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迁居的事情(2更
    田园一愣。

    报答?

    他做什么事情,从来没想过要顾欢喜报答。

    “你不用想着怎么报答我,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田园说着,低头看着顾欢喜白白嫩嫩的手。

    很想去握住这小手,牵着她走一辈子。

    可是他知道不能,也不可以,他和顾欢喜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是完全两个极端的人,顾欢喜迟早有一日会回到她亲人的身边,过上那种衣食无忧,舒心惬意的日子。

    如今夫妻相称,是逼不得已。

    他若是趁机占她便宜,真是猪狗不如。

    “这样子啊……”顾欢喜说着,轻轻的收回了手。

    有些话她不能说,也不敢说。

    更不敢多问,怕自己露馅。

    田园见顾欢喜有些不开心,犹豫许久,他伸手摸了摸顾欢喜的头,“别胡思乱想!”

    “我没有胡思乱想,我就是想不明白,你对我这么好,却什么都不求,那你图什么?”

    “什么都不图!”

    确实也无所图。

    他此生所求,也不过是见她开心快乐,幸福美满。

    至于这个给她幸福的人,如果是自己,他会庆幸一生,但如果是别人,他也会默默祝福。

    “哦!”顾欢喜淡淡的应了一声。

    这个世上真有这么好的人吗?不求回报,也不图什么?

    她不相信。

    但田园这个样子,顾欢喜又有些相信。

    “别胡思乱想!”田园安慰道。

    更不希望顾欢喜有心理负担。

    “嗯,我不胡思乱想!”顾欢喜抿唇一笑。

    田园见她笑了,才稍微放心,柔声轻问,“晚上想吃什么呢?醉仙楼去吃还是去外面吃?”

    “咱们去外面吃饺子吧,街口有一个买饺子的小摊子,听说饺子好吃的很,我还没吃过呢!”

    “好!”

    他对的素来没什么要求,能填饱肚子就好。

    顾欢喜说想吃,他便带她去吃。

    等将来,她回到帝都顾家,这样子的机会,便再也不会有。

    如今在一起,应该多多珍惜。

    顾欢喜看着田园笑,伸手去摸摸他新买的黑马。

    “那我先回去了!”

    “去吧!”

    顾欢喜转身慢慢走。

    田园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直到消失在转角,也看了好一会,才收回视线拍拍马儿的头。

    而那个位置,刚好是顾欢喜摸过。

    有心、无意?

    田园笑,他自然是有心的。若无心,又岂会千里迢迢的寻她,为了她连命都可以不要。

    有些事情,他也只敢在心中想想,却万万不敢付出行动,他不敢……

    田园沉默的看着自己的手,却没看见拐角处,顾欢喜站在那儿,淡淡的看了他一会,然后转身离去。

    小田村

    小田村的村长叫天本有,五十七岁年纪,家中有十来亩田,但下面有三个儿子,七个孙子、八个孙女,还有个十六岁的女儿没嫁人,一家子如今没分家,这田中、地里的收成,一年下来出去税收,也堪堪够吃。

    这还是老天爷恩赐,不要有什么灾年,若是有个天灾**,就得断粮,所以一家子都努力的想着赚钱。

    早些时候田家村村民砍树赚银子啊,一个月十几两,可把一家里嫉妒的红了眼,可没办法,田家村把这砍树的活看的死死,就算要找人,也是亲戚带亲戚,朋友带朋友,一般人休想参入。

    小田村祖先和田家村祖先是亲兄弟,但是后来生了嫌隙,便各自分了家,一个叫田家村,一个叫小田村,两不相干。

    田本有看着来人,忍不住问道,“你说谁请我和族长去铜陵县?”

    “田园,他说他叫田园!”

    “田园……”

    田本有低低呢喃几句,顿时回味过来,“我懂了!”

    田园在田家的事情,这十里八村早就传开,田家霸占了他的家,撵走了他妻女,又霸占了他的木头生意,如今他回来了,势必要把生意抢夺回来。

    田家村他如果不愿意住下去,那么小田村就是最好的选择。

    都是姓田,只要小田村热烈欢迎他,他田园就能是小田村的人。

    一旦田园成了小田村的人,那么他砍树的事情,首先考虑的就是小田村的村民,早些时候,他媳妇被撵出去,田家村可没一个人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想来田园心里是恨的。

    恨好啊,恨了田家村的人,他小田村才有机会。

    田本有想到这里,“你,你稍等,喝茶喝茶,我收拾收拾,一起去族长家!”

    田本有说着,喊了媳妇赶紧上茶。

    “好嘞!”

    招呼好来人,立即进屋子去换衣裳。

    他打算带着族长去铜陵县,哪怕晚一些也没事,这可是事关整个村子的大事,马虎不得。

    作为村长,他不单单希望自己有钱,也希望村民们有钱,那样子一个村子才能强大起来,他作为村长,走出去才有面子。

    等收拾好,立即去族长家。

    小田村的族长叫田余庆,七十二岁。

    老是老了点,但却神采奕奕,一双眼睛锐利的很。

    早些年他也赫赫有名,将生意做的很大,只是后来得罪权贵,家产系数没了不说,还差点丢了性命,没得办法才带着一家老小回到乡下,不敢再求荣华富贵,只求能够平安度日,能够温饱就好。

    见到田本有的时候,笑道,“本有过来了啊!”

    “叔,我过来有要事和您说!”田本有笑道。

    “那快进来!”

    “唉!”

    进了屋子,田余庆才说道,“啥事,说吧!”

    “叔,田家村那个田园,您知道吗?”

    田余庆闻言微微一愣,。“田园啊,知道一些,怎么了?”

    “他请人给我送信来,请咱们有空去铜陵县见一见,叔,您说,他是不是想迁居到咱们小田村来?”田本有问。

    田余庆仔细想了想,微微颔首,“有这个可能!”

    “叔,您看……”

    田余庆想了想,看着如今家徒四壁的家,心中又怎么会没点想法。

    “走,咱们去铜陵县见一见这田园!”

    不管这田园想做什么,总得见了之后再说。

    要真是迁居到小田村,他自是万般欢迎。

    “这就去吗?”田本有问。

    “这就去,你快去和那带话的人问清楚,我收拾一下,喊了你两个兄弟,咱们走一趟!”

    “好!”

    田本有连忙应声。

    这厢仔仔细细收拾了一番,才去把村子里唯一一辆马车借来,快速奔往铜陵县。

    务必早些到县城,然后天黑关城门前回来,不然在县城住一晚可不便宜,还有吃饭,都要花钱。

    天还未黑,一家子便收拾好出了家门,田园抱着冬瑜,然后护着顾欢喜,顾欢喜、不不见路边有卖橘子的,便挑选起来。

    顾欢喜爱吃橘子,格外的爱,尤其是味道甜,又没肉渣的最喜欢,她可以一天吃好多个,不停的吃。

    买了一大篮子,称了之后,顾欢喜付钱,田园一手抱着冬瑜,一手拎着橘子,走在一边。

    顾欢喜剥了一个,放在口中咬了一口,“好甜!”

    抬手自然而然的喂给田园吃,“你尝尝,好甜的!”

    田园一顿,喜滋滋的张嘴接了橘子,用力点头,“真的好甜,咱们回来再买一些吧!”

    “不用,我和那卖橘子的说好了,后天中午的时候问他买,他家里还有几株据说个子大,更甜的橘子!”顾欢喜笑道,自己吃了,又喂给田园。

    小心翼翼的剥去了橘衣,把里面的肉喂给冬瑜吃。

    “好吃吗?”

    冬瑜一个劲的点头。

    不单单是橘子好吃,而是这份母爱,浓郁、纯真,让人心里暖洋洋的。

    几世的大长公主,她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但真真正正的人间美味,却是顾欢喜带给她。

    “娘,还吃!”

    “好,一会再给你剥!”

    到了饺子摊前,顾欢喜带着不不去点饺子。

    这饺子有韭菜猪肉馅,有香芹猪肉,还有一个白菜猪肉。

    顾欢喜听说这家饺子好吃,也不知道味道到底多好。

    “一样来三十个吧!”

    无女人,吃九十个是不够的,尤其是田园一个人就能吃五十个,一会尝尝哪个馅的好吃,再多点哪个馅。

    “好嘞!”

    饺子摊的老板热情的很,立即煮饺子。

    一家子说说笑笑,等着饺子端来。

    田本有、田余庆到了客栈,得知田园他们出去吃饺子了,便又赶了过来。

    田本有看着饺子摊边方桌上的一家子,犹豫了一下才上前,抱拳行礼,“请问是田园田老爷吗?”

    田园看着田本有,微微颔首,“正是本人,请问你是……?!”

    “在下田本有,是小田村的村长!”

    田园闻言,连忙站起身,抱拳行礼,“村长有礼!”

    “不必客气,这是我们小田村的族长,另外两个是族长家的兄弟!”田本有介绍道。

    田园忙朝田余庆抱拳,“见过族长!”

    田余庆微微颔首。

    他一直在打量田园,以他行商多年的目光来看,田园是个正直的人,至少眸中神色干净,没有那种阴险小人的阴翳和算计。

    “族长、村长,请这边坐!”田园招呼着他们坐到一边空的桌子上去。

    “不,不了,我们站着说就好,这马……”田本有忙道。

    还是怕坐下来,这不吃东西可不行。

    “马车牵到那边角落去停着,再问老板要点水给它喝一下,赶了一路,马也渴的,村长、族长既然来了,这一顿我做东,请几位尝尝这的饺子!”田园说道,招呼田余庆、田本有坐下。

    两人犹豫一番,到底还是坐了下来。

    田余庆的两个儿子忙去停马车,饺子摊的老板也客气,给了一盆子水,让他们拿去给马喝。

    顾欢喜便去点饺子,她知道山里汉子做体力活,胃口大能吃,又点了二百个饺子,让他们敞开了肚子吃。

    饺子摊老板可乐坏了,今儿定是他在此摆摊卖饺子来,生意最好的一天。

    不单单热情,还周到。

    饺子是顾欢喜她们这边先好,顾欢喜让分了一些过去,然后几个人沾了醋小小口吃着。

    “唔,好吃!”

    “好吃!”

    冬瑜也拿着一口一口的慢慢嚼着,味道真心不错。

    娘几个吃的眉开眼笑,胃口那叫一个好。

    那厢,田园招呼田余庆、田本有吃饺子。

    两个人推辞了一番,到底还是忍不住吃了起来,本就饥肠辘辘,饺子也确实好吃,一顿下来,二百个饺子很快被吃了干干净净,还喝了两大碗饺子汤。

    “呼!”田余庆呼出一口气。

    多少年不敢这般敞开肚子吃了。

    从身无分文回到田家村,只有一个老房子和几亩田地,一家子上上下下三十余口,想要熬下来,可真是不容易啊。

    这些年,别说是他,就是家里上上下下,也没吃上几顿饱饭。

    可惜少了点酒。

    不过田园能请他们吃一顿饺子,已经十分不错了,这酒啊,不能贪心,不能贪心!

    “村长,族长,不瞒二位,我打算迁居到小田村,所以才请了二位来,我本来也想亲自上门,但没和你们说好,怕有些不妥,所以不敢妄自上门,还望二位见谅!”田园真诚说道。

    “你真打算迁居到小田村?”田余庆问。

    声音有点激动。

    “是,我是打算迁居过去的,在小田村修建房屋,买山建果林,到时候这些活计都要请人做,既然我是小田村的人,那么首先考虑的就是小田村的人,再者我有个木材生意,虽然被田坤明霸占过,但我已经拿了回来,到时候这砍树的活计,我首先考虑的还是小田村的人!”田园认认真真低语。

    田余庆、田本有激动万分,两个人都站起身,“你确定了吗?”田余庆激动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