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提点镇丞几句(1更
    村长、族长见镇丞这么热情,又是心惊又是庆幸。

    这镇丞虽是小官,但小官也是官,就像他们村长、族长也一样,在村民们眼里,那也是不一样的存在。

    他们最没想到的时候,镇丞对田园这么好,这么热情,让人难以置信。

    “山头都看好了,不算特别高,平日里村民们也会去打点柴火什么的,山下是一片荒地,乱石挺多,我打算把那些乱石都刨掉,到时候拿来修建房子!”田园说道。

    “那你要多少山?”

    “也不用多少,我是打算把山拿来建立果园,所以也不必特别大,差不多就好!”

    “修建果园啊,那你确实需要不多,差不多一千二百两的样子就能得好大一片,这山不必田地,你又要的荒山,所以更不值钱,你先去划,到时候量好过来,写上数目,给银子就好!”

    “那买山的契约……”田园问。

    “这个好办,把买山的契约先写,衙门盖印,到时候你把山、荒地亩数量好,再把银子给上就行,咱们下面标注一下,朝廷是允许这样子的!”

    当今圣上鼓励村民们买地买田发家致富,尤其是太上皇,所以山卖的并不贵。

    因为后期要打理的事情也很多,收拾起来更费银子。

    所以在买山这方面,买了山种果树,或者养鸡养鸭,还是有优待。

    “好!”田园应声。

    镇丞立即让人拿了笔墨纸砚过来,还有他的官印,写了契约。

    在亩数和银子那里留了空格,盖上了红色的空格印,下面又写好了标注。

    荒山只需要一两银子一亩,山地是五两银子二亩山,都是朝廷规定下来的,并不会因为谁而减少或者增加。

    当然,这也是衙门有人好办事,若是衙门没人,镇丞、县城拖着不给盖印鉴,只能拿出些银子来走后门,才能把事情办下来。

    像田园这般,速度之快,村长、族长都错愕不已,等田园契约签了名字,户籍都落在小田村,要他们拿印鉴的时候,还有些懵。

    “村长、族长……”田园低唤一声。

    两人回过神来,忙从怀里拿出印鉴盖上,从此田园就是小田村的人,他不单单是小田村的人,还在小田村那边用有了自己的山。

    等到山地收拾出来,房子盖好,就是小田村最有钱的人。

    “田园,咱们借一步说话!”镇丞小声说道,声音里带着恳切。

    田园颔首,跟着镇丞到了一边,才问道,“大人有何吩咐?”

    “田园啊,你可千万要救救本官,本官把事情办糟了!”

    田园闻言蹙眉,“怎么说?”

    “那田家有个田宇明,马上要考举了,他在府城读书,据说知府大人想把女儿嫁给他,虽说是个庶女,淡淡你知道,这廖知府还有一个女儿,嫁去了哪里吗?”镇丞小心翼翼的问。

    田园摇摇头。

    对此本是不在意的,但是镇丞特意这么说,想来有别的原因。

    “镇丞的女儿嫁去了当今丞相府,当今丞相顾城本是咱们顾家村的人,三元及第得到圣上重用,他后来娶了公主,如今已然是丞相,廖知府的女儿就是嫁给了他弟弟,顾家二爷!”

    “……”

    田园错愕了一下。

    兜兜转转,廖知府的女儿竟然嫁去了顾家。

    成为了顾欢喜的二嫂。

    “大人,你只要记住,田东明杀了寡妇五娘,你把人抓来之后,一定要连夜突审,让他认罪并签字画押,还有,最好是田家人证明他杀人了,所以抓人的时候,你最好把田家人也抓起来!”

    “……”

    镇丞不太明白。

    “大人,田家人最是薄情寡义,为了自己,他们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只要你加以引导,他们会说出许多你意想不到的事情!”田园提醒道。

    “可,可万一知府那边……”镇丞说着,深吸一口气,“万一怪罪下来!”

    “大人,你别忘记了,只要田东明真的杀了人,他签字画押,证据确凿之后,别说是知府,便是相爷那边,也不能怪罪你,只会支持你秉公执法,夸你不畏强权!”田园说着,微微一顿,又道,“大人,我听说田家已经分家了,不管田东明犯了什么错,都是田东明一个人的事情,和他们没有多少关系,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他们会很努力的把一切都推到别人身上!”

    “而且田家不会无缘无故的分家,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他们其实已经知道田东明杀人的事情了!”

    “这……”

    镇丞倒吸一口气,“你是说……”

    “大人,坚持住,别惧怕强权,这个天下可是姓龙,不是姓廖,你怕一个知府做什么?!”

    “若是知府怪罪下来!”

    “大人尽管放心,你的乌纱帽掉不了,就算廖知府要惩罚你,我一定会为大人奔走!”

    “你……”

    田园靠近镇丞,“大人可知道,我这次出门去了何处?见到了何人?”

    “……?”

    “我见到了太子殿下,浩瀚王朝未来的主人!”田园说着,认认真真的看了镇丞一眼。

    镇丞顿时一惊,惊过之后便是欣喜,“田园……”

    “大人,你想要高位,这般胆小可不行!”

    “……”

    镇丞看着田园,好一会才深吸一口气,“你说的对,我便是太瞻前顾后了,多谢你提醒!”

    想的太多,还贪心,所以这件事情差点弄砸。

    田园笑笑,“那大人,我便告辞了!”

    “好好,我送你!”

    “大人留步,你是官,我是民,只有我送你的份,万万没有你送我的份!”田园笑了笑。

    去请了族长、村长离开了衙门。

    去醉仙楼买了酱鸭、盐水鸡、卤猪蹄、酒回小田村。

    闻到香气,村长、族长都觉得肚子好饿,今儿中午像是没吃饭一样。

    可真香啊。

    想到吃的,两个人不免想起,镇丞对田园的客气,想来两个人关系真真不错。

    马车晃晃悠悠,马车帘子也被掀起来,族长、村长坐在一边,不免庆幸,田园搬到了小田村,从此以后是小田村的人了。

    村长家

    顾欢喜几个正在午睡,采菊坐在门口打络子。

    能赚多少钱倒是无所谓,积少成多,她也没想着很有钱,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家……

    她是不会去想,倒是姐姐妹妹,她希冀着,此生还能再相遇,还能再见上一面。

    田罗氏过来的时候,见采菊一个人坐在门口,小声问道,“你在这里,你家夫人呢!”

    “在午睡!”

    “……”

    田罗氏微微一顿,不得不感叹,这人啊,真的是命不同。

    就如此刻,作为丫鬟的采菊能够坐在门口打着络子,而她的孙女却要去打猪草,几个孙子也不能闲着,得去砍柴,得去放牛,还得去地里干活。

    面朝黄土背朝天,也只能图个温饱。

    “那我一会再过来!”

    “嗯!”

    采菊也不问,到底有什么事情,等田罗氏走了,停下打络子,歪着头想了想,也没想明白,索性继续打络子。

    等着顾欢喜她们醒来!

    赵宝仙带着孩子回了娘家,赵家村离小田村不算远,但是也不算近,赵宝仙可没走路,而是特意去喊了牛车,晃晃悠悠的回到赵家村。

    要说赵家兄弟,对赵宝仙说不算好,但赵宝仙能闹,几个兄弟怕她闹起来丢人,所以格外让着她,但那也是以前,如今都娶了媳妇,有了自己的家庭,几个嫂子、弟媳妇也是厉害人,见到赵宝仙那是一个比一个能说、能挤兑。

    这会子见赵宝仙喊了牛车回来,赵家大嫂便笑了出声,“哎呦,是大姑子回来了啊!”

    “大嫂!”赵宝仙喊了一声,打算抱着孩子去找爹娘。

    赵家大嫂拦住她,“我说大姑子,你这是回来窜门呢,还是回来小住?若是回来窜门么,我倒是随时欢迎,饭若是回来常住,那可对不住,我不欢迎!”

    赵家大嫂是真不喜欢赵宝仙,因为赵宝仙,当年推了她一下,害她摔在地上,掉了孩子,从那以后再也没怀上。

    要不是上面已经有了两个儿子,她这被子就算是完了。

    为此,赵家大嫂对赵宝仙,那是从来没有好脸色过,只恨不得怼死她才好。

    “大嫂,我回来小住两日!”

    “这样子啊,那你去三弟四弟家住,我家不欢迎你!”赵家大嫂说着,转身去关了自家的门。

    赵宝仙恨啊,张嘴就要骂,阿初在一边红着眼眶,“娘,我饿!”

    早上什么都没吃就出了门,一路上晃晃悠悠到了娘家。

    赵宝仙把阿初抱了起来,“走,去外祖家!”

    赵宝仙的爹娘见到女儿这个时候到,女婿田开平还没跟着,少不得要询问。

    赵宝仙听的烦了,才说道,“家里说要来客人,硬是叫我们搬去老屋住,让我把院子收拾出来,凭什么是我,不是大房、二房!”

    “唉,你这个糊涂蛋,住你院子还不好啊,既然是贵客,那肯定要钱有钱,要财有财,不然你公爹会这般慎重?你个蠢的,还有脸闹腾,我告诉你,吃了东西赶紧给我回去,好好跟女婿过日子,若是真闹出和离、或者被休,赵家可不会收留你!”赵老头沉沉出声。

    “爹,我可是您亲女儿!”赵宝仙惊呼。

    “正因为你是我亲女儿,我才跟你费唇舌,要不然,你以为我愿意管你,赶紧的,吃了给我走!”

    “我不走,要走也要田开平来接我,我才回去!”

    “你……”

    赵老头叹息一声。

    女儿是好几个,可这个大女儿,当初救了他,他自然偏疼,便把她宠成了这个样子。

    赵宝仙说不走,赵老头也不可能真把她撵出去。

    看了一边正大口大口吃东西的外孙,叹息一声,“那你住下来可以,可不能去招惹你大嫂,她娘家有个兄弟要去考举人,若是考中了,咱们也能跟着沾光!”

    赵宝仙应了一声。

    到底还是记下了亲爹的吩咐。

    但是她回到娘家,几个哥哥还好,几个嫂子压根不待见,吃午饭的时候,也没人过来喊她去吃饭,赵家又早早的分了家,各过各的,他只能在爹娘家吃。

    两个老人倒是疼她,煮了鸡蛋,还杀了鸡,赵宝仙啃着鸡爪子,有些后悔自己这么跑出来。

    万一、晚上……

    吞了吞口水,赵宝仙恨不得赶紧回家去。

    田园真真正正成为田家村的人,几乎在他、村长、族长回到小田村,村里人就知道了。

    喝了一口水,田园和顾欢喜说了几句话,便请了族长、村长去量地。

    房子修在山脚下,要修的很大,需要的地方就很大。

    田园要量地,村子里的人都过来帮忙,拿着锄头,这边村长、族长量过去,后面便有人开始刨出沟来。

    见田园这荒地量的这么大,倒是十分出人意料。

    “这得多少银子啊?”村民们议论着。

    就算是一两银子一亩荒山,这下来得多少亩?他是要把屋子修建的多大?

    量地并不慢,相对来说还很快,这荒山下面大概十来亩,最主要还是往山里去。

    一旦量好,山中树木便归了田园,不管田园要拿这山做什么,都素田园的事情。

    田园想着山要大一些,几百亩是必须要的!

    “天色不早了,田园,咱们回去吧!”

    田园点点头,对村民们说道,“各位,今日麻烦各位帮忙了,明日就过来干活吧,每日没人一百五十文,吃饭算你们自己的,等我这边屋子弄好,砍树赚大钱的日子在后面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