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赚钱赚钱赚钱(2更
    田园不是那种给人画一个大饼就不管的人,相反,他的那种言必行、行必果的人。

    如今田家村的木头舒记还没有拉走,那桩事情还没了,田家村的村民还想着上山去砍树,在他们看来,这树反正能卖出去,砍了也不怕田坤明或者田园耍赖。

    但他们忘记了一点,田坤明受伤,田园回来,并离开了田家村,如今成了小田村的人。

    他户籍落在了小田村,不像以前,只是挂名在田家村。

    小田村的村民对他欢迎至极,这种欢迎已经影响到了他,让他有种想把小田村当家的想法。

    “那行,咱们明天就来干活!”

    一天一百五十文钱,还能做几天,就要收稻谷。

    “多谢了!”田园微微抱拳。

    “不敢不敢,田老爷不必客气!”

    田园请了族长晚上吃饭、喝酒,他买了几个菜,族长早就盼着那菜肴、美酒,这会子天渐黑,早想着要去村长家,好好吃上一顿。

    和村里人分开前往村长家。

    村长家

    孩子们在院子里玩耍,基本上都是村长家几个孙女围着不不、冬瑜、采菊,几个男孩子在一边看着傻笑。

    顾欢喜才厨房帮忙撕豆角的筋,田罗氏带着两个儿媳妇做晚饭。

    几个大菜田园准备买好,买的分量还足,基本上可以摆上好几桌,田罗氏早前瞧着,满心满眼都是笑意。

    把人留在家里小住果然是极好的。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心思,顾欢喜也有。

    她不想做金丝雀,笼中鸟,想要展翅高飞。

    首先要说服的便是田园,只要田园答应了,她就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这样子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她过不下去。

    她想有点自己的事业,不用太大,小小的赚了钱能够温饱,能够让家里人日子过好,更能够给两个孩子留笔嫁妆,将来让她们风风光光出嫁。

    田区氏坐在了顾欢喜身边,“夫人在想什么?”

    “啊……”

    顾欢喜错愕了一下。

    田区氏指指被她丢在地上的豆角,篮子里的豆筋,揶揄的笑着。

    “……”顾欢喜顿时脸红,“我没注意,放顺手了!”

    田区氏笑着见了回来,“夫人有心事?”

    “也不算是有心事,就是想着,我能做点什么赚钱!”

    “……”田区氏一愣,“赚钱?”

    她也想赚钱,只是作为一个大字不识的妇人,又有什么路子。

    打点络子,做点针线活算顶好了。

    “对,我还在想,要怎么赚钱,只是目前还没想到!”

    她的拜寿图还有许多没绣好,得抽空绣起来,教女孩子们刺绣,但是刺绣这东西,不单单靠师父,还靠自己领悟。

    一时半会可能没几个人能够靠这个赚到钱。

    那些大的刺绣行,绣娘们也是各有本事,她愿意教,人家也未必肯学。

    “那夫人慢慢想!”田区氏笑了起来。

    要她说,田园会赚钱,作为田园的夫人,哪里还需要做工赚钱。

    只要好好伺候好田园就行。

    但是富贵人家的事情,她可不敢随意插嘴。

    今日菜好、饭好,赵宝仙回了娘家,她心里高兴得很,也就不想这么许多了。

    顾欢喜点点头。

    知道田区氏只是随口说说。

    饭菜做好之后,一碗一碗端到外面桌子上,顾欢喜倒是看见了角落里的番薯。

    上前去捡起一个,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或许她可以靠番薯赚钱。

    “夫人?”

    “嗯,这是番薯,平日也会做点吃,不过最多还是喂猪,猪儿吃了这个长肉快!”

    顾欢喜知道在农村,番薯大多数是喂猪的,不免问道,“那你们除了喂猪,还有别的吃法吗?”

    “这倒是没有,咱们也不懂要怎么做,倒是别的地方有人拿这个做番薯粉,可是咱们不会做,平时没得饭吃,会煮了填肚子!”

    “……”

    顾欢喜寻思起来。

    别的地方拿番薯做番薯粉,那可有粉丝、粉皮一类?

    这番薯粉能做的可不少,更不单单这两个。

    想到这里,顾欢喜觉得,她得先调查一下市场,看看可有人做番薯粉、粉皮一类,如果有人做她也可以跟风,没人做就是开了先河,定能赚到不少钱。

    想到这里,顾欢喜笑了起来,拉着田区氏说道,“嫂子,可想赚钱?”

    田区氏点点头。

    赚钱,自然是想的。

    孩子大起来了,儿子要娶亲,女儿嫁人,哪一样不要银子。

    家里这个样,一年下来也存不下几个钱,她做梦都想赚钱,赚大钱,只是这赚钱并不容易。

    天时地利人和,她一样都没占到。

    “嫂子,我有个好办法,不过暂时还不确定能不能成功,等改日咱们试试!”

    “好,好啊!”田区氏点头应声,心口都有些热了起来。

    万一,万一真赚到钱了呢!

    顾欢喜想到就要去做,回房间开始写这做番薯粉的步骤。

    先把番薯洗干净,留皮,去除坏掉的部分,要个子大的番薯,公子大的番薯淀粉多。

    其次要有石臼,用力把番薯捣碎成渣渣。

    第三要准备木桶、漏网,把剁碎的番薯放在漏网上,用大量的水冲洗捣碎的番薯泥,把淀粉冲到木桶中沉淀。

    第四,等到番薯粉沉淀下来,要有地方晒,不单单要有地方晒,还要有地方烘烤,免得遇上下雨天,番薯粉发霉坏掉。

    第五,番薯粉出来之后,要如何做粉丝,要怎么弄粉皮?

    顾欢喜搁下毛笔,看着宣纸上写下的五条。

    目前为止,她能想到的就是这么多。

    对于一个不懂行的人来说,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工程。

    需要人力、物力,前期更需要投入。

    但是要投入多少银子?

    想做大,银子肯定要很多,若是投入太多,她手里拢共只有一千多两银子,等房子修好,怕是只能剩下几百两。

    这些银子还是田园赚来的……

    想到这里,顾欢喜深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不能急,千万不能捉急,得心平气和,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这个世代,对女子没有那么多束缚,只要她坚持,总有一日能出人头地,赚个盆满钵满。

    女儿已经有了,至于男人……

    看缘分吧,兴许缘分到了,所想所求便来了,若是缘分不到,有两个女儿,余生也足矣!

    ……

    田开平站在门口,翘首看了许久。

    人生第一次,没有因为赵宝仙回娘家,急急忙忙的去接人,而是在门口等别人。

    看着那三个人影渐渐的清晰,田开平眸色也渐渐亮了起来。

    直到人走进,才喊了一声,“爹,族长阿爷!”

    看向田园的时候,纠结着喊了一声,“田老爷!”

    田园失笑,“我今年二十七,翻年二十八,你呢?”

    “我,我二十六!”田开平小声。

    “看嘛,我只比你大一岁,你却喊我田老爷,多尴尬,若是看得起我,喊我一声田大哥!”

    “……”

    田开平错愕的看着田园。

    田大哥?

    他配吗?他一个瘸子,配喊小田村最有钱的人田大哥吗?

    族长、村长瞧着,两人相视一笑,默默的先离开。

    田园站在原地等着田开平。

    “我……”田开平吞了吞口水,“我是一个瘸子,怎能喊你田大哥!”

    “瘸子?瘸子怎么了?若是有心,瘸子照样可以干出一番大事业,你若是无心,就算是健全人又能如何?”

    田园觉得田开平熟悉,那是因为他想起来,田开平应该在开远县书院读过书,他可能认识顾城。

    只是他认得顾城,可认得顾欢喜?

    他有些害怕田开平认得顾欢喜,所以先把人笼络了,免得他到时候四处乱说。

    “我……”

    田开平纠结了。

    如田园所言,这些年,他算是无心的人了,苟活在这世上,什么都没做,整日混吃等死。

    他想做点什么。

    第一次想做点什么,让自己不这般卑微,时常被媳妇骂作窝囊废。

    “嗯?”田园挑眉。

    “田大哥,我能不能跟着你干活,我读过几年书,认得一些字,我……”

    “好啊,我想做大买卖,身边正缺人呢,不过有一点,我丑话说在前头,你可不能做那种人在曹营、心在汉的事情,跟我做事,首先你就要忠心,只要你好好干,我赚了钱,定少不了你这一份!”

    “真的可以吗?”

    “可以!”

    田开平松了口气,“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干的,绝对不会做出那等背信弃义之事!”

    “我相信你,读书人吗,自是说话算话的!”

    “嗯!”

    田开平用力点头。

    又去看了田园一眼。

    他自是认得田园,在顾城考中举人那一年,他也有幸去了顾家,所以见到了田园。

    那个时候,大家都还是孩子。

    只是大家也只有一面之缘,但是他却记住了田园,能在那个时候,被顾城的妹妹引到屋子,大家认识,可见田园在顾家是不一样的。

    且那个时候的田园人高马大,又带着阴翳气息,让人心里有些害怕。

    顾城的妹妹,他至今还记得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如今十多年过去,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了!?

    细说起来,他和顾家还有些亲戚关系,他娘和顾城的娘,也算是本家姑侄女,只是两家从来没走动,若是走动起来,顾城还要喊他一声表叔。

    但顾家在天,田家在地,他可不敢去攀这门亲戚。

    “田大哥……”

    “嗯?”田园应声。

    田开平想问田园是否还记得他?

    不过那一日,在顾城家,他和一堆人坐在一起,田园又怎么会记得他。

    “咱们进去吧,吃了饭咱们说说话,你看看我能做点什么?”

    “行,走!”田园伸手揽着田开平的肩膀。

    感觉到田开平身子一僵,随即慢慢放松下来。

    田园一笑。

    看来,这个田开平有点故事,得好好挖掘,掌握才行。

    田罗氏见田园、田开平一起进来,眼睛便一亮,对着田园说话都客气了很多。

    田园笑笑,他如今瞧着很正常,和人说话做事都有模有样,但和女人说话,他不愿意,哪怕是一个老妇人。

    就是心里排斥。

    就是不不、冬瑜,两个丫头喊着他爹,他都很少跟她们说话,采菊更不用说。

    所有的话都只对顾欢喜一个人说了。

    夜饭确实是好的,顾欢喜带着不不、冬瑜、采菊和田罗氏她们坐。

    “你怎么坐这里来了,去主桌啊!”田区氏道。

    “我又不喝酒,坐这里好!”顾欢喜拉着田区氏坐下。

    桌子上的菜肴对她来说,并没什么好吸引人的。

    但见大家都十分喜欢,顾欢喜觉得气氛好,不免多吃了些。

    顾欢喜有点撑,坐在板凳上,小口小口的喝着苦丁茶。

    田区氏见顾欢喜爱喝茶,饭后就给顾欢喜泡了一杯,淡淡的,见顾欢喜一点不嫌弃,小口小口抿着,笑了起来。

    二房田余氏不怎么说话,但却是个细致周到的人,也不和大嫂田区氏争什么,能吃苦耐劳,吃了饭后就开始收拾碗筷,一直在厨房忙活。

    田区氏热情,一直陪着顾欢喜说话,说着小田村的趣事。

    “以后咱们就是一个村子的人了,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开口!”

    “嗯,一定一定!”

    孩子们在院子里玩起了老鹰捉小鸡,这会子天才刚刚黑透,院子里挂着两盏桐油灯,将院子照的朦朦胧胧,孩子们笑声传来,顾欢喜扭头看去,见冬瑜被个男孩子架在脖子上,身后好几个孩子追着他们玩耍。

    “那是我家阿穆!”

    “阿木?”顾欢喜扭头,错愕的看着田区氏。

    阿木。

    “阿木哥,你说好给我买的糖呢?”

    “阿木哥,你到底能不能拿到我的风筝,要是摔下来怎么办?阿木哥,你下来吧,我不要风筝了,咱们重新做!”

    “阿木哥,你要好好读书,将来做状元,娶个漂亮的媳妇!”

    “阿木哥,你拿着这银子,去镖局找了人,去接我爹,我总觉得要出事!”

    “啊……”顾欢喜摁住自己的太阳穴。

    脑袋疼的她头昏眼花。

    “欢喜……”田区氏叫了一声。

    田园瞧见,吓的魂都没了,急忙几步跨过来,扶住顾欢喜的身子,焦急问道,“怎么了?”

    “头疼,我头疼!”顾欢喜紧紧抓住田园的衣裳。

    疼的她汗流浃背,头昏眼花。

    田园一把抱起顾欢喜,问田区氏,“你和她说什么了?”

    “我没说,我什么都没说,刚刚还好好的!”田区氏连忙解释。

    她真什么都没说。

    而且知道顾欢喜身份,她也不敢乱说。

    田园没敢停留,只是淡淡的看了田区氏一眼,抱着顾欢喜回小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