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7章 麝香
    “徐管家,这样做合适吗?”

    柳知犹豫,有些下不了手。

    这要是被发现徐管家能平安无事,可她一个小丫鬟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凡事有我担着,你就听我的尽管去做!”

    徐管家双眸转了转,拍了拍胸口。

    他必须这么做,不然真怀上的话萧长歌日子难过。

    他支持楚钰纳妾,私心却不想他纳个青楼女子进来,这样只会让王府蒙羞。

    徐福从钱袋中掏出一锭银子塞到柳知手上,见这锭大银子柳知什么都忘了,连连点头。

    既有徐福在背后撑腰那她就放心了。

    “徐管家放心,奴婢会将这事给您办的妥妥地。”

    说完,扭着身子往府外去了。

    双儿手上抱着水盆,瞧了瞧徐福走来走去着急的模样,再看着柳知神色匆忙,她眼眸转了转,放下手上的水盆,手抹了抹衣裳跟在柳知后头去了。

    这么鬼祟,定没什么好事。

    药材铺内

    萧长歌刚将前日在萧府拿的药材送到大夫面前让其帮忙看看,大夫研究了会告诉她这确实是治寇心病的。

    挑眉,不解。

    她还以为会是这药出问题呢。

    既不是这药,那是哪出的问题?

    老太太的病情一直有好转,偏偏她们出嫁后才短短几天便成了那副模样。

    “公子,您的药!”

    大夫又将药包好还给萧长歌。

    “多谢大夫。”

    萧长歌收起药,朝着大夫作揖感谢。

    才刚转身踏出门,便听得道熟悉的声音。

    “大夫,可有麝香?”

    萧长歌停住脚步,撇了眼那着粉衣的丫鬟。

    这丫鬟不是徐福身边的?

    麝香?

    柳知交钱,拿着东西便往外跑。

    左瞧右瞧,让人一看便知是做了什么坏事。

    她从萧长歌身边走过,却认不出着男装的萧长歌,一眼忽略过,匆忙离开。

    萧长歌双眸漆黑明亮,似知是要麝香作何。

    徐福是为她好,却也糊涂。

    麝香是什么效果,她太清楚了。

    若非这玩意,她的孩子也不会……

    萧长歌不禁握紧手,跟在柳知身后。

    一扫,见双儿从门边紧跟柳知身后。

    萧长歌挑眉,这可有趣了。

    四王爷府

    白灵儿刚起床不久便听说楚钰已上朝,她连忙梳洗便往东院去了,本想与萧长歌得意得意,没想萧长歌一大早也不在。

    四个丫鬟都各自忙各自地,她见着没趣便离开了。

    朱儿见白灵儿扭着小腰,春风得意的模样,愤愤不平。

    “你说咱们王妃怎将王爷送到别人手上了呢?你们是不知今早双儿那得意的模样,还特意将被单拿到跟前嘚瑟。”

    朱儿越说越脸红,她没经过这样的事儿,但落红是何物她还是知道的。

    “朱儿姐姐,这话你可从早上念叨到现在了。”

    春夏将衣服晾在竹竿上,拍了拍道。

    那日大雨之后连续两天都是晴天,这天气古怪得很。

    “朱儿姐姐是为王妃抱不平呢,春夏你就让她抱怨着,等王妃来了朱儿姐姐就不说了。”

    秋冬打闹道,三人嬉笑,独红袖一人不解。

    若与白灵儿圆房的人是楚钰,那她今早四更天起来如厕时见到的是谁?

    她分明见到楚钰从她家王妃屋内出来的,虽她以为是小偷躲了起来,可却见着了楚钰的侧脸。

    其他人她可能认错,可楚钰她绝不会……

    “我昨夜见……”

    红袖鼓起勇气道,话还未说完便被朱儿打断了。

    “秋冬你这丫鬟怎连我都调侃了!”

    朱儿跺了跺脚干着急,几人又笑了起来。

    “对了,咱们王妃一大早去是哪了?怎不见个影呢?”

    她一大早便想伺候萧长歌洗漱,谁知萧长歌早不在屋内了。

    朱儿跟红袖互看了眼,红袖眼眸转了转机灵道:“这不是王爷的生辰要到了,王妃正给王爷物色礼物呢!你们两可不得声张呀,王妃说了要给王爷一个惊喜呢。”

    红袖嘘了一声,手抵住唇边。

    几人明了,偷偷笑着。

    “该我说王妃对王爷可真上心,连王爷生辰都知。”

    春夏垫脚,晒着日光,晾着衣服。

    朱儿不得不夸红袖聪明,只是她未曾从萧长歌嘴里知生辰一事,红袖是如何知的?

    “王爷生辰加上永硕公主回宫,过些天可要热闹了!”

    “永硕公主?”

    红袖好奇问,已将方才要说的事儿抛之脑后,对皇族的事来了兴趣。

    也只有萧长歌不在时她们才敢这样调侃。

    “是呀,永硕公主乃皇后所生,是太子的亲妹妹,从小便被捧在手心里头,早在十岁时便去了外面云游替楚国祈福,这一晃四年过了,此番回来,定轰动整个京城。”

    “这些年永硕公主都在外头没点消息,早在一个月前便托人修书回京说要回来,可把皇上皇后太后他们高兴坏了。”

    秋冬说着,这事已不是什么秘密,整个京城的人都知永硕公主要回来的事。

    早在一月前,楚皇帝便命皇后去置办了,唯一不解的是永硕回来那天也是楚钰的生辰。

    “这下撞一起,京城可要热闹了。”

    “这永硕公主既是皇上皇后的掌上明珠,怎放得下心让她去云游呢?才十岁?这要路上遇上点意外可怎么办?”

    红袖不解问,轮到春夏轻笑。

    “怎放的下心呢?永硕公主才出京便有一排的护卫候着了,这逃不掉又甩不了,只得让他们暗中跟着了。”

    春夏解释道,永硕乃皇后所生又是楚国的大公主,谁会让她出危险呢?

    楚国这些年有萧永德坐镇,不断壮大更无人敢动楚国一根汗毛,若有人起了歹心,怕是不想活了。

    朱儿与红袖点点头,对这些事情她们还真不知。

    她们以前虽听过永硕公主却没多了解,如今被这么一说,心里到觉得永硕令人敬佩,十岁便不怕危险去过许多地方,看过许多东西,到处奔波为楚国祈福,这样的女子该多可歌可敬?

    “哎呀王妃。”

    几人说着,墙边上的屋瓦啪嗒啪嗒发出动静,只见一个人头冒出,若非那双眼她们还真认不出这是萧长歌。

    “哎呀王妃,王妃你怎么了!”

    众人一见,赶忙跑到墙边。

    倒是朱儿跟红袖对这事已见怪不怪了,毕竟在萧府时萧长歌便一直爬墙出去,要跟她们说萧长歌以前还钻过狗洞,怕她们都不信。

    萧长歌双手撑着瓦烁,脚先翻过墙,而后双脚落地。

    动作麻利,一看就知是老手。

    春夏秋冬二人看的是目瞪口呆,这要是让下人看到了传到徐管家跟王爷耳中不知会说些什么,加上萧长歌这身男装更让她们震惊。

    “王妃,王妃你怎…怎穿成这样呢!”

    春夏怕被人瞧见,赶忙挡在萧长歌跟前。

    东院虽人少,偶尔还是有人经过的。

    “这衣服还是你们家王爷借给本宫的呢。”

    萧长歌拍了拍手跟衣服,不在意道。

    她要不是怕穿着这身被徐福看到怕她唠叨她肯定不会选择爬墙。

    春夏秋冬两人互看了眼,睁大双眼,异口同声道:“这是王爷允许的?”

    萧长歌点点头,两人倒有些不敢相信。

    “你们赶紧替本宫备套衣服,秋冬,徐管家身边可一直有人伺候着?”

    萧长歌回忆着那丫鬟的容貌,她见过几次,虽没说过话却见得是在徐福身边的。

    “包子头,系着粉色绸带,嘴边有一颗痣,单眼皮。”

    在说到痣时便知萧长歌说的是谁了,这么明显的特征且在徐福身边,只有一人。

    “王妃说的应是柳知姐姐,前些年王爷看徐管家年事高,身边少不了伺候的人便将柳知姐姐送给徐管家了。”

    春夏解释道,萧长歌双眸转了转。

    “不过王妃问起柳知小姐姐是作何?”

    众人才想到这点,定是见过才能描绘得这么详细。

    “朱儿,你过来。”

    萧长歌招了招手,朱儿侧耳听着。

    “朱儿立刻去。”

    朱儿点头,不敢怠慢。

    三人好奇地看着朱儿匆忙离开的模样,却不知是为何。

    南院

    双儿一回便往南院来了,关上门,神色紧张。

    “瞧你这么紧张可又出什么事了?让你打的水呢?”

    白灵儿补妆,瞧了瞧镜子内的自己。

    人面桃花开,连脸色都好了许多。

    一想起昨夜楚钰那般主动跟热情,白灵儿还有些留恋。

    她可瞧不出楚钰还是这么主动的人,平日里正人君子一到床上便瞧出是什么样儿来了。

    “水呢?怎只见人不见水呢?这跑出去这么久连水都忘打了。”

    白灵儿转头,本以为能洗把脸洗个手,没想双儿两手空空。

    “夫人,方才我瞧见徐老不死身旁那丫鬟出府,奴婢一个好奇心跟了上去,您瞧我看见了什么?”

    双儿给自己倒了杯水,大口大口地喝起来。

    白灵儿挑眉,可见双儿这般紧张定是见到什么了。

    “你别卖关子了,直说。”

    “双儿看到柳知去药铺,买…买麝香!”

    白灵儿脸色一变,连眼神都变得锐利。

    麝香是什么东西她清楚得很,那种地方出来的人有几个是干净的呢?与各种各样的男人一起却没孩子,靠的还不是麝香这玩意。嫡锁君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