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田园归家(3更
    顾城闻言错愕片刻,随即欣慰而笑,“好小子,有骨气,好好跟着师父学!”

    “嗯!”

    如今府里的教武功的师父来历可不简单,而是当年跟着太上皇行军打战的将军。

    能把人请来,也是龙星宸去求了太上皇许久,才把人请来教三个弟弟。

    好在三人也争气,学起武功来一点不偷懒。

    尤其是顾康,更是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面,偶尔伤怀,也是挂念着他的亲人。

    “大哥,他们都会回来的,对不对?爹娘、大哥、姐姐,都会回来的,对不对?”

    顾城抿了抿唇。

    如今他就知道欢喜还好好的,其他人又怎么能够保证。

    “康儿……”

    “大哥,没关系,我都懂,如果他们回不来,我也会接受,并给他们报仇,让那害他们的人,不得好死!”顾康说完,跑开。

    顾城知道,顾康哭了。

    心里又疼,又难受。

    好好的,怎么就成这样子了呢。

    他是来劝人的,倒是把人越劝越伤心。

    顾城深吸一口气。

    如今欢喜是有下落了,但是顾安……

    “唉!”轻轻的叹息一声。

    却也相信,只要家在,迟早一天,他们会回来的。

    顾曦出声,最开心的莫过于建康帝。

    本想册封顾曦,但是想着他还小,这么小的孩子,倒是有些过犹不及,如今荇非也老了,魏舒然也早就不管朝堂之事。

    左相、右相之位空虚多年,而他要给龙傲铺路。

    “来人,研磨,朕要册封顾城为左相!”

    “万岁爷……”

    内侍惊了一下。

    这顾城才二十六岁啊。

    别说浩瀚王朝了,就是古往今来,又有几个这般年轻的相爷,至少也要三十而立之后。

    “怎么?朕要册封他为左相,你一个奴才惊讶什么?”

    “奴才不敢!”

    建康帝冷哼一声,让内侍研磨,拿了朱笔快速写着册封圣旨。

    这般不经过朝臣商议就册封,虽有些儿戏,但是建康帝却觉得好极了。

    只要顾城有本事,坐稳了这左相之位,他倒要看看,许家应该怎么做?

    许家又能否斗得过腹有乾坤的顾城……

    当圣旨到顾府的时候,顾城领旨时虽惊讶,却并不意外。

    建康帝最属意的未来之主是太子,太子如今在边疆,二皇子一派在帝都拉拢了不少人。

    建康帝需要一个人来对抗二皇子,而他顾城是最好的人选。

    首先他有本事,有能力,次之因为龙星宸,他接手了龙星宸的人,也接手了龙星宸的财,手里有钱有人,唯一缺的就是权势,一旦他成为相爷,就能和许家对抗,和二皇子对抗。

    这圣旨来的好,不出一年,他就能光明正大的去接自己的妹妹,他倒要看看,到时候二皇子怎么拦他。

    这毁家之仇,他一直不曾忘。

    “臣顾城叩谢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顾城叩拜下去。

    闭上眼睛。

    起身的时候,眸色一片光明,深邃到波澜不惊,谁也看不出他到底是在想什么。

    把圣旨放到祠堂,顾城去了产房。

    龙星宸生下孩子,正在休息。

    木香、沉香在一边伺候着,见到顾城便要出声请安。

    顾城抬手,轻轻摆了摆,示意两人不要出声。

    轻手轻脚的上前,坐在床边的矮凳上。

    好多人都来看过她了,她却一直在沉睡,要不是中途醒来过一次,御医也说无碍,他都有些担心她会长睡不醒。

    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因为怀孩子丰腴了许多,但依旧漂亮,甚至还多了妩媚风情。

    早些年的厌恶,如今细细想来,都忘的干干净净。

    如今留在心口的都是感激和爱。

    爱,陌生的感觉。

    但看着二弟和柯氏的事情后,他在外面还是那个冷面的顾大人,回到家,他依旧是孝顺冷静的顾城,在她面前,他会耐心哄她多吃一口汤,也会说点笑话逗她开心,虽然笑话不怎么好笑,但她眼角眉梢渐渐的开朗起来,心口的疼渐渐减少发作,他便知道,他做对了。

    龙星宸轻轻的睁开眼睛,就看见顾城一脸神情的看着自己,顿时羞红了脸,幸福的整个人似乎沉浸在蜜罐里。

    “醒了!”顾城低唤。

    “嗯,孩子呢?”

    “阿奶、娘、五婶在隔壁看着,我让木香去抱过来给你看看!”

    龙星宸微微摇头,“让阿奶她们看着吧,我还累倦着,还想休息一会!”

    顾城笑而不语。

    他知道,龙星宸是孝顺。

    什么累啊倦的,都只是一个借口。

    “就抱过来你看一眼,这是咱们的孩子,当时你看了一眼,如今两天过去,又不一样了,你不知道,这小孩子长得特别快,一日一个样!”顾城说着,让木香去抱孩子。

    龙星宸笑着,拉着顾城的手。

    “星宸,谢谢你!”顾城低语。

    “我们是夫妻,应该的!”

    顾城笑,伸手摸摸龙星宸的脸,“父皇下了圣旨,册封我为左相了!”

    “啊……”龙星宸愣了一下,却很快明白过来,“那你一定要好好做好这个左相,你应该明白的!”

    “我明白!”

    他必须做好这个左相,支持太子殿下登基为帝,这便是从龙之功,顾家会因此走向繁荣。

    一代一代,从耕农之家,走到书香门第。

    顾曦很快被抱过来,小小的孩子,脸上还有些皱皱巴巴,龙星宸却怜爱的不行。

    她小时候没体会到母爱,所以对孩子格外的怜惜。

    她知道,阿爷、公公、五叔不太好过来,但阿奶、婆婆、五婶娘一定在外面等着,“把孩子抱出去吧,我吃点东西睡一会!”

    四叔一家的散乱,最伤心的是阿爷、阿奶,如今有这么个孩子,能让他们开心,她少见几次也没什么。

    等出了月子,便可以经常见了。

    龙星宸的成全退让,顾城都看在眼里。

    那般骄傲的人,自然是因为他,才退让成全,他又岂会不懂。

    等顾曦抱出去,补汤端进来,他接了碗,拿着调羹小口小口的喂她,看着她眉眼弯弯,满脸幸福,也跟着笑了起来。

    等她喝了汤,闭着眼睛睡去,才起身离开。

    他一走,龙星宸便睁开眼睛,笑了笑,才翻身闭眼真真正正睡去。

    这样子一个男人,你真逼他,刀架在脖子上,他也不会蹙眉,但是以柔情,为他解忧,以他所思,为他做了的事情,他都会看在眼里。

    并会回报真情。

    顾城出了院子,如今初为人父,又被册封为左相,虽然还没有在朝堂上正式被文武百官承认,但是各家各府都送来了贺礼。

    所有贺礼,一律前院管家接待,并登记在册,和几个嬷嬷商量着来。

    在回廊处,顾城看见了柯一梅,应该说是柯一梅拦住了他的去路。

    有些日子不见柯一梅,顾城没想到柯一梅会变成这个样子,面黄肌瘦,眼窝深陷,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子阴翳,再也没有早些年的娇俏可爱,他还记得,柯一梅和顾欢喜一起玩耍,喊他顾大哥时的样子。

    “大哥!”柯一梅嘶哑着嗓子喊了一声。

    “嗯!”顾城点头,眸光沉沉。

    从那日得知柯一梅诅咒欢喜,他就对她十分不喜。

    只是有些时候,就算不喜,他也不能说。

    “大哥,我有一事求你!”柯一梅说道。

    “何事?”

    “戴思思生了孩子,能不能抱回来给我养!”

    柯一梅话落,顾城就冷冷的看向了她,斩钉截铁道,“不可能!”

    就算那是戴思思生的,但是顾俊的孩子,就不可能养在柯一梅身边。

    “大哥,我求你!”柯一梅说着便跪了下去,“看在欢喜的面子上!”

    “呵……”

    顾城冷笑出声。

    “你跪也没用,不管那个孩子是谁生的,只要不是你生,他是顾俊的孩子,就不可能养在你身边,他只会养在公主身边,承欢祖父母、曾祖父母膝下,你做过的事情,得自己承受着!”顾城说完迈步就走,走了几步,才停下脚步,背对着柯一梅冷冷继续说道,“你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曾经我以为是别人陷害你,还为此指责过顾俊,但是后来仔细想想,其实你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好,你贪慕虚荣,想着顾俊将来身居高位,你去做那一品夫人,但是因为四叔一家的原因,顾俊只能弃文从商,你接受不了,便整日作怪,可你不曾好好想过,他去商场上磨练几年,再入官场,有我这个大哥在前面领着,前途又哪里能差的了?罢了罢了,我与你多说这些做什么,浪费唇舌而已!”

    迈步离去。

    留下只有属于龙星宸屋子里的淡雅香气。

    柯一梅颓废的跪在地上,身子一软,渐渐的瘫在地上,好一会才笑着哭了出声。

    这一切又怨得了谁。

    谁也怨不了,除了她自己!

    如今戴思思有身孕五月,再过几个月孩子就要出生,若是个女儿还好,如果是个儿子,她又该如何自处?

    越是想,越是慌乱。

    柯一梅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看着不远处的顾俊,柯一梅喜上眉梢,连滚带爬的起身想要过去,顾俊却转身离开,走得那么绝情。

    “顾俊!”柯一梅喊了一声。

    顾俊脚步一顿,走的更快一些。

    “顾俊,你回来,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柯一梅哭喊出声。

    顾俊却再也没有回头。

    对柯一梅还爱吗?顾俊不知道。

    但是他心里想起柯一梅的时候,都是怨恨居多,有些时候,也会想起戴思思,想着她腹中的孩子。

    想去看看她,也顺便去看看孩子。

    顾俊觉得自己矛盾极了。

    ……

    山庄之中,烟雾梦里。

    田园醒来的时候,眼神飘忽了一下,脑子有些不清醒。

    “公子,你醒了!”一道脆生生的声音传来,田园吓的一抖。

    他……

    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

    看着面前的丫鬟,田园吞了吞口水,防备的看着她,“你,你是谁?”

    “奴婢是世子爷派来伺候公子的,公子醒了就好,奴婢这就去请世子爷过来!”小丫鬟说完,蹬蹬蹬跑了出去。

    田园趁机起身,看着一边架子上的衣裳,准备去拿了穿上,却想着身上的银票。

    一摸身上,衣裳都不是自己的。

    吓得他脸色遽变。

    银票没了……

    更让他担心害怕的是,他到底昏迷了几日?

    “你醒了!”龙跃擎进了屋子,欣喜的问。

    “世子爷,我的银票你看见了吗?”田园问。

    认认真真,诚诚恳恳。

    “看见了,在我这里,我……”

    “请世子爷归还我银票,再赠送我一套粗布衣裳,我要立即离开,回家去!”

    “可是你,刚刚醒来,你身上的伤……”

    “多谢世子爷的关心,我既然醒过来了,就得回家去,还请世子爷成全!”

    龙跃擎沉默,好一会才说道,“我送你一程吧!”

    “不用,我自己走就好,那马……”田园忍不住问。

    毕竟陪伴了自己好久,有感情了。

    “找回来了!”

    龙跃擎拿出银票还给田园,又让人去给田园准备粗布衣裳,还有田园的大刀,以及路上吃的干粮。

    “临走前,陪我吃一顿,喝一杯如何?”

    田园微微摇摇头。

    见龙跃擎失望,想到救了他性命的龙跃泽,“那就喝一杯吧!”

    “还是吃点东西再走吧,你昏迷好几日,这样子身体吃不消,我派马车送你如何?马车跑起来,不必你的马慢……”

    田园只是镇定的摇头。

    龙跃擎的践行宴倒是准备的很快,田园本不想吃东西,但一是肚子饿,二是龙跃擎说的对,他得吃些东西。

    他坐在一边狼吞虎咽,龙跃擎坐在一边瞧着心微微的涩,“真那么急吗?那个欢喜是谁?你媳妇吗?她和顾家什么关系?”

    田园闻言抬眸,静静的看着龙跃擎,“世子爷,看在我救你一命的份上,这些话……”

    “我知道,我不会到处乱说,你放心好了!”

    田园抿唇,端了酒杯,对着龙跃擎,“多谢!”一口抿了杯中酒,便出了山庄,骑马而去。

    龙跃擎看着空空的杯子,端了酒杯叹息,“这个性子,真是讨人厌的很,但为什么我却这么想和他交个朋友呢?”

    “可能是他身上的真诚,热血、正义,都是我不曾拥有的!”呼出一口气,龙跃擎才慢慢说道,“派人收尾干净些,别让人知道,是他救了我,别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是,世子爷!”

    田园是真的担心顾欢喜,尤其得知已经八月初十,更是惊的头昏眼花,他不知道回到田家村,等待他的将是什么,但,他知道,如果田家人真欺负了顾欢喜,他会杀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