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人至贱则无敌(2更
    一般修房子,新屋上大梁、进住都是大日子。

    田园、顾欢喜也不是小气之人,所以决定今日请整个村子的人吃饭。

    一天三顿不行,中午这一顿肯定是要有的。

    一大早,顾欢喜就起来,让不不、采菊照顾好冬瑜,自己带着田区氏一起去招呼村子里来帮忙的妇人。

    她和田区氏才到新家这边,村子里老老少少的妇人基本上都来了,还有几十个大大小小还未出嫁的小姑娘。

    “夫人!”

    顾欢喜笑了起来,“劳烦各位这么早过来!”

    “应该的,应该的!”

    两头大肥猪郑屠夫早已经送来,还有村民们送的洋芋、豇豆、白菜。

    烧几锅红烧肉,再拿骨头炖起来喝汤,肉片焖豇豆、炒白菜,鸡肉炖土豆。

    虽然菜少,但对村民来说,这是肉菜,分量得多。

    这厢分成两拨,在空地上,用搭好的大锅开始做活,一边蒸馒头。

    另外一边的大锅里煮着鸡蛋,据说一会每人都能分到两个,村民们更是高兴万分。

    这做起活来,踏实的很。

    就是小孩子们都帮忙着干活,为了中午能美美的吃到一顿。

    田聪蹬蹬蹬的跑来,站在顾欢喜面前,“夫人,老爷让我来请您,上大梁的时辰到了!”

    “好!”

    顾欢喜应声,又朝村中妇人说了几句,才起身去正屋那边。

    田聪跟在顾欢喜身边,笑嘻嘻说道,“夫人,您家的房子修的可真好,又大又好看,还结实,院墙也好高!”

    “你喜欢这样的房子?”

    “喜欢,我以后也要赚钱,修这样的房子给爹娘住!”

    “真孝顺,你的愿望一定会梦想成真的!”

    田聪笑的越发开心,“夫人,您真好,大家都说我小屁孩,说梦话呢,就夫人一个人说我会成功!”

    顾欢喜伸手摸摸田聪的头。

    一眼就看见了被一群老爷们围着的田园,田园也看见了顾欢喜,迈步走了过来,伸手给顾欢喜检查衣裳,又蹲下身给她整理裙摆。

    “哈哈哈!”

    “咱们田老爷还真疼媳妇!”

    “疼媳妇的男人是好男人!”

    顾欢喜听着大家的话,忍不住红了脸,“你好了没有?”

    “好了!”田园站起身,笑着朝顾欢喜伸手。

    看着那只大手,犹豫片刻,把手放上去,由田园牵着自己向前走。

    “这以后就是我的新家!”

    “嗯,我们的新家!”

    顾欢喜低下头,看着被田园握住的手。

    她的心跳的有些快。

    她知道,这是心动的感觉。

    等到了大厅前,看着那跟粗大的木梁,顾欢喜吞了吞口水。

    “一会等大家把大梁扛上去,咱们去把红绸拉下来!”田园小声说道。

    “嗯!”

    “别怕,别紧张,以后这就是咱们的家了,等房梁上去,盖上瓦片,主院那边屋子,屋顶都给你顶上木板,看起来整齐,也不会有灰尘掉下来!”

    “嗯!”

    顾欢喜再一次点头。

    这一刻她愿意这般听田园说话,一辈子听他的话。

    但是……

    想到了什么,顾欢喜有些心虚,不敢去看田园。

    等到了大厅处,等着老族长喊了一声,“田园啊,快快快,吉时马上就到了!”

    “好!”

    田园拉着顾欢喜上前,让她站在红绸下,“一会鞭炮一放,他们一抬大梁,你就拉!”

    “好!”

    外面鞭炮一响,大梁一抬,顾欢喜、田园一起拉下红绸,看着大梁被拉上去,放在大厅上面,外面的鞭炮还在响,有人往里面丢铜钱,不过都是一文一文的,不多,三五文,但对顾欢喜、田园来说,这已经足够。

    他们要的,不是钱多,而是心。

    大梁抬上去放好,便开始上别的房梁,人多力量大,速度也快,顾欢喜和田园慢慢的走出大门。

    “以后这就是外面的家!”顾欢喜道。

    “对,我们的家,今天大梁上好,就盖瓦,明天来给主院钉楼板,然后厨房那边打灶台,铺石板,最多两三日,基本上就能弄好,咱们二十入住,我看过了,二十那日就是好日子!”

    “那被褥那些呢?也二十搬进来吗?”

    “不是,二十前放好,咱们二十正式入住!”田园说着,看向顾欢喜,“你的打算呢?”

    “我觉得二十入住蛮好的,只是到时候咱们还办酒吗?”

    这边屋子都是原生态,没有那么多化学药物,修建好就可以入住。

    “不办了,到时候村民们,一人一个红包,我想也是一样的!”

    田园说着,看向自己的手。

    这手,刚刚握过顾欢喜的小手,她的手,软软的,像最好的白玉。

    他心中回味着,想要再次去拉住,却已经没了这个胆子。

    “那咱们到时候晚上好好煮一顿吧,我下厨你给我打下手,咱们十九的时候去一趟县城,把东西准备好!”顾欢喜说着,微微一顿,才继续说道,“田大哥,谢谢你!”

    “谢我做什么,都是我应该做的!”

    两个人慢慢走在屋子周围。

    围墙修的很高,一般人想要翻进去可不容易,围墙外面田园已经想好,到时候种上荆棘,就更没人敢靠近了!

    上屋梁很快,上去之后,要钉细条,再把瓦片传上去,盖好。

    等到午饭的时候,基本上细条都钉好。

    大家都围在桌子边,一手抓着馒头,一手端着碗,快速的夹了东西吃。

    “好吃,味道真不错!”

    有人端了碗,拿着馒头蹲到一边去吃。

    年纪大的边吃边感慨,“我这一辈子,还没吃过这么丰盛的饭菜!”

    “我也没有,那曾想,这辈子还能吃上白面馒头!”

    “还有红烧肉!”

    “那两鸡蛋你吃了吗?”

    “没呢,留着给我小孙子吃!”

    “我也没,带回家给我老娘吃!”

    大厅前的空地上,摆了一张桌子,村长、族长以及村子里几个辈分高的长辈,不拘男女,这会子都坐在一起,顾欢喜、田园坐在一边,田园端了酒杯站起身,“族长,村长叔,各位长辈,晚辈田园敬你们一杯!”

    族长笑了起来,“好,喝了这杯酒,田园就真真正正是咱们小田村的人了,以后要荣辱与共!”

    田园笑着点头,喊了顾欢喜走向另外一桌。

    田师父、方秀一家子和郑屠夫一家子坐在一起,不不、冬瑜也坐在这里。

    这边也留了两个位置。

    田园走到田师父面前,“师父,徒儿敬您一杯,多谢您这些年对徒儿的栽培和爱护!”

    田师父把冬瑜放在凳子上,端了酒杯站起身,拍拍田园的酒肩膀,“以后好好过日子,你过的好,我顶顶高兴的!”

    “嗯!”

    田园重重点头。

    和田师父碰了一下杯子,一口喝了杯中酒。

    顾欢喜忙拿了酒壶给田师父倒酒,“师父,我也敬您一杯,多谢您这些日子的照顾!”

    田师父看着顾欢喜。

    心中五味杂陈。

    他希望田园幸福,只是田园的幸福,只有顾欢喜能给,偏偏顾欢喜家就她这么一个女儿,是不可能把她嫁给田园的,除非顾欢喜非嫁给田园不可……

    “好,以后好好过日子!”田师父和顾欢喜碰了一下,喝了杯中酒。

    田园让顾欢喜坐下吃饭,“你坐在这里吃饭吧,我去敬酒!”

    “嗯!”顾欢喜也是真的饿了,挨着不不坐下。

    她身边就是完颜夏秋,才短短时日不见,完颜夏秋消瘦很多,这会子拿筷子的手似乎都有些发抖。

    完颜夏秋见顾欢喜看着她,朝顾欢喜微微颔首,便自己夹了菜吃着。

    田毅给完颜夏秋夹了菜,完颜夏秋却不吃,田毅有些尴尬,什么也没说,自己夹了菜吃。

    田园挨着敬过去,人多,桌子少,喝酒的坐在一起,挤挤也无碍,不喝酒的就蹲在一边专心吃着。

    见田园端着酒杯过来,都笑着迎上来。

    “田老爷!”

    “我敬大伙一杯,这些日子,辛苦大家了!”

    “不辛苦,不辛苦,田老爷可是给咱们钱的!”

    村民们淳朴,这些日子干活,家里人多的,赚了七百两也是有的,心里开心的同时,干活扎实。

    田园在小田村这些日子,他感触最多的,是这些村民们的善良和勤劳。

    他们不特别会说话,但是开口总是真话,也有人喜欢笑闹几句,但都是无伤大雅的玩笑。

    他喜欢这个村子。

    “你们慢慢吃,我去那边!”

    “田老爷赶紧去吧,敬了酒也回去吃饭去!”

    “好!”

    田园自是不知道,他对小田村的村民来说,不单单让他们赚到了银子,还给了他们希望。

    能给田园干活,他们觉得是件体面的事情,看田家村那边,如今可不少人过来打探,只是小田村的村民格外的团结,是什么都不告诉田家存那边的人。

    尤其是这些日子,堆积的木材被拉的七七八八,田家村村民得到消息,说田园已经是小田村的人,以后有什么活计,他都喊小田村的人来做,也就是说,这砍树的活也轮不到他们了。

    田家村的人急,急的上火,可是急有什么用,田园如今压根不搭理他们,据说田园修建了大房子,今日上梁的好日子,也只请了郑屠夫和田师父两家,其他人别说请,连客气话都没一句。

    田家

    田老头从衙门回来就病了,只是几个儿子一人拿了二十两银子出来,其它便一个子都没有,如今的田家,早没了几个月前的生机,死气沉沉中都是压抑。

    田老头从镇上回来就病了,病的还不轻,田李氏骂骂咧咧之于,倒是很认真的照顾着田老头。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田老头那四个儿子,都不是什么孝子,大大小小都格外的自私。

    这些日子,田老头、田李氏都是自己开火,吃的更不必说两老。

    田李氏坐在床前,“听说田园今天新房子上梁,你要是好的,咱们还能去看看,好歹……”

    田李氏说着一顿。

    好歹什么?能吃上一顿?还是能住进去?

    不可能了。

    那日的田园说的很清楚,从此恩断义绝,她知道,田园是认真的,他再也不会拿他们但父母看待。

    他去了小田村,成了小田村的村民。

    从此以后,再也不是田家人。

    “老头子,我后悔了,真的后悔了,当初我们为什么要那么做呢?每个月十两银子,其实也很好,你说是不是?十两银子也够一大家子吃吃喝喝,还能有余,如今东子被关入大牢,怕是要被砍头,坤子下落不明,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你说,如果当初我们什么都没做,日子会不会不一样?”

    “咳咳咳!”田老头咳了出声。

    田李氏说的这些,他何尝不知道。

    可是知道归知道,却格外的清楚明白,回不去了。

    再也回不去了!

    他这身子,怕是也倒了。

    年纪在这里,若是好吃好喝养着,还能有几年好活,可是如今家中这个样子……

    “老头子,你后悔吗?”

    “……”

    田老头不语。

    田李氏索性自言自语说道,“我是后悔了,真的后悔了,你说如果我们这些年,好好对待田园,他修了新房子,我们也可以过去住的,如今他是恨毒了我们,恨毒了我们啊!”

    田老头不言语。

    这些年,他所作所为,说出去谁不呸一口。

    “老头子,我想去看看!”

    “……”

    田老头看向田李氏。

    想让田李氏别去,可他也想知道,田园到底把自家房子修的多大,修的多好。

    “老头子,那我去看看,你在家等我,我一定好好看看,若是可以,我给田园跪下,让他收留我们如何?”田李氏越说,越觉得这想法不错。

    她再不济是田园的养母,只要她认错,又给田园跪下,田园迫于压力,想来会重新认下她这个养母的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