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6章 担心
    楚钰的视线落在朱儿身上,朱儿急得差点哭了。

    “红袖听闻王妃不见也出去找了,这都好几个小时了还没回来,快子时了,红袖还怕黑。”

    朱儿着急道,连说话时候都是抖着的。

    她家王妃是去哪了,若平时也就算了,如经民女失踪一事闹得满城风雨,偏偏她在这时候未回来,怎叫人不担心呢?

    “你们可听到了?”

    楚钰扫了眼刚回来的一波人,冷声道。

    “是。”

    几人异口同声应了声。

    “若找不到你们也别回来了。”

    语气冰冷至极,让人不寒而颤。

    白灵儿伸手搭在楚钰肩上,一脸难过。

    “姐姐是大人了,王爷莫要太担心,兴许是回来路上遇见什么事给耽误了呢?”

    白灵儿安慰,此刻楚钰哪还听得进白灵儿说什么?

    快要子时都没回来,这要让有心人知不知会造出什么故事来。

    “王妃可从没这么晚还没回来过,若真有事也该差人通报一声才是呀。”

    朱儿赶忙道,楚钰的墨眉轻拥。

    猛地从椅上起身,倒是让白灵儿吓了一跳。

    “王爷。”

    她小声喊道,却将楚钰连都不看她一眼往府门的方向去了。

    “本王亲自去找。”

    只留下这话,一眨眼,连身影都不见了。

    “王爷,王爷。”

    白灵儿提着裙子想追上去,却被朱儿跟春夏秋冬给拦住了。

    “二夫人,外头现在不安全,若是二夫人您出什么意外我们可没法跟王爷交代,还望二夫人留在府内等候消息。”

    白灵儿的脸色变了变,那张漂亮的脸蛋儿黑了几分,怒目眼前三人。

    这三人都是萧长歌的人,如今萧长歌失踪,她难不成还要看这些人脸色不成?

    嘴上喊她二夫人,心里什么时候将她当成楚钰的女人过?

    “交代?我若出什么意外你们正高兴着呢,让开!”

    白灵儿冷笑,袖子一甩,可跟前三人没离开的意思。

    “来人,将这三人给我绑起,竟敢以下犯上挡我去路,如今姐姐不在,我也该替姐姐好好管教你们一番。”

    白灵儿指着跟前三人大声呵斥,双儿心里痛快。

    话音落,周围家丁却没动弹的意思。

    “你们难道连二夫人的话都不听了?”

    双儿神情变了变,说话嚣张了几分。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

    萧长歌跟楚钰都不在,徐福也赶去衙门那边,如今府内她家主子最大,谁还敢不听她的?

    那些人你看我我看你地,又看了看春夏秋冬。

    春夏秋冬在府内的时间长,平日里跟他们抬头不见低头见早混熟了。

    “春夏姐、秋冬姐,对不住了。”

    说罢,几人擒住她们手臂,将她们拉到一边去。

    白灵儿赶忙提着裙子小跑追了出去,心里对朱儿她们颇有埋怨,若非她们拦着她早追上楚钰了。

    双儿挤眉弄眼地看着眼前三人,似在炫耀,而后扭着小腰慢慢离开了。

    直到白灵儿离开,那些家丁才放开朱儿她们。

    朱儿揉了揉手腕,这些人抓人都不知轻重,才一会手腕上便一道红痕了。

    “你们这几个,平日里不见帮忙这时候还帮着添乱,要二夫人出事我看你们怎么办。”

    秋冬指着这些人脑袋数落着,那些人一丁点都不敢反抗。

    听秋冬这么说他们也慌了,白灵儿是二夫人他们不过是下人忤逆不得,可若白灵儿真出事王爷那边难交代。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二夫人追回来!”

    见他们还愣在原地秋冬赶忙道,那些人愣了会才追出去。

    “红袖跟王妃会不会出事呀?”

    朱儿担心道,身子跟手都是抖着的。

    “朱儿姐姐你放心,王妃跟红袖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

    “朱儿姐姐你的手可冷了,我现在去帮你拿件衣服来。”

    春夏握着朱儿发抖的手,这手抖得她也跟着抖,只是朱儿的手异常冷。

    “不不用我没事,只是今日是…是婉晴小姐的头七,我怕…怕婉晴小姐……”

    朱儿脸色煞白,虽说箫婉晴的死不关她家主子的事,可箫婉晴生前便与她家小姐有些小结,她是怕……

    提起婉晴,春夏秋冬两人互看了眼。

    “朱儿姐姐你就别吓自己了,这世上哪有什么鬼神呢!”

    “对,对呀,怎么可能有鬼神呢。”

    风儿呼呼吹过,春夏双手搂紧双臂,缩了缩脖子也觉着有些冷。

    头七,那是死人回家见亲人一面最后的日子。

    “你们就别自己吓唬自己了,王妃肯定没事!”

    秋冬推了推春夏,春夏虽不及防往身边退了几步差点摔倒。

    不过这一推倒是让她好点,至少不是神经兮兮地。

    子时

    挨家挨户早已关上门,夜晚的风比平时更喧嚣几分。

    萧府内,冥纸被风吹得满天飞,连氏哭啼声不止。

    周围除了哭声便是风吹的声音,明明快入春却让人觉着冷。

    萧沐染的脸色变了变,缩了缩脖子,幸好她是在连氏身后才不至于被察觉,她身子正抖着,而且抖得厉害。

    萧家其他院内的都紧闭着门户,香梅送来冥纸后也离开了。

    整个院子有种说不出的阴森感,抑郁笼罩,让人寒颤。

    另一处破寺庙内,窸窸窣窣似有什么东西在乱动着。

    忽而一人点起火折子,另一人解开麻袋,只见麻袋内露出个头。

    红袖扭动身子,双目怒瞪眼前三人,嘴里被塞着抹布唔唔唔说不出话来。

    另一个麻袋中,萧长歌倒比红袖镇定多了,冷漠看着眼前三人。

    她运气还真不是一般好,遇见红袖却见她被两人带走,想跟上去又被打晕一并带了过来。

    “老四,这个可有点丑呀。”

    一男人举着蜡烛靠近萧长歌,烘得她脸一阵热。

    男人直言不讳道,对他们来说眼前这人美丑决定了他们能得多少银,如今这人丑成这样倒贴都不一定有人要呢。

    “那也总比被她发现去报官好,这个丑那你瞧瞧这个,长得还不赖。”

    那人与萧长歌跟前的男人换了位置,萧长歌双目扫了眼寺庙,周围一层灰,屋瓦上露着个大洞,周围的柱子已被烧成黑炭色,她们头上的佛像也破旧得看不出原样来。

    这地方该离京城不远,短短几个时辰不可能走太远,可她却不记得京城内哪有这样的破庙。

    萧长歌皱眉,看向稻草席上,上面沾着血迹。

    深褐色,该是很久之前的。

    红袖努了努嘴,将布条从嘴里推出去。

    “王…。”

    转头,借着目光看清眼前之人是谁,差点喊出王妃二字,幸得她止住了嘴。

    “咱们哥几个也未娶,这丑的咱们也不挑,天一黑烛火一吹,谁还看得清是谁呢?”

    说罢,既然哈哈大笑,直赞赏为首的人说的对。

    “至于这好看的嘛,当然是要拿去换钱了,船家什么时候来收货?”

    那男人伸手掐住红袖的下巴,啧啧了两声。

    红袖皱眉,眼珠瞪大似在警告,心里作呕。

    “放开你的脏手,呸。”

    越是这般嚣张,跟前四个男人笑得越大声。

    “哈哈,这小娘们还挺辣的,也不知能那户人家能否将她降住。”

    “降不住,降不住这可是个小辣椒,那户人家听说都上七十岁是个糟老头了。”

    “可架不住人家有钱啊,这女人就跟衣服一样一天一换。”

    四人讨论着,红袖担心地看着萧长歌。

    她想出来找萧长歌,没想方连累萧长歌也被抓了。

    这好事撞不上,坏事倒撞头上来了。

    她们不见,也不知王爷是否会担心呢?

    “二哥,那这丑的?”

    一个身子瘦小,样子有些怂的男子指着萧长歌问。

    虽第一眼看着有些狰狞,可看久了竟也觉着顺眼了。

    特别是从一开始她一句话不说,安静乖巧得可以。

    “留着,等咱们把这小娘子送到船上再来解决这个。”

    为首的男人一发令,其他人也不敢擅自行动。

    “我劝你们最好赶紧放了我们!”

    红袖气的红了脸,瘦小的身体在抖着,连说话都有些底气不足。

    “大哥这丑的方才一路跟在这小娘子身后,我看该是认识的,这小娘子该不会是哪户人家小姐吧?”

    老三脸上一道伤疤看起来凶煞万分,可在那叫大哥面前却像个小弟一样,连放肆都不敢。

    “不可能,你看她穿的可是丫鬟衣服,这要哪个府内少了丫鬟也只会认为这丫鬟跑路了,至于这丑的,你瞧她穿的这么朴素。”

    为首的男人摸了摸胡子,仔细打量起两人来。

    “这丑的一直不说话该不会是个哑巴吧。”

    老四凑近萧长歌跟前研究,却见那双清冽的眸中没半点害怕他自己倒先怕了。

    赶忙后退两步,像是见鬼了一样。

    吓得身边三人都跟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老四你这是见鬼了吗,一个女人能把你吓成这模样。”

    说完,三人哈哈取笑起来。

    “不是,这女人的眼睛有点……”

    “大哥,船家到芦苇边了。”

    正当老四想说什么时却被一道声音打断了,那人未到,声音却先到众人耳中。

    红袖慌了神,身子抖着,眼神时不时看着萧长歌。

    见萧长歌波澜不惊的模样她心里安定了些。

    只是她不知,如今萧长歌也束手无策。

    五个男的,她就算身上有匕首也难以一抵十,何况她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

    加上身边还有红袖,若真打起来她们没有逃跑的几率反倒会惹怒这些人。嫡锁君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