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 头七
    ,精彩小说免费!

    唐莫书瞧着萧长歌,见她新致勃勃的模样他也不藏着掖着。

    反正外头的人迟早知,何故瞒着萧长歌呢。

    “方才我接待的那些人都是钱庄的合作人,那些人想撤销对钱庄的投资。”

    唐莫书拧眉,为这事他奔波好几天,那些人都以为唐家的钱庄要倒了想减少些损失。

    一有甜头都往跟前凑,一出事全都想退缩,哪有这么好的事?

    “哦?为何?”

    萧长歌来了兴趣问,定是钱庄里头有什么大变动才令得那些人想收回本。

    “最近太多人从钱庄拿钱走,本那些人存入我们是按利息算给他们,再将这些钱借给其他人收利息或是弄些其他,可如今那些人从钱庄大量提走银子,那些听风是雨的人不知从那传出钱庄要倒闭的消息,也都将银子提出来。”

    “不过他们说的也不错,这些天光是添给钱庄的钱足够在京城内开好几家店了。”

    唐莫书略带疲倦道,还得天天跟这群老油条周旋,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些天都没去看望卫他们,连现在来见萧长歌都因他拒见一个合作人才得了空过来。

    好几家店?

    京城内稍微有人流的地方光是店租便是个大数目,可见唐莫书这边倒贴多少。

    那些人突然提钱,唐家这边肯定没准备,那些借出去的钱也都没收回来。

    “怎会突然这样?”

    唐家家产该属茶叶行业居多,若是楚言下套应不会从钱庄而是从茶叶入手。

    只要将茶叶这条链子凿开个口子,唐家肯定麻烦。

    “而且稀奇的是…”

    唐莫书精神了几分,端着茶又喝了一口,买着关子道。

    萧长歌也没着急,反正她有大把的时间听着。

    今时不同往日,她已不在萧家也就不需要注意那些门禁了。

    “稀奇的是那些人都是隔三差五提,就像最近京城那民女失踪一样,那件事你该知道。”

    这事闹得满城风雨,楚皇帝还将此事交由楚钰跟楚墨着手,萧长歌怎会不知呢?

    萧长歌神色一变,唐莫书没将这件事联系一起,可他这么一说倒让萧长歌觉得凑巧。

    这世上有这么凑巧的事吗?

    民女失踪,有人从唐家钱庄内提钱出去。

    “不过你这样的…可放心,听说失踪那些长得都不错的。”

    唐莫书上下打量萧长歌,啧啧两声。

    萧长歌就是走到街上,他想那些人该看不上她,除非眼瞎。

    倒也不是说萧长歌不好,只是她这脸没毁容时是清秀,如今多了道疤痕看起来凶神恶煞了几分。

    萧长歌脸上波澜不惊,对这样的话她已是见怪不怪了。

    长得什么样她每日梳洗时能看到,不过一想到毁了脸能保全自己保全萧家,也算值。

    “你可别这样看着我,来钱庄存钱的人都是保密的,这点道德还是要遵守的。”

    见萧长歌眯起双眼,一脸坏笑看他的模样,他赶忙道。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现只看萧长歌的表情就知她在盘算些什么了。

    “我没让你说呀,你可以写出来,这样该不算泄密吧?”

    萧长歌耸了耸肩不肯放弃,还想着从唐莫书嘴里撬出些什么。

    “那可不行,他们算是钱庄的老顾客,若真将他们透露出来,钱庄生意也不用做了。”

    唐莫书端正坐姿,理了理衣服,坚决道。

    其他可以商量,唯独这点不行。

    见唐莫书这般坚持,萧长歌放弃了。

    “不过我可以给你个提示,若你有本事该能查出。”

    萧长歌挑眉,认真听着。

    唐莫书该不会忽悠她。

    “在京城里有头有脸,钱财也数一数二。”

    唐莫书见萧长歌那奸计得逞的模样,突然觉着自己被骗了。

    萧长歌眼眸转了转,起身。

    “可是想到什么?”

    “是呀,想到些有趣的事,不过需要验证一番。”

    “多谢唐少爷相助,若这案子结了该有唐少爷一份功劳。”

    萧长歌朝唐莫书拱手,还未等唐莫书问想到什么,她已离开。

    脚步匆忙,看起来着急。

    待萧长歌从唐府出来时月已升在头上,弯月高挂,日月星辰交替。

    萧家

    箫婉晴的尸首早烧了,骨灰与牌位因未及笄而入不得祠堂。

    而今日,正是箫婉晴的头七。

    本府内不许烧纸钱怕沾了晦气,可箫婉晴这事让大伙儿心疼,老太太也破例让连氏在院内烧纸钱为箫婉晴送行。

    在府内烧纸钱,待他日回魂时才记得萧家的路。

    连氏呆的院内传来连连哭声,火盆中的火正刺啦刺啦烧着,左右摇摆似个姑娘在跳舞般。

    热气扑向连氏的脸,可她却顾不得这些。

    身穿白衣,披麻。

    手上拿着冥纸,一点点送入火盆中。

    萧沐染也在旁边陪着,低头哭着。

    “我的婉晴,你怎这么命薄呢!”

    “你天生善良,却被个妖女给克死了,克死了,呜呜呜。”

    连氏念叨着,边哭边抽泣。

    在她眼里她女儿该是第一好,而如今听了道士说的话竟真将所有过错都推到萧长歌身上。

    “是娘的错,是娘的错。”

    “你若在天有灵就让那个妖女去死,去死!是她害了你,是她夺了你的命!”

    连氏厉声厉色喊道,声音沙哑却带着愤怒。

    一旁的萧沐染听着身子竟轻抖了下,轻声抽泣。

    “婉晴姐姐,你若缺什么便托梦回来告诉我们,我们一定会烧给你的。”

    “望你能投个好胎,来世再与我一同当娘的女儿,一同尽孝。”

    萧沐染弱弱开口,抽泣说话时还有些不连贯。

    说罢,连氏又哭了起来。

    自箫婉晴离世她天天以泪洗面,连眼睛都哭肿了。

    温氏站在院外,香梅刚想塔前一步却被温氏阻止了。

    “我们走吧。”

    “可是……”

    香梅望了眼篮子内的冥纸,见温氏离开她也跟在后面走了。

    今日是箫婉晴头七,她们不是来为箫婉晴践行的吗?这会儿冥纸还未烧却要离开?

    “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见温氏脚步匆忙,手捂着胸口一脸难受的模样。

    香梅赶忙将篮子放下追了上去扶着温氏。

    “没事,只是胸口有些闷喘不过气来,歇会便好。”

    温氏挥挥手,香梅赶忙带着她坐在亭内去。

    “可需为夫人找个大夫来?”

    香梅担心问。

    温氏摇摇头。

    “若夫人觉着不舒服可要说出来呀,现老夫人倒下了,大夫人又不管府内事,若夫人您再倒,这萧家怕是……”

    香梅止住,她不说温氏也明她要说什么。

    虽她是个丫鬟,可看的也算透彻。

    胡氏虽能管好萧家,可大多数都是温氏在背后帮忙捣鼓才弄得有条有序地。

    温氏要倒下,萧家真要完了。

    “以后这些话切不能说。”

    温氏抬头冷撇香梅一眼,香梅抿嘴不语。

    这话要落别人耳中,只怕会衍生出事。

    她替胡氏帮忙不求名也不求功劳,所以胡氏才肯亲近她,方才那话要让胡氏听了心里肯定会起芥蒂。

    别看表面姐姐前妹妹后,若牵扯到利益,这层关系便要破裂。

    “是,香梅知错。”

    香梅低头认错,温氏深呼吸口气又呼出,胸口才好受了些。

    “香梅呀,你说人做多了坏事是否会下地狱呢?”

    温氏这番话让香梅笑了笑,笑的天真。

    “夫人您每天都为萧家祈福又诵经念佛地,为何担心这种事呢?像夫人这样心肠好的肯定不会下地狱。”

    “行了,你跟在我身边也有些时间了,这些表面话就别说了。”

    温氏打断香梅,香梅一脸真诚地看着温氏。

    “四夫人,香梅说的句句是实话,若没夫人您香梅早在那种肮脏地儿了,对香梅来说您就是世上最好的人。”

    “若是下地狱,香梅也随夫人一同去。”

    香梅举起三根手指发誓道,见香梅较真的模样温氏摇摇头。

    “你将这篮子交给三夫人吧,多给婉晴烧点,让她走的安心。”

    “那夫人您…”

    香梅站在原地,不放心问。

    “我再坐会,你快去吧,再耽误下午可要子时了。”

    从很久之前便流传一句话,子时是人身体最弱之事,可对阴间的人来说却是他们最活跃的时候。

    头七时,各个房门都会紧闭,只有家人的房门开着,这样鬼魂便能找到自家门了。

    虽没根据,却是先人留下的话。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香梅一听也觉着害怕,往回走了几步拿起篮子便往连氏在的院内去。

    温氏望着天空,众星拱月,好看至极。

    只是这轮月色在她看来显得凄凉,虽有这么多人陪伴却显孤独。

    “染儿,不要怪四娘。”

    温氏仰头、闭目。

    王府内

    早因萧长歌还未回而炸开了锅。

    楚钰回来已有两个时辰,可萧长歌却还未归回,派了三拨人出去都没萧长歌的消息。

    “王爷不好了,红袖,红袖也不见了!”

    楚钰睁开了眼,凤眸中带着冷意。

    犹如腊月寒冬般冷,脸上也是藏不住的怒气。

    白灵儿站楚钰身旁,听得找不到萧长歌时心里不知多痛快。

    如今听得连丫鬟都不见了,她更高兴,最好主仆二人都不要再出现了。

    “给本王继续找,徐管家你派人通知伊知府,让他也帮忙找人!”

    “是!”

    徐福应道,在下人的搀扶下迈着大步往外走。

    “红袖怎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