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找到她了(3更
    镇丞的话落,躲在暗处的田家村人,顿时涨红来了脸。

    他们哪里是不懂礼义廉耻,不懂善良二字。

    只是穷了一辈子,好不易有了个赚钱的机会,才一心扑在了钱眼里。

    “走吧!”

    男人说了一声,转身慢慢的朝镇外走去。

    他已经没有脸面去说点什么,去求点什么?

    另外几个叹息一声,无言的跟了上去。

    镇丞的话,让田家人燥的慌,也让那些个读过书的人,惭愧的低下了头。

    镇丞看着众人才继续说道,“一个家,一个村子,若没了善,将家不成家,村不成村,便是我这个镇丞,也要吸取教训,以后每个村子的村长、族长,我会赋予他们更多的权利,但是要求也更多,这村长、族长,也不是谁都可以当的,想当,还的看看有没有这个资格!”

    镇丞走到田老头面前,“都说子不教、父子过,你媳妇做下无数错事、恶事,若没有你的默许和支持,本官不信,所以本官觉得,你媳妇不是最恶的人,真真正正罪恶的人是你,是你这个老头子,若是她被抬回家的时候,你便让人去请大夫,她不会出此下策,她可能太清楚你的本性和凉薄,也知道她养育的儿子如你一般冷酷无情,更别说这几个儿媳妇了,婆婆身子不便,却无一个人跟着前来伺候,今日来到这里,倒是一个个穿的整整齐齐,却无人过去看一眼,更没有一个上去关心一下自己的丈夫,你们枉为人女,枉为人妻,枉为人媳,也枉为人母,你们今日的所作所为,你们的儿媳妇正看着,你们的女儿正看着,你们四个就不怕,将来某天,你们也瘫在床上,无人给你们收拾,无人管你们死活?”

    镇丞说着,深深的吸了口气,“这个案子简单,却发人深省,被告不打算追究责任,本官亦尊重被告的意愿,但愿你们懂得有句话叫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你们连自己的婆母都做不到孝顺,想来不懂这两句话的意思!”

    镇丞又看着田家几个后生,“对你们这些读书人,本官最是失望,那句仗义多为屠狗辈,忘恩多为读书人,你们将白眼狼三个字发挥的最是淋漓尽致!”

    镇丞说完转身。

    压根不管田家人一阵青一阵黑一阵紫的脸。

    “退堂!”

    镇丞这一声高呼。

    却是让不少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人之初,性本善。

    可是这田家,怕是一点善都没有了。

    这还是人吗?

    简直是畜生不如!

    田毅第一个上前,走到田园身边,“阿园……”

    “我没事!”

    “没事就好,咱们回家!”

    田园颔首,看着顾欢喜,顾欢喜要上前,田园微不可见的摇摇头,顾欢喜恍惚了一下,顿时明白过来,和田区氏她们一起朝镇子外走,没有向前。

    田园走到田师父面前,又看向村长、老族长。

    抱拳行礼,“多谢村长、族长!”

    “咱们是一个村子的人!”老族长说着,笑眯了眼睛。

    他就知道田园是被冤枉的。

    田师父忽地笑了起来,“老族长,不知道我能不能迁居到小田村?”

    “……”老族长看着田师父,好一会才笑了起来,“可以可以,欢迎欢迎啊!”

    “那便多谢老族长了,我们这就去找镇丞修改户籍可好?”

    “你以前的户籍带来了?”

    “带来了,带来了!”

    老族长笑着点头。

    他年纪大了,能来镇上的机会是越来越少,来了,便把事情处理了吧。

    谢卿涵走出来的时候,田园和田毅正在说话。

    谢卿涵走到田园面前,“本世子是否在哪里见过你?”

    田园心中大惊。

    面色却露出疑惑,忙抱拳行礼,“草民并未见过世子爷,不过草民早些年在外面走镖……”

    “是吗?”谢卿涵说着,眉头微蹙。

    到也没多做怀疑,迈步离开。

    田园看着谢卿涵离去,慢慢的挺直了腰杆。

    幸好当初在京城时,他留了胡子,瞧着又沧桑老的厉害。

    不然怕是要被谢卿涵认出来了。

    田师父、老族长、村长去见镇丞,说迁户籍的事情,田园和村民说着感谢的话,让他们去吃点东西?

    “不用了,咱们这就回去,回家啥都有!”村民说着,笑着和田园告辞离开。

    人渐渐散去。

    文老先生几人上前,朝田园点点头,纷纷坐马车离开。

    直到衙门前剩下田园、田毅还有那些卖吃的小贩。

    田园才说道,“阿毅哥,你等着师父吧,我先走一步了!”

    “怎么了?”

    田园笑笑,朝镇外面走去。

    他要去追上顾欢喜,带着她一起回小田村。

    谢卿涵在上马车前,忍不住问点书,“先前那个丑妇你看见了吗?”

    “看见了可真丑!”点书忙道。

    是啊,真丑。

    谢卿涵心里想着,上了马车。

    靠在马车壁上。

    他此刻的内心十分不安,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安。

    那个人,他已经找到,却不敢去认。

    眼睛酸涩的厉害,眼泪顿时落了下来。

    这样子也好,他把人带走,怕是会害了她的性命。

    若不是他拐角的时候,忍不住扭头去看田园,看他挺直了腰杆,那一身气息没有丝毫的阿谀奉承,反倒有种乾坤在握的气势,心中给他添上了点胡须,那双眼睛,那眉毛,和当初进了侯府的男人一模一样。

    他顿时明白这个人是谁。

    既然认出了田园,那么欢喜也一定在这些妇人里面,那些妇人没一个是,只有那个把自己打扮的丑丑的妇人,格外的醒目。

    她便是他要找的欢喜……

    他甚至不敢去查这个田园和顾家有什么渊源。

    他怕,一但他这边查到了什么,二皇子顺手牵羊,黄雀在后。

    他可以放过顾欢喜,二皇子却不会。

    他几个舅舅因为顾城一个被斩首,另外几个被降了官职,他心中恨毒了顾城,若是知道顾欢喜的下落,定会派人杀了顾欢喜,要顾城痛苦。

    欢喜,顾欢喜,顾城的妹妹……

    “呵呵呵!”谢卿涵笑了出声。

    眼泪落的更厉害。

    他以为自己不会哭,却不想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

    听到马车外传来熟悉的笑声,谢卿涵忙坐直身子,掀开了马车帘子,便瞧见那个丑丑的妇人,正在和几个妇人在街道上买东西,她笑的那么开心,那么的真。

    看不清楚她的脸,但他知道,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定璀璨万分。

    说不出的灵动之美。

    让人见之不忘。

    恰好顾欢喜拿了东西给田区氏看,便转了过身,就看见掀开窗户帘子的谢卿涵。

    四目相视。

    顾欢喜觉得他熟悉。

    动了动唇,想说点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看着谢卿涵放下了帘子,马车离去。

    他是谁?

    顾欢喜想着。

    这个男人,先前看她的眼神十分嫌恶,这会子怎么这般……

    一种说不出的心酸之感,还有中沉痛,他怎么了?

    “欢喜,看什么呢?”田区氏问。

    “没事!”

    顾欢喜把手里的东西给田区氏看,田区氏手里有点钱,却是极少的,也只能买点针线一类,多的她也舍不得花钱,其她妇人也是一样,顶多便是看看,顾欢喜心中叹息。

    她一定要带着她们发家致富。

    小孩子们倒是被顾欢喜打发去买包子吃,一人两个肉包子,小孩子们有吃的,高兴怀里,立即由田聪带着去买包子。

    如今,田聪俨然是顾欢喜的小跟班,孩子们的老大。

    镇外,田开平坐在马车上,口干舌燥,心里甚是担忧。

    他在等人,等嫂子她们。

    村里好多人都是走路,不过妇人孩子都是坐马车,边上还有一辆马车,也是田开平看着。

    当看见赵老爹驾驶着骡车,带着赵宝仙、阿初过来的时候,田开平错愕的瞪大了眼睛。

    赵家买骡子了,虽然是木板车,但是对于农村人来,能有辆骡车,那也是十分了不得的事情了。

    以前赵家是没有骡车的。

    想来是因为他那一百两银子,赵家置办了骡车。

    但是看骡车上不少东西,赵宝仙是要去哪里吗?

    想要躲进马车,已经来不及。

    赵宝仙已经看见他了。

    “爹,你停一下!”

    骡车一停下,阿初便跑了过来,看着田开平,“爹!”

    “喊什么爹,这又不是你爹!”赵宝仙推了阿初一下,才看着田开平阴阳怪气说道,“都买上马车了,啧啧啧,你如今可是赚钱了,所以把我这糟糠妻一脚踢掉,你的良心就不会难安吗?窝囊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