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吓死田园了(1更
    南瓜、豆角、洋芋放在下面,排骨铺上,上面是猪肉。

    另外的锅里,两只鸡已经再炖,兹兹的冒着香气。

    冬瑜在一边的椅子上自己玩耍。

    不不、采菊把买来的东西拿到顾欢喜的屋子,田园帮着顾欢喜打下手,要跺什么他来,重活累活、烧火他来。

    田园忙进忙出,不亦乐乎。

    等到有人前来敲门,“应该是送东西的人到了!”

    “你去看看吧!”顾欢喜低语,继续忙活手里的活。

    偶尔拿点东西喂给冬瑜。

    顾欢喜的厨艺,那是真没的说,煎炒烹炸,样样都精致漂亮不说,味道还极好。

    冬瑜最喜欢吃顾欢喜做的东西。

    果真是送米粮的人来了,米面、红豆、绿豆、花生、菜籽油,还有盐巴、各种香料,以及几大缸酒,一一搬到厨房便的库房里,库房出去便是饭厅,饭厅修的很大,也很漂亮,平时都是小桌子吃饭,若真是有客人,把大圆桌搬出来就好。

    再就是从罗掌柜那里买的被子、细棉布,这些都是要给唐小山他们,让他们自己做衣裳的。

    田园在外面付了银子,目送他们离去。

    才进了厨房,“我看过了,东西都齐的,没有少!”

    “那就好,吃了晚饭后,你就要把工钱给村民们,对不对?”

    “嗯!”

    顾欢喜想了想才说道,“发了这些工钱,我们手里的银子,便不足千两了!”

    “没关系,一个月后,咱们就能赚银子,你放心吧!”田园安抚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想收番薯做番薯粉,所以这些银子,得拿五百两给我收番薯,做番薯粉!”

    “……”

    田园错愕了一下,“你要做买卖?”

    “嗯,我想做番薯粉,当然最终目的不是番薯粉,而是粉丝或者粉皮!”

    田园看着顾欢喜,好一会才说道,“你想做就做吧,但是有一点,不许太累了!”

    “我知道的!”

    既然收番薯的事情已经和田园说话,顾欢喜心情更好。

    “你说,唐小山他们能不能找到咱们家?”

    “若是连咱们家都找不到,也当不起大用!”田园说着,又看向顾欢喜做出来饭菜,“更对不起你做了这么好的一顿!”

    “也是!”

    等到傍晚时分,一辆青布马车到了田府。

    唐小山跳下马车,“爹娘,我们到了!”

    这是他们新主人的家。

    做奴仆的,不能走正门。

    “爹娘,你们稍等一会,我去看看有没有偏门!”唐小山去角门,果然找到了偏门,用力敲门。

    “来了!”田园应了一声,去开了门。

    见是唐小山,“是你们来了!”

    “老爷!”

    “去把马车牵过来吧!”

    一行人把马车牵到后院,后院有个马棚,里面可以停放马车,一边是马厩,可以养马。

    唐小山把马车拿下来放在一边,把马牵到马厩里,喂给它吃草料。

    马厩里还有两匹马,长得又肥又壮实。

    那厢,顾欢喜带着几人去她们的小院子。

    “这个小院有给唐家人住,这个院子给……”顾欢喜看着两个婆子。

    “夫人,我姓元!”

    “元婶!”顾欢喜喊了一声。

    年纪大的犹豫片刻才说道,“我姓康,若是夫人不嫌弃,喊我一声康大娘吧!”

    “好的,康大娘!”顾欢喜喊了一声,“元婶、康大娘,以后你们便住这个院子吧,一人一个房间,一会五大厅那边拿被褥一类!”

    顾欢喜看着思念、盼归,“你们两个……”

    “住在这个院子,也是一人一间!”顾欢喜说着,微微顿了顿。

    这两个人,她还得私下再问问,不过目前不急于一时。

    “好了,你们先梳洗一下,厨房那边有热水,晚饭我已经做好,等你们收拾好,就可以吃饭了!”

    “……”

    “……”

    几人都是错愕的。

    这么好的主母,还给他们做饭……

    顾欢喜也没多说,把桌子收拾干净,菜肴一一端上桌,思念、盼归手脚利索的打水洗脸,元婶、康大娘也没落后,康大娘年纪虽大了些,行动还是快速的,还照顾了一下行动不太方便的唐家夫妇。

    等他们收拾好,顾欢喜基本上都做好了。

    “都好了啊,咱们吃饭吧!”

    “和夫人坐一起吃吗?”思念问,眉头微微一蹙。

    “只是这一顿而已,以后便不会了,吃了饭我还有话要说!”

    顾欢喜、田园坐在主位,一边冬瑜、不不、采菊也坐了下来。

    田园身边是唐大山一家子,元婶、康大娘,思念、盼归,盼归边上是采菊,这般坐了一桌。

    “开饭吧,这些菜肴都不是很油腻,你们多吃些!”顾欢喜温柔出声。

    夹了菜给冬瑜。

    冬瑜拿着小调羹一口一口吃着,一开始都有些拘谨,可菜肴味道实在是好,渐渐的就放开来,吃饭的时候都没有说话,唐小山倒是给自己爹娘夹了好几次菜,自己大口大口吃着。

    他要多吃,有力气,才能给老爷、夫人做事。

    顾欢喜做了不少菜,不过这人也多,菜肴味道又好,吃了个七七八八,都撑的有些走不动路。

    元婶、康大娘休息了一会,便起身开始收拾。

    采菊、小山娘也跟着帮忙。

    顾欢喜看着,心中满意。

    让不不照顾冬瑜,“思念、盼归,你们跟我来!”

    思念、盼归跟着到了主院,两人便跪了下去,“属下丁香,属下末香,见过小姐!”

    是小姐,不是夫人。

    “你们……先起来说话!”顾欢喜轻声,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她到现在还迷糊的很。

    “属下和末香原本是要伺候公主的暗卫,因为公主担心小姐生病,所以让末香一起来照顾保护小姐!”丁香说道。

    “……”

    顾欢喜沉默,好一会才说道,“我家人可还好?”

    “都好,老太爷、老太太身子也硬朗,就是念着小姐,三老爷、三夫人也好,五老爷、五夫人也很好,几位爷也好的,相爷让属下给小姐带了书信!”丁香说着,从怀里摸出一封书信。

    顾欢喜激动的接过打开,信纸上空白一片。

    什么都没有。

    “……”

    丁香笑了笑,拿下头上的木钗,轻轻拧开,把药粉撒在信纸上,信纸上立即浮现出字来。

    顾欢喜快速的看了一遍。

    没有称谓,但信里的真挚情意,却让人动容。

    她看见了顾城的关心、担忧还有愧疚、歉意,也看出他的痛心、难过还有懊悔。

    顾欢喜轻轻的收了信,“他们心心念念着我,可是,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末香忙道,“那是因为小姐中毒了!”

    “你看的出来?”

    “属下来时,公主便告诉属下,这个世上,有很多药会让人发热,烧坏脑袋,以此失去记忆,也有人会用蛊虫或者厌术一类,让人失去记忆,只是看小姐如今这般,是不是想起了些事情?”

    “有一些,但是零零碎碎,我根本想不起来!”顾欢喜说着,深吸一口气,哽咽的说不下去。

    “属下给小姐把脉看看如何?”末香道。

    “好!”

    顾欢喜把手伸出去。

    末香给顾欢喜把脉,眉头越来越蹙。

    顾欢喜看着末香沉默。

    想来,她中毒怕是不浅!

    好一会后,末香才收回手,“小姐这毒,确实不容易解,尤其是很多药草,买不到,这才是重点!”

    “……”

    顾欢喜沉默,好一会才问道,“会死吗?”

    “小姐放心,相爷说了,只要来年八月,定让您回帝都去和家人团聚,到时候这药材公主自然会进宫去求取,到时候解毒便容易了!”末香安慰道。

    顾欢喜微微颔首,“我可以给家里人写信吗?”

    末香、丁香摇头。

    顾欢喜看着两人,“你们来保护我,一定是大材小用了!”

    “小姐为什么这样子说?公主能够选中我们,把我们送给小姐,从此我们便是小姐的人,只管尽忠职守便是,哪里来的大材小用委屈的说法,小姐以后便是属下和末香的主子,唯一的主子了!”丁香细声说道。

    “……”

    顾欢喜看着两人。

    丁香好看,末香面容一般,但是一身医术。

    “我何德何能!”

    “小姐莫要妄自菲薄,于属下和末香来说,能来伺候小姐是我们的福气!”

    公主身边有别人伺候,那些人都是独一无二,不管是武功还是别的,那都是顶顶好。

    她们两个虽然也挂了一个香,想要去公主面前伺候,却是排不上号。

    且公主的性子,并不如她在相爷面前表现的那般好,杀伐果断的很,她们去伺候,也的小心翼翼,不可犯下一点错。

    还要预防着下面的人明争暗斗,处处如履薄冰。

    公主是主子,真真正正的主子,心里只有相爷和小公子,又怎么会在意她们这些属下的死活……

    今日的小姐,第一件事情让她们去检查了身体,第二件事情是给她们做了晚饭,烧了热水。

    这种关心,更容易让从小训练,从未体会过何为关心,何为爱护的她们,更愿意尽心尽力的伺候、照顾、保护。

    “可我……”顾欢喜看着两人。

    丁香、末香面面相觑,齐齐跪下,“奴婢丁香(末香)叩见小姐,请小姐为我们赐名,从此奴婢两人定为小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赐名之后,便真真正正是顾欢喜的人。

    所有顾欢喜的秘密,她们都不会说出去一个字,告诉任何一个人。

    顾欢喜等的便是这两句话。

    “你们的名字本就挺好,不用改,你们快起来吧,我留下你们了,以后的日子,辛苦你们了!”

    丁香、末香面露欣喜,朝顾欢喜笑着。

    “小姐……”

    “以后要喊我夫人!”顾欢喜提醒道。

    丁香吞了吞口水,“小姐成婚了?”

    “不曾,只是我和他出现的时候,便是他妻子身份,所以……”

    丁香、末香松了口气,“奴婢明白,夫人放心,奴婢和末香会小心行事,只是以后夫人去任何地方,都得带着我们两人才行,一来我们可以帮夫人出谋划策,二来我们也可以保护夫人!”

    “好!”

    确定了丁香、末香的身份,顾欢喜自然是新人她们许多。

    只是她没想到,两人还带了银子给她。

    “这是相爷让奴婢带来给夫人的,相爷说,夫人想买什么,尽管买,不要省银子!”

    “给我的?”顾欢喜疑惑的接过。

    是几张一万两的银票,数了一下,足足十万两。

    “……”

    顾欢喜说不出心中的感受。

    丝丝的疼,还有点酸涩。

    他们若是知道,她是个家的顾欢喜,会不会伤心欲绝?

    把银票收好,放到内室的衣柜中的锦盒里,里里外外锁了几把锁。

    才带着丁香、末香去了前院大厅,大家都已经在了。

    就是不不也抱着冬瑜坐在椅子上,田园坐在主位。

    顾欢喜走过去坐在田园身边的位置上,看着下面的人。

    又看向田园。

    田园沉沉出声,“我的要求很简单,你们尽心尽力做好自己的本分,府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听夫人安排,绝对不可以做出任何一件伤害夫人的事情,若有一件,我定不轻饶!”

    田园说完,温柔对顾欢喜说道,“你来说吧!”

    “嗯!”顾欢喜点点头,才细声说道,“这个家就咱们这几个人,你们是今日才来,以前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也不想去追问,我只想说,来了这里,把这里当成你们的家,做好自己分内之事,那些小肚鸡肠、耍心眼、算计人的事情,我是不允许发生的,你们拿我但主子,我自然用心待你们,我的要求也不高,好好做,元婶、康大娘若是有家人,五年后我放你们回去和家人团聚,若是没有家人,我给你们养老,让你们免去颠沛流离!”

    “唐家三口,我想你们最想的也是如此,唐小山好好的跟着老爷,也是五年后,我还你们自由身,到时候你们一家子是去是留,全凭你们自己选择!”

    “丁香、末香也是,我以后定给你们找个好人家,把你们但亲妹妹般,风风光光嫁出去!”

    “……”

    “……”

    “……”

    感动吗?

    顾欢喜知道,他们是感动,并充满希望的。

    五年,熬一熬就过去了。

    “但!”顾欢喜淡淡开口,“我也是有要求的,做好你们分内的事情,若是做出背叛我,害这个家的事情,我定把你们卖的远远地,卖去那种苦寒之地,这辈子别说回来,能活多久都难说!”

    “我希望,我用真心,换来的是你们的诚心,而不是你们的狼子野心!”

    唐大山扑通跪在地上,“我唐大山对天发誓,这一辈子都对老爷、夫人做事,不敢有坏心思,若是有为此誓,我断子绝孙!”

    小山娘也跪了下去。

    唐小山呼出一口气,跟着跪了下去。

    元婶、康大娘也跪下去表了忠心。

    丁香、末香也跪了下去。

    采菊犹豫片刻,也跟了下去。

    “好,我相信你们会做到,都起来吧,这是我给你们买的被子,褥子、枕头,你们先拿去把床铺铺好,这是我给你们做衣裳的布料,还有这棉花,秋天过后便是冬天,早些把秋衣做起来,还有冬衣也得准备起来,不要等冷的不行,还没衣裳穿!这些生活用品,你们拿去分一下,若是缺了什么,告诉我一声,先将就一下,等老爷去县城,就去采买!”顾欢喜声音轻轻柔柔,像一片温暖的云,抚过了几人心口。

    暖暖的,让人很舒服,也很窝心。

    拿了东西退下去收拾房间。

    顾欢喜让不不、采菊带着冬瑜回院子去,带她们走了之后,才说道,“丁香、末香是我大哥派来的!”

    “……”

    田园惊差点跳起来,好在他自控力强,僵直的坐在椅子上,背脊心顿时都汗湿。

    对顾城,他没来由的紧张。

    “她们……”田园小声呢喃。

    顾欢喜笑道,“两个人应该会武功的,末香会医术,我大哥定是猜到我中毒了!”

    “他很厉害!”田园干巴巴的应和一声。

    顾欢喜闻言,眨了眨眼睛,“田大哥,你怎么了?”起身走到田园跟前,在田园额头上探了探,“这么凉,是生病了吗?让末香给你看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