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纠葛的爱恋断了的情(1更
    田坤明寻思着。

    翌日又到了赌坊,还是赢了一点钱,却不是很多,转身又请人吃酒去。

    在酒肆的时候,他看见一个锦衣公子走了进来,这锦衣公子又是一个人,身边连个护卫都没有,田坤明寻思一番,便悄悄的跟了上去……

    九月初六

    帝都

    相府

    今日是相爷顾城的儿子满月,这孩子可不单单是相爷的长子,还是顾家的长孙,更是公主的儿子,皇帝的外孙。

    皇帝已经有来了几个孙子、孙女,外孙也是有的,但谁不知道,建康帝最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公主。

    顾曦满月,光是宫里的赏赐就无数,更别说各府送来的贺礼。

    顾钱氏一身锦衣,坐在主位,笑眯眯的迎合着。

    其实她压根不知道这些夫人在说什么,她们满口官话,看向一边的两个儿媳妇。

    顾于氏、顾文氏倒是努力学官话,会一些,所以她们笑,顾钱氏也跟着笑。

    笑了过后,还是觉得累。

    便回了院子。

    靠在软枕上,渐渐泛红了眼眶。

    她想欢喜,想她的心肝肝,可是大家渐渐都在淡忘,都不在提起,她不能说,说了会让人觉得她这个老婆子不懂事。

    只能这般默默的想念。

    顾老汉,如今他已经不是顾老汉,是顾老太爷了。

    上上下下都喊一声老太爷。

    顾老太爷走到顾钱氏身边坐下,拿了帕子轻轻的给她擦拭眼泪,“怎么来了?”

    “我想欢喜了!”顾钱氏低语,眼泪忍不住又落了下来。

    “我也想!”顾老太爷低语。

    靠近顾钱氏,“但是,今儿是开心的日子,咱们两个老货,要识趣,你说是吧!”

    “我知道,得识趣,只是我忍不住想起,当年欢喜满月的时候,粉嘟嘟的一团,就在我怀里……”

    哪里像今日,孩子压根到不了她手里。

    那些公主、郡主,一个个把孩子抱来抱去,就是落不在她手里。

    按道理说,不应该是她这个太阿奶抱着孩子,让她们来看?

    或许,这便是权势。

    那些人啊,压根还是看不起他们的!

    可是,一个个对着她,还要笑,笑的还那么假,真真让人厌恶呢。

    “老婆子,我想顾家村了,想回去了!”

    “我也想,你说我们回去后,能不能在那边等到咱们的小欢喜,等到……”

    咱们的老四。

    顾钱氏后面的话,说不出来,靠在顾老太爷怀里,哽咽出声,“如果可以,我真真宁愿就在广元府,咱们一家子好好的,好好的……”

    他的儿子、儿媳妇还在,她的孙子、孙女也还在。

    可是如今,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两个老货,在这里相互哭泣,只能默默的怀念一家子团聚的时候。

    顾城在前院,是顾及不到后院的。

    龙星宸今日实在是高兴,儿子有了,丈夫心也在她身上,姐姐妹妹中,她过的最好,少不得得意万分。

    人一得意了,便少了许多顾忌。

    压根没想到阿爷、阿奶什么时候不在,婆婆、五婶也什么时候离开的,她被一群姐妹、命妇围在中间恭维着,夸赞着,奉承着。

    “公主瞧着真是漂亮,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做了母亲的人!”

    “就是就是!”

    龙星宸笑着,忘记了和顾城说好的,等大家见过孩子,就把顾曦送到长辈身边,而是抱着孩子,让大家看。

    “这孩子真可爱!”

    “跟他爹爹一样,龙章凤姿!”

    “可不是,星宸啊,你真是好命呢!”

    “是啊,可让我们羡慕了!”

    面对这些人的夸赞,龙星宸有些飘飘然,让奶娘把孩子抱回去。

    和妇人们说起话来。

    前院、后院到处都洋溢着快乐。

    柯一梅坐在窗户边,呆愣愣的看着外面。

    她如今消瘦的厉害。

    很多事情,她其实想明白了,但是明白了又如何,丈夫早已经和她离心,心里有了别的女人。

    而这个女人,是她亲手送到顾俊面前。

    她,亲手把那个深爱自己的男人弄丢了。

    “来人!”

    “夫人?”

    “给我梳妆打扮,我要去前院,我是这个家的二夫人,今日这般重要的宴会,怎么可以没有我!”

    她的丈夫,虽然经商去了,但是他会赚钱啊,赚了钱,她要什么没有?

    以前真是想不透彻。

    蠢!

    “夫人,二爷说,不允许您出去!”

    柯一梅闻言,看着这个小丫鬟。

    新来的。

    公主派来的。

    一是伺候她,二是为了监视她。

    “你是公主派来的人对吧!”

    “夫人,奴婢……”

    柯一梅站起身,扬手就给了丫鬟一巴掌,“我知道,你是公主派来的,其实她也特别能装,装善良,装大度,但是说起来,这府里,除了那个相爷,谁又能比得上她呢?公公婆婆、五叔五婶,都是真真正正善良的人,这个府里,哪一件事情,不是在她眼皮子低下,她真的很厉害,厉害到,用我的万劫不复,来让相爷爱上她,很好啊……”

    丫鬟听得噤若寒蝉。

    公主那就是公主,真不是她一个奴婢可以议论的。

    扑通跪在地上。

    柯一梅踢开她,自己去找衣裳,自己梳妆打扮,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

    只是如今她这个样子,怎么打扮都不会好看。

    看着镜子里的妇人,年岁那么轻,却显得这般苍老,她哭了起来。

    连去闹场子的底气都没有。

    “你们都不许跟着我!”

    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出了相府,找了马车,前去找自己的大哥。

    然后去见戴思思。

    见到戴思思的时候,柯一梅忍不住的嫉妒。

    嫉妒的发狂。

    戴思思一声杏色的衣裳,肚子大大的,站在原地淡然的看着她。

    “你来了,坐吧!”戴思思说着,转身朝屋子里走去。

    柯一梅愣了很久,才慢慢的走了进去。

    她比戴思思只大一岁,曾经无话不说,恨不得日日在一起,如今无言以对,恨不得将对方千刀万剐。

    两个人坐在对面,都仔细的看着对方。

    一个满面愤怒,一个沉稳安然。

    天与地,水与火。

    一个娇美无双,一点都不像一个死了丈夫,带着女儿、又怀上别人还是个寡妇。

    一个本应该活的风光无限,这会子却已经露出衰败,苟延残喘。

    “呵……”柯一梅笑了出声,看着戴思思,眸中都是鄙夷和愤怒。

    戴思思没有说话,就目前来说,她不敢招惹柯一梅。

    哪怕柯一梅真被顾俊嫌弃了,在顾俊心中,柯一梅依旧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她戴思思再努力也比不上。

    “你怎么不说话?是心虚吗?”柯一梅问。

    看向站在大门口的大哥,起身慢慢的朝戴思思靠近。

    戴思思顿时紧张起来。

    虽然丫鬟、婆子好几个,但她是个孕妇,她怀孕六月,肚子本就大。

    柯一梅瞧着噗嗤笑了出声,“你很紧张,还很害怕,你害怕什么呢?”柯一梅说着,伸手捏住了戴思思的下巴,“是心虚吧,戴思思你是不是心虚了?”

    戴思思看着柯一梅。

    以前觉得这个表姐蠢,如今才发现,其实柯一梅还很疯狂。

    “表姐……”

    “别喊我表姐,我不是你表姐,你也不在是我表妹,我和你之间,早就你死我活!”柯一梅说着,摸着戴思思的脸,“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是你处心积虑害死了我的孩子,是你夺走了我的丈夫,是你……”

    “所以,你到现在还以为,这些都是别人的错吗?”戴思思沉沉的问。

    伸手推开柯一梅,站起身整理着自己的衣裳。

    认真的看着柯一梅,一字一句说道,“你真以为,是我处心积虑夺走了你的丈夫?而不是你亲手把你的丈夫推出来?你当初为什么接我进府?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你想做什么?难道你没打算?难道不是你故意在我面前哭诉,故意说着二爷如何如何的好,你如何如何不在爱他,让我觉得,我机会来了!”

    “柯一梅,你以为,你是真的爱顾俊吗?你爱的不过是他能给你带来荣华富贵,带来无上尊荣,这一切都按照你设想的走,只是你没想到,中间会出现纰漏!”

    “顾家四房出事,一下子牵扯到了整个顾家,二爷没有办法,只能弃笔从商,这本是暂时的,但你害怕,害怕玩意四房的事情一直解决不了,二爷只能一辈子从商,你想要的,再也得不到,所以你疯了,自己买药流了肚子里的孩子,还给自己找那么多借口,你在背后诅咒欢喜,那不单单是你小姑子,还是你最好的朋友,你恨她、怨她,但是你却独独忘记了,如果当初要不是她帮着你,你以为二爷真会娶你?我早就把二爷抢过来了!”

    戴思思说着,早已经泪流满面。

    “她那么好姑娘,她以为你一腔真心,却从来没想过你内心如此的龌蹉,你从一开始接近她,就带着目的,你对她的真心,简直少的可怜!”

    “……”

    柯一梅瞪大了眼睛。

    这些,为什么戴思思会知道?

    “你把你自己摆放在委屈、受尽苦楚的位置,却忘记了,是你亲手把你的丈夫推出来,推到我面前,那么好的男人,我心心念念多年,我为什么不要?你以为,每个人都想你,心里只有荣华富贵,没有真情吗?柯一梅你错了,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只想着自己的!”戴思思说着,深深的吸了口气。

    慢慢的坐在一边,看向站在门口的男人。

    那是柯一梅的大哥,她的表哥。

    曾经,他们也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如今,那些都已经是过眼云烟。

    再也回不去了。

    如果顾俊幸福,她会默默的看着,可是他不幸福,她又岂会眼睁睁的看着他,痛苦难堪,最后只能压抑着,一个人喝闷酒。

    他也有他的抱负,他也想走在官场,做顾大人。

    可是,为了家,为了亲人,他必须放手,可是那个本应该最支持他的人,却撂挑子,不单单没有体谅和支持,反而那般怨着、怪着他。

    “以后别来我这里了,等生了这个孩子,我就会离开,比起你的痛苦,我和二爷,谁又比你少了!”

    戴思思说着,看向大门口的男人,“表哥,你带她走吧,以后别来来了,我不欢迎她,也不欢迎你!”柯家的人,又有几个是真真正正好的?

    就是她那姨母,也是弯弯绕绕的心思。

    柯一梅却是不肯走,恨恨的看着戴思思,“你说,如果我死在你这里,顾俊他会不会娶你?会不会恨你?”

    “……”

    戴思思惊怒的看着柯一梅。

    看着她从袖子里拿出匕首,往自己身上刺去。

    她惊慌之时,不顾一切的上前去,伸手便抓住了匕首。

    只觉得撕心的疼从手上传来,还没来得及抽水,柯一梅已经快速抽出匕首,朝她身上刺来。

    原本匕首是要刺向肚子的,她往下面一蹲,刺上了心口位置。

    “啊……”

    “来人啊……”

    尖叫声四起。

    柯一梅抽出匕首,疯狂的笑了起来,“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柯家大哥跑进来,一把抓住了柯一梅,“你疯了!”

    “大哥,杀了她,杀了她,她抢走了我的丈夫,抢走了我的一切,杀了她,你帮我杀了她啊!”柯一梅尖叫着,疯狂之极。

    戴思思退后几步,跌坐在椅子上,紧紧捂住自己的心口。

    她想,她会死的吧。

    “一梅,别胡闹,我们走……”柯一奇拉着发疯一样的妹妹。

    他不知道,为什么好端端的,怎么就成这个样子了。

    直到顾俊一阵风一般冲了进来,直接无视了他和柯一梅,冲到戴思思面前,抱住了戴思思,“思思?”

    “二爷!”戴思思低低的唤了一声。

    眼泪顿时落了下来。

    能在临死前,再见顾俊一面,她心满意足,也无怨无悔了。

    “别怕,大夫很快就来了,别怕!”顾俊捂住戴思思的伤口,抱起她朝内室走去,由始至终都没看一眼柯一梅兄妹两。

    “……”柯一奇张了张嘴。

    “啊……”柯一梅叫了出声,“顾俊,顾俊,你怎么这样子对我,我才是你的妻子,我才是你的妻子!”

    顾俊站定脚步,回头看着柯一梅,一字一句冷冷说道,“很快,你就不是了!”

    抱着戴思思去了内院。

    等着大夫过来给戴思思诊治的同时,用布巾捂住了戴思思的伤口,又看着她手中的伤。

    “何苦……”

    戴思思看着顾俊,低低的唤了一声,“二爷!”

    “我在!”

    戴思思虽然痛,却清醒。

    她知道,这将是她唯一一次能够进入顾家的机会,但……

    看着担忧的顾俊,她到嘴边的哀求一句都说不出来。

    “二爷,我不想死,不想在这个时候死,我还没生下咱们的孩子,我不想死!”

    顾俊闻言,心口剧痛。

    或许他早就移情别恋了。

    早就恋上这个温柔的解语花。

    “你放心,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我已经让人去请大夫了,你要坚持住,知道吗?”

    “……”戴思思看着顾俊。

    她是真舍不得这个男人。

    当初嫁人,那是已经没有办法。

    她一直以为他是幸福的,所以不敢胡来,她希望他幸福。

    可是,柯一梅并没有给他幸福。

    她知道,在道德上,她是错的,可爱一个人的心,她是真的。

    眼泪忍不住一个劲的落下。

    “别哭!”顾俊忙给戴思思擦拭眼泪。

    他知道,她一个人,身怀六甲,却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

    一时间,顾俊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渣。

    既伤害了柯一梅,又伤害了戴思思。

    女大夫很快过来,给戴思思检查了伤口,“幸好没伤中要害,不过也只差一点点了!”

    “那孩子呢?”顾俊忙问。

    “孩子目前来说,还算无恙,但也要等上一等,二爷不必着急!”

    顾俊颔首,慢慢的出了内院。

    到前院,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柯家兄妹,顾俊看着柯一梅。

    这会子的她已经冷静下来。

    “顾俊,思思她……”柯一梅小声问。

    “一梅,我们和离吧,你要的我给不了你,荣华富贵,锦绣前程,我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在涉足官场,你想要的诰命夫人,我给不了你,所以我们和离吧!”

    “你,你说什么……”柯一梅惊怒问。

    顾俊没有再看柯一梅,看着柯一奇,“对不住,我没有兑现承诺,我失信了!”

    柯一奇也不知道要怎么说。

    顾俊对自家妹妹,说不上不好,他容忍了很多很多。

    “我不……”柯一梅尖叫出声。

    “这次由不得你,你和离也好,不和离也好,我再也不会顾念你,你太让人失望,你或许忘记了,今日是顾曦的满月宴,你趁机跑出来,你想做什么?柯一梅我问你想做什么?”顾俊冷冷出声。

    俊逸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温柔。

    那双眼睛里,连最几本的愧疚都没没了,更别说曾经的浓情蜜意。

    “你跟我和离,是想娶戴思思吗?”

    “是!”顾俊沉沉出声。

    顾俊不知道自己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戴思思,亦或者已经变了的心。

    但是这一刻,他想娶戴思思。

    “顾俊,你这个混蛋!”柯一梅叫了出声,“你这个负心汉,我是不会成全你们的,绝对不!”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