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秋蝉法符
    万永商号的人,一个都不见了,只有大门口,守着俩小厮,根本没人看守这些收尸人……

    所以了,众人自然而然觉得,自己脖子上套着的蹊跷,纯粹是人家为了保险用的,自己没有生命危险……

    这才没一会,一个个将好不容易整理好的尸体,又扒拉的乱七八糟。

    刚才还有些不屑于干脏活的几个收尸人,这会就各自拿出自己的工具,开始寻找这些尸体上的刺青,将选中的刺青部分的皮剥下来……

    这些混蛋看起来不怎么样,可是真认真干自己擅长的东西之后,就颇有一种让人刮目相看的感觉,剥皮、烘干、定型、再加上药水鞣制,一连串工序下来,那一块块剥下来的刺青人皮,就变得像似传承了几百上千年的人皮地图一样,看起来竟然比在尸体上的时候更清晰了一点……

    不过秦阳瞅了几眼,就不在多关注了,这人皮地图,清晰度实在是有点差劲了,除了大体上没问题之外,细节说破天了也勉强摸到高清门槛,而自己脑海之中的那副地图,起码是蓝光起步……

    这差距不是一点半点……

    但这会,秦阳可没心情管这些了,这些混蛋剥下来人皮之后,这些原本就乱七八糟的尸体,看起来就更乱了。

    麻子脸一声吆喝,一群人进屋子里开始拼地图,留下秦阳一个人在这继续干收尸的活。

    秦阳默不作声,收尸尸体的时候,找了半晌,才勉强找到一具相对完整,身形跟自己有八分像似的尸体,随手一抓,就塞进自己身上随身携带的一个储物袋里……

    时间过的很快,入夜之后,一群兴致勃勃的家伙,看着才拼出来一半的地图,只能暂时放下,一个个就在这三山帮里休息了,反正这里地方大,还没有人……

    等到众人都选好房间,秦阳就顺势在众人房间的边缘,选了一间厢房住下。

    一支自己特制的安神香插在香炉上,放在房门前,这香对于凡人来说,威力堪比迷药,但对于养气修士,就只是安定心神的作用。

    只不过这配方,跟一般的安神香略有不同……

    香气燃烧之后,袅袅青烟凝而不散,就盘踞在这里,慢慢的顺着墙壁扩散开,就像是房间表面蒙上了一层看不清楚的薄雾一般。

    秦阳关上门,等到周围鼾声四起,都陷入沉睡之后,秦阳才掀起自己的长袍,里子那面,密密麻麻的挂着起码数十个储物袋,这些储物袋,大部分都是之前洗劫那些鬼物的时候得到的,还有一少部分,是秦阳自己的。

    从中取出四张法符,分别贴在房间四面上,顿时,一丝微弱的力量波动浮动,外面的声音瞬间就减弱了大半,若隐若现,而若是此刻在外面听,就彻底听不到房间里的声音了。

    这符篆名曰秋蝉,秋蝉法符,取义秋蝉悲鸣,再无力气的意思,乃是噤声法符的一种。

    直接作用在人身上的话,那么人发出的声音就会随之消散,这是跑三山的人,能用到的高级货色了,一般人用不起,因为一张就是三四百一品灵石。

    以前秦阳还不知道这秋蝉法符还有别的用法,这也是学了那本《符箓初解》之后才知道的,秋蝉法符毕竟是低级法符,破绽自然是有,那就是使用的时候,必然会有灵力波动,这波动对于很多东西来说,就跟明灯没什么区别……

    可若是顺着符路逆向激发,符篆的力量就不会一口气爆发出来,直接贴在墙上,就能将屋内声音禁锢在里面,最大的好处,就是隐蔽,事后也不会有灵力波动残留……

    秦阳这边确认了没问题之后,这才一只手搭在储物袋上,心念一动,里面一个小布包落在手中,打开之后,里面零零散散,十几样纤细的小工具。

    这些都是当初在学会了那门撬门开锁技能之后自己置办的,可惜一直以来,也没机会用,现在头次用,就是用在自己身上了……

    伸手摸着脖子上的蹊跷,秦阳缓缓的闭上眼睛,细细感受,然后拿起小布包里的一根细针,轻轻的在脖子上的银环上敲动。

    叮叮叮的细微声音不断响起,秦阳闭着眼睛静静感受,片刻之后,睁开眼睛,再拿出三面银镜,摆在身前,通过银镜,用眼睛开始观察脖子上的银环。

    这银环看起来就似环环相扣的铁环套在一起,而每一片铁环都犹如锁子甲一般,由无数细密的东西拼接编制而成,整体很是精致,绝对的高精度的东西。

    片刻之后,秦阳拿出一枚小细针,轻轻在银环的一点轻轻一挑……

    顿时,原本整体上完美无缺的银环上就多了一个小洞口,就像是钥匙孔……

    看到这个,秦阳终于露出一丝笑容,伸手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细汗。

    既然这蹊跷银环,对于真元极为敏感,那么就必然是纯机巧的结构,这东西就是那些擅长机关之术的修士,用来炫技的东西。

    本质上,其实就是三十六把相互关联的小锁勾连在一起,里面有小机关在,所以一环套一环之间的距离就会每天不断缩小……

    抛开会爆炸一点来说,这东西就是个锁而已。

    三十六把小锁,不用打开所有的,只要打开一个就足够了,而事实上,这三十六个小锁里,就只有一个是有钥匙孔的。

    现在难就难在,这东西太小了,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让小锁之间缩短距离的时间大大缩短,不会炸,也会活活将他的脖子箍断了……

    听声辨结构,目测推演,再加上找到钥匙孔所在,秦阳就差不多确定了。

    这银环之所以叫蹊跷,其实就是因为最关键的部分,是一个微缩到指甲盖大小的变种七巧锁,想要打开,就必须同一时间找到七个关键点,同时发力才行。

    照着镜子,拿着细针弯勺、铂片铁丝,一点一点的顺着钥匙孔塞进去,手指轻微摆动,不断调整方位。

    一盏茶的时间之后,秦阳额头上细汗淋淋,身子却犹如僵硬了一样一动不动,胸口起伏也随之停了下来……

    屏住了呼吸,随着手指再次轻轻一动……

    就听一声轻轻的咔嚓声。

    脖子上的银环从中裂开,犹如一条银色的死蛇一样挂在秦阳的脖子上。

    取下这根蹊跷,秦阳坐在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嘴角却带着一丝笑容。

    “没想到,这次救命的,竟然是最看不上眼的开门撬锁的技能,回头一定要去给那个神偷烧两把灵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