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生存本能(1更
    镇丞看着桌子上的分书,眸色沉沉。

    一个案子查了三个月,本就有各种各样的原因,虽早知道凶手,但是一直没行动。

    各有各的私心。

    朱捕头领命走出去,一个捕头到他跟前,和他说了一些话,朱捕头惊愕片刻,转身回了屋子,忍不住说道,“大人,其实,属下有些担心!”

    “担心什么?”镇丞问。

    “这田家吧,倒是一家子乌合之众,抓了也就抓了,但是田家有个田宇明,我得到消息,这个人十分会读书,今年的考举十有**会中举,而且他还得了府尹大人的青睐,想把家中庶女嫁给他,这府尹家有个女儿,嫁给了早些年的状元公、如今驸马爷顾城的弟弟!”

    “……”

    镇丞犹豫了。

    这柯府尹当初是开远县的县令,如今做到了府尹的位置,有个连襟戴大人,已经是梁州大都督。

    被府尹看中的女婿……

    哪怕是庶女,也不是他这个小小镇丞能得罪的。

    “那你说,咱们要怎么办?”

    “大人,这么久的时间咱们都等了,不如再等等,看看这田宇明能不能考中举人,能不能娶了这柯家姑娘,亦或者大人亲自走一趟,把这事情和柯大人说说,看看柯大人要怎么吩咐!?”朱捕头小声说道。

    “不可!”镇丞摇头。

    “首先咱们归开远县管,直接越级上报,这便得罪了县令庞大人,这事,咱们得先去找庞大人!”

    “大人顾虑的是!”

    镇丞摆摆手,“你快去准备马车,咱们立即出发去开远县!”

    “是!”

    朱捕头立即下去准备马车,还有人手,去县城。

    这件事情目前来说,他们可能处理不好。

    若是柯府尹要管田家的事情,他们连屁都不敢放,到时候别说升官发财,怕是连这个镇丞都做不了。

    镇丞有些后悔把这事情拖了这么久。

    当初田园让他们拖个十天半月就处理的。

    说到底还是贪心了!

    远山含黛,烟雾朦胧。

    “姑父,他还好吗?”龙跃擎忍不住问。

    人已经昏迷不醒好几日了,这还不醒,真是让人忧心。

    云清止微微勾唇,“放心吧,会醒来的!”

    “真的?”

    “怎么,你不信我?”云清止反问。

    本是十分介意被打搅。

    但是念七疼这些个小辈,他也只能爱屋及乌。

    龙跃擎一笑,“我自是相信姑父的,只是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

    “我懂!”云清止拍拍龙跃擎的肩膀,迈步出去了。

    一身白衣,翩若谪仙。

    龙跃擎吞了吞口水,他就没见过把白衣穿的这么好看的男人!

    又看向床上的田园,龙跃擎呼出一口气。

    真是拼了一口气救他。

    这个人,够仗义!

    云清止出了屋子,龙念七便迎了上来,温柔的问,“人怎么样了?”

    “会醒来的,咱们不必去管了,这是孩子们的事情!”

    龙念七不语。

    她懂皇权争夺的残酷。

    但都是她的侄儿,她偏心谁都不好,便只能不管,由着他们去争。

    “咱们回宫吧,去看看父皇、母后!”

    云清止微微颔首,“好!”

    云清止、龙念七这山庄的主人,倒是趁机走了,龙跃擎住在这山庄里,等着田园醒来。

    铜陵县

    傍晚时分。

    顾欢喜收了针线,拿了糕点小口小口吃着,冬瑜、不不在院子里玩耍。

    这个天才下了雨,也不热,院子里空气新鲜,姐妹两个笑声不断。

    顾欢喜含笑的看着她们玩耍,心顿时便满足了。

    她所求的真不多。

    不不回眸看了顾欢喜一眼,见她笑,也笑了起来。

    越发花心思哄冬瑜开心。

    “咚咚咚!”

    传来敲门的声音。

    姐妹俩都齐齐看拿关闭的房门,“不不,去开门!”顾欢喜低语,把几个荷包整理好。

    “嗯!”

    不不点了点头去开门,果然是布庄掌柜,手里拎着一个篮子,篮子里装的满满当当,还有几个时令的橘子。

    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

    顾欢喜不得不感叹,这布庄掌柜真是个有趣的人,怕给她招来是非,便带着一个女孩来。

    “夫人!”

    “掌柜请坐!”

    顾欢喜招呼布庄掌柜坐下,又亲手给他倒了茶。

    “掌柜喝茶!”

    “鄙人姓罗,夫人可喊我罗掌柜!”

    “罗掌柜好,我夫家姓田!”

    “田夫人!”

    如此便算认识了。

    “田夫人,您今日绣的荷包,我已经卖出去了,价格很好,所以这荷包,我打算给您涨价,二两银子一个,您看如何?”罗掌柜说道。

    “涨价?”顾欢喜微微错愕了片刻,笑了起来,“多谢罗掌柜照拂,也请罗掌柜放心,只要我在这县城一日,还靠这绣活为生,所做的绣活都卖给你,绝不卖给第二家!”

    罗掌柜闻言欣喜万分。

    也暗自庆幸自己走了这一趟,这生意没有落到别人家去。

    “好,好!”说着又拿出了荷包,“这里面是二十一两银子,还请田夫人收好!”

    “好!”

    顾欢喜也不矫情,把银子收好后,拿了自己做好十个荷包,“这是一套十二花仙的荷包,罗掌柜务必要卖给一个人,这荷包如今瞧着可能值不了多少钱,但谁能保证将来某天,它能身价倍增!”

    “夫人言之有理!”罗掌柜连忙点头。

    心里可不敢瞧不起顾欢喜这个妇人,虽带着两个孩子,但是这个世道,又有几个妇人,能像顾欢喜这般,几个荷包就能挣来二十两银子,还敢住这般好的客栈。

    他收的荷包,几文、几十文、几百文都有,但一两银子还是第一次。

    既然生意谈妥了,顾欢喜也不再多言,看着外面小声低语的三个孩子,温柔一笑,“那是罗掌柜家的千金吗?”

    “是小女慧灵,今年十岁了,平日在家里也会用些针线,田夫人绣活如此高超,不知道小女有没有机会跟着田夫人学习一二?!”田掌柜轻声问。

    顾欢喜闻言寻思片刻,“这样子吧,我在县城的时候,让慧灵小姐过来,我尽量抽空教她!”

    若是离开了县城,那就说不准了。

    她也没想好,下一步要去哪里?

    等田园回来之后,回田家村呢?还是去别的地方?这些都要等田园回来之后,两个人慢慢商量。

    “好好,多谢田夫人了!”罗掌柜说着,朝外面唤道,“慧灵,快进来拜见师父!”

    罗慧灵闻言,笑着进了屋子,朝罗掌柜喊了一声,“爹!”又朝着顾欢喜跪下,“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你不用喊我师父,喊我一声顾姨就好,你也知道,如今我肯定是要赚银子的,所以也不可能时常教你,你能学多少学多少,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顾欢喜扶罗慧灵起来。

    算是收下了这个徒弟。

    但也不能算是徒弟,一般真真正正收徒弟,可不是这样子的。

    做绣活这一行,少不得要准备针线、剪刀、布料一类,可不是这般随随便便拜拜就算。

    罗掌柜略微有些失望,心想着要是田夫人答应收下他女儿,他定好好办上几桌,让整个铜陵县的人都知道,他女儿拜了一个绣功极好的师父为师,只可惜田夫人没应下。

    不过这样子也无碍,女儿悟性好,只要田夫人愿意教,总能学到些本事。

    “那田夫人,咱们父女便先告辞了,等明日,我让她母亲送她过来!”罗掌柜说着,又道,“还有布料,我明日一道送来!”

    “好!”

    顾欢喜送罗掌柜父女离开,眉眼含笑的关了门,看着不不、冬瑜崇拜的看着自己,笑意更浓,“你们为什么这般看着我?”

    “娘,您好厉害!”不不惊喜万分。

    是真的厉害。

    顾欢喜笑,上前摸摸不不的头,“咱们不不将来也会很厉害的!”

    “真的吗?”不不问。

    “当然,只要你愿意学,我肯定会把全部都交给你!”顾欢喜温柔低语。

    眸子里都是怜爱。

    这种感觉,不不爱极了。

    早些时候,欢喜对她也好,但是总少了点什么,经历了那些事情,她才明白,少了怜爱,母亲对孩子那种怜爱。

    而且她也能感觉到,娘对她和对冬瑜是一样的,一点偏颇都没有。

    用力点了点头。

    “晚上想吃什么?”顾欢喜问。

    “饭饭、娘、饭饭……”冬瑜一个劲的叫着。

    她想吃饭,吃肉,吃好多肉。

    顾欢喜失笑,伸手把冬瑜抱了起来,“好,咱们晚上吃饭,一会问掌柜要个炉子、砂锅,再要一根大骨头,晚上咱们煮点粥,当夜宵!”

    不不、冬瑜都是长身体的时候,得多吃些才行。

    顾欢喜自己厨艺也好,但是这种地方,能吃现成的就好,可不能挑剔。

    而且这客栈的饭菜味道不错,也干干净净,能吃的下去。

    婆子专门过来问,“田夫人,你们晚上要吃点什么?”

    “来个盐水鸡,炒肉片,闷豆角,一个排骨汤,青菜炒一个,凉拌菜来一个,便这样子吧!还有能不能拿块菜板和菜刀,借我用一下,很快就好!”

    婆子满口应下。

    因为这边顾欢喜娘三肯定吃不了这么多,到时候剩下的肯定多,她可以带回家给孩子吃。

    等饭菜过来,娘三才慢慢的吃着,冬瑜拿着调羹,努力舀了肉汤泡饭往嘴里塞,然后慢慢的嚼,饭里有鸡肉,吃起来可香可香了。

    对一个吃了好几个月米糊、米汤的人来说,能吃到点味道,真真太不容易。

    娘三吃菜也不乱刨,等到婆子来收拾,半边没动过,瞧着眼里就有了笑意。

    殷殷勤勤的下去,很快又送了凉茶过来,顾欢喜道谢后,便关了院门,这一天基本上就这样子过去了。

    晚上

    娘三在炕上说话,不不逗着冬瑜玩耍,顾欢喜想了想才说道,“不不,明日起,我教你读书认字吧!”

    “……”

    不不抬眸,惊喜的看着顾欢喜,重重点头。

    以前顾欢喜看书的时候,她也跟着学了几个,但是顾欢喜没有说过教她,她也不敢提。

    “那明日咱们抽空去买笔墨纸砚,既然要读书,就得有自己的笔墨纸砚,还有书本,等以后给你弄个书房,你把东西都收拾好,别弄丢!”

    不不又点头。

    想着自己以前那些东西,对田家恨毒了。

    顾欢喜多的也不说,冬瑜似乎有些困,便把冬瑜包在怀里,自己歪在枕头上,哄她睡觉。

    不不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屋子,坐在台阶上。

    她以前恨田家,如今还是恨,她甚至是想要田家那些人去死,可她知道的不多,懂的也不多,不知道要怎么做……

    田家

    田家分家,自然要请分家饭,村里德高望重的都来了,田老头和人一一碰杯,然后把自己喝的有些醉,一下子砸了酒杯,“分家,分家,一个个翅膀硬了,我还没死呢,就嚷嚷着要分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