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栽赃陷害(2更
    四兄弟闻言,面面相觑。

    他们不觉得去告状有什么好?

    “爹……”

    田老头微微摇摇头,“你们应该明白,这个家如今什么个情况,你们娘摔了身子,必须有钱请大夫看病,她去衙门要告的人,正是田园,田园心软,若是知道你们娘摔的这么严重,又迫于各种压力,定会拿银子出来的,如果你们不送你们娘去衙门,那么就得你们来付这个药费,你们能付多少呢?”

    “……”

    四人看着自己的爹娘,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

    但,真要自己拿银子,谁都不愿意,也没这么多银子。

    “你们好好想想吧!”田老头说道。

    四人面面相觑,又回去找自己媳妇商量了一番,最后决定送田李氏去山水镇衙门报官,说她被田园推到了水沟里。

    其实想要诬陷田园,还得娘咬紧牙关,只要他一个劲的认定是田园推的她,田园这个人呢,虽然冷酷,但是心好,他应该不会眼睁睁看着娘瘫痪的吧?

    四兄弟如此想着,找了板车推着田李氏前往山水镇。

    田李氏在板车上哼哼着叫唤,她其实很疼。

    这般颠簸着,觉得腰似乎要断掉了,又好像有东西刺在了肉中。

    一路颠簸,倒是惹了不少人看。

    到了山水镇,娘五人直接去敲了衙门口的大鼓,镇丞得知有人报案,微微错愕了一下。

    等到开堂之后,听说田李氏要状告田园害她,镇丞微微坐直了身子,“田李氏,你可知道诬告的下场是什么?”

    “什么?”田李氏问。

    “依据本朝律法,诬告他人,轻则打二十辊,重则发配边疆,你可想好了,真的要状告田园害你?”

    “……”田李氏躺在板车上的身子一抖。

    告还是不告?

    又看向四个儿子。

    四人也是一愣,他们没想到诬告也会被判罪。

    这告还是不告?

    可是不告?娘的药费从哪里来?

    告……

    他们本身就是诬告,是会被打板子的。

    “田李氏,今日前来告状的不单单是你一个人,还有你四个儿子,所以如果你们是诬告,那么挨板子的人可不是你们其中一个,而是你们母子五人!”

    “……”

    母子五人都在犹豫。

    田李氏动弹了一下,疼的汗流浃背,深深的吸了口气,“我告!”

    “娘……”

    田李氏没说话。

    她不想死。

    不想一辈子就这样子躺在了床上,没有人打理。

    她虽然混不讲理,但是她知道,四个儿媳妇,没一个会照顾她。

    所以她只能靠着田园,如果田园不给她银子,她就没有活路了。

    所以她只能告。

    镇丞看着这死性不改的一家子,冷笑了一声,“备案吧,另外派人去小田村请田园来,本官明日开堂审理此案!”

    他不单单要审理此案,还要公开审理,要让整个山水镇的百姓都看看,一个人可以无耻到什么地步。

    像田家这般不要脸的人家,也是世间少有。

    “把他们都收押吧!”

    “……”

    田李氏惊愕万分,这告状还要被收押?

    “大人……”

    “你们今天晚上就住在衙门里,不能和他人联系,放心,不让你们住大牢,毕竟你们现在是原告!”

    坠子还是原告,会稍有优待,一旦成了诬告他人……

    哼!

    镇丞冷笑一声。

    几十板子下去,有他们受的。

    田李氏母子五人被收押,镇丞便让人去镇上宣扬此事,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让人都怀玉是不是田园害的田李氏?

    亦或者是田李氏陷害诬告田园。

    比较田家的事情,山水镇上上下下都是知晓的。

    加上田园的名声,还是有点大,当年被何家那般算计,后来颓废那么久,如今好不容易又好转过来。

    只是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会不会存心报复?

    所以人们都想着明日来看热闹,长辈们自然觉得田园没良心,但是年轻人却明白,一般来说,若不是做老的心不够好,晚辈又怎么会不管长辈死活?

    知道真相的人,少不得要拉着人说一番。

    田李氏娘几个也是着急的,万一,万一告不成,成了诬陷可怎么办?

    田李氏母子几人的院子,门口都有人守着,有人守着,少不得就有人议论。

    “你们说,这是真的吗?”

    “什么真的假的?”

    “养子暗害养母啊!”

    “不管真的假的,咱们老爷可说了,要去问人借一个宝瓶,据说这宝瓶有个神奇的功能,那就是能让人说真话!”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据说当初好多人试过了……”

    几个人在那边小声议论,被田家大郎偷偷听见后,心里吓的砰砰砰直跳……

    万一,万一这要是真的……

    田大郎想着,立即告诉了田二郎,四兄弟坐在一起,愁眉苦脸。

    “你们说,想着还能撤诉吗?”

    “……”

    “……”

    “……”

    四个人想着,想着还能吗?

    能还是不能?

    四个人想着,却忘记了,田李氏昨天到现在没吃过东西,早上到现在,还没方便过。

    田李氏憋的满脸通红。

    犹豫好久才说道,“进来,进来!”

    “娘?”

    “我要,我要……”

    话还没说完,田李氏已经拉在了裤子上。

    一股子骚臭味传来,四兄弟顿时明白过来。

    看着田李氏的眼神里,有着轻微的嫌弃和失望。

    也有懊悔,为什么没带着媳妇前来,那样子也有人照顾一下田李氏。

    “我饿!”田李氏说完,便闭上了眼睛。

    她觉得丢脸,真的丢脸。

    “我去买……”田四郎说着就跑,只是门口的侍卫压根不让他们出去。

    “要买东西啊?买什么?拿银子来,我们帮你买!”

    田四郎看着面前的侍卫,摸出五十文钱。

    “这点钱,能买啥?”

    田四郎吞了吞口水,又摸出两百文,被一个侍卫一把拿走,“穷酸样,怕是医不起自己老娘,所以想陷害别人吧!”

    “……”

    “……”

    田四郎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这就是真相啊。

    田园、顾欢喜在铜陵县又买了些家里需要的琐碎东西,就是竹篮子也买了好多个,放在厨房的,房间里的,装菜的,筲箕、簸箕、扫帚,又装了满满一马车。

    顾欢喜靠在马车壁上想着,好在这些东西便宜,不然银子怕是早用没了。

    冬瑜睡在一边,不不、采菊照顾着她。

    小画面幸福,温馨,让人心里暖暖的。

    马车蹬蹬蹬前行,走的并不快,这次回去,倒是没有人拦马车。

    路过顾家村的时候,顾欢喜掀开马车帘子,朝顾家村看了一眼,便放下了帘子。

    心里深深的吸一口气。

    为什么她不是顾欢喜,可对这个地方,却如此的留恋?

    “娘……”

    不不伸手握住顾欢喜的手。

    “我没事!”顾欢喜温和一笑。

    她真的没事。

    小田村

    村长看着朱捕头一行人,“你说什么?”

    “田李氏去衙门报官,说田园害了她,把她推翻在了水沟里!”

    “呵呵,呵呵!”村长气的笑了出声,“我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妇人,这么不要脸的人家,朱捕头,这样子说吧,我虽然只是一个村长,但是我以我的性命担保,田园没有推田李氏”

    朱捕头看着村长,“你一个人说的怕是不行,如果能动员整个村子的人去给田园证明……”

    “我可以,朱捕头,你跟我来!”

    村长带着朱捕头到了田园的新家。

    朱捕头看着那大宅,心中惊了一下。

    别说是在这穷乡僻壤,就是在县城,这宅院都是数一数二的。

    村民们正在干活,该铺石板的铺石板,门口的一对石狮子雕刻的栩栩如生,瞧着便气派的很。

    “爹,您咋来了?”田开平一瘸一瘸的走来。

    “你先去把村民都喊过来!”

    “嗯!”

    田开平去喊人,很快在干活的人都过来。

    老老少少,还有十来个妇人。

    加起来得有二三百人。

    “你们听着,田家那边去衙门报官,说田园害了田李氏,如今田李氏带着她那四个儿子去衙门了,朱捕头过来要请田园去衙门,我就问你们一句话,你们愿不愿意去给田园作证,田园并没有害田李氏!”

    几乎在村长话一落下,就有人应声,“村长,我愿意!”

    “我也愿意!”

    “我也是!”

    “我愿意!”

    纷纷愿意去衙门,为田园作证。

    村长看向朱捕头,“朱捕头,做人凭良心,田家那些人丧尽天良,田园不收拾他们,总有一日,老天爷也会收了他们的!”

    朱捕头没有说话,伸手拍拍村长的肩膀。

    转身离开。

    村长才说道,“你们继续干活,今天天黑之前,务必把事情都做好,然后回家洗洗收拾一番,弄点吃的,带着东西,咱们晚上就去衙门门口!”

    “村长你放心,田老爷是咱们小河村的人,他绝对不会害田李氏,我们愿意为他作证!”

    “很好,很好!”

    田园回到村长家,看见朱捕头的时候,微微错愕,“朱捕头怎么来了?”

    “事情说来话长,我长话短说,田家去衙门告你,说你害了田李氏,她是被人抬着去衙门的,如今你得跟我走一趟,去衙门,等着明日镇丞亲自审理此案!”

    田园很镇定。

    顾欢喜错愕道,“这田家怎么这般不要脸?”

    不不、采菊也气愤万分。

    田园看向顾欢喜,“没事,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若是我猜的没错,这田李氏定是伤了,却舍不得银子看冰,想着从我这里讹诈点银子!”

    田园牵着顾欢喜到了屋子里,“你在家里,哪里也不要去!”

    “我……”

    田园微微摇头,“明日看热闹的人肯定很多,你去了,万一被人认出来,就不好了!”

    这也是他不带顾欢喜去山水镇的原因。

    就是去了,也是速去速回。

    顾欢喜犹豫。

    “你放心,我会没事的,田家人这点小心思,我清楚的很,明天他们占不到便宜,我天黑之前,一定回来!”

    “我……”顾欢喜怕田园担忧,想了想才说道,“那好吧,我在家!”

    “乖!”

    哄好了顾欢喜,田园才去和朱捕头说话,先把东西都搬了进来,便跟着朱捕头去镇上。

    “田园!”村长喊了一声。

    “村长?”

    村长看着田园,摆摆手,“去吧!”

    “村长,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她们娘几个!”

    “放心,我会的!”

    田园跟着朱捕头离开,走到村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一下自己新家。

    “朱捕头!”

    “嗯?”

    “你认识那种特别厉害的风水大师吗?”

    朱捕头错愕了一下,才说道,“倒是有这么一个,不过这个人有些难请!”

    “难请没关系,说明还是能请得动的,到时候我心诚些,总能把人请来!”

    朱捕头颔首,“其实你家这宅院修的很好!”

    “我没有看日子,也没有找风水师,瞎建的!”

    “……”

    朱捕头也是佩服田园了。

    田园一走,顾欢喜坐在一边沉思。

    “娘,您明日真不去衙门吗?”不不小声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