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摆下一个美人计(3更
    顾欢喜这个问题,可真是问到完颜夏秋了。

    因为就算是以后修房子,修在什么地方?要修成什么样子?院子里要种点什么?她做不了主!

    也不敢开口。

    “我还没想好呢,弟妹先种,到时候我再研究研究!”完颜夏秋说着。

    心里却不得劲。

    她就不相信,田园会什么都依着顾欢喜。

    “好!”

    顾欢喜笑着,带大家进了小厅。

    椅子、桌子、板凳,木料都是扑通的,就是多宝阁也只是普通的木料,架子上的花瓶摆件也只是好看、可爱,不值钱。

    完颜夏秋瞧着,心里越发有些担心。

    这般穷酸,以后会不会赖上她家?

    另外一边是书房,书架上面空空的,书桌上倒是有文房四宝,完颜夏秋看了一眼,“弟妹识得字?”

    “识得一些!”

    “真好!”

    完颜夏秋低语。

    她是一个字都不认得。

    顿时有些气虚。

    顾欢喜的卧房就比较大了。

    床很大,床后面是放东西的暗间。

    再右边过去是浴房、净房。

    一个小门便是一间屋子,一个大炕占了半个屋子。

    “这屋子修的有意思!”完颜夏秋说道。

    想睡床便睡床,冬天还可以睡炕,炕这边的屋子还有门出去,好像后面还有个小间。

    完颜夏秋走到小间,发现这根本不是小间,也是一个大间,里面空空荡荡,什么东西都没放。

    窗户外面是围起来的院墙,有门可以出去。

    几乎就是一个后院了。

    完颜夏秋喜欢这样的院子。

    “弟妹,你这院子修建的真好看!”

    “……”

    顾欢喜看着完颜夏秋。

    她以为,完颜夏秋还会指点一番呢。

    “就是屋子里的东西太粗糙了,你一定没用心去买,尽是一些便宜货,我跟你说,你这屋子里的家具木料也不好,要是换成花梨木就更好了!”完颜夏秋又道。

    “……”

    顾欢喜心中一笑。

    果然,应了那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却不想想,这样子一个大宅院下来,已经花去二千五百多两,近三千两。

    她们买东西又去了几百两,如今他和田园手里的银子加起来不足二千两,可不敢胡乱一掷千金。

    这些东西虽然便宜,但是每一样都是她认真淘买来的。

    一分价钱一分货,价钱本就便宜,难道还想要个价值连城的古董?

    什么时候用什么东西,她懂。

    完颜夏秋不懂。

    “还有你床上的被套、蚊帐什么的,也太差了,你莫不是粗麻布吧?你不买丝绸吗?这个天,用丝绸最好了,滑溜溜凉丝丝的……”

    “是吗?!”方秀从外面进来,沉沉出声打断了完颜夏秋的话。

    这个人,竟糊涂到这个地步。

    今日是什么日子,是田园、顾欢喜新家进住的日子,要她在这边指指点点。

    她算什么东西?

    完颜夏秋吓的一瑟缩,呐呐的喊了一声,“娘!”

    一副小媳妇被恶婆婆欺负的样子。

    方秀冷笑出声。

    这点小心思,真的太没用了,还上不得台面。

    “师娘,您过来了!”顾欢喜大大方方喊了一声,笑意盈盈。

    压根没有为完颜夏秋的话生气。

    “嗯,过来看看,你这边收拾的不错!”

    “才住进来,也没怎么收拾,墙布这些就这样子了,等以后慢慢拾整!”顾欢喜道。

    总是住在村长家也不太方便。

    有句话说的好,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家总是自家的好。

    “这样子挺好的,等你收拾妥当,肯定更有家的味道,别听你嫂子的,她啊……”方秀说着,看了一眼,可怜兮兮的完颜夏秋,没有继续说下去。

    “没关系,嫂子有些地方,说的也很有道理!”

    方秀笑着没说话。

    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

    这么好的女子,却不是她阿毅的媳妇。

    完颜夏秋若是有顾欢喜这般懂事,她也能安心的过自己小子日去,哪里用的着每日为这个家操碎了心。

    谁不想安安稳稳来着。

    顾欢喜也跟着笑。

    挽着方秀的手臂又参观了一番,全程是把完颜夏秋无视了。

    至少在完颜夏秋眼里是这样子,但其实呢?

    中间顾欢喜又找她说话,给她台阶下,是她自己一个劲的装着可怜兮兮。

    是的,完颜夏秋在装,装一个被恶婆婆欺负的小媳妇。

    可偏偏她手段又不太高明,被人看出来了。

    何苦呢!

    不管完颜夏秋,顾欢喜还是高兴的,开开心心的招待客人,拿出主人家的态度来,招呼这边,去招呼那边,等到吃午饭。

    顾欢喜挨着方秀她们坐在了次桌,主着那边都是男人,村长、村长、田师父以及村里的老人。

    总之前面几桌和其它肯定意义不一样。

    田园一桌一桌的敬酒,还和人划拳。

    “哥两好啊,走一个啊……”

    顾欢喜看着,笑眯了眼。

    菜肴一个一个上桌,今儿这菜肴不单单花样多,而且分量也多,一盘一盘端上来,村民们一个劲的夸好,然后大快朵颐。

    小孩子们只管一个劲的吃,这一顿过后,也不知道将来何时才能吃到这么好的饭菜了。

    “今儿这菜肴真是好!”

    “我这一辈子,头一顿吃这么好!”

    “头一顿啊……”

    几句话,饱含太多太多了。

    也有心酸和无奈。

    谁不想吃好穿好呢,只是条件不允许。

    这小田村,像是遭了诅咒一般,日子是怎么也过不起来。

    等吃好了午饭,收拾也不用顾欢喜操心。

    基本上每桌都被吃的干干净净,剩下了几桌倒是没有动过,田区氏过来问怎么办?

    “还有几桌啊?”顾欢喜问。

    “六七桌呢,一点都没动过,我都让人倒在了陶盆里,你看怎么办?”

    顾欢喜认真想了想。

    “这样子吧,收拾收拾,晚上各家来一个人吃一顿如何?或者一家分一碗,让他们端回家去吃!”

    “我觉得一家分一碗好,反正到时候一样装点,也够分的,你们也要留一些下来,晚上吃,明天还要吃呢!”

    两人商量了一会,顾欢喜决定留下一桌,其它的都分给村民们。

    让她们一人端一碗回去。

    田园也没闲着,搬了新家,要准备的东西很多,最最主要还是算账。

    把村里人干了多少的钱算好,结给他们。

    有吃还有的拿,村里人都高兴不已,得知田园和田开平正在算账,要结银子了,更是开心万分。

    很多人都准备着明日要去收稻谷,往年八月多就能收稻谷,今年稻谷熟的迟,硬是拖到了九月二十。

    虽然办了酒席,顾欢喜却一点都不累,摆酒桌那边里里外外都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新家这边必须主人家自己打扫。

    看着正在扫地的采菊,“采菊,不不呢?”

    “大小姐哄二小姐睡觉去了!”

    “主屋吗?”

    “嗯!”

    顾欢喜前往主屋。

    在屋外就听到不不哼唱小曲,抿嘴笑着,站在门口,看着不不歪在床上,轻轻的拍着冬瑜的背,把她哄睡着。

    顾欢喜看了一会,转身离开干活去。

    “哼,小坏蛋,总算睡着了!”不不抱怨一声,伸伸懒腰,轻手轻脚下了床,看着顾欢喜的屋子。

    宽大、亮堂。

    最主要是后院处,有水井。

    是这个家,除去厨房唯一有水井的地方,正屋后面还有个小池子,据说要养荷花和鱼。

    反正她知道,田园最爱她娘,什么都听她娘的。

    找了盆子,去后院打了水过来,找到帕子浸透,拎干把屋子里的家具都擦了一边。

    累得她气喘吁吁,却笑着抿嘴。

    幸福、快乐、自由,都将属于她,田不不!

    田园在书房里和田开平把帐算好,田开平没想到田园还会打算盘,噼里啪啦打的还很好,算是也很准。

    “没想到田大哥还会算账!”

    “会些,不是特别厉害,如今这些人好多都是一户人家的,倒也方便,你去召集一下,叫他们吃了晚饭过来,咱们把账对一下,若是没问题,明天傍晚时分,我就把工钱发给他们!”

    “田大哥要去县城兑换银子吗?”田开平问。

    “嗯,去兑换成碎银子!”

    田开平点头,一瘸一瘸的去挨家挨户通知大家,晚上过来对账。

    晚饭。

    顾欢喜亲自下厨,热了好几个菜,端了放在桌子上,屋子里亮着灯,温馨又和睦安宁。

    不不、采菊打下手,冬瑜坐在小椅子上,乖巧懂事,田园把柴火灭掉。

    一家子坐在一起,面面相觑,然后都笑了起来。

    “开饭!”田园低沉笑道。

    “嗯!”

    安静的吃饭,偶尔说两句话,其中温馨,真真让人沉醉。

    饭后采菊洗碗,不不帮忙打下手,顾欢喜给冬瑜洗澡,把她放在炕上,田园看着,自己去洗。

    这大屋修建的好,浴房这里有大锅可以烧热水,用水十分方便。

    把自己写的干干净净,香喷喷,走出浴房,便见田园一个人坐在炕上发呆。

    “冬瑜呢?”

    “不不、采菊抱走了,说晚上睡在不不那边!”田园说着,瞄了顾欢喜一眼。

    言下之意,晚上这主屋,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

    顾欢喜一愣。

    这几个孩子,是打算给她和田园创造机会吗?

    可是,可是……

    顾欢喜尴尬的笑了笑,“你,你去洗吗?还有热水!”

    “啊,好,好啊!”

    田园忙去拿了自己的衣裳,进浴房舀了热水洗澡。

    看着盆子里,顾欢喜换下的衣裳,忍不住用手纾解了一回,他知道这样子不好,有些亵渎了心中的女子,可他忍不住。

    “嗯、呵……”

    顾欢喜坐在炕上,拿了一本书嫁妆看着,其实压根没看进去,竖起耳朵听浴房那边的动静。

    除了水声,没有别的声音。

    但田园都二十七了,难道就没有男人正常的需求?莫非他不举,像田开平那样?

    但是田园不太像不举……

    不知道她如果主动一下,田园会不会就范?

    或者直接将她扑倒!

    想到这里,顾欢喜轻轻的把衣裳弄开一些,把肚兜带子给弄出来。

    田园洗好出来,就看见油灯下,顾欢喜拿着一本书,歪在靠枕上,头发飘落,衣裳半解,露出一个圆润的肩膀,细细的脖子上,那根水红色的肚兜带子格外明显。

    衬的那雪白的肌肤越发圆润滑腻。

    田园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想看,不敢看。

    忙扭开头。

    “是,是有些热吗?”田园结巴着问。

    “嗯,是有些热的!”顾欢喜低语。

    抬手拉拢了衣裳。

    这个木头,她都这样子了,他不是应该扑上来吗?

    还扭开头,难道不够性感?

    顾欢喜稍微动了一下,这身体还是不错的啊,该大的地方大,腰也细,屁股也俏,应该是男人喜欢的款,难道田园真不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