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瞧不上这样子的(1更
    她喜欢孩子,但是和对不不、冬瑜是不一样的。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是这两个孩子陪伴着她。

    她们一起走过最苦最难的日子。

    她们是她的女儿,就算不是亲生,她亦疼爱入骨。

    采菊也可怜,她对采菊也好,但是这种好是不一样的,采菊大多的吃穿用度,关心上却少了很多。

    不不、冬瑜她花了心思,用了真爱。

    她希望这两个孩子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长大,不管如何,只要有她在,一定会给她们保驾护航。

    所以不不、冬瑜穿直稠的衣裳,采菊穿细棉布衣裳,采菊喊不不、冬瑜大小姐、二小姐。

    “娘!”不不喊了一声,轻轻的靠在顾欢喜怀里。

    眼泪落个不停。

    到底不敢说,那院门是她开的,她出去回来,忘记了关。

    她害怕被责骂,害怕被抛弃。

    她更害怕,本不属于她的母爱,又被分给了其他人。

    她嫉妒冬瑜,却因为冬瑜是顾欢喜的女儿,所以一直压着,不敢表露,也不敢对冬瑜不好。

    只是这好,只有她自己知道,少了几分真心,多了几分敷衍。

    从冬瑜不愿意跟她玩,她就明白。

    她的所作所为,迟早会被发现,她害怕,紧张,但是她不知道要怎么做?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得失心和嫉妒心。

    她不知道要怎么办?

    “怎么还哭了呢?”顾欢喜问。

    便知道不不肯定是有心事了。

    这孩子,心思敏感。

    早些日子在客栈她就知道,很容易胡思乱想。

    “娘,我……”不不犹豫。

    “不想说就不说,我不会逼你!”顾欢喜抬手拭去不不眼角的泪水,心疼的揉揉她的头发。

    她的头发长长了一些,毛茸茸、软绵绵的。

    “娘,我,我……”不不在心里给自己鼓气,想告诉顾欢喜今日就是她开的院门。

    田区氏笑着从外面进来,“欢喜,欢喜,你来,我跟你说个事儿!”

    “?”

    顾欢喜不解,抬手摸摸不不的头。

    不不连忙起身,背对着田区氏,快速的擦着眼泪。

    田区氏错愕了一下,“这是怎么了?”

    “小孩子,被我说了两句,委屈呢!”顾欢喜笑着,便上前出了屋子。

    田区氏见一边案桌上,摆在十几个柚子,桌子上都是吃的,心里羡慕,跟着出了屋子。

    “嫂子,什么事情?”顾欢喜问。

    “我听说你刺绣十分厉害,不知道能不能教一下家里几个孩子?”田区氏问道。

    小心翼翼的看着顾欢喜。

    “教她们啊……”顾欢喜略微沉思,“嫂子,现在怕是不行,等我家那边弄好了,我到时候就弄个教刺绣的,女孩子们都可以过去学,不过现在倒是可以教她们打络子,这打络子简单,学起来又快,既可以锻炼手脚,又可以赚点钱,虽然不多,但好歹也是钱,你说是不是?”

    田区氏闻言,用力点头。

    她也想两个女儿不要整日去打猪草,可是没办法,家里条件就这个样子,不干活吃什么?用什么?

    这一大架子,三房又什么都做不了。

    不是她看不起三房,而是赵宝仙实在是太能作妖,简直就是一个事儿精,她烦透了赵宝仙。

    好在这几日赵宝仙回娘家去,三弟瞧着也争气起来。

    “好好好,这主意好,欢喜,真真是谢谢你了,我也实在是没办法,家里这个条件,我想给孩子们好点的东西也给不了!”田区氏说着,微微泛红了眼眶。

    “嫂子,我明白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做父母的,谁不想孩子好。

    别说是亲生母亲了,就是她,还想着给不不、冬瑜挣一份嫁妆,让她们以后风风光光出嫁。

    “欢喜,多谢你!”

    田区氏一个劲的道谢,倒是让顾欢喜十分不好意思。

    她本身也没做什么。

    这络子,她想着也要赚点钱的,哪能一文钱都不赚呢。

    不过她也不打算赚很多,刨去线钱,两个络子赚一文钱就好。

    “只是嫂子,线我倒是可以解决,这做络子的地方……”顾欢喜有些为难。

    都在这个院子里,休息就不太方便。

    她下午要稍微睡一会,免得头疼或者精神不济。

    有人说话、走动,她都会惊醒过来。

    “我明白的,反正大家都去干活修房子,那宅院不出半月肯定能修好!”

    “这么快?”

    “因为你们用青砖啊,而且整个村子近百户人家,一家去一个都快一百人了,听三弟的意思,有些人家去了两三个,怕是有二百人呢!”

    “那可真是太好了,人多力量大,我很快就能搬新家了!”

    田区氏点头。

    也是羡慕顾欢喜。

    男人对她这么好,以前虽然闹心些,但是以后就自己当家做主,没有婆婆、妯娌,想怎么过日子,就怎么过,轻松又惬意。

    “那我先去忙来了!”

    “嫂子,你等一下,你帮我拿几个柚子去,分给孩子们吃!”

    “那怎么好意思!”田区氏笑着,到底还是等着顾欢喜去拿柚子。

    顾欢喜拎来了四个柚子出来,让田区氏拿走。

    等田区氏走了之后,顾欢喜忙收起绣品,喊了采菊去找布料。

    “夫人,您是要做什么?”

    “做被套、床单、枕头一类,咱们新家那边的宅院可能很快就会修好,咱们得把被子都弄出来,还有蚊帐,咱们都得准备起来,到时候搬家就不用手忙脚乱了!”

    采菊一个劲的点头。

    帮着顾欢喜把布料找出来,犹豫许久才说道,“夫人,今天上午,大小姐好像出去过!”

    “……”顾欢喜抬眸。

    看着采菊,“你说不不出去过?”

    “嗯,我后来仔细想想,我有一次外面回来,见二小姐一个人在炕上,大小姐不知道去了哪里,所以我想说,可能是大小姐开的门,而她忘记关了!”

    “……”

    顾欢喜错愕片刻,才对采菊说道,“这事情我知晓了,你别告诉其他人!”

    “嗯,我知道的夫人!”采菊连忙应声。

    这种事情,她还真不敢乱说。

    不不靠在窗户边,心里十分害怕,怕采菊说什么?

    冬瑜看着不不,拿了柚子往嘴里抿。

    不不也没发现。

    要知道,顾欢喜说了,冬瑜现在还不能吃柚子,就算要吃,也要有人看着,给一点点就行。

    冬瑜小小口嚼着,用那两颗门牙。

    难得吃点果子,味道还真不错。

    见顾欢喜、采菊从小门出来,不不连忙回神,见冬瑜吃了柚子,吓了一跳,忙丢了手中的络子,上前去扣冬瑜的嘴巴,“你怎么吃柚子了!”

    心里又恨又慌。

    冬瑜倒是乖觉,张着嘴巴让不不看,都吞下去,没了。

    不不瞧着有些泄气。

    顾欢喜拿着布料进来,“不不,你看看,你的床单被套用什么颜色?水蓝还是淡粉,亦或者这个鹅黄?”

    “我,我都可以的!”不不忙道。

    心虚的不敢去挑选自己喜欢的颜色。

    “这个水蓝的怎么样?我再给你绣几朵小花上去,这个蚊帐的话,白色的吧,白色的不挡光亮!”

    “听娘的!”不不说着,看着顾欢喜认认真真的说话,抿唇笑了起来。

    顾欢喜偷偷看了不不一眼,见她笑的勉强,也不戳穿她。

    小女孩子,总会有自己的心事。

    如不不这样子的女孩儿,更甚一些。

    顾欢喜属于行动派,既然要做床单、被套,就忙活起来。

    她喜欢睡大床,这床单就得大一些,被子也是,反正到时候棉花被子可以定做,只要被套确定下来就好。

    裁剪、缝好,再往上面绣两朵小花,一个被套就算完成了,床单更是简单,裁剪好,把边给收好,就算完成,稍微繁琐一些的便是枕头,枕头也不用弄得花里花俏,就在边角绣一朵和被套上一样的花就算完成,这便是一整套。

    她打算做过十来套,这被子也多准备一些,免得到时候天气冷了,没有被子盖。

    田园到了新家这边又稍微指点了一番,这主屋他是决定要烧地龙的,所以要稍微慢些。

    “田老爷,就这主屋要修地龙吗?其它屋子修不修?”

    “其它屋子……”田园想了想才说道,“暂时……”

    修倒也花不了几个银子,主要还是时间上。

    可是现在不修,以后要重新弄起来,也是麻烦的!

    “田老爷,这些屋子都修个炕,这地龙不修也无碍,这样子房子修起来还更快!”

    “那就按照你们说的修建吧!”

    主院这边,主屋是肯定要修地龙的,到时候烧起来屋子里暖烘烘的,顾欢喜身子不好,不能受寒,几个孩子到时候也可以住在主屋这边。

    他知道自己其实很偏心,但他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他要攒钱,要努力的攒钱。

    “好!”

    主屋比起以前,缩小了很多,房间小了,修建起来就快,这青砖也用的比较少,人多,修建房子速度可谓是很快。

    翌日一早

    田园带着顾欢喜、不不、冬瑜前往田家村,到田师父见拜见。

    马车一停下,田师父便走了出来,笑眯眯说道,“我就猜到是你们来了!”

    抱过冬瑜,亲了亲冬瑜粉嫩嫩的小脸,开心讨好的问,“想阿爷不?”

    “嗯!”冬瑜用力点了点头,抱着田师父的脖子,亲昵的很。

    田师父笑的开怀。

    不是亲孙女,却胜似亲孙女。

    这可是他抱了好几个月的小宝贝。

    方秀在一边瞧着,笑的有些隐晦,这般疼爱,倒是比疼两孙子、孙女还多些。

    看向顾欢喜时,更是微微诧异了。

    田园一个糙汉子,竟娶了个这般娇美如花的媳妇,瞧着就温柔的紧,真是意外。

    “欢喜,这是师娘!”田园介绍道。

    顾欢喜看着方秀,微微福身,礼貌、周全,“见过师娘!”

    方秀笑着,“好孩子,快里面坐!”

    “嗯!”

    方秀带着顾欢喜、田园进了院子。

    田师父喊了一声,方秀说道,“我过去看看,阿园,家里你熟悉,带着你媳妇随便坐,我很快就来!”

    “嗯!”

    方秀歉意一笑,跟着田师父进了内屋。

    去准备给顾欢喜以及两个孩子的见面礼。

    她觉得,早先准备的,怕是轻了些。

    “师父家,倒是蛮不错的!”顾欢喜道。

    “咱们家,到时候你喜欢怎么收拾都行,肯定比师父家更好看!”

    顾欢喜瞪了田园一眼,笑着不说话。

    田毅、完颜夏秋得到消息过来,田毅瞧着顾欢喜也是愣了一下,觉得这人有几分眼熟,不免多看了两眼,落在完颜夏秋眼里,却是打翻了醋坛子。

    原来田毅喜欢这般娇娇俏俏的妇人,那她这样子的,想来十分不得他的心吧。

    “阿园!”田毅喊了一声,快速上前。

    完颜夏秋瞧着,加快了脚步才跟上。

    “欢喜,这是大哥、嫂子!”田园介绍道。

    顾欢喜看了田毅、完颜夏秋一眼,微微福身行礼,“见过大哥,嫂子!”

    “弟妹不必多礼!”田毅应了一声,对完颜夏秋说道,“你陪弟妹说话,我和阿园有事要说!”

    “嗯!”完颜夏秋颔首,伸手拉了顾欢喜的手,走到一边坐下,不不跟在顾欢喜身边,完颜夏秋却生生的无视了不不。

    她知道,不不压根不是田园的孩子,更不是顾欢喜的孩子,一个野孩子而已,不必在意,她也没见过几个后娘,会对一个非亲非故的女儿好。

    就是她亲叔叔,对她姐妹两,也是不好的。

    顾欢喜示意不不先坐下,和完颜夏秋说话的时候,她一直等完颜夏秋说起,介绍不不一番,可是完颜夏秋压根不提这一茬。

    顾欢喜心越来越沉。

    田园豁出命去救的人,其实是个白眼狼呢!

    而且到了这个时候,也没上茶,更别说点心,再不济,你也得上一碗水吧?

    更何况,田园昨日就和田师父说好,今日早上要过来的,怎么可能没一点准备呢?

    他们来的也不是特别早,要准备点东西,完全有时间!

    顾欢喜尴尬的笑着,看向不不,冲不不露出一个稍安勿躁的微笑。

    不不点头。

    她真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她在意的只是顾欢喜而已。

    就像田园,对她好不好,她都无所谓。

    完颜夏秋这样子,她根本不会在意,也不会往心里去,坐在一边乖巧的很。

    “弟妹,你在家,平时都做什么?田园兄弟他对你好吗?”

    “……”顾欢喜看着完颜夏秋。

    这个人……

    “我在家带带孩子,做做针线活,他对我挺好的!”

    “那他给你银子吗?”

    “……”

    顾欢喜不解,“给,但是不多,恰恰好够买一些零碎的东西!”

    “咦?”

    完颜夏秋错愕。

    难道这边的男人,都不兴赚了银子,交给妻子管吗?

    “我明白了,弟妹你坐,我去看看,这丫鬟怎么还不上茶!”

    “嗯!”

    完颜夏秋离开之后,顾欢喜和不不吗,面面相觑,笑了起来。

    这个完颜夏秋,怎么说呢,长得不错,聪明……,只有些上不得台面的小聪明。

    哪里有人一见面,就问这么**的问题,她们关系也不是很好,而且茶水也不上。

    “娘?”不不低唤。

    “稍安勿躁,咱们坐一会就走了!”

    不不点头。

    其实别说是顾欢喜,就是不不也感觉到,完颜夏秋其实不欢迎他们。

    既然如此,可不愿意留下来看人脸色。

    等到完颜夏秋端了茶水过来,“弟妹,你喝茶!”

    依旧没理会不不。

    也不说端点瓜子、花生过来,就算是家里没有,客气话总该说两句,这茶水也可以准备一杯,都是乡下来的,谁又会嫌弃。

    但偏偏只有一杯,顾欢喜不乐意了,脸色微微沉了沉,“我不爱喝茶,平时也不喝的,你客气了!”

    扭头对不不说道,“不不,咱们去外面看看吧,听说后院有颗橘子树,咱们去看看还有没有橘子!”

    “嗯!”

    顾欢喜牵着不不离开,留下完颜夏秋看着茶杯,抿着唇,手微微抖着,想要把茶杯掀翻在地,却是不敢。

    她知道,今儿若是敢把这茶杯掀翻,田毅就敢休了她。

    方秀过来拿东西,见完颜夏秋一个人坐在堂屋的椅子上,小几上只有一杯茶,顿时什么都明白过来。

    一时间,再也压制不住,“素日看你,就知道你是个蠢的,却不想愚蠢至极,枉我儿子对你一腔真心,你真真让我失望透顶!”方秀怒喝,责骂出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