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田园到家(1更
    对顾欢喜来说,日子倒是好过的,每日在客栈内做点绣活,银子到手便能过下去。

    但她想要的,不单单是如此。

    所以在每日任务完成之后,她绣了一幅拜寿图。

    既染是拜寿图,少不得有个富家老翁,须得长命百岁,富贵奢华,还要儿孙满堂,宾客众多,亭台楼阁,花开蝶飞。

    她先画了图,染了色,再寻了一块大画布,慢慢的描绘,细节更是不能少。

    不不觉得好看,冬瑜瞧着却是看出来,这绣功可堪称大师级别,那罗掌柜也是有眼无珠,天天就想着绣些小件。

    一个小件能值多少钱?做一百个小件也不如一个大件来的值钱。

    而顾欢喜是明白的,所以两三日做一个桌屏,其余时间都拿来做拜寿图。

    她如今的要求便是,日子能过得下去,还能有点余钱,这些日子下来,除去各种开支,不不的药费,顾欢喜手里有百来两银子,买了些布请客栈婆子帮忙做了几套衣裳。

    屋子里,都是她们常用的东西,也是才置办的。

    这日子虽然好过,但困守在这一方天地,到底还是觉得憋屈。

    她所向往的青山绿水、鸟语花香,自由、惬意不是这样子的。

    “呼……”

    顾欢喜呼出一口气,放下了针线,一边冬瑜正在午睡,不不在认真的练字。

    顾欢喜瞧着,本有些烦躁的心,渐渐安定下来。

    看着绣了不少的拜寿图,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屋子,在院子里伸伸懒腰、活动活动筋骨。

    “呼!”

    小小的院子,光秃秃的,顾欢喜顿时心生一种找个地方住的想法。

    手里百来两银子,就算是去找院子,置办东西,一番下来也可能不够。

    还是在这里将就些日子,等拜寿图绣好出手,怎么也能有几百上千两银子。

    到时候有了银子,买两个彪悍的婆子,再来两个会武功的护卫,回田家村去,田家人这债还没算清,她岂会离开。

    “咚咚咚!”传来敲门声。

    “进来吧!”顾欢喜低语。

    门推开,客栈帮忙的婆子上前来,欲言又止。

    “花婶子有话直说!”

    花婶子在客栈帮忙,这些日子帮着顾欢喜娘三洗衣裳,出去买东西,平时顾欢喜她们吃剩的菜肴都拿了回家,所以对顾欢喜娘三十分客气,说话做事也利索的很,这般犹犹豫豫还是第一次。

    花婶子吞了吞口水才问道,“田夫人,您要买丫鬟吗?”

    “……”顾欢喜挑眉。

    买丫鬟?

    “怎么说?”顾欢喜问。

    “是这样子的,我村子里,有户人家,实在是穷的揭不开锅,家里打算卖掉一个女儿,所以我来问问,您要买吗?”

    “家里有多穷?怎么就要卖女儿了呢?”

    以她的了解,这个王朝只要你肯吃苦,就没有会饿死的。

    “爹一直病着,娘身子也不好,家里七八个孩子,全靠几个女娃儿支撑着,这不已经卖掉了两个,这打算再卖一个呢!”

    “他们家有儿子吗?”顾欢喜问。

    “有啊,最小的两个就是儿子!”

    “……”

    顾欢喜明白过来,这是重男轻女,生那么多女儿,就是为了这个时候卖掉。

    “他们说要卖多少银子吗?”

    “三十两,卖了之后,死活和她们家就没关系了,基本上不会来认这个孩子!”花婶子说道。

    “这样子啊……”顾欢喜轻轻呢喃。

    要真断了关系,以后再也不管,到时候可以买的。

    “那家打孩子吗?”

    “打,爹打了娘打,就连两个弟弟也会打,所以被卖出去那两个,是一点东西都不往家里捎带,如今这个是老三,听说要被卖掉,没有不舍,反而还开心得紧,我瞧着她勤快又能干,所以来问问夫人,要不要买……”花婶子笑着说道。

    三十两银子倒也不多,她也买得起。

    “你带来给我看看吧!”

    “是,夫人!”

    下午时分,花婶子就把人带了过来,一身破旧衣裳,都是补丁,洗的倒是干净,十二三岁年纪,瘦瘦巴巴的,长得普普通通,不算丑,瞧着也比较顺眼,见到顾欢喜的时候,很是局促,看了顾欢喜一眼,便低下了头。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顾欢喜问。

    “我,我……”小姑娘吞了吞口水,“我叫三丫,今年十三!”

    三丫说着,抬眸看了一眼顾欢喜,又低下头去。

    她知道,这可能是她以后的主人,看她穿的很是光鲜,一边炕上,一个娃娃正拿着点心啃,笑眯眯的可爱的紧,一个七八岁的正在认认真真的练字,连正眼都没看她一下。

    兴许是发现了她的目光,练字的扭头朝她看来,吓的三丫连忙收回了目光。

    “她爹娘来了吗?”顾欢喜又问。

    “来了,就在外面侯着呢!”花婶子忙道。

    “让他们进来吧!”

    三丫的爹娘穿的倒是不错,细棉布的衣裳,两个儿子也是胖嘟嘟,和瘦瘦巴巴的三丫完全不一样,两个孩子一见到桌子上的糕点,眼睛就亮了起来,“娘,我要吃!”

    三丫娘拍了他一下,看向顾欢喜。

    顾欢喜没说话。

    倒不是她舍不得一盘点心,而是对三丫爹娘不爽,自己吃的一身肉,穿的体面,对自己的女儿便这般苛待。

    “你们要买三丫,确定了吗?”

    “确定了,夫人您放心,三丫卖给您后,和咱们就没任何关系了,我们也不会前来寻她,若是她不听话,夫人尽管好好调教就是……”三丫爹说的顺溜,想来是卖了两个女儿,已经习以为常。

    三丫站在一边麻木的很,也似乎早已经知道,她会被卖掉,一点多余的情绪都没有。

    “花婶子说,三丫你们打算卖三十两银子?”

    “对!”

    顾欢喜又看向三丫,“三丫,你可愿意?”

    “我愿意!”三丫没有丝毫犹豫,便应了声。

    她早知道自己会被卖掉。

    从大姐、二姐被卖掉后,她就知道她的命运。

    下面四丫、五丫、六丫的命运也是如此。

    按照她爹娘的说法,只是把她们卖去做奴做婢,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若是不听话,就卖到勾栏妓馆去,那种肮脏的地方,她想一下都觉得害怕。

    “那文书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只要夫人您愿意买下,咱们就去衙门登记备案,等三丫的卖身契弄好,咱们再过来拿银子!”三丫爹说完,咳了起来。

    “那你们去弄吧,花婶子,辛苦你帮忙跑一趟了!”

    “不辛苦,不辛苦!”

    三丫爹娘临走时看了三丫一眼,三丫低垂着头,没有看他们,只是当他们出去之后,却慌慌张张追了出去,在门口处看着他们的背影,娘正在哄两个弟弟,说等一会拿了银子,就给他们买糕点吃,对她没有丝毫不舍,也没回头看一眼站在门口的她,三丫只觉得心疼万分,眼泪落个不停。

    顾欢喜走到三丫身边,“现在追上去还来得及!”

    三丫回头,泪眼模糊的看着顾欢喜,“没用的,我追上去,他们也不会带我回家!”噗通跪在顾欢喜面前,“夫人,我会听话,会勤快的干活,您以后能不能不要再卖掉我,不要打我!”

    她只是想有一个家,一个简简单单的可以容身的地方。

    没有干不完的活,填不饱的肚子,挨不完的打。

    顾欢喜看着三丫,微微颔首,“只要你不背主,不做出卖我的事情,我不会打你,也不会卖掉你,起来吧!”伸手拉了一把三丫。

    只是才一碰到她,三丫就疼的嘶了一声。

    顾欢喜猜三丫身上肯定很多伤痕,想说点什么,最终什么都没说。

    转身进了屋子,三丫犹豫了一下,跟着进了屋子。

    顾欢喜坐在凳子上,才说道,“

    大是不不,小的叫冬瑜,以后你唤她们大小姐、二小姐,唤我还是夫人,你的名字,你要我给你改个名字吗?”

    “……”三丫错愕了一会,微微颔首。

    大姐、二姐偷偷回来看过她,告诉她,她们已经被主家改了名字。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叫采菊吧,菊花风骨凌霜、傲然挺立,你没读过书,或许不懂,以后跟着不不一起读书认字,自会懂了!”

    三丫微微点头,跪在地上又磕头,“我,我,奴婢记下了!”

    以后她不是三丫,是采菊。

    等到她爹娘拿着卖身契回来,顾欢喜给了三十两银子,临行前,采菊爹娘看着站在一边的采菊,想说点什么,最终什么都没说,带着两个儿子离开。

    “……”

    这一次采菊没有哭,也没有追出去。

    顾欢喜又给了一两银子,让花婶子带采菊去置办两套衣裳,再洗个澡,若是身上有虱子,得去医馆买点药。

    等到采菊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顾欢喜娘三正在吃饭。

    采菊穿着干干净净的衣裳,站在一边有些紧张局促。

    “夫人!”

    “过来吃饭!”顾欢喜指了指一边的碗筷。

    碗中是白白的米饭,采菊惊愕了一下。

    她竟然也有白米饭吃。

    “坐下吃饭吧!”顾欢喜又道。

    采菊犹豫了片刻坐下,小心翼翼的拿了碗筷,却不敢去夹菜。

    而且白米饭就已经很好吃了。

    一块肉放在她碗中,采菊抬眸看去。

    “被光顾着吃饭,吃菜,这么一桌子,够我们吃的!”

    “多谢夫人!”

    顾欢喜点点头,不再言语。

    偶尔挑一块鱼肉,仔细检查了给冬瑜。

    不不中途帮采菊夹了一次。

    便自顾自的吃饭。

    这些日子,她爱上了读书,也爱上练字,读书多了,不不也有了自己的想法。

    就像对采菊,她便知道,身份有别。

    她是小姐,采菊是下人,可以对采菊好,但是得有个度,这是顾欢喜先前教她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娘三睡炕,采菊睡床。

    采菊虽来自乡下,身上也都是伤痕,却没有虱子,比起早些时候的不不,好了不少。

    而且她确实勤快,收碗、扫地主动洗衣服,有了采菊,顾欢喜基本上更多了些时间绣花,不不多了时间读书练字,冬瑜也有人带着玩耍。

    采菊也会跟着不不学认字,还会跟着顾欢喜学刺绣,冬瑜睡着的时候,她在一边做着络子。

    “再过两日就八月十五了!”顾欢喜低语。

    八月十五,中秋节。

    月圆、人团圆,不知道田园会不会回来?

    田家村

    田家二房一下子要嫁出去三个女儿,这简直刷新了田家村嫁女儿的先河。

    且相看、定亲、出嫁前后才用了十几天,但是你不能说三个人嫁的就差了,除去丈夫是死过媳妇的鳏夫,但家里条件实在是好,看聘礼、嫁妆就知道。

    八月十四,田家二房嫁女儿,八月十三村子里就忙活起来,过来帮忙的人不在少数,看着那一台台聘礼和准备好的嫁妆,村子里人还是羡慕的。

    要知道二房三个女儿都嫁在铜陵县,未来夫家有在县城有宅院又铺子,据说三个女儿的聘礼就快上千两,田仇氏为此笑的合不拢嘴。

    但是也有人明白,这是田坤明卖了妹子,好端端的,但这种想法,也就在心里想想,可不敢胡乱说。

    小仇氏小产,还要帮忙招呼着,脸色惨白,满头冷汗。

    得了空闲,坐在一边喘气。

    小仇氏的娘上前,“你到底怎么了?”

    “娘……”

    “你这般辛苦,坤子呢?怎么也没句话说!”

    小仇氏微微摇头。

    不能和自己娘说,她和姐夫有染,还怀了孩子,被田坤明知道了。

    说起来,也是她糊涂,田坤明不碰她,却和姐夫扯在一起,欢愉是有了,可麻烦也一大堆,如今田坤明厌恶死了她,要不是看在娘家和孩子的份上,她早被休了。

    “我去问问你姑,她怎么能这么对你!”

    小仇氏连忙拉住自己的娘,“娘,你别去,是我的错,我和姐夫……”

    小仇氏娘顿时惊的瞪大了眼睛,指着小仇氏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才说道,“你好端端干啥去作孽,这事情就此为止,莫让你姐姐知晓了!”

    “嗯!”

    小仇氏点头。

    她如今都不知道未来将会如何,丈夫一门心思要赚钱,把三个姑子嫁给了三个鳏夫,其中一个都四十多了,下面还有几个孩子,家里是有钱,见着小姑子也口水直流,这还不是见小姑子年轻有几分姿色。

    外面人只知道聘礼上千两,却不知道其中两个姑爷一人就给了一千二百两聘礼,这些银子都在田坤明手里。

    偏生三个小姑子居然没反抗,乐滋滋的准备明日嫁过去。

    八月十四

    田园在路上日夜兼程赶了几天,才在八月十四回到了田家村。

    他一进村子,就有种恍然隔世的错觉,看不清过去,看不透未来。

    “田园回来了!”有人喊了一声。

    震惊、同情的看着他。

    田园一身衣裳又脏又臭,日夜兼程根本没时间去收拾自己,只想着早些回到田家村。

    但是到了村口,看着这样子的自己,又有些不敢回家。

    路上有人吹吹打打,是来迎亲的。

    田园在一边瞧着,他此生是否有机会娶欢喜?

    或许是没有的吧。

    “驾!”

    骑马朝家中走去。

    他归心似箭,只是离家越近,越是忐忑,有些不敢走进。

    他在害怕,再恐惧。

    “田园回来了!”

    有人笑着和他打招呼,眸中都是同情。

    田园瞧见了,心沉入谷底,伸手摸了摸一边的刀柄。

    马儿也累的很,慢吞吞的前行,田园不敢催它,骑在马背上,紧紧握住刀柄,手心都是汗。

    他多希望,顾欢喜在家中听到他回来的消息,走出来迎他,不必言说,就站在不远处,静静含笑的看着他就好。

    可是,没有……

    “田园你回来了,你二哥家今日办喜事!”

    “……”

    田园没有说话,没有理会。

    马儿在田家门口停下,田园下了马车,一身臭味,让人退避三尺,田园却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

    很多事情,心中清楚的很。

    “田园回来了!”

    田家人听到这一声,一个个顿时变了脸色,田老头直接吓得跳了起来,田李氏吓得滑坐在地上。

    一边村长、族长都神色遽变,颤抖着身子。

    “回来了?”田李氏不信。

    连滚带爬出了堂屋,跑到门口,看着一身脏污,拿着大刀进了院子的田园,尖叫一声,“有鬼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