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 ,全部抓走(4更
    田园是真恨毒了田家。

    有些事情他不会出手,但会安排。

    他在努力,一直在改变。

    如大夫说着的,半柱香后,顾欢喜就不疼了,但是特别累,晕晕乎乎又睡了过去。

    “大夫……”

    “正常的,带着她回家去吧!”

    田园诧异,“不开药吗?”

    “不开药,只是以后每七天得过来施针,或者早些带她去找一个更好的大夫吧!”

    “……”田园没有说话。

    只觉得喉咙疼的难受,“那如果不去找大夫会如何?”

    “倒也不如何,只是这般疼怕是要一辈子好不了,有些时候,疼的厉害了,什么时候人也就没了!”

    “……”

    田园惊的说不出话来。

    人没了。

    人会没了……

    可是,要去哪里找大夫?

    去帝都,他根本就去不了。

    开远县、广元府不能去。

    “这个浩瀚王朝,哪个大夫最厉害?”

    “最厉害嘛,有来两个人,一个是帝都冷家的老太爷,一个是鞑靼王后,不过这两个人一般人别说请了,怕是连见都见不到!”

    田园没有说话。

    他明白,想要见到这两人,其实也是有办法的。

    那就是钱。

    只要有足够的钱,总能买通路。

    但是如今,就是有钱,他也不敢带着顾欢喜去帝都。

    但是去边疆却是可以的!

    只是,如今几千两,去边疆,或者去鞑靼,肯定不行。

    “多谢大夫了!”

    抱着顾欢喜上了马车,没直接回去,而是去了徐福记。

    买了最好的点心和糖,又去吃早饭,等吃了早饭,田园才去找了舒明光下面的管事。

    “你怎么来了?”

    “我来问一声,舒掌柜什么时候回来?你们什么时候去田家村拉木材?”

    “这个,田老爷很急?”

    “本来不急的,但是现在有些急了!”田园说道。

    是真的急了。

    他以前可以慢慢的赚钱,但是现在不行。

    他必须努力赚钱,赚很多很多钱,带顾欢喜去鞑靼,给她看病。

    “那这样子吧,我这边组织人去田家村拉木头!”

    “多谢了!”

    “不必客气!”

    田园出来的时候,见顾欢喜已经醒来,忙关心问道,“有没有觉得那里不舒服?头还疼不疼?饿不饿?”

    “我倒是不饿,就是觉得有些累!”顾欢喜说着,呼出一口气。

    懒洋洋的歪在棉被上。

    “那有没有什么想买的?我带你去买东西吧!”

    “……”

    顾欢喜也是服气的。

    没事就想着让她买东西,钱好赚是吧!

    “那去杂货铺吧,让不不、采菊去挑,我想……”顾欢喜有些难以启齿。

    “我懂!”

    田园扶顾欢喜下马车,带着她进了舒记,和人说好之后带她去方便。

    顾欢喜方便好出来,看着田园笑。

    这个男人,还真的懂。

    田园扶住顾欢喜的身子,“慢慢的走,咱们不急着回去的!”

    “田大哥,我这样子病歪歪的,走路都走不好,你会不会嫌弃我?”顾欢喜小声问。

    “不会,你别胡思乱想,不管你什么样子,我都对你好!”

    “是因为我长得好看?”

    田园摇头,“不是,无关好看不好看,只因为你就是你!”

    是小时候他牵着走路的顾欢喜,也是他看着长大的顾欢喜。

    是对他好的顾欢喜。

    所以他会对她好,好一辈子。

    他不敢奢求来生,谁知道来生是什么样子的,谁也不知道。

    还不如把握今生,不要虚度了今生,辜负了今生。

    “……”

    顾欢喜没有说话。

    她很想告诉田园,她早已经不是她,她是顾媛。

    可是,她想做顾欢喜,不想做顾媛。

    上了马车,顾欢喜歪在被子上,不不、采菊忙关心的问道,“娘(夫人),还好吗?”

    “没事,别担心!”顾欢喜安抚着两个孩子。

    看着两个孩子眸中的关心、担忧,顾欢喜微微一笑,“我先眯一会!”

    “娘,您睡吧,我在这陪着您!”不不低语。

    顾欢喜嗯了一声,闭着眼睛又睡了过去。

    田园在马车边看着,心沉了又沉。

    驾驶马车又回到了医馆。

    示意不不、采菊陪着顾欢喜,他一个人进了医馆。

    大夫见到田园,并没有露出奇怪,而是淡淡一笑,“老夫便知晓,你会回来的!”

    “大夫,我夫人她……”

    “中毒!”

    田园往后退了好几步,才错愕的问,“严重吗?”

    “严重不严重,老夫真看不出来,但是有一点,她这毒是这一两年才中的,可能不单单是毒,还有别的,老夫没看出来,是以要你带她去帝都或者鞑靼!”

    田园沉默。

    帝都万万不能去,去鞑靼……

    没钱怎么去?

    “那她每隔七日便来问诊吗?”

    “最好如此!”

    田园颔首,“我明白了,多谢大夫!”

    走出医馆的时候,田园面色如常。

    尽管神色如常,内心却波涛汹涌。

    他真恨不得自己是哪个首富之子,被寻了回去,然后坐拥金山银山,那样子就能带着顾欢喜去鞑靼。

    想到这里,田园呼出一口气。

    驾驶马车去了舒记杂货铺,让不不、采菊去买东西,自己坐在马车驭位上,看着沉睡的顾欢喜。

    顾欢喜睁开眼睛,“你这样子看着我,我没法睡觉!”

    “那我不看你,你睡吧!”

    顾欢喜摇头,“还是不睡了,咱们说说话吧!”

    坐起身,顾欢喜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田园,“你又去找大夫了?”

    “嗯!”

    “大夫怎么说?”

    “大夫说你没事,以后每隔七日就来一趟医馆,到时候咱们也可以置办东西!”

    顾欢喜不信,直勾勾的看着田园。

    田园心跳如鼓,却面色如常。

    顾欢喜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好吧,我相信你了!”顾欢喜笑着,歪在一边休息。

    这头一疼,整个人都没精打采的,看来要休息两天才行。

    不不、采菊买了不家中需要用东西,锅碗瓢盆、瓶瓶罐罐、大缸,上次不不来买过,她知道家里需要些什么,挑起来也不费力。

    采菊瞧着确实佩服的紧。

    等把东西挑选好,依旧是舒记这边送过去。

    田园驾驶马车,带着三人去吃了东西,买了些菜、肉、鱼,准备去附近做青砖的人家。

    用青砖修屋子,牢固还快。

    他已经不打算修很大很大的宅院了,先修一个小的住着,赚到五万两银子,就带顾欢喜前往边疆,去鞑靼。

    其实他想去找太子,但是又怕自己不够资格。

    到了卖青砖的人家,顾欢喜懒得下去,田园也舍不得她操劳,“你在马车休息,我去问问看,要是价格便宜,咱们就先定下来,让他们明日就往送过去!”

    “嗯!”

    顾欢喜点头,拿了田园买的糖吃着。

    不不、采菊坐在一边陪着她说话,规划着未来。

    田园找到烧青砖的人家,一番询问后得知青砖二文钱一块,一两银子有五百块。

    田园看了那青砖,倒是蛮宽大,“那修建一个宅院,需要多少这样子的青砖?”

    “这个要看你修多大,一般的屋子,有个十来两银子就能修建一个屋子,五十两银子的青砖怎么也能修建出一个宅院来,你要是修得大,二三百两银子足足够了!”

    “嗯,那先给我送三百两银子的青砖去小田村吧!”

    “好好好,那咱们什么时候开始送?我这边可能没有三百两这么多呢!”

    “明日就开始送吧,多谢了!”

    “不客气,不客气!”

    田园驾驶马车离开。

    男人立即去和自己媳妇分享这个大买卖。

    妇人笑着,“确实是笔大买卖,你赶紧去喊人烧砖吧,我去杀只鸡,晚上给你们爷几个煮好吃的!”

    “好嘞!”

    男人笑着离开。

    妇人笑着看那远去的马车,转身去抓鸡了。

    田园又驾驶马车去了一趟卖黑瓦的人家,定了二百两银子的瓦。

    以前花钱,从不觉得心疼,但是这个时候,他是真的心疼银子了。

    回到小田村,田园扶着顾欢喜下了马车。

    “娘!”

    冬瑜看着顾欢喜笑的眉眼弯弯。

    顾欢喜也笑,上前想要抱冬瑜,田园先她一步把人抱走,“先去炕上休息!”

    语气坚定,不容反驳。

    “……”顾欢喜愣。

    看来自己身体,并不是如田园说的这般好。

    怕是另有隐情。

    乖乖的回到炕上躺好,冬瑜坐在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顾欢喜,“娘,疼?”

    看着女儿关心自己,心都融化了,伸手把人抱在怀里,亲了几口,才说道,“不疼了!”

    “不疼!”冬瑜说着,爬起身,抱着顾欢喜的脸亲了几口。

    田园买了不少东西,便都放进了主屋。

    想着这院子一般也不会有人进来,就没有上锁。

    田区氏瞧着,心里都吃惊,羡慕的很。

    什么时候,她也可以这般想买就买,而不是什么都要斤斤计较的算着。

    想到这里,田区氏叹息一声,把田园买回来的菜拿去厨房。

    田园让不不、采菊好好照看顾欢喜,便去了新买的荒地。

    只是到了一看,田园都吃惊。

    因为基本上都刨了出来,石头都堆在另外一边的荒地上,上百个人见到他,都停下来,喊了一声,“田老爷!”

    都说人多力量大,这话还真是不假。

    “多谢了!”

    “都是应该做的,田老爷,你家的荒地如今石头都已经刨的差不多,你什么时候开始修房子?”

    “青砖明天就送来,若是可以,明日就挖地基,搅拌泥土开始修吧!”

    “……”

    “……”

    众人沉默,想了想才说道,“田老爷,你不看看日子?”

    “不看了,择日不如撞日,就明日修!”

    他更相信人定胜天。

    村民们虽然想赚钱,但还是建议道,“田老爷,你还是请个风水先生看看吧!”

    田园失笑,“你们修建房子的时候,请风水先生了吗?”

    “请了!”

    “请了啊!”

    田园看看众人,一个个都点头说请了。

    “可是,你们请了风水先生,修建了房子,日子可曾更好过?”田园反问。

    “……”

    众人议论纷纷,这还真是,请了风水先生,这房子修建期间,日子也没好过,有好多家反而更过不下去。

    “所以,就明日开始挖地基修房子,下面基石也能就地取材,青砖也会有人送来,就是这黏土……”田园略微担忧。

    “黏土也好办的,咱们村子里就有上好的红泥,再磨些糯米粉和在里面,那就是最最好的黏土!”

    田园想着自己那院子都是自己一点一点修建起来,修了好几年才完成,到没想过糯米粉和泥土。

    “这些我都会准备好,辛苦诸位了,我希望这房子早些修建起来,工钱给你们每人每天涨十文!”田园说着,抱拳行礼,“辛苦各位了!”

    “不辛苦,不辛苦!”

    一百多人,干活真的是很快,而且有钱拿不说,把房子修建好,家里的稻谷收了,就能去山上砍树,所以村民们决定要分工合作,争取半月就把这房子给修好。

    用青砖修房子很快,到时候不单单可以自己来做,还能把家中媳妇也喊来,一天一百六十文钱,做十天也不少,若是十五六岁男孩也算一个,那人就更多。

    几乎整个村的人都想着,要把家里能叫的人都叫上,赚钱!

    田园则想着快些把房子修好,修好之后还要空一些日子,至少在顾欢喜生辰之前搬进来。

    让她在这一个生辰,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田家村

    朱捕头拿着逮捕令到了田家。

    身后二十多个捕快。

    他们一出现,田老头就知道事情要糟糕。

    “你们,你们……”

    “来人,把田东明抓住,田家人包藏杀人凶犯,一起带走!”

    “不……”田老头尖叫一声。

    虽知道这一天迟早回来,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想要说点什么,看着被拽着拖出来的田东明,只觉得两眼发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田坤明在屋子里,听到外面的声音,当即便躲到床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