息一声,“那田坤明,把你家的木头生意霸占了,今天正在发银子呢,村里好多人都去了,弟妹,我……”

    “没事!”顾欢喜低低出声,“从他们把我们娘三撵出来,我就已经算到,他们会霸占这木头生意,但是我并不怕,嫂子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公道自在人心,不管你干下了什么恶事,只要你做了,就算一时半会没人发现,但有苍天在看着,总有一日会被人知道,我更相信,商人之中,也有那有良心的人,定会狠狠收拾田家,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顾欢喜的声音低低沉沉,脆生生的让一股清泉,渐渐的抚平了大妞儿娘气怒的心,“弟妹,我竟不如你看得开!”

    “倒也不是我看的来,而是我没有办法,如果我有强大的靠山,我定把这田家折腾的死去活来,但如今我们娘三,还是安分守己些,先把日子过起来,嫂子你且等着吧,一年后,我定要这田家人,一个个跪在我跟前,扇着自己的脸,说着自己干下的恶事!”顾欢喜说道这里,声音冷了冷。

    那个商场上说一不二的顾媛又回来了。

    她可以不为自己,但是不能不为两个孩子。

    这两个孩子不是她生的,却喊着她娘,夜里一个会窝在她怀中,一个会起来,小心翼翼给她盖被子。

    一个会抱着她亲,亲她一脸口水,奶声奶气的喊着她娘。

    一个会给她打洗脸水,给她帮忙洗衣服,会帮着她看冬瑜,会和她一起在溪中用背篼抓鱼。

    她们这几天,已经吃了两顿鱼汤。

    这还是在她头疼不能乱动的情况下。

    如今她头疼好多了,自然该把这个家的重担挑起来,不管她们的爹田园能不能回来,这两个孩子都是她的。

    谁都不能跟她抢!

    谁敢抢,谁敢伤害她们,她跟谁拼命。

    “……”

    大妞儿娘张着嘴巴。

    不可置信的看着顾欢喜,“弟妹……”

    “是不是吓到嫂子了?”顾欢喜问。

    “有,有点!”

    顾欢喜笑了起来,“嫂子,你来了就好,我其实有事情想请你帮忙呢!”

    “什么事儿?”

    “我明日想和不不进山去一趟,能不能把冬瑜放在你家,帮我看一下!”

    “……”大妞儿娘吓得脸色一变,“你要进山去?”

    “对,进山去看看,嫂子你可千万要帮帮我,如今这个村子里,能明目张胆帮我们娘三的,也就只有你们一家子了!”顾欢喜诚恳道。

    水汪汪的眸子里,都是希冀。

    大妞儿娘吞了吞口水,“那我和你们一起进山去!”

    “不用的嫂子,你能帮我带一下冬瑜就极好了,我和不不进山去就好!”

    “那,那好吧,你明天早上把冬瑜送过来,我和大妞儿在家里照看她,但是你得把大黑小黑带上,这两个虽是畜生,但还有点灵性,也听你们的话,带着它们山里也有个帮衬,不然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顾欢喜笑着点头,“我肯定会带着它们的!”

    就她和不不,进了山里,会害怕,如果有两只狗,倒是极好。

    这两只狗凶悍,但是不招惹它们,一般不会咬人。

    “那行,就这么定了!”

    大妞儿娘也知道,人还是自立好,像欢喜娘三这样子,帮衬一时是可以的,一辈子却不可能。

    难得欢喜想自立,她自然会支持,而且山里有人砍树,一般来说大家都记着田园的好,又两条狗在,没几个敢对欢喜下手。

    大妞儿娘忍不住又喝了薄荷水,才起身回家。

    回去的路上,也摘了点,带回家去泡水喝。

    顾欢喜看着她离去,才抱了冬瑜,喊了不不去小溪继续抓鱼。

    把冬瑜放在垫了衣服的草地上,欢喜撩起了裤脚,踩到小溪中,和不不两个人把鱼往一处赶。

    这鱼其实很小,但是洗洗干净,拿来煮鱼汤很是鲜美。

    她们身上的衣裳都是大妞娘送来的,不算旧,也没补丁,她和不不、冬瑜一人两套。

    好在如今天气好,洗干净了很快能晒干。

    所以欢喜想着,得赶紧赚钱才行。

    先赚钱,修个屋子,再置办家具、衣裳一类,怎么也得五十两。

    如今她手里一文钱都没有,还真是两手空空如也,想法却贼多。

    “娘,晚上咱们还是喝鱼汤吗?”不不问。

    “喝鱼汤啊,煮点米饭,要不弄两个野菜饼?”顾欢喜问。

    看着水桶里十来条手指长的鱼,也开心的不行。

    “好啊,那冬瑜怎么办?她得吃粥!”

    顾欢喜站起身,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那就给她煮点粥,要不在鱼汤里煮粥吧,再弄两个野菜饼子,明天咱们进山去,找香料,拔草药,无论如何得赚点钱,这米粮可撑不了几天了!”

    不不点头,“娘,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顾欢喜失笑。

    但心里确实高兴的。

    这白得的女儿可不赖,听话懂事能干,别说一个了,再来几个她都要。

    “那咱们快抓鱼吧,要是抓的多,拿去村子里看看,有没有人买,不拘多少钱,给钱就卖掉!”

    “好!”

    娘俩一个劲的忙活着,最后倒是得了六七十条小鱼,欢喜打算留二十条吃,余下的拿去村子里卖卖看。

    可是卖给谁呢?

    欢喜抱着冬瑜,不不拎着木桶,出现在村子大人、小孩玩耍的地方,小孩子们顿时都安静下来,小心翼翼的看着娘三。

    大人们也停下了说话,同情的看着娘三。

    这没了男人在家,被欺负成这个样子,他们指望着那砍木头的活过日子,自然不敢和田家对着干,就算有心帮衬,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来。

    这会子娘三出现,倒是让人惊讶。

    都纷纷侧目。

    顾欢喜以前在家,小孩子倒是认识她,村子里的人知道田园有这么个媳妇,见到她的人却不多。

    但这会也猜到了。

    “各位,你们有人要买鱼吗?”顾欢喜轻声问。

    “……”

    “……”

    抽气声传出来。

    都惊讶的看着顾欢喜。

    顾欢喜笑着,“不贵,这桶子里的鱼一共三十文钱,你们有人要吗?”

    这下子别说在这边玩耍的人,就是不不都惊讶、心疼的看着顾欢喜。

    曾经为了她的要几十两都没蹙一下眉头,这会子却为了几十文钱,这般低声下气。

    若是田园回来,得心疼成啥样子。

    有人起身去看了看那小鱼,真的很小。

    想着田家干下的恶事,他们虽不能开口去说什么,这买点东西,你情我愿的事情,谁也不能说什么。

    “我要了!”田三站在不远处高喝一声。

    涨红着脸上前,“这鱼我要了,三十文对吧?”

    “对!”顾欢喜说道。

    田三连忙拿了三十文给顾欢喜,把木桶从不不手里拎了过去,“我先把鱼拿回去,一会让我媳妇给你送桶子过去!”

    “好!”

    顾欢喜点头。

    拿着钱,抱着冬瑜,喊了不不回家。

    她走的是潇洒。

    田三站在原地,深深的吸了口气。

    但愿田园早些回来。

    无视三姑六婆的议论纷纷,拎着水桶回到家中。

    他媳妇立即上来,“这是哪里来的?”

    “田园媳妇在村口卖鱼,我刚好路过,买了下来,你把鱼倒在盆子里,把桶子给她们送去,顺便看看家里菜啊肉的,装点桶子送过去!”田三说着,不放心又道,“你还是等天黑的时候送过去,我和你一起去!”

    田三媳妇何氏看着田三,“你倒是上心!”

    “要不是田园做木头生意,我们家能有今天,他如今在外面,他媳妇被田家这般欺负,我是能帮衬就帮衬些!”

    田何氏抿了抿唇,“那这鱼呢?”

    “鱼一会倒回去吧,咱们不吃死不了,她们娘几个,若是没收入,会饿死!”

    “……”

    田何氏想说点什么。

    但是家里都是田三说了算,而且田园媳妇,她确实蛮喜欢的。

    性子好,还温柔,见人就笑眯眯,给她面子做的盖头,那可是独一份,多少人求到她面前来,她都没答应。

    “行吧,那咱们晚一些再去,偷偷的去,免得被田家那边知道了,到时候不让你去砍树!”

    这也是田三担心的。

    真不让他去砍树,一个月十几两银子呢,最少也有十两,他两个兄弟,几个舅兄一起,一个月几十两银子。

    以前一年也赚不了这么多钱。

    两夫妻商量好,便各自忙活。

    做饭的做饭,劈柴的劈柴,这般在山里砍树,回来的时候,还能扛一捆柴回来,挺好。

    顾欢喜抱着冬瑜,带着不不回家,路上紧紧捏着三十文钱。

    三十文不算多,简直少的可怜,但对她们现在来说,已经是全部的家当了。

    回到家里,便把那鱼收拾了,开始在锅里煮粥。

    等到粥煮好,倒在一边的盆子里,才开始煮鱼汤。

    欢喜在一边揉着面粉,然后把切碎的野菜融合进去,又切了点腊肉。

    本想多切点,但是瞧着只剩下那么点,欢喜只得作罢,切了一点,到时候有点味道就好了。

    等鱼汤差不多,捞出鱼刺,再把粥倒下去慢慢的煮,欢喜捏了几个饼子贴在锅上。

    抱着冬瑜逗她笑。

    冬瑜其实最清楚顾欢喜的变化,以前的她天真的很,如今的她可一点不天真,气场变化很大。

    说话做事,有理有据。

    那日田家来闹事,如果是顾欢喜现在这个样子,田家休想得逞。

    如今她不去田家闹,是为了她和不不。

    去闹了又如何,吃一顿亏,未必能讨好,不如先安稳下来,以待时机。

    等到香气浓郁起来,欢喜才舀了粥放在一边凉着。

    又把饼子夹下来放在碗里。

    娘三都吸了口气。

    饿。

    以前有零嘴、点心吃,想吃就吃,还能挑着吃,如今是没有了,一天能吃三顿,把肚子吃的饱饱,已经是十分好的事情了。

    “开饭!”

    欢喜拿着饼子咬了一口,好香。

    又舀了粥吹一吹喂冬瑜。

    娘三小小口的吃着,虽然只是鱼汤粥,野菜腊肉铁饼,却还是吃的很香。

    谁也没嫌弃东西不好,因为味道实在是好。

    虽然调料不足,但是人情味浓。

    娘三还在吃饭,田三两夫妻已经过来,田何氏到了门口,简直娘三坐在两块木板拼凑的桌子边,坐在石头上。

    这般和她早些时候去田园家,欢喜坐在炕上,请她吃点心、喝茶真是两个极端。

    “田园媳妇!”

    顾欢喜抬眸,笑了出来,“田三嫂子,是你来了啊!”

    “嗯,给你送桶来,顺便给你拿了点东西!”

    “多谢了!”顾欢喜落落大方。

    并没有不悦或者难堪。

    声音平和,稳稳的让人觉得心安,又能感觉到她此刻真心的感谢。

    “唉,谁能想到田家这般狠毒,田园媳妇,你要坚持住,等田园回来就好!”

    “嗯,我答应过他,会等他回来,他也答应我,一定会回来!”顾欢喜坚定出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