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真真是痴人做梦(2更
    大妞娘瞧着,心中不免想,也难怪被田园爱着疼着娇宠着,这般好的女子,这般姿态,她是做不到的。

    那一日,她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却知道,五个人欺负两个人,一个娇生惯养,一个还是个孩子,想来是吃了大亏。

    她以为顾欢喜会一蹶不振,或者生病不起,却不想她极快的调整了过来,比起以前的娇美,倒是多了坚毅。

    “冬瑜啊,你娘了不起呢!”

    冬瑜只是嘻嘻嘻笑着。

    她当然知道她娘了不起,至少比起娇滴滴的时候,更厉害。

    这样子的她才经历得了风雨,若是那日田家来闹的时候,是现在这个样子,田家那几个妖魔鬼怪,未必能占得到便宜。

    “走吧,去跟阿奶玩去!”

    大妞娘抱着冬瑜进去,让婆婆照看一下,她还有一些伙计呢。

    加上大妞儿、大妞儿弟弟一起,三个人看一个孩子,倒是一点没事,加上冬瑜乖巧,让她坐在那里,给个布偶,她能玩一天。

    顾欢喜、不不慢慢的朝山上走,两只狗跟在后边。

    这边的山有些高,好在每天有人进山,路踩得很平,很干净,有些地方还放着光滑的石板。

    但对第一次山上的娘俩来说,还是十分辛苦和累的。

    “不不,我觉得,我们可能进不了山!”顾欢喜靠在一边,大口大口喘息。

    实在是太累人了。

    不不也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娘,您到底要摘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就是想去山里看看,可是这上山太不容易,一会下山更难,我觉得去山里找东西这条路行不通!”

    顾欢喜说着,伸手捶着自己的胸口。

    看来,她得另外找寻出路才是。

    “我也觉得行不通,我们都没进山过,去山里找药材,咱们认识的药材有钱,找香料,但是香料零零碎碎,也难找,娘……”不不深吸一口气,“不如咱们回去吧,去小溪抓鱼,或者你给人做盖头,我带冬瑜、洗衣做饭,咱们先把日子过下去,等……,等爹回来就好了!”

    顾欢喜看着不不,呼出一口气,“也行,那咱们下山吧!”

    好在两个人才走到半山腰,这般下去倒也不算什么,只是一脚一脚下去,小腿处的疼还是让顾欢喜庆幸,这要到了山里,别说找药材了,怕是什么都做不了,能不能下山都不一定。

    两个人出现在郑屠夫家门口的时候,大妞娘错愕了一下,“你们回来了?”

    “回来了!”

    顾欢喜尴尬一笑,“进山的路不太好走,我们上不去,所以先回来。另寻出路!”

    “……”

    大妞娘错愕了一下,顿时明白过来,“其实妹子可以做绣品卖,银子,可以我这边先借给你,你拿去买粮食以及需要用的东西,等赚了钱再还给我就是!”

    顾欢喜也觉得,目前来说,她也只能做绣品了。

    “那嫂子能借多少银子给我?”

    “这个……”大妞娘认真想了想,“二,二十两可以吗?”

    “可以!”

    能借二十两,已经十分不错了。

    “那我去给你拿!”大妞娘转身进了屋子。

    打开盒子,拿银子的时候,又叹息一声,拿了二十两出来给顾欢喜,“弟妹……”

    “嫂子你放心,我会尽快还银子的!”

    顾欢喜接过银子,带着冬瑜回家。

    两只狗又跟在后面。

    顾欢喜回头瞧着,抿嘴浅笑,眸色温柔,“嫂子,你把大黑、小黑留下吧,我家暂时养不了它们!”

    大妞娘明白,立即喝住两只狗子。

    回到家里,顾欢喜也没敢犹豫,“不不,收拾一下,咱们去县城!”

    “去县城……”

    “去,去铜陵县!”

    她记得,前身去过铜陵县,还去过布庄卖络子,和布庄掌柜算得上熟人,这般去应该可以拿得到活计。

    不不立即收拾东西,顾欢喜打算出去的时候,却又下起了雨。

    “……”

    顾欢喜站在门口,有些泄气。

    好在这屋子并不漏雨,不然可真是够了。

    “娘……”

    “不急,等雨停了,咱们再去!”

    手里有了二十两银子,顾欢喜倒是心安一些。

    实在不行,她可以去带着两个孩子去县城,以她的绣功,应该很多布庄想留下她。

    至于田园,她想他回来,会明白也会理解她的。

    一步一步走来,生存这么艰难,她还要带着两个孩子,自然是怎么能活下去怎么活。

    雨中

    有人撑着伞走来。

    顾欢喜眸子微眯。

    这个时候,谁会来她家中?

    待人慢慢走近,顾欢喜才看清楚了人。

    田坤明……

    他来做什么?

    “不不,一会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

    “娘……”

    “你听话!”顾欢喜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重了许多。

    不不点头。

    顾欢喜却轻轻的抬出了步伐。

    脑子里想着,田坤明来的原因无非两个,一是求她,二是恐吓她。

    他那木材还没被拉走,想来心中是着急的。

    银子呢?可都拿到了?

    想来是没有,若是都拿到了银子,就不会下雨天还过来了。

    田坤明看着顾欢喜站在屋檐下,虽是茅草屋、粗布衣,却遮挡不住那一身风华。

    他就撑着伞站在雨中,不敢上前一步。

    顾欢喜却伸手拉上了门,扭头看着他,“你来做什么?”

    声音轻柔,不见波澜。

    “我……”田坤明只觉得像是有什么抚过心头,看着这样子的顾欢喜,他竟说不出话来。

    这本来是一处平时人们躲避雨水的地方,那天她昏迷不醒,被他阿奶、娘、两个婶婶给丢到这里,也是怕她死了,但是她活了过来。

    这让田家人松了口气。

    因为杀人是要偿命的。

    想到这里,田坤明走到屋檐下,把伞收了起来。

    近距离的看着顾欢喜。

    她很美,从她出现在田家的那天开始,他就知道。

    只是那个时候,她眼高于顶,又怎么会看见他们这些在尘埃的人。

    后来偶尔见面,她都打扮的矜贵,就连田园,都小心翼翼的陪伴着。

    这些日子,田园不在家,他偶尔也会想,这么漂亮的女子,夜深人静的时候,会不会寂寞?

    如果她守不住,朝自己抛出橄榄枝,他又该如何?是接受还是拒绝?

    他不知道要如何选择,整个人胡思乱想。

    他想要一个会读书认字的女子陪伴在身边红袖添香,而不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小仇氏,他舅舅家的表妹。

    但是他家穷,连饭都要吃不起了,又哪里来的银子让他红袖添香。

    只是,人生啊,谁也不知道明天将会发生什么,比如田园死了,他的机会来了。

    他厚颜无耻的抢夺了田园的一切,木头生意,还有这个娇滴滴的女子。

    在这一瞬间,他知道,如果她守不住朝他抛出橄榄枝,他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接住。

    “我过来看看你!”

    顾欢喜看着田坤明,讥讽一笑,“你应该喊我五婶!”

    “田园根本就不是我田家的人!”田坤明急急出声。

    “对呀,我知道,所以你们霸占起他的东西来,一点心里负担都没有是不是!”顾欢喜伸手,抓住田坤明的衣襟,把他一拉,离自己很近。

    很近!

    田坤明心跳如鼓。

    整个人都是软的。

    顾欢喜把他一推,让他背脊心靠在墙壁上,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抬眸看着他涨红的脸和一双还算好看的眼,“你是不是还想霸占我?”

    “我……”

    田坤明抖了起来。

    他不知道为什么抖,但是这一刻,他害怕。

    很害怕。

    还紧张,紧张的要命。

    尤其是看着顾欢喜那粉粉的唇,以及雪白的贝齿,他觉得口干舌燥,想要说点什么,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完全组织不了语言。

    “你想吗?”顾欢喜又问。

    手轻轻的往下,放在田坤明的心口处,“你看你,心跳的这么快,我觉得你是想的!”

    顾欢喜一笑,娇美如花,水润润的眸子里,似溢满了雾。

    田坤明吞了吞口水,“我,我想!”

    说完之后,顿时松了口气。

    顾欢喜笑了,妖魅无比,“我看出来了,但是现在不行,你看我家,这个样子,可真不是一个好地方,你说对不对?”

    “对,对!”田坤明一个劲的点头。

    顾欢喜咯咯咯笑了出声,“那回去吧,回去把我原先住的院子还给我,我就答应你!”

    “答应我什么?”田坤明问。

    心似乎要跳出心腔。

    “是啊,答应你什么呢?”顾欢喜说着,手在田坤明心口划了两个圈圈,慢慢的往下,停在他腰腹间,“自然是你想什么,就答应你什么,怎么样?”

    “好!”几乎是情不自禁的答应了出声。

    顾欢喜伸手拍拍田坤明的脸,“乖,回去吧,你什么时候收拾好,什么时候来接我!”

    “嗯!”

    田坤明被迷的神魂颠倒,这种感觉,和去勾栏妓馆不一样,简直就像是巨大的惊喜砸中了自己,就像和舒掌柜签订协议的时候一样,狂喜笼罩着他,让他去死都愿意。

    跌跌撞撞连伞都没拿,便离开了小茅屋。

    被雨水一淋,田坤明忽地醒过来,回头看着站在屋檐下的欢喜,就那么看着他。

    他一辈子都忘不了这瞬间,她嘴角喊着笑,眸子里溢满了情。

    毅然的转身离开。

    连自己来的目的都忘记了。

    顾欢喜站在屋檐下,看着远去的田坤明,笑慢慢敛下,面色冰冷一片。

    果真是狼子野心。

    转身推开门进了屋子,“不不,收拾一下,我们离开这里!”

    “娘……”

    顾欢喜摸摸不不的头,“不不,你乖,什么都不要问!”

    “嗯!”

    不不用力点头。

    收拾了东西,把冬瑜包住。

    欢喜把冬瑜背在怀里,又拿起了田坤明落下的雨伞,带着不不走入了雨中,从小路离开了田家村。

    田坤明是怎么回到家中的,他忘记了。

    如今他和小仇氏住在田园他们曾经住过的院子里,顾欢喜的东西,被人分刮了一番,这屋子里,空荡荡的。

    但是他却闻到了顾欢喜身上那股子熟悉的想起。

    “你回来了,事情说的如何了?”小仇氏问。

    身上穿着顾欢喜曾经穿过的衣裳。

    只是顾欢喜洗的干干净净,到了她身上,已经有两块油渍。

    田坤明看了一眼,直接回屋子去沐浴换衣。

    想到曾经她也在这浴房沐浴,脱去了全部衣裳,露出雪白的肌肤%

    “呼!”

    田坤明觉得自己魔怔了,媳妇就在外面,他却用手……

    换了衣裳出屋子,坐在炕上,伸手摸着自己的唇,还有心口,慢慢的往下。

    神情有些呆滞。

    “你怎么了?”小仇氏端了水放在小几上,不解的看着田坤明。

    这般失魂落魄。

    想到顾欢喜又娇又美,小仇氏叫出声,“她是不是勾引你了?小贱人,我就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东西,看把田园迷的神魂颠倒,在她身边像狗一样听话,如今又不要脸来勾引你,老娘要去撕了这贱蹄子,让她知道勾引老娘男人的下场!”“你闭嘴!”田坤明怒喝一声。

    容不得小仇氏这样子说顾欢喜。

    “……”

    小仇氏被吼的一愣,随即回过神来,“你凶我,你为了那贱人凶我,田坤明你有没有良心,我给你生儿育女,你居然为了个贱人凶我!”

    田坤明实在受不了小仇氏这般叫嚷,怒喝出声,“我叫你闭嘴,再敢吼一句,我休了你!”

    “……”

    愤怒僵在小仇氏脸上。

    有那么瞬间,她知道田坤明是认真的。

    哇一下哭了出声,就要跑出去嚷嚷,让所有人都知道顾欢喜不要脸,勾引侄子。

    田坤明阴沉沉的声音传来,“你若敢出去乱说,我定休你,不信你就试试!”

    小仇氏被吓得震在原地,但是田坤明接下来的话,才真真正正叫她心惊肉跳。

    “你去收拾一下,把东西都收拾好,搬回我们以前住的院子去!”

    “那这个院子呢?”小仇氏急忙问。

    “五婶说她要回来住!”

    “不可能,田坤明,这不可能,我不答应,你要是敢让她回来,我就死给你看!”

    “那你就去死!”田坤明说着,指向外面,“你现在就去,跳井也好,上吊也罢,随你喜欢,你爱怎么死怎么死,你看我拉你不!”

    “……”

    小仇氏吓得身子一软,瘫在地上。

    哭的泪流满面,却也心慌无措的很。

    这是勾搭上了啊。

    人还没回来,田坤明就要她死,若是人回来,田坤明尝到了甜头,哪里还有她的活路。

    “田坤明,你竟这样子对我,你就不怕我爹活剥了你!”“那就让你爹来!”

    “……”

    田仇氏在老屋那边就听到两人吵架,急急忙忙撑了伞过来,见田坤明站在炕边,一脸冷肃,小仇氏瘫坐在地,哭的泪流满面,一脸的愤怒。

    “你们这是怎么了?”田仇氏问。

    “娘,田坤明他疯了,竟和田园那媳妇勾搭上,还要我搬出去,让那个贱人住回来!”

    田仇氏还想说点什么,田坤明已经上前揪住了小仇氏的头发,给了她两巴掌,“让你再说,让你再说!”

    “啊,啊,娘救命,娘救命,他是要打死我,给那贱人腾位置呢!”

    一个死了男人,一个死了女人,反正又没血缘关系,完全可以在一起。

    小仇氏觉得自己真相了,躲闪着尖叫着。

    要把此事闹得人尽皆知,据对不让田坤明得逞。

    田坤明真是气疯了,站在原地笑了起来,“本来我没这心思,但是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倒是不错的主意!”

    “……”

    “……”

    田仇氏、小仇氏都愣住了。

    田仇氏上前捶了田坤明几下,“让你胡说八道,两口子哪里有不吵架的,你竟这般气你媳妇做什么,她可是有了身子!”

    “……”

    “……”

    田坤明看着小仇氏,小仇氏吓得一缩。

    “几个月了?”田坤明冷声。

    “两个月啊!”田仇氏说道。

    不明白田坤明为什么这个神情。

    田坤明却一步一步上前,揪住了小仇氏的头发,“你怀孕了?两个月?”

    他已经三四个月没碰过这个女人,她却怀孕两个月。

    真真是可笑至极。

    “我,我……”小仇氏吓得瑟瑟发抖,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说,谁的!”田坤明怒喝。

    掐住了小仇氏的脖子,“不说,今日我就掐死你!”

    “是,是我姐夫的……”小仇氏说完,一动不敢动。

    “……”田仇氏愤怒的红了脸。

    田坤明却慢慢的松了手,慢慢的走到炕边坐下。

    冷冷沉沉的看着小仇氏。

    一句话都没说。

    就那么呆坐着,一言不语。

    田仇氏想要打小仇氏一顿,可这是她大哥的女儿,亲侄女,也不是说打就能打的。

    屋子里顿时寂静的吓人。

    田坤明从来没想过,他想着别人的女人,他的女人转身就给他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还怀上了野种!

    “坤子……”田仇氏低低的唤了一声。

    这事情不宜闹大,闹大了,丢人的还是田坤明。

    “娘,你带着她出去,让她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会杀了她的!”田坤明说着,去了后门处,站在屋檐下,看向远方。

    那个方向是顾欢喜她们住的小茅屋。

    心又羞又怒又燥,还有轻微的疼和涩。

    抬手轻轻的抚上心口,眸色渐渐沉重。

    内心有一种疯狂的想法,休掉小仇氏,娶顾欢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