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谢卿涵能不能认出她(1更
    万一、万一那瓶子,真能让人说真话,那可怎么办?

    田李氏怕到时候让自己来。

    “娘……”

    田李氏深深吸了口气,“我不相信会有这么神奇的东西,我不相信!”

    可是不管相信不相信,这案子今日还是要审理。

    据说还是公开审理。

    衙门外。

    朱捕头带着人,“都往后面退,大人说了,今日公开审理这个案子,那就是一定要公开的,且今日不单单只有文老先生,还有好几个德高望重的老先生,甚至还会从你们中,选几个人来试试这宝瓶到底能不能让人说真话!”

    “哇……”

    一听这个,不少人惊喜,也有人不愿意。

    万一把自己极其**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可怎么办?

    比如自己家的银子藏在什么地方?

    比如自己曾经干了什么坏事?

    所以很多人不敢来试。

    人群里,几个妇人、几个小男孩护着一个面色发黄,很丑不说,还有颗痦子,脸上还有块红斑的妇人往前挤。

    “麻烦让让,我家弟妹有身孕了!”

    “有身孕不好好在家,还出来做什么?”

    “你懂什么,我家弟妹有冤屈,今日要求镇丞大人做主!”田区氏呵斥出声。

    看热闹的人一听,倒是轻轻的让开了身子。

    很快她们就到了角落,虽是角落,却也能够把审案的地方看看清清楚楚。

    桌子、椅子都已经准备就绪,就等着原告、被告上来。

    有人饥肠辘辘,所以还有人拉了包子、馒头、豆浆等吃食过来卖。

    生意还好的很。

    小田村的人也饿,却一个个都忍着,村长看了一眼老族长,对身边的人说道,“去给老族长买碗豆浆,再买两个包子来!”

    “是,村长!”

    老族长坐在椅子上,到底年纪大了,熬了一夜,有些撑不住。

    等到吃的来,也没推辞,立即吃了起来。

    等他一吃好,就听到有人大喝一声,“大人到!”

    “文老先生到,朱老先生来,许老先生到,连夫子到,陈举人到…”

    在镇丞后面,还跟着十来个赫赫有名的人。

    朱捕头手里捧着一个瓶子,那瓶子雪白雪白,瞧着莹润之极,一看就是个宝贝。

    很多人瞧着都吞了吞口水。

    原来这个瓶子,就是能够让人说真话的瓶子。

    瞧着就是个好东西呢。

    顾欢喜站在人群里,却不相信这瓶子能够让人说谎,无非就是让人能够心里有压力,不敢说谎而已。

    “肃静!”

    镇丞的声音不大,但是闹哄哄的人们顿时安静了下来。

    无一人说话。

    都静静的,屏住呼吸,等着接下来的事情。

    镇丞深吸一口气,才说道,“本官二十五岁便开始做镇丞,做到今年,已经十三个年头,在山水镇这些年,审理过鸡毛蒜皮的小案子,也审理过蓄意杀人案,但是有一点,本官不是一个好官,本官也很少做利国利民的好事,甚至只想着得过且过,把这镇丞做下去便好!”

    “说起来,真真是惭愧!”镇丞摇头叹息。

    “今日这个案子,本官相信是是非非,公道自在人心,本官也怕审理不好这个案子,所以连夜去请了几位老先生来,这几位老先生比本官见多识广,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什么样的案子没碰到过,今日要麻烦几位老先生了!”镇丞说着,朝几位老先生抱拳行礼。

    “不敢不敢!”

    老先生们连忙摇头。

    今日能来,镇丞连夜去请,把案子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们来,一是为了露露脸,二来也是为了名声,也是为了子孙后代。

    这个案子,加上前前后后那些事儿,够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

    镇丞笑了笑。

    这些个老者,其实最是精明。

    他们心中都有一杆称,就拿今日来这里,也要看看值得不值得。

    “今日本官决定要公开审理此案,其实有诸多原因,本官想让山水镇的人们都知晓,人生在世,你要做到的不是能不能对得住别人,而是要对不对得住你的心,你的良心!”

    “做人,若是连良心都没了,那你还做什么人呢?你们说对不对?”

    百姓们面面相觑,纷纷点头。

    是啊,连最基本的良心、良知都没了,你还做什么人呢?不如做畜生。

    但有时候,畜生也懂知恩图报。

    “案子目前还不开始审理,那是因为有些人还未到,咱们还需等上一等,等人到齐了,就可以开审!”

    看热闹的人不敢问还要等谁,但是这个时候,不管等谁,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

    所以都很安静的等着。

    一句话抱怨的话都没有。

    直到,有人快速而来,“让让,让让……”

    人们纷纷让开了一条路。

    “那是田家人!”

    “田家上上下下都来了!”

    “好像还少了一些人!”

    “田家有个田东明,杀人了!”

    “……”

    一个田东明敢杀人。

    那养育了田东明的人家,是好人吗?

    案子还没开始审,很多人天平又倒了倒。

    “如今田家人已经到了,去把原告、被告带上来!”

    “是!”

    田李氏母子五人出院子,就看见了田园。

    田园看了他们一眼,迈步往前走。

    “田园!”田李氏喊了一声。

    田园闻声,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等着田李氏的话。

    “田园,就算我再不对,我也养育了你多年,我是你娘,是你娘……”

    田园回眸,冷冷的看着田李氏,一字一句说道,“养育?你配说这两个字吗?不配,你不配说养育我多年,更不配说你是我娘,你在我严重,是猪是狗,是畜生,是无关紧要的人,我知道你为什么要污蔑我,但我不会成全你,就算是我有很多很多银子,我宁愿给了乞丐,给了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也不会给你,给田家一个子,我们早已经恩断义绝!”

    田园说完,一步一步朝前走去,不曾回头,也不会回头。

    他和田家,从田家欺负了顾欢喜,把顾欢喜推摔倒,霸占了属于顾欢喜的东西,甚至不管顾欢喜死活开始,他就真真正正恨毒了田家,恨不得田家人去死,死的透透的。

    更想过要亲手杀了田家人,上上下下、老老小小一个都不留,但是他不能,他若是杀了人,顾欢喜要怎么办?

    有些时候,他没有办法,只能选择离开。

    但是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够让他厉害顾欢喜,把顾欢喜一个人抛下。

    让她置身于危险之中。

    上次去边疆,从离开,他就在担心、害怕,可是师父对他恩重如山,他不能不去……

    田李氏被抬在木板上,只觉得遍体生寒。

    有一种绝望,慢慢的蔓延出来。

    不,不能这样子,不能这样子……

    田园不能这样子对她,不能。

    “田园,你不能这样子对我,我是你娘,我是你娘……”田李氏嘶吼出声。

    但是田园并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她知道,田园是真的不把她当成家人,当成娘了。

    “田园,田园,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田李氏叫着,嘶吼着哭了出声。

    “呜呜,我真的知道错了!”

    嘶吼过后,变成低低的呢喃。

    她是真的知道错了。

    真的知道错了啊,为什么不肯给她一次机会,为什么不肯给她一个活命的机会。

    田园那么有钱,为什么不肯拿出一些给她看病,为什么一定要逼她走到这一步,为什么?

    田大郎四兄弟看着田李氏,他们心里也害怕。

    今日,要是没把田园告成,那么他们也是要受到惩罚的。

    他们不想,也不敢。

    等到了大堂外,见到这么多人时,田园很淡定。

    尤其是在人群里看见了顾欢喜,他眉头微微一蹙,随即松了开,露出一抹笑。

    是幸福,也是开怀。

    他没想到顾欢喜会来。

    顾欢喜看着田园,也不言语,一双眸子却告诉了田园很多很多。

    又看见站在一边的田师父和田毅,田园朝他们微微颔首。

    田师父、田毅也朝田园颔首,示意他不必害怕和慌乱。

    害怕?慌乱?

    怎么会呢,他连太子住的将军府都敢潜进入,又怎么坏怕这个小小的审问。

    田李氏母子五人却不淡定了。

    这么多人,万一,万一……

    他们有种绝望的感觉。

    “大人,原告、被告带到!”

    镇丞看着站在面前的田园、还有被抬过来的田李氏。

    田李氏一出现,一股尿骚味传来。

    “怎么她这样子,她儿媳妇没伺候她吗?”

    “真是不孝呢!”

    “对啊,婆婆摔了,不送去医馆,还来报官,她几个儿媳妇却一个都没在身边伺候,这种媳妇,以后也是恶婆婆,可不能把女儿嫁去这样子的人家!”

    “对对对,这种人家的女儿也不能娶,做娘的没教养,而女儿更有多好!”

    “是这个道理!”

    “这田家啊,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的可不少,等回去咱们慢慢说!”

    田吴氏四妯娌站在那里,一个个面红耳赤。

    她们又怎么会想到,没跟来会遭到这么多的议论,且没一个好的,还连累了家中的孩子。

    田老头靠在椅子上,又气又怒又羞。

    却是敢怒不敢言。

    这个时候,他已经后悔。

    今日这事情,看田园那无情无义的样子,怕是不会善了。

    “既然都到了,那便开始吧!”镇丞说着,微微一顿,“孰是孰非,如今还没定论,本官决定,原告、被告都不用下跪了!”

    人群哗然。

    但也有人明白,镇丞是要给田园行个方便。

    “让一让,让一让,我家世子爷要进去!”点书推开人群。

    让谢卿涵走在了前面。

    谢卿涵身边,还跟着好几个护卫。

    在这个小镇,别说是个世子爷,就是个县令,那也是了不得的官。

    镇丞一听,连忙起身迎上来,朝谢卿涵抱拳,“不知道是哪个府中的世子爷?”

    “恭谢伯府!”

    镇丞一听。

    他其实不知道这是什么府邸,但是这可是伯爷家的公子,忙道,“不知道世子爷前来,有什么吩咐?”

    “也没什么,听着你这小镇出了一个奇案,本世子过来看看!”谢卿涵说道。

    眸子微微一扫,看向了田园。

    第一眼,他不喜欢这个高大的男人,格外的不喜。

    没有任何理由,就是不喜欢。

    他觉得这个人一肚子坏水,不像个好人。

    但是这个时候,他知道,他什么都不能说。

    “能得世子爷明察秋毫,是本官以及受害者的荣幸,世子爷请上坐!”

    “上坐就不必了,随意给本世子安排一个位置就好!”谢卿涵说着,朝几位老者抱拳行礼。

    走到一边准备的椅子坐下。

    点书站在谢卿涵身后。

    眸子扫视着人群。

    他知道,欢喜姑娘爱热闹,若她也来看热闹呢?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在呢!

    只是一圈下来,也没发现那熟悉的容颜。

    点书朝谢卿涵微微摇头。

    谢卿涵很是失望。

    他已经在这广元府各个地方游走寻找多时,还是没有消息,他有时候都在想,这一辈子是否都寻不到这个人了?

    也在想,寻到之后呢,要怎么对她?

    眸子朝人群中快去。

    还真没什么值得他多看的,倒是那个丑陋的妇人,让他多看了一眼。

    只是世上怎么有这般丑陋的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