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长袖善舞的田园(1更
    村民们想到这里,纷纷看向村长、族长。

    族长当机立断,“走,咱们一起去看看,若真是田园,咱们一起说说话,不管如何,也要让他知道,咱们小田村是欢迎他的!”

    村民们自然赞同。

    一起前往村长家……

    田园、顾欢喜一行人到了村长家。

    田罗氏看着顾欢喜,微微有些诧异。

    觉得这小妇人有些熟悉,但是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认真想了想,还是没想起来,也不在多想,忙道,“快里面坐!”

    “麻烦了!”田园道。

    “不麻烦不麻烦,你们快进来,先坐喝杯茶,你们叔很快就回来了!”田罗氏笑道。

    让大儿媳妇田区氏去泡茶。

    田区氏笑眯眯的点头,赶紧去泡茶,心里却想着,这是哪家亲戚,瞧着气派的很。

    竟还带了一个小丫鬟。

    田罗氏招呼顾欢喜、田园坐,看着田园怀里的孩子,“这是你小女儿?”

    “嗯,这是小女儿冬瑜,那个是大女儿不不!”田园轻声介绍道。

    “长得可真漂亮!”田罗氏夸着,脸上都是笑。

    倒不是她吹牛,不不、冬瑜确实长得好。

    不不如今瞧着,已经露出绝色模样来。

    瓜子脸、大眼睛,琼鼻樱唇,坐在顾欢喜下方,规规矩矩、安安静静的,已经有了些做派。

    田罗氏想着,田园带着媳妇回来没多久,竟把这个被田家磋磨的可怜儿给教的这般好。

    这个小妇人,不简单!

    采菊站在她身边,腰杆笔直,目不斜视。

    耳朵却仔细听着。

    “……”田园笑,不知道要怎么接话。

    他很少和别人说起两个女儿。

    因为都不是他的骨肉,他也不知道要怎么相处,所以沉默以对。

    顾欢喜见状,笑道,“婶子家可也有女孩儿,倒是可以一起玩耍的!”

    “有有有,我大孙女十来岁,这会子打猪草去了,一会就回来!”田罗氏说着,不免羡慕不不。

    长得好看,命还好。

    她是知道,这不不,不是田园的孩子。

    但既然田园认了她做女儿,那就是田园的女儿。

    她一个外人也不好多说什么。

    这厢说话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很快田区氏端了茶水进来,这茶都是山里采来的苦丁茶,制作又粗糙,吃起来味道却还可以。

    入口淡淡的苦,回味却甘甜。

    顾欢喜忍不住又喝了两口,想着来年茶叶冒芽,就进山去采摘。

    田园看了顾欢喜一眼,见她连着喝了好几口,便记了下来,打算到时候弄一片地,拿来种茶树,也不用多,够顾欢喜吃就行。

    村长、族长过来,田园站起身。

    “族长、村长!”

    “田园啊,我看你马车上面不少东西,东西都拉来了?”村长开门见山问。

    “嗯,都拉来了,我们打算找个地方,搭个草棚子先住着!”

    “这哪里需要搭草棚子,我和你说,我早给你打算好了,我家老三的院子,我一早就让他们收拾了出来,三个屋子,里面宽敞还明亮,修了没多少年,让你婶子带你媳妇、闺女去瞧瞧,若是满意,把东西搬进去,就先住在我家中吧!”村长笑道。

    田园犹豫了一下。

    但想着顾欢喜到底娇生惯养,还有不不、冬瑜两个孩子,“那就麻烦村长叔了!”

    “不麻烦不麻烦!”田本有让田罗氏带顾欢喜她们去看看屋子。

    田罗氏点头,带着顾欢喜她们往小院走去。

    说是小院,位置倒是挺大的,正屋有一个大间,还有偏房。

    “田夫人……”

    “婶子不必喊我田夫人,喊我欢喜吧!”

    “欢喜……”田罗氏呢喃。

    总觉得这名字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什么地方听到过。

    “嗯,就是欢喜,欢欢喜喜这两个字!”

    “那真是极其喜庆的名字呢!”

    “这屋子早上就收拾好了,家具什么都抬了出去,犄角旮旯都打扫了一遍,还用艾草熏了一b遍,你不要嫌弃!”田罗氏笑道。

    “不会嫌弃,这房子瞧着好得很呢!”

    “那你是住主屋,还是偏房?”田罗氏问道。

    “住偏房吧,偏房有炕吗?”

    “有的!”

    “婶子,带咱们看看偏房吧!”

    她不太愿意去住人家的主屋。

    “好,好的!”

    偏房也不小,炕也蛮大,屋子里空空,什么都没有,但是扫的很干净,到处都擦过。

    还分了里间外间,里间如今也是空空如也。

    “我也不知道你们要怎么住,床、桌子、案桌那些都拿出去洗了,等到时候抬进来,你们再安排!”

    “如此甚好!”顾欢喜甚为满意。

    她和不不、冬瑜、司菊睡炕,让田园睡里面屋子,到时候东西什么的都摆放在外面就好。

    “浴房在这边!”

    顾欢喜跟着田罗氏过去看。

    浴房收拾的还算干净,不管以前如何,但是现在是干净的。

    她也不在这里常住,便笑道,“挺好的!”

    “那便安心住下,等你们房子修好再搬过去!”

    “嗯!”顾欢喜点头。

    既然确定要住下,那就要把东西搬过来,这些都不用顾欢喜费心,自有人把马车牵到了后门,把东西搬下马车拿进院子里,“伯娘,都放哪里啊?”

    这几个男孩子都十三四岁年纪,半大不小的孩子,倒也没那么多忌讳。

    “都放这个屋子来吧,谢谢你们了!”

    “夫人,您不必客气,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顾欢喜笑。

    看着这些个衣着普通,但洗的干干净净,身上也没汗臭味的小子。

    心中明白,他们是想着讨好自己,到时候能跟着田园去山里砍树。

    东西大多数都装在箱子里,她们自己置办的被褥、枕头用布包了起来,还有一些平时要用零零碎碎的东西,都用布包着放的整整齐齐,要收拾也不会特别难。

    顾欢喜还买了几十斤大米、面粉,以及油盐酱醋,她甚至还置办了一口大铁锅。

    “你们快去把晾在后门的东西都抬进来!”田罗氏催促道。

    “是,伯娘!”

    男孩子们力气还是大的,或端或抬,把东西抬了进来。

    顾欢喜要了两个衣柜,衣柜案桌,一张桌子,四个凳子,还有一张床,脸盆架子。

    基本上屋子里就差不多了。

    顾欢喜既然选择了偏房,田罗氏也不劝顾欢喜一定要住主屋去,免得赵宝仙回来,这事不好收场。

    “那你们先收拾着,我去准备午饭!”

    顾欢喜伸手拉住了田罗氏,“婶子,这些米面,还有油盐酱醋你一起拿过去煮,余下的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的!”

    田罗氏欣喜的接过了米面,尽管她力气大,都有些拎不动。

    还真沉!

    “伯娘,我们帮您搬到厨房去!”几个小子笑着把米面给拎走。

    田罗氏笑了起来,“这几个小子!”

    顾欢喜抿唇浅笑。

    “那欢喜啊,我先去看看!”

    “好!”

    田罗氏一走,顾欢喜让冬瑜坐在一边玩耍,带着采菊、不不收拾屋子。

    先把炕铺好,如今马上就要九月,还有些热,秋老虎还没去。

    所以用着草席。

    但是怕晚上会冷,又准备了薄薄的被子。

    都是手脚利索的人,整理房间,收拾床铺也快的很,顾欢喜让田园睡在里间,自然要给他铺床、

    田园倒是方便许多,一个草席、一个枕头、一床薄被,再挂一个蚊帐,就算是好了。

    总比在客栈的时候,有**一些,至少分开睡。

    堂屋

    有人开口问田园,“田老爷,您真打算住到咱们小田村来吗?”

    “是的!”田园应道。

    他没有纠正村民喊他田老爷,他就是要让村民知道,他和他们是不一样的,对他,对他的妻子,必须敬重,他们想要赚钱,他可以给他们赚钱的机会,但他们要守本分,那些花花肠子可不能有。

    “那您修建房子,会请我们去做工吗?”

    “会,我一会就去选地方,到时候找了风水先生来划地,等地方确定好,就请你们来做工,工钱不会少了你们的!”田园大声,让所有村民都能听到他的话。

    “那木匠、石匠你也是要用咱们小田村的人吧?”

    “那是自然,若是有手艺的,我倒是有活计,让你们现在就做起来!”

    田园知道,小田村穷。

    比田家村穷多了。

    这些人想赚钱,砍树无疑是最赚钱的,所有这修建房屋的事情,得在砍树之前敲定下来。

    再不济,木屋总是要弄几个出来,总住在别人家不是一回事儿。

    “我会木匠!”

    “我会石匠!”

    “我力气好,啥都能做!”

    “我也是……”

    田园对这些人的积极很满意,笑道,“那好,一会我要用到木匠、石匠,不过目前我还没确定好,这房子修在何处,所以你们可以先准备东西,比如木板、木头、石墩子一类,到时候直接送过来就是!”

    “那你要什么样子的,有个大概吗?若是有个大概,那就好办多了!”

    “是啊,是啊,你要什么样子的,和咱们说了,咱们回去准备,到时候你随便算点钱给我们就是了!”

    田园也没客气,“好,那我们来说说!”

    “我修建房子,少不得要木头,不过我打算买个山头下来,买山头后便有木头,但是这房梁就要那粗、长的树木,我宅院修的大,锁需要的木料肯定多,你们也可以先去山里砍木料抬回来,到时候我给你们算钱,对了,你们可有识字的人?”田园问。

    “……”

    “……”

    村民们面面相觑。

    小田村识字的人,还真不多。

    “都不会吗?”田园又问。

    “我,我稍微会一点!”一个中年男人慢慢走过来,有些羞涩说道,“我也只是会一点而已!”

    “这……”田园为难了。

    这会一点可不行,起码得会写村民们的名字,再把他们每日做了什么记下来,到时候好算账结钱。

    田余庆坐在一边,想了想才说道,“我家那两个倒是识字的,你能用得到他们,尽管喊了他们来干活!”

    “族长家两位叔识得字?”田园问。

    倒是意外。

    “识得一些,你尽管喊了他们来干活就是!”

    族长的声音轻轻的,却格外的坚定。

    田园明白,怕不单单是识得一点字这么简单。

    可能是认得很多字。

    再看族长一把年纪了,瞧着神采奕奕,不是那种没见识的老头。

    而且能做一族之长,多少还是得有本事。

    “那好,到时候我定找两位叔过来!”田园应下。

    族长闻言松了口气。

    总算,给两个儿子找了份差事。

    村长也有些急,抿了抿唇,看到站在屋檐下的儿子田开平,村长心口微微一疼,想说点什么,最终什么都没说。

    路是自己走的,想要得到更多的东西,还是要自己一步一步走才踏实。

    不能什么都为他打算好,他若是想出人头地,这第一步必须自己跨出来。

    田园被村民围在中间,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己的长处,田园一一应着,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反而认认真真的解答他们所有的问题。

    一番下来,村民算是明白,田园是一个很实诚的后生,说话做事都十分靠谱,这样子的人,能来小田村居住,简直是他们的福气。

    “好了好了,你们该询问的也询问了,都先回去吧,我和村长一会陪田园去看看地方,等地方确定下来,就给田园办理迁居、户籍证明,到时候他便真真正正是咱们小田村的人了!”族长沉沉出声。

    小田村的人,纷纷点头。

    虽有些不舍离开,但是族长说的对,有些事情比他们的事情重要多了,首先要田园真真正正成为小田村的人,其次便是田园房子修建在何处,等这些确定下来,他们就可以赚钱了。

    不,现在就可以赚钱了。

    田园要木头,要石墩子、要石板,只要有力气,就努力干活赚钱吧。

    不然到时候收谷子时,得先把谷子收回来,就没时间干活赚钱。

    村民总算走了,堂屋安静下来。

    田园看见田开平还站在屋檐下,他其实早就注意到了田开平,这个腿脚似乎有些不方便的男人。

    不过他没有问这人是谁?扭头和村长、族长说话。

    询问着哪里好修建房子。

    这修建房子的位置,倒是不用征询顾欢喜的意见,首先在溪边,小溪有水,到时候做什么,都能把水引到家中来。

    其次要靠山,后面的山如果不能独立,便划分一块,到时候修上高高的围墙,围墙下种满荆棘,一般宵小便不敢进入,养上几条凶狠的狗,再买上几个会武功的护卫。

    几千两银子怕是不够。

    不过好在师父他们也应该快到了,他可以问师父借一些先用着,等赚了钱再还给师父。

    “你这要挨着小溪,又要靠山,咱们小河村倒是有这么一个地方,那山后方是悬崖,有百丈多高,可能更高一些,也没人去量过,但是那地方吧,确实是好,你要不要去看看?”田本有问。

    田园想了想,“好,咱们这就看看!”

    “那你等我一下,我去拿个镰刀,那地方有些地方有没人行走,我拿把镰刀,好砍掉荆刺!”田本有说着便去了柴房。

    族长田余庆想去,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说道,“我回家,喊我那两个儿子随你一起去!”

    “多谢族长!”田园抱拳行礼。

    田余庆摆摆手,朝家走去。

    别看他年纪大了,这会子走路倒是快的很。

    一时间,这小小的天地下,就剩下田园和田开平。

    田开平站在不远处的屋檐下,犹豫着、磨蹭着,想上前又纠结,想上前又不敢。

    “……”

    田园寻思片刻,走了过去。

    田开平看着田园走来,瞪大了眼睛。

    他一身直稠长衣,高大威武,步子迈的极大,却有平稳的很。

    不像他,是一个瘸子。

    田园越是靠近,田开平越是紧张,手心顿时便起了汗。

    就连背脊心都起了汗。

    他是躲在阴沟里的老鼠,田园是站在光明,万众瞩目的英雄,是田家村未来的希望。

    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羞愧的低下了头,再不敢看田园。

    田园倒是大大方方,爽朗一笑,“我叫田园,你是……?”

    “我,我……”田开平顿时便结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