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欢喜教女
    田园看着田东明,没有说话。

    田东明却是恨的。

    恨田园到了这个时候还云淡风轻,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

    或许在田园心中,由始至终他田东明都是一个笑话,一个天大的笑话。

    只有他自己在一厢情愿的做戏。

    “田园,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会杀五娘?”田东明忽地问。

    田园心一跳,却依旧面不改色道,“为什么?”

    “因为我……”

    田东明犹豫了一下。

    他想着到顾欢喜,那个鲜花一般的女子,一时间到了嘴边的话,又说不出来。

    “我……”

    田东明欲言又止,但有些事情,他又想问个清楚明白,“那一夜,跟在我身后的人,是不是你?”

    “……”

    田园看着田东明,寻思片刻才说道,“是我!”

    “是你害了我,是你害了我!”田东明惊怒出声。

    若不是瘫痪在床,他早就逃了。

    何须等到现在。

    “是你罪有应得!”田园一字一句沉沉出声。

    罪有应得……

    “哈哈哈,我罪有应得,是,我是罪有应得,可是田园,你就不怕遭报应,你当初要不是我阿爷把你捡回来,早不知死那个犄角旮旯去了!”

    “我已经还完了!”

    那些年,赚来了银子,他没用过多少,都给了田家。

    田家是怎么待他的?老天爷知道。

    他并没有对不起田家,所以问心无愧。

    “还完了……”田东明想要爬向田园,只是他根本爬不了,就像一只蠕动的虫子,在地上动着。

    恶心又可怜。

    但可怜之人也有可恨之处,田东明便是这样子的人。

    他可怜的同时,也可恨。

    田园转身朝外面走。

    田东明抬眸看着,张嘴想辱骂几句,让田园上前揍他一顿,最好是打死他,把田园也拖下水,让田园也不得好死。

    “田园,你有没有想过,你那娇美如花的媳妇,在我身下是如何喘息的!”

    田园闻言脚步一顿,回眸冷冷的看着田东明。

    就像看一条蛆虫。

    双眸的冷,让田东明吓的一瑟缩。

    以为田园会上前来,但是没有。

    田园看了他一眼,转身朝外面走去。

    “田园,田园,你这个窝囊废,你这个软怂,你媳妇被我睡了,你媳妇被我睡了…,哈哈哈,你这个窝囊废!”

    伸手是田东明癫狂的疯喊。

    镇丞看着田园,“我以为你会上前去揍他一顿!”

    “不会!”

    “……”

    镇丞不解了。

    “第一,他想死,但是又怕死,所以用言语激怒我,我若是气恨了,将他打死,便把我也牵扯进来!”田园说道。

    其实是田东明不知道,顾欢喜在他心中的重要性。

    他到如今都不敢碰顾欢喜,不敢僭越。

    对于他来说,顾欢喜便是他的天与地,是他的一切,他在乎的从来不是顾欢喜清白与否。

    “幸亏你看的清楚明白,这田东明……”镇丞说着微微一顿,“怕是会被判斩首!”

    “这是他应得的惩罚!”

    “正是!”

    从衙门出来,田园并没有耽搁,驾驶马车回小田村。

    那里才是他的家,是他盼归的地方。

    路过街口,看见一个卖柚子的,把马车停了下来,“大爷,你这柚子怎么卖?”

    “这柚子便宜,十五文钱一个,两个三十文,买的多,能便宜些!”

    “味道如何?”

    “放心,肯定甜,不信你随便挑一个,不甜不要钱!”

    田园下了马车,挑了一个柚子,剥开尝了尝,味道确实不错。

    “你点一下,一共几个,我都要了!”

    “啊,好,好嘞!”老汉可高兴坏了。

    这卖东西来,还从未一下子卖出去过这么多柚子呢。

    “大爷,你家这柚子,柚子苗有吗?”

    “有啊,都些小苗苗,你是要拿去种?可是这柚子树吧,小棵的种一两年结不了柚子,就算结了也不好吃,这柚子树得十年上,结出来的柚子才好吃!”

    “这样子啊……”田园寻思起来。

    那宅院屋子修小了,后院倒是空了许多地出来,这地空着也是空着,不如拿来种些果树。

    “大爷你住哪个村子?到时候我来你家买几棵柚子树苗!”

    “我住小池村!”

    田园笑,“那可不巧,我住小田村,咱们隔的不远!”

    “确实不远,你这是要回去?能不能捎带我一程?”

    “可以的,大爷上来吧!”

    田园招呼老大爷上马车,老大爷便闲聊起来。

    “你住小田村,可知道小田村那个田园?”

    “大爷,我就是田园!”

    “呀……”

    老大爷错愕,盯着田园看了一会,“后生这般好,那田家真真是瞎了眼啊!”

    “这样子也好,自立门户、断绝关系之后,他们再敢上门来闹,我只管打出去就是!”

    老大爷点点头。

    却又说道,“可是这对你名声不太好,你就不担忧?”

    “担忧什么呢?为了名声,就让他们把我妻女撵出去?大爷,我可以孝顺他们,但前提是大家相安无事,他们做事不要过分,我回来的时候,一个与给他们十两银子,少了吗?这十两银子,不单单够他们吃穿嚼用,就是一家子也够,还能余下几两,我这般做并没有错,我有我自己的家,也有自己的亲人,我赚来的银子,不可能全部上交给他们的!”田园说着,深吸一口气。

    “大爷,你可知道,我出门去了几个月未归,他们就以我的名义写了休书,将我妻女打撵出去,霸占了属于我的一切,说实话,钱财他们要,我并不是不给,但是他们做的太过分了!”

    老大爷沉默片刻才点头道,“确实是过分了,我们村子里,也有人家捡来了个孩子养起来,这些年又是娶媳妇,又是给修房子,好在那孩子也懂事,孝顺爹娘,敬重兄弟,世人都在说不孝,却忘记说不慈!”

    上梁不正下梁歪,做父母的做不到慈爱,伤了孩子的心,怪的了谁呢?

    伸手拍拍田园的肩膀,“小伙子,大爷瞧你仪表堂堂,一身正义,别被那些仇恨蒙蔽了双眼,做个好后生!”

    “多谢大爷,我会的,小池村到了!”

    大爷下了马车,对着田园摆摆手,“你什么时候要柚子苗,我给你送来!”

    “再等些日子吧,我家房子还没修好,等修好了,我请大爷来我家喝酒!”

    “要的,那我九月底的时候来,顺便给你送点厚皮橘子吃!”

    “多谢大爷!”

    摇着手告辞。

    大爷瞧着,叹息一声,“这么好的后生,田家真真瞎眼!”

    回到村子,有人问起今日这柚子怎么卖的这么快?老大爷自然要说一番。

    田家村那点事儿,十里八村都传遍了,谁都知道,但是田园本人,知道的人多,碰到、认识的人却是极少,老大爷能碰到,那也是运气,几个老人拉着他好一番问……

    田园驾驶马车回小田村,想着这柚子不错,顺便给田师父送几个去。

    进了田家村,便被人看见了。

    “田园……”

    田园没理会,驾驶马车离开。

    那人站在原地,脸一阵青一阵紫,最后通红。

    心里想到什么,抿着唇不言语。

    田园这是恨上田家村的人了啊。

    田园到了田师父家,下了马车去敲门。

    恰好田师父出来,见到田园笑问,“你怎么来了?”

    “师父,我在镇上买了些柚子,味道挺好的,送点给您吃!”田园说着,从马车上抱着几个柚子,递给田师父。

    田师父接了,问道,“在家里吃饭?”

    “不吃了,我先回去,明儿一早,我带着欢喜过来看看您!”

    “好,好!”田师父一个劲点头。

    目送田园离去。

    想到冬瑜那小家伙,笑眯了双眼。

    拿着柚子,转身去喊两个孩子出来吃。

    田家村的人还是知道田园迁居到了小河村,尤其是田家人又被鞭打之后,整个村子的人都有些惶恐。

    也不知道是谁说出,当初田园离家时,找了村长、族长作保,他离开之后,田家人不可欺负他的妻女,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村长、族长没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还装聋作哑什么都不说,那是因为田老头给了村长、族长各五十两银子,收买了两人。

    一语激起千层浪,族长是死了,但是村长还活着,村民们要村长说清楚,到底有没有此事?

    村长先是矢口否认,但田家如今最缺便是银子,想着要是村长认了,这银子兴许能拿得回来,便咬紧不放,逼的村长最后点头承认。

    但这些,和田园都没有任何关系,他回到小田村。

    把东西从后门搬进去。

    “买了这么多啊!”顾欢喜笑道,帮着田园把东西往屋子里搬。

    看着那柚子的时候,笑眯了眼,“采菊,采菊,快去拿刀子来,咱们剥柚子吃!”

    “哎!”采菊应了一声,开开心心的去拿刀子。

    顾欢喜又喊不不,“不不,快来搬东西!”

    “……”不不微微一愣,犹豫片刻还是上前来帮着把东西拿到屋子里。

    顾欢喜开心,一一检查田园买的东西。

    瓜子、花生。

    “我正愁小孩子们过来,分什么东西给他们吃,你就买了瓜子花生回来,下次记得买点糖!”

    “好!”田园应声,“我把米面、肉、酒拿去给婶子!”

    “你快拿去吧,我打算吃了午饭后,去小溪里抓鱼!”

    “你一个人去?”田园问。

    “不是啊,带着不不、冬瑜一起去,你会编竹笼子吗?”

    “不太会,不过你要抓小鱼,我可以帮你问问,村子里谁会编,让他帮忙编两个!”

    “嗯!”顾欢喜点头。

    倒是开开心心的很。

    什么病啊痛啊,她压根没放在心上。

    她觉得,自己不去想,开开心心的,反而不觉得累,不觉得难受,一去想起来,那种滋味可不好受。

    索性还是开开心心的过日子吧。

    反正这个男人疼她,事事都依着她。

    田园把米、面、猪肉、酒拿去厨房,田罗氏瞧着吃了一惊,“你怎么买这么多东西过来啊?”

    “欢喜爱吃米饭,麻烦婶子以后多做米饭,还有这绿豆,麻烦婶子煮了,下午送到山脚下去!”

    “给大家伙吃啊?”田罗氏问。

    田园点头。

    田罗氏想了想才说道,“你有心了,只是田园啊,这得花不少银子呢,何必浪费这个钱!”

    “无碍,我只想着,早些把宅院修起来!”

    他知道顾欢喜爱种花,还爱养宠物,有自己的地方,她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只要她开心就好。

    “婶子,村里人谁会编笼子啊!”

    “你做笼子做什么?”

    “欢喜说要去小溪里抓鱼,我想着请人编几个笼子,让她抓鱼去!”

    “……”田罗氏惊愕在原地。

    这辈子,她也没嫉妒过谁,就是她那个侄女,嫁进顾家那个,都没嫉妒过。

    这会子倒是嫉妒顾欢喜了。

    田园这般疼宠,哪里是娶媳妇,分明是养闺女嘛。

    便是闺女,也没几个这么宠着的。

    “这她一个妇人去小溪抓鱼不好,尤其是这个时候,你要不考虑一下?”田罗氏小声劝道。

    “……”

    田园想了想,觉得倒也有几分道理。

    “多谢婶子,那我先回去和她商量一下!”

    “你别怪婶子多嘴,婶子也是为了你们好!”

    田园点头,出了厨房,见到顾欢喜在门口,要说点什么。

    “嘘!”顾欢喜忙示意田园不要出声,拉着他离开。

    到了院子里才说道,“这事是我思虑不周,只想着开开心心的过日子,忘记了我现在可不是十来岁的小女孩,那里还能去小溪抓鱼!”

    “婶子她……”田园欲言又止。

    其实对于他来说,都无所谓的。

    “婶子是对的,我可是你夫人,这村子里独一无二的,自然要把威信立起来,等咱们把宅院修好了,悄悄咪咪的去小溪里抓小鱼,我想吃油炸小鱼!”

    田园心疼的摸摸顾欢喜的头,“要不我去抓吧!”

    “不用,你去抓鱼,是大材小用,再说了,炸小鱼要好多油,咱们还住在婶子家,可不能再麻烦婶子了!”

    田园笑,“等住到咱们自己家里,到时候你想怎么着都行,大不了咱们去山沟沟里,山沟沟里的鱼更鲜美!”

    顾欢喜点头。

    认真的看着田园。

    这个男人,若是皮肤白皙些,定是一个十分俊逸的男人。

    她心动并喜欢的男人。

    可是……

    顾欢喜心口微微一疼,他爱的是那个顾欢喜,不是她!

    顿时有些泄气,顾欢喜垂下眸子,“我早上去看给了,新家那边已经在挖外墙的地基,青砖、黑瓦都已经送来,你下午也去看看吧!”

    “嗯!”

    田园应声,不明白顾欢喜为什么忽然间情绪低落。

    心疼、怜惜,却很无措。

    只想着,早些把新家收拾好,等搬新家去,事事顾欢喜做主,她定能开心很多。

    对她的病,也有好处。

    “欢喜!”

    “嗯?”顾欢喜看着田园。

    见田园蹙眉,心口一疼,随即笑了起来,“我没事的,你干嘛蹙眉?”

    “真的没事吗?”

    “当然了,我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不开心,你别胡思乱想,赶紧咱们去整理一下东西,要放的放起来,等到时候搬新家去,不能放的东西要整理出来,小孩子们过来,可以分给他们吃,我跟你说,这村子里有个小男孩子叫田聪,真对得起他这个名字,格外的聪明,等下午你见见他,就知道我没骗你了!”

    “好!”

    要放起来的东西倒是没有,瓜子、花生整理出来,等小孩子们来,给小孩子们吃。

    柚子顾欢喜尝了尝,觉得好吃,坐在一边剥了喂给冬瑜吃。

    她就没见过这么省心懂事的小奶娃,不哭不闹,给吃就吃,逗她就笑,好玩的紧。

    “不不!”

    “……”不不拿着柚子正在发呆,听到声音,连忙抬头,慌乱的喊了声,“娘……”

    “你怎么了?”顾欢喜问。

    也察觉到不不的心不在焉。

    招手示意不不上前。

    不不拿着柚子上前,坐在顾欢喜身边,低垂着头。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顾欢喜问。

    她还是担心不不被人欺负。

    毕竟这孩子,是真的可怜。

    从小吃苦,能活着长大都是一个奇迹。

    “没有,我就是忽然住到这里来,有些不适应,娘,我没事的!”

    “你没事就好,我跟你说,要是有人欺负你,别怕,狠狠的反击回去,她要是打你,你就打回去,狠狠的打回去,一群人打你,你肯定打不过,那就拉住一个往死里打,这样子会起到震慑作用!”

    “可是娘,万一打死了怎么办?”

    杀人偿命!

    田东明不就是这样子吗?

    “是,杀人偿命,你知道这个是对的,但是不不,还有一条,那就是正当防卫,你记住了,咱们不能轻易去害别人性命,但是如果别人害你,要你的性命,你要么逃,要么反击,你更要记住,逃也是有技巧,更要用脑子,不能盲目的逃跑,那样子很容易被抓住,这点我慢慢教你,还有就是反击,这个更讲究了,你也不能麻木的去反击,你得十拿九稳才行,尤其是对方比你强大的时候,你首先要学会保护自己,让自己活下来,其次是强大!”

    伸手摸摸不不的头,“不不啊,你应该明白,我不是你亲娘,但我是拿你当女儿疼爱的,如果你有心事,可以跟我说,有什么要求也可以跟我说,我们是母女,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和母亲说的,你懂吗?”顾欢喜柔声低语。

    眸子里都是温柔和信任。

    还有浓浓的疼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