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子不教父子过(2更
    想到这个可能,赵老爹忽地站起身,“亲家,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宝仙也吓的话都不敢说。

    说什么和离,一旦和离,她名声到底不好听。

    而且那个人也没答应她什么……

    真和离了,她要怎么办?

    不,不,绝对不能和离,更不能被休。

    赵宝仙想到这里,求救的看向自己亲爹。

    赵老爹安抚着赵宝仙,见村长不言语,又问道,“亲家,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今儿我也来了,你仔细跟我说说吧!”

    村长请赵老爹坐下,才继续说道,“等开平回来再说吧!”

    “……”

    赵老爹点点头。

    阿初蹬蹬蹬跑回自己的院子,顾欢喜站在原地里,细思过几日进住所需要的东西。

    屋子里,冬瑜在炕上睡觉。

    不不、采菊正在门口打络子,采菊很是专心,不不却时不时偷偷看想的入神的顾欢喜。

    有些话,说的时候并没觉得什么,等到事后想起才后悔不已,却早已经没有勇气去解释道歉。

    不不很想告诉顾欢喜,那日的院门是她出去回来忘记关了,尤其是顾欢喜对她这么好的情况下。

    阿初蹬蹬蹬跑进来的时候,看见属于他的院子里有人,忽然想起娘说的话,这些人都是坏人,是来抢他们家,要把他们撵出去的人。

    顿时气的脸涨红,一下子便朝顾欢喜冲过去。

    将顾欢喜撞的一个趔趄,然后摔倒在地。

    “夫人!”

    “娘!”

    不不丢下手里的东西,上前狠狠的推了阿初一下,把他推翻在地,“你干什么推我娘?”

    采菊上前要扶起顾欢喜,顾欢喜抬手制止采菊,她觉得头有些晕,脑子里有什么闪过。

    不不红着眼跑到顾欢喜身边,担忧轻唤,“娘,您怎么样,我扶你起来!”

    “我没事,让我先缓一会!”顾欢喜微微摇头。

    脸惨白惨白的,可吓坏了不不。

    “娘,都怪这个小孩,我去收拾他!”不不说着,起身就要去打阿初。

    “不不……”顾欢喜轻轻出声。

    伸手抓住了不不的手,“不许去,他不懂事,是因为他爹娘没教好他,你不行!”

    “娘,他推您!”不不红着眼,委屈的哭了出来。

    “我知道!”顾欢喜说完,微微闭上眼睛,“等我休息一会,再跟你说!”

    不不虽有不甘,可到底不敢再出手去打阿初。

    恨恨的瞪向阿初。

    阿初自己做了坏事,本就害怕,被不不那么一推,更知道不不是会揍他的,现在被不不瞪着,身子一抖,哇一声裤子跑了出去。

    田园、田开平也是刚刚从外面回来,田园喜欢走后门,觉得这是自己的家,听到院子里传来哭声,吓得他身子一僵,等田开平反应过来,田园已经翻过院墙,落在了顾欢喜身边。

    “欢喜……”

    田园轻轻的唤了一声。

    顾欢喜睁开眼睛眯了田园一眼,“你回来了,我头有点晕,你抱我进去啊!”

    “嗯!”

    田园抱着顾欢喜进了屋子,冬瑜已经醒来,担忧的看着顾欢喜。

    田园把顾欢喜放在炕上,伸手摸摸顾欢喜的额头,“有没有觉得哪里难受?我去套马车,咱们去县城看看!”

    “暂时先不用,我休息一会再说!”顾欢喜说着,闭上眼睛。

    她刚刚脑子里闪过了一个片段,有个妇人抱着她,只是那个时候的她是一个奶娃娃,一岁?两岁?还是三岁?

    似乎那个时候的她,像没长腿一样,进进出出都有人抱着她。

    只是看不请清楚她、亦或者是他的脸,她能感觉到她被人疼爱着,万分疼爱。

    她努力的想去看清楚那些人的脸,但是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田园坐在一边,伸手轻轻的给顾欢喜按摩着额头,让她舒服一些。

    屋子里静悄悄的,采菊打了热水进来,不不立即去用了帕子给顾欢喜敷手。

    顾欢喜轻轻摆手。

    再去想,便什么都想不起来。

    深深的吸了口气。

    睁开眼睛看着田园,“我没事,不用去县城了,让我稍微休息一下就好!”

    “你休息,我们就在边上,不说话,不吵你!”

    顾欢喜点点头,闭上眼睛睡觉。

    她觉得,日有所思,定会夜有所梦,到时候梦里的情景,兴许就是真的了。

    田园示意采菊抱冬瑜去方便,他朝不不示意,不不立即跟了出去。

    到了院子外,田园才问道,“怎么回事?”

    “那个孩子,不知道哪里来的,跑进院子就推了娘一下!”

    “……”

    田园凝眸,顿时明白过来。

    这家里他一直没见过田开平的媳妇和孩子,田开平只说回娘家去了,他也没深问,如今想来,事情怕是没田开平三言两语所说的那么简单。

    堂屋

    阿初哭着跑来,赵宝仙顿时心疼不已,伸手抱住他,“阿初,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娘,娘,有人推我,她还瞪我!”阿初说着,哭的越发大声。

    赵宝仙一听可不得了,敢欺负她儿子。

    作势就要去找人算账,村长怒喝一声,“你给我站住!”

    “爹……”赵宝仙惊呼。

    愤恨的看着村长。

    她就是不喜欢这一家子,穷的叮当响,还穷讲究。

    看向自己的亲爹,“爹……”

    赵老爹想说点什么,田开平一瘸一瘸的走进来。

    赵宝仙朝田开平看去。

    一些日子不见,田开平似乎变化蛮大,身上的衣裳干净,脸色也好了起来,那股子阴翳的气息似乎也散了。

    “……”

    赵宝仙错愕了一下,忙上前说道,“开平,我跟你说,有人欺负我们阿初!”

    “是你的阿初,不是我们的阿初!”田开平淡淡说道。

    上前朝赵老爹跪了下去,“我对不住您老人家,这些年您把女儿嫁给我,我没给过她一天好日子,她也没给过我一天安生日子,这些日子我想清楚了,我不能再耽误她,求您带着她回家去吧!”

    “……”

    “……”

    “……”

    村长、赵老爹、赵宝仙都惊讶万分。

    便是小小的阿初,也瞬间懂了点什么。

    他的爹爹不要他了!

    是因为他说谎了吗?

    “田开平,你说什么?”赵宝仙惊问。

    一时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田开平很淡定。

    以前,他怕自己的秘密被人知晓,承认笑柄。

    只是如今他想明白了,笑就笑吧,至少赵宝仙不在家里,家里一片和乐,哥哥嫂嫂对他也多了几分真心。

    为了家人,他宁愿成为笑柄。

    赵宝仙忽地扑向田开平,对着他又抓又挠,“田开平你混蛋,你这个窝囊废,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对我!”

    田开平跪在地上,一句话都不说。

    村长看着赵老爹,“这就是你的女儿,我一直在想,可是我田家做了什么对不住她的事情,她害的我儿子成了瘸子,我们田家可曾说过一句不是,她愿意嫁进来,我们也是真心待她,可是你看看,她就是这样子作践我儿子的,换作是你,你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被一个妇人这般作践吗?”

    村长悲痛万分。

    他好好的一个儿子,为了救赵宝仙成了瘸子,还不能人道。

    而赵宝仙竟和外人私通,生下了阿初。

    若她心眼实诚,好好过日子,这孩子是谁的种他也不计较了,可偏偏她和那男人一直没断,勾勾扯扯!

    赵老爹觉得汗颜。

    他几个儿媳妇也是厉害的人,但却不会这样子磋磨自己的男人。

    “田开平,你这个窝囊废,你这个窝囊废……啊……”

    田开平一把推开了赵宝仙,脸上好几道血痕。

    看着赵宝仙的眼神冰冷刺骨,“我会变成窝囊废是因为谁?是因为你,当初是为了救你,我都说了,让你不要去招惹那些混混,你自视美貌,他们不敢拿你怎么样,几个却拉着你进了树林,是我拼了命把你救出来,虽然你没了清白,但是我没有嫌弃过你,一直没有!”

    “新婚夜,只因为我不能人道,你便将我祖宗十八代都咒骂了一番,勾搭上了我表哥,在我们的炕上,成了他的女人!”

    “……”

    “……”

    田开平这几句话,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

    赵老爹被震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赵宝仙也吓的脸色发白。

    村长很平静,坐在椅子上,却是红了眼眶。

    “阿初不是我的儿子,这些年我压根没碰过你,你总是以我不能人道的事情威胁我,说我若是对你不好,你就宣扬出去,我怕成为笑柄,我忍你,明知道你不是个好的,我从来不说你半句不是,今日我不再忍你了,我们和离吧!”

    赵宝仙一听要和离,顿时尖叫出声,“你休想!”

    “你不和离也没关系,那就把事情闹开来,我休了你!”田开平一字一句咬牙切齿说道。

    “……”

    赵宝仙惊愕的看着田开平。

    这个男人,为什么忽然这么狠了?

    “你,你再说一遍!”赵宝仙小声低语。

    “不和离,我休你,和离还是被休,你自己选择!”

    赵宝仙还要说点什么,赵老爹站起身,扬手给她一巴掌。

    “逆女!”

    这就是他放在心口疼爱的女儿,竟坐下如此不要脸的事情来。

    他都不敢去问,那个奸夫是谁?

    颓废的坐在椅子上,“和离吧!”

    赵老爹说完,深深的吸了口气。

    赵宝仙捂住自己的脸,错愕、震惊,最后哭了出声,“要和离,可以啊,给我一百两银子,若是不给我银子,我就不和离,我死也要搞臭你们田家!”

    田开平看着赵宝仙,“没有银子,若你要闹,我奉陪到底!”

    这个女人,他真的受够了。

    他曾经那么喜欢她,后来就有多么无助,最后多么的恨她。

    “不要银子,但是宝仙的嫁妆,我们要带回去!”赵老爹沉声。

    “可以!”村长低语。

    赵宝仙的嫁妆,他也不想要,没得磕碜人。

    赵宝仙想要说点什么,赵老爹怒喝一声,“闭嘴!”

    既然要和离,双方大人也在,田开平拿了纸笔过来写。

    落笔时,田开平看了一眼赵宝仙,只写下感情不和,情意已尽。

    赵宝仙的东西不算少,想要拉回去,今天是肯定不行,毕竟天色已经很晚了。

    但是赵宝仙非要今天晚上拉走,她去收拾整理,只是收拾起来的时候,赵宝仙忍不住哭了出声。

    田开平没有办法,去村子里借马车、牛车。

    田园在门口看了一会,便转身回了小院。

    他倒不是有意偷听,不过听到了几句而已。

    回到小院,田园坐在炕边守着顾欢喜。

    再想着自己。

    如果顾欢喜这般对他,他能忍到什么地步?

    他并不同情田开平。

    也不觉得他这样子做是对的。

    如果是他,他一定会调整好自己,毕竟他曾经愿意为这个女人豁出命去,想来是喜欢的。

    既然喜欢,就应该早早的让她明白,懂事,而不是走到如今这一步,才来觉悟,反省。

    当然,他是局外人,没有批判的资格。

    田开平过来借马车。

    田园二话不说便借给了他。

    “田大哥……”

    “嗯?”

    “我可能不是一个好男人,也不是一个好丈夫,只是我真的忍受不下去了!”

    田园拍拍田开平的肩膀,“你觉得值得就好!”

    “还有对不住嫂子,那孩子是我没教好他!”田开平说着,万分愧疚。

    因为知道不是自己的孩子,他也没花过心思,赵宝仙也不允许他来教。

    “都过去了!”

    田园说完,转身准备回屋子。

    “田大哥……”田开平低唤。

    “嗯?”

    “能不能借一百两银子给我,以后从我的工钱里扣,我……”田开平说着,深吸一口气,“我想给她一百两银子,有了这一百两,她以后的生活应该不会特别难!”

    “是同情?还是心里的爱?亦或者想弥补?”田园问。

    “我不知道……”田开平说着,低下头不言语。

    “你等我一下!”

    回屋子拿了一百两银票出来,递给田开平,“这是一百两,你拿去!”

    “多谢田大哥!”田开平接了银票,去牵了马车,装赵宝仙的东西。

    赵宝仙抱着阿初,站在一边看着田开平。

    虽然是黑夜中,田开平也能感觉到赵宝仙对他的恨意。

    田开平好几次想上前,把银票给赵宝仙,都犹豫了。

    最后找到了赵老爹。

    “这是我给宝仙和阿初的,我家穷,这些年,跟着我,她受苦了,她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也有很大的责任!”

    赵老爹看着田开平递过来的银票。

    黑暗中,看不清楚面额。

    也看不清楚田开平的脸。

    “这银票,你哪里来的?”

    “问人借的!”

    赵老爹叹息一声,接过银票,“是宝仙福气不好,错过了你,开平啊,你别怨恨她,她被我宠坏了!”

    “我不怨恨!”

    赵老爹点点头。

    等东西手收拾好,才上马车离去。

    田开平看着远去的马车,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空落落的。

    但整个人却轻松万分。

    以后,再也不用在父母、兄嫂和赵宝仙之间,左右为难。

    他可以一门心思跟着田大哥做买卖去。

    不求赚多少,只求心安。

    至于娶妻,他想,这一辈子,他都不会再娶亲了!

    赵宝仙坐在马车上,看着自己的亲爹,“爹,我以后要怎么办?阿初要怎么办?”

    赵老爹没有说话,等回了家,把赵宝仙喊进了屋子。

    “那个男人是谁?”赵老爹问。

    “……”

    赵宝仙惊的变了脸色,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我问你,那个男人是谁?”赵老爹怒喝。

    他知道赵宝仙嫁给田开平之前没了清白。

    那个时候,田开平也没嫌弃她。

    但是他却不知道,赵宝仙如此胆大包天,洞房花烛,就勾搭上了别的男人。

    “爹,我……”

    “你们是成亲那晚意外勾搭上的,还是早就勾搭上了?我问你,这个男人是谁?”赵老爹说着,沉沉看向赵宝仙,“你最好老实交代,不然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女儿!”

    赵宝仙吓的身子一抖,“我,我们早就认识了,只是那个时候,他已经娶妻生子,我不敢不敢……”

    想到自己喜欢的男人,赵宝仙哭了出声,“我本来想好好和田开平过日子的,可是谁知道,他根本不能人道,我气不过他哄骗我,我想要报复他,所以在他昏睡之后,我和,我和……”

    “……”赵老爹沉沉的看着赵宝仙。

    赵宝仙承受不住赵老爹的压力,“才呐呐说道,是罗耀祖!田开平的表哥!”

    “啪!”赵老爹一巴掌打在赵宝仙脸上,“你可真会作践自己,那么个货色你都看得上眼,他宠妾灭妻,如今整个山水镇,谁不嘲笑他,他原先是赚钱了,可是如今你看看,还有几个人愿意和他打交道,他那铺子的生意更是一日不如一日,你说,你家那后院的小门,是不是为了他来找你,才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