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小心翼翼的试探(2更
    顾欢喜瞧着,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她看着田园,就知道他状态不好,但又想不起他们以前是怎么相处的,只知道他对她很好,好到什么程度也不知道,脑子都乱糟糟的,又不能深想,一想就疼的厉害。

    她又不敢表现的太过,怕被田园看破,她早已经换了芯子。

    “大夫……”

    顾欢喜轻轻的唤了一声。

    “你家相公,伤的不轻啊!”大夫沉声说道。

    “……”顾欢喜愣了愣,“大夫,他都伤在了何处?”

    “内伤、外裳皆有,得好好调理才是,你得有心理准备才行!”

    “大夫,您尽管开药吧!”

    大夫看了顾欢喜一眼,自然听出顾欢喜口中的笃定。

    站起身轻轻解开田园的衣裳,“你看,这是外伤,伤口皮开肉绽,已经有了炎症,得敷药,内伤得服药,这期间还得好好休息,少忧思忧虑!”

    顾欢喜一一记下。

    大夫开了药药方,“一会药让小张给你们送过来!”

    “多谢大夫!”

    虽然大夫说的含蓄,顾欢喜还是知道,田园怕是伤的不轻。

    所以等小张送药过来,给了小张银子,小声问道,“你师父有说什么吗?”

    “师父说田老爷的伤好几处身中要害,不过有人给他吃了极好的药,所以才留下了性命,夫人您放心,只管好生照料着田老爷罢,会好起来的!”

    “多谢你了!”

    “都是应该做的,夫人不必客气!”

    顾欢喜让不不、采菊熬药,她则照顾着田园,等药熬好,喊了田园起来吃,这人也是好脾气,迷迷糊糊的坐起身,端了碗一口就给喝了,还问了句,“还要喝药吗?”

    “不了!”

    “那我睡了!”田园说完,又倒下去继续睡。

    顾欢喜瞧着哭笑不得。

    好在田园夜里也没发热,睡得安安稳稳。只是他身上的伤,顾欢喜深吸几口气,让不不抱着冬瑜,跟采菊出去,她红着脸,给他抹药。

    田园迷迷蒙蒙的睁着眼睛,看着顾欢喜给他抹药。

    “欢喜!”

    “嗯?”

    “这是梦吗?”田园问。

    “……”

    顾欢喜沉默,好一会才说道,“不是梦,你安心睡吧,我给你抹点药,不然伤口会发炎溃烂!”

    “好!”

    田园说了一句,彻彻底底沉沉睡去。

    顾欢喜沉默许久,才下炕去洗手,喊了不不、采菊回来睡觉。

    不不、采菊睡到了床上,她、冬瑜、田园睡炕上,也没再去开房间。

    想着明日就是八月十五中秋节,顾欢喜微微凝眉。

    “明日得做几样好菜才行!”顾欢喜说着,也睡了过去。

    这一夜,都睡的格外安稳,哪怕田园鼾声如雷,却让几个女子都有了安全感。

    身边没个男人,和有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天蒙蒙亮

    又是新的一天。

    八月十五,中秋节,月圆人团圆。

    对顾欢喜、不不、冬瑜、田园来说,这便是团圆的日子。

    田园安安心心的睡了一觉,醒来过后整个人感觉好受许多。

    他第一个醒来,看见睡在一边的顾欢喜,心顿时软的一塌糊涂。

    就那么看着她,嘴角渐渐挂上了笑容。

    顾欢喜被盯得毛骨悚然,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田园,“你看着我做什么?天色还早,再睡一会吧!”

    翻了身,拉了剥毯子盖住自己,又睡了过去。

    田园看了看天色,知道顾欢喜有些赖床,加上他其实还有些疲惫,索性闭上眼睛,再次睡去。

    这次没有担惊受怕,也没有日夜兼程的赶路,又害怕回到家中,顾欢喜出事。

    如今她就在身边,呼吸匀稳。

    田园睡梦中,也抿唇笑了起来。

    一家子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一个个排队去浴房后方便,田园便穿了衣裳,去院子里,免得尴尬。

    顾欢喜抱着冬瑜出来,不不、采菊也穿戴整齐,不不头发长了一些,编了麻花辫。

    采菊也是梳了麻花辫,走在不不身边,比不不高出一个头。

    “我们好了,你快去吧,等收拾好了,咱们去外面吃早饭!”顾欢喜笑道。

    天天吃客栈的东西,早就腻歪的很。

    以前怕被田家人遇上,不敢出去,如今田园回来了,顾欢喜倒是不那么怕。

    田园点头,迈步就要去浴房,顾欢喜又说道,“你记得抹药!”

    “……”

    田园错愕一下,顿时红了脸,“嗯!”

    原来昨晚不是做梦。

    顾欢喜真喂他喝了药,给他上药。

    原来是真的。

    欢喜对他真好!

    喜滋滋的去浴房,田园脱了衣裳,露出几道伤口,他都不知道是怎么伤的,一路走来也没觉得疼,倒是这会子才泛着丝丝的疼。

    田园一笑。

    兴许是有人疼惜,矫情起来了。

    一家子走出客栈的时候,还是十分引人注目。

    男子黢黑,妇人娇美清甜,男人怀里的孩子粉雕玉琢,漂亮精致,妇人牵着一个女孩儿也玉雪聪慧,身后那个,想来是小丫鬟了。

    这一家子先去了小吃摊子,馄饨、包子、豆浆、油条点了一堆,然后坐在一边慢慢吃着。

    不不知道顾欢喜爱买东西,田园也从来不说一句,反而随她去,家里的钱都教给顾欢喜保管,随便她怎么花用。

    冬瑜只管吃,别的事情不管,她现在还是个孩子呢。

    采菊却看的目瞪口呆,一桌子的东西吃不掉可惜了,索性用力吃,绝对不能浪费。

    吃了早饭,一家子去买东西。

    先去布庄买布料,手里有了银子,不用为生活犯愁,顾欢喜打算各做几套衣裳,这秋天转眼就要来了,秋天过后是冬天,衣服怎么也不能少的。

    罗掌柜见顾欢喜带着一个男人过来,顿时便明白过来。

    “田夫人,您过来了!”

    “罗掌柜,我过来买布料,你可千万要给我优惠些!”

    “好好好,一定一定!”罗掌柜笑着。

    顾欢喜都买直稠的布料,适合女子穿,各种颜色都要了三匹,给田园宝蓝、藏青、还要了几匹淡灰,又买了一些细棉布,床单、蚊帐也预定了下来。

    她一直买,然后爽快的付钱,回头看着坐在一边,抱着冬瑜的田园。

    只见他含笑的看过来,眼眸里都素笑意。

    顾欢喜微微抿唇,让采菊、不不也自己挑选几样,走到田园身边坐下,“我花了这么多银子,你会生气吗?”

    “生气?”田园错愕了一下,“我为什么要生气,你喜欢什么买就是了,没银子我会赚的!”田园认真说道。

    压根没去想,顾欢喜从他回来,就没喊过他田大哥。

    是真真正正拿他当一个男人对待,试探着他的底线。

    “那我还想买些丝绵,到时候冬天做被子,做袄子穿,行不行?”

    “行,买吧!”

    顾欢喜笑,“那你呢,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你……

    但这话,田园不敢说。

    只是笑的像个二傻子,“你买的我都喜欢,你不用管我,自己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吧,一会咱们去首饰阁看看,你再买些首饰吧!”

    “嗯,我以前的首饰都被田家人抢走了!”顾欢喜有些泄气的低语。

    “我都要回来一把火烧掉了,别人戴过的,咱们不要!”

    “……”

    顾欢喜怔楞。

    恍然大悟,这男人一定是回过田家村了。

    在外面,她也不好多问。

    “那咱们给不不也买一些,她的都被抢走了!”

    “好!”田园点头。

    “采菊也买两样,她虽是丫鬟,这些日子多亏了她,得奖赏!”

    “好!”

    顾欢喜挑眉,“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会答应?”

    田园愣,默默点头。

    “……”

    顾欢喜错愕片刻,扭开头,心跳有些快。

    一个人男人对一个女人百依百顺,很多时候并不是软弱,而是因为爱。

    爱,多么奇妙的一个字啊。

    罗掌柜偷偷瞧着两人互动,心中惊讶万分,想不到田老爷这般疼宠田夫人,倒是意外。

    更没想到,田老爷这么有钱,今日这买,怎么也得一二百两银子,他却坐在哪里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甚至一点不悦都没露出,反而还一副开怀的样子。

    买好东西,田园抱着冬瑜,顾欢喜牵着不不,采菊跟在后面,一起去挑饰品。

    罗掌柜则把顾欢喜买的东西都整理好,一会再送去客栈,也明白顾欢喜是不会把绣品卖给他了。

    恍惚想起,他手里一样绣品都没留下,“唉,失算!”

    一家子到了挑选首饰也是各种更样都挑了些,足足买了五百两银子。

    顾欢喜回头看田园,故意声音大了些,“这么多银子啊,五百两,我们买了这么多吗?”

    掌柜笑了起来,“夫人,不多的,您挑的东西都好看,就是小姐挑选的,也是精巧,铜陵县独一无二的,不算贵的!”

    “这样子啊……”顾欢喜拖长了尾音,又偷偷的去看田园,见他依旧含着笑。

    顾欢喜大手一挥,付了银子。

    少不得又要买胭脂水粉。

    顾欢喜又买了不少,田园依旧笑着,眸中全是宠溺。

    冬瑜靠在田园怀里,无语的很。

    这傻娘竟在试探这傻爹,莫非那一摔摔傻了?

    不过那天顾欢喜确实流了不少血,醒来也模模糊糊,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

    而且她发现,傻娘不喊傻爹田大哥了,而是你来我往的,比起以前娇娇俏俏强势不少。

    她发现过她娘头疼难捱,脸色发白的样子,然后就坐在一边发呆,然后渐渐好起来。

    买了不少东西,也用了不少银子,一家子去醉仙楼吃午饭。

    要了雅间,点了醉仙楼最好的菜肴,美美的吃了一顿。

    饭后,顾欢喜靠在窗户边,看着街道上稀稀落落的行人,问坐在对面的田园,“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

    田园沉默片刻,“木头生意我不打算做了,等田毅回来,都交给他来打理!”

    田家村的人,虽没有做错什么,但是一个个在他家出事的时候,装聋作哑,他绝对不轻饶。

    而不饶恕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没办法赚钱,一个月十几两银子,这个世道虽好,但是对于祖祖辈辈种田的农夫来说,也是一笔庞大的数目。

    “那咱们住在哪里?”顾欢喜又问。

    “这个不急,咱们先住在客栈里,等过些日子,师父他们回来了,咱们和师父商量一下,有这砍树的活计,我想很多村子都愿意我们迁居过去,而我最想迁居的村子是小田村!”

    小田村、田家村相邻,小田村以前的村民也属于田家村,只是后来因为许多原因,分开成了小田村。

    这次砍树的活计,他自然先顾着田家村的村名,却不想是一群白眼狼。

    既然他们无情,他又何须有义。

    “小田村……”顾欢喜略微寻思,便明白了田园想做什么。

    “那咱们要在小田村那边修建房屋吗?”

    “嗯,到时候在那边修建,到时候按照你喜欢的样子来修建可好?”田园道。

    “好啊!”顾欢喜笑着应声,又忍不住问道,“可是木材生意被田坤明抢走了,咱们要抢回来,怕是不容易!”

    “不会,舒掌柜是舒记的人,舒记素来最重诚信,若我没猜错,田坤明是拿到了一笔银子,而这银子恰好只够村民们的工钱,多余的银钱,他得到的并不多!”田园认真说道。

    放在桌几下的手,微微握拳。

    田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