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1更
    他不会放过的。

    “那木材生意,咱们还能要回来吗?”顾欢喜问。

    “能,我明日便去拜访一下舒掌柜,如今想来,他可能回家去过中秋节了!”

    “……”

    顾欢喜知道,古代人重承诺,所以她并不急。

    看田园似乎一点都没怀疑她,略微心安。

    “今天中秋节,晚上咱们自己开火如何?”

    田园看着顾欢喜,温柔一笑,“不了,厨房油烟重,炒菜油星子乱溅,会烫着你,咱们晚上还在醉仙楼吃吧,等以后宅院修好,买两个厨艺好的婆子专门煮饭!”

    ……

    顾欢喜心口一紧,然不住问道,“那我做什么?”

    “你只管开开心心就好,你不是喜欢养花,可以养各种各样的花,这次出去,我听说光是那种爬墙的蔷薇花,便有很多品种,到时候我给你寻来,你没事种着玩!”田园认真说道。

    双眸温柔的看着顾欢喜。

    顾欢喜心跳的有些快,微微垂下了眸子,轻轻颔首。

    “欢喜……”田园低唤。

    “嗯?”

    “跟着我,委屈你了!”田园说完,不敢看顾欢喜。

    他知道,跟着他,确实委屈她了。

    他早些年并不知道,会再次遇见她。

    上天会给他这么一个和她相处的机会。

    让她短暂的冠上他的姓氏。

    “……”顾欢喜惊讶了一下。

    她记得的事情很少,零零碎碎,但无一不是田园对她百依百顺,她这个外人瞧着都心动不已。

    田园不蠢,也不傻,还十分有本事胆识,这样子一个男人,是喜欢她的吧。

    可惜这个人不是她。

    顾欢喜也看向窗户外,抿了抿唇,才小声说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觉得不好,我未必是这样子想的,其实我知道,你对我很好,那些所谓的委屈,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田园闻言,惊喜的看着顾欢喜。

    见顾欢喜看着窗户外,有瞬间的失落,胡乱的应了句,“应该的!”

    两个人各怀心事儿,但彼此间,还是有些情绪在悄悄的升温。

    茶喝了,便起身回客栈。

    不不、采菊、冬瑜在一边玩的开心,一根绳子三个人,也能玩的很开心。

    顾欢喜喊了她们回客栈。

    回到客栈,罗掌柜也送了布料过来,客栈掌柜瞧着,啧啧称奇。

    难怪当初敢住一两银子一日的客房,原来有钱着呢。

    罗掌柜好几次欲言又止,到底还是没问顾欢喜有没有绣好的绣品,说了几句好话便离开了。

    顾欢喜把绣的拜寿图放好,准备先做几套秋衣,还有被子、床单一类,上面绣几朵小花,到时候瞧着心情也会不错。

    田园在一边熬自己的药,顾欢喜帮着给不不、冬瑜量尺寸,又给采菊量。

    采菊针线活还是不错,针脚细密,速度也快,不不也会一些,等裁剪好,都帮着冬瑜先做。

    冬瑜的衣裳要做的稍微大一些,她现在长身体可快了。

    不过冬瑜身子小,衣裳做起来也快。

    不不、采菊的也要稍微大一些,她们长得也快,尤其是在吃饱喝足,营养跟得上的情况下,长得更快。

    顾欢喜那种尺子,出了屋,见田园在煎熬,上前喊了一声,“田大哥!”

    “嗯?”田园抬头。

    “我过来给你量一下尺寸,咱们先把秋衣做起来!”

    “我不急的,你们先做!”田园忙道。

    “也不先给你做,先给你量一下尺寸,到时候要稍微做大一些!”

    “好!”

    然后配合顾欢喜量尺寸。

    顾欢喜就没见过这么好说话的男人,说话做事都真诚的很。

    给田园量好尺寸,顾欢喜便回了屋子。

    很快,田园听到了笑声,轻快、爽朗。让人听着都会觉得心情极好。

    就像此刻屋子里,几个人笑着说话,一起做针线活、

    田园最想过的便是这样的日子,开心快乐,心爱的人就在身边,他抬头就能看见。

    花婶子过来的时候,见到那一堆布还是格外惊讶,虽然知道买了不少布料,但是没想到这么多。

    顾欢喜拿了一匹适合花婶子穿的,“花婶子,这匹布料给你,谢谢你这些日子对我们的帮助!”

    “应该的,应该的!”花婶子拿着布料,开心万分。

    早知道田夫人出手大方,却不想还会给她一匹细棉布。

    这简直是意外的惊喜。

    都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花婶子拿了布料,又见采菊在一边开开心心的做着衣裳,不免感慨一声,“采菊是掉到福窝窝了!”

    不像她那三个妹妹,被爹娘以五百两银子给一起卖掉,如今卖去了何处都不知晓。

    世上这般狠心的爹娘也是少有,为了儿子,完全视女儿为粪土,还只是为了银子。

    不管不顾的,真真让人寒心。

    如今村子里的人都想看看,这两夫妻将来有个什么下场。

    看着开开心心的采菊,花婶子也不多言,道了感谢之后,拿着布料离开,更不问顾欢喜从哪里来,以后要去哪里,免得采菊被她爹娘给惦记上。

    顾欢喜做事情,从来都是有条不紊,买了布料,那就努力做衣服,给冬瑜先做,冬瑜小,做起来很快。

    一个下午,就把冬瑜的五套衣裳都做好,田园坐在屋檐下,想着接下来的打算。

    等到傍晚时分,一家子前往醉仙楼吃饭。

    桌子上菜肴丰盛,一边盘子里是月饼。

    “开饭吧!”顾欢喜高兴的说了一句,大家才拿起筷子开动。

    吃了饭,坐在一边吃月饼,笑声不断,倒也欢快……

    月圆人团圆,边疆将军府一个偏院,带着面具的安一进了院子,伺候的婆子立即福身行礼。

    这婆子是个聋哑人,不会说话,也听不见。

    安一摆摆手,示意她退下,一个人进了屋子。

    昏暗的油灯下,安一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妇人。

    伸手握住她的手,轻轻的揉捏,却始终没拿下面具。

    “今天是八月十五,还记得以前,您总是会亲手做月饼,让我和妹妹吃,妹妹喜欢吃各种好吃的,你特宠她,愿意给她做各种各样好吃的,可是……”

    “我没有找到她,我找不到她,我不知道要去何处找她,爹已经不是我们的爹了,我……”

    安一说着,拿下了面具,抬手捂住自己的脸。

    他原以为自己会哭,但是没想到,却是一滴泪都流不出来。

    他能守着的,也只是这一方天地,这一个亲人。

    “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带着你去找弟弟,他在大哥身边,比跟着我们好……”

    帝都

    顾府

    今日是中秋节,团圆夜,虽说中秋夜饭,除了正在坐月子的龙星宸没来,其他人都在,本来因为多了一个顾曦,是十分开心的事情,但想着少了的四房,这顿饭的味道却有些变味。

    顾康默默的吃着饭。

    “相爷,四老爷带着四夫人过来了,说他们是回来吃中秋团圆饭的,您看……”

    顾城微微抬眸。

    看向自己的阿爷、阿奶,又看了一眼顾康,见顾康眉头都没蹙一下,继续专心吃饭,淡淡说道,“让他们进来吧!”

    有些时候,明知道他们是假的,为了大计,却不得不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还要与他们面对面吃饭。

    “让他们滚!”顾老汉怒喝一声。

    “是,老太爷!”

    管家跑的飞快。

    有些话,相爷不能说,但老太爷说出来可就不一样了。

    顾钱氏给顾康夹了菜,“康儿,多吃点!”

    欢喜不见了,顾安不见了,罗氏死了,儿子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唯一剩下的这个孙儿,顾钱氏自是偏疼。

    别说是她,府里谁不多疼惜顾康一些。

    “谢谢阿奶!”顾康乖巧说道。

    大口大口吃着。

    可是再美好的佳肴,他也吃不出什么味道来。

    可是为了安家人的心,就算吃不下去,也只能吃。

    想到这里,顾康也夹了菜,放到顾钱氏碗中,“阿奶也吃菜!”

    “好好好,我们康儿真懂事!”

    不管如何,在顾康的粉饰太平之下,这顿中秋团圆饭,吃的还算圆满,那些不开心的谁也不会去说,就算有想法,也要压在心里。

    但对于田家来说,却是食不下咽。

    田李氏从顾欢喜那里抢来的银票在大火中被烧得干干净净,就是从大火里刨出来的那点银子也被烧得乌漆嘛黑,很多也划掉了,拿出去也没有人要。

    田老头病了,竟连请大夫的钱都没有。

    几个儿子在这时候也来个装聋作哑,嘴里说着孝顺的话,就是不拿银子出来。

    当初分家,可是一个人给了五十两银子,说没银子,谁会相信。

    田李氏气得直骂街,可是任她骂也无人上前去劝一句,由着她骂得口干舌燥肚子饥饿。

    四个儿媳妇各自烧了饭吃,也不管她有没有饭吃。

    都怨恨着她呢。

    这个家,要不是她作,她们哪里会去找顾欢喜麻烦,也不敢。

    如今田园回来了,这日子怕是要不好过。

    四个儿媳妇各有心思,总之是死死的看住银子,到时候实在不行,还能有个家底,能把日子过下去。

    田坤明稍微好一些,他手里有银子,并不为银子发愁,田仇氏提了好几次,让他把银子拿出来,田坤明都拒绝了。

    二千多两银子,死死的拽在手中。

    “坤子,你到底想做什么?那是你几个妹妹的聘礼,为什么不给爹娘,而是你自己拿着,你别忘了你幺弟还要成亲,他还没有娶媳妇儿!”田仇氏不满吼道。

    “娘手里不是有名银子吗?那些银子已经够娶亲用了!”

    “你说的倒是轻巧,也不想想咱们家什么名声,好人家的女儿,有几个愿意嫁进来,也只有那些缺银子的愿意把女儿嫁到咱们家,既然缺银子,你以为几十两就够了?!”

    说好听是嫁,说难听的就是卖。

    “娘手里可不止几十两,几百两也是有的!”

    “那不是,那不是……”田仇氏顿时有些无言。

    这个儿子,和她到底是不亲了。

    田坤明任由田仇氏在那里说,就是不提给银子的事情。

    将装聋作哑做到极致。

    田仇氏气得发昏,可拿田坤明一点办法都没有。

    只恨自己命苦,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儿子?

    要说日子过得开心,非顾欢喜不可。

    整日开开心心的做着衣裳,让田园好好的养身子,吃的好喝的好,手里有银子,又不用担心被人骚扰,想出去了,那就田园抱着冬瑜,她牵着不不就能出去。

    田园好的,让顾欢喜喜心动,但她又不敢出手,主要还是心虚。

    她毕竟是假的。

    有时候,顾欢喜忍不住想,如果她就是顾欢喜该多好,就不用这么纠结……

    田园在此期间去了找了一趟舒明光,得知他去了帝都,大概九月底才能回来。

    几番周折,倒是见到了苏明光留下来的管事。

    两人一番对饮小酌,美酒佳肴下,便说到了那一批木材。

    “田老爷,大掌柜临走前说了,那批木材他是再也不会出一文钱,以后的生意,若是田老爷还要与咱们做,那咱们再重新签订契约!”

    对于能不能拿到银子,田园无所谓。

    他要的并不是银子,他想要的是其他。

    略微寻思后才说道,“不给银子也无妨,但我有一个请求,你们去拉木材的时候,告诉田家村的人,你们将不再去收木材!”

    “田老爷以后也不再卖木材了吗?”管事忍不住问到。

    田园微微摇头,“不,木材我还是要卖的,但是这砍木头的人,我从万万不会再用他们了!”

    管事顿时明白过来,田园这是要秋后算账。

    “我明白了,田老爷尽管放心,咱们舒记秉承的便是信义二字,竟然在这里答应了田老爷,就一定会把田老爷的话带给那些村民们!”

    田园起身,微微抱拳行礼,“多谢!”

    “田老爷不必客气,说起来,这次,咱们舒记还大赚了一笔!”

    田园笑而不语。

    舒记赚那是舒记的事情,他损失这笔银子并不心痛,但田家没了这笔银子却会剧痛万分,这是活生生在挖他们的肉。

    要收拾田家,只要让他们贫穷,赚不到银子,他们自己就会咬起来。

    从舒记离开,田园倒是没有直接回客栈,而是托人去了一趟小河村,请小河村的村长、族长来县城见上一面。

    他本想亲自去一趟的,但不放心把顾欢喜娘三独自留在县城客栈。

    思来想去,便去了一趟马市。

    这边的马市也没几匹马,但想买一匹年轻矫健的倒也不难,只要拿得出银子来,也能选到一匹年轻力壮的好马。

    “所以这匹马一百两银子吗?”顾欢喜伸手摸了摸这黑马。

    黑不溜秋的,倒是和田园有些像。

    “嗯,你是不是觉得贵了?要是觉得贵,咱们可以换便宜些的!”

    “不贵,一分价钱一分货,这马黑不溜秋的,瞧着却有劲的很,跟那匹白马很配!”顾欢喜说着,又问道,“是要置办马车了吗?”

    “嗯,以前那辆被田家霸占了,那日我也没来得及毁掉,不过我不想拿回来,索性重新置办一辆,比那一辆更好,你觉得如何?”田园问。

    “好啊,反正银子放在抽屉你,你要用拿就是了,不必事事问我的!”

    她对这些事情不懂。

    田园能办好,最好不过了。

    “这两日,小河村的村长、族长应该会来客栈,我会和他们见上一面,说说迁居小河村的打算,欢喜,你想住在县城,还是住在乡下?”

    顾欢喜认真想了想,“如果住在乡下,怎么修建房子,能让我来设计吗?”

    “可以,你想怎么修建,咱们就怎么修建,花花草草也可以去花市买,也可以去府城买,都依你!”

    顾欢喜心一顿,抬眸看向田园,见他眸中都是认真,伸手轻轻拉着他的衣袖,“你对我这么好,我要怎么报答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