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9章 全灭
    ,精彩小说免费!

    朝管家咦了声,朝卧房的方向看去,神色变了变。

    他住楚国,虽不靠京城却也听得京城内的事,其中当属萧长歌的最多了。

    半年来楚国发生了许多事,大多数多牵扯到萧长歌,所以他听着听着也记住名儿了。

    朝管家转眼一想,想到楚钰前些日子正在问水坡翻天覆地找人,而萧长歌也是刘紫旬在问水坡上捡到的,说她是萧长歌,他信。

    “明日早上再启程,让她休息会吧。”

    刘紫旬看了眼熟睡中的萧长歌,连声音都小了几分,生怕吵到她。

    心里更是感激萧长歌睡着,给他一个台阶下,若不然这一赌,他输不起。

    说来说去也是个弱女子,身上受了这么重的伤让她继续赶路也有些为难她。

    今日便让她休息够,明日再启程吧。

    再者现在连夜赶路,该会遇到永硕。

    他与永硕一样都要走问水坡那条路,经过之前的事,他们还是不要见面为好。

    “是。”

    “今天的月有些亮呀,连旁边的星星都是比以前亮了几分。”

    刘紫旬踏出门栏,叉腰。

    抬头看了看高挂在天上的月与星星,宛如浩瀚大海,好看至极。

    他在刘国许少见这样的景象,突然见到这场景,难免夸奖一番。

    说是许少,不如说是没有。

    刘国比不上其他国富裕,比不得楚国人杰地灵,连这天都比不过。

    楚国也是上辈子修了福,那么的人都在帮楚国,忠心耿耿。

    前有清道人护着楚国后有苦无神医想助,最重要的是还有萧永德在前面扛着,手上握着的二十万兵都是精兵铁将,是杨家与萧永德共同联手带出来的,光是那二十万精兵都让人抵挡不住了。

    若有哪天楚皇帝野心大起,想吞并刘国是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他需必须成为驸马,与楚国联姻,归顺楚国,保全刘国。

    如今,只有下长歌能帮他。

    “是啊,明日该要出大太阳了。”

    朝管家也连连感叹道。

    刘紫旬轻笑:“行了,你也早些休息吧。”

    刘紫旬挥了挥手,叉着腰往偏房去了。

    可怜他一个府邸主子,竟要他让出主卧睡偏房。

    偏房的床硬得让他磕着,可让他难受了。

    如刘紫旬猜想那样,永硕连夜赶路往京城方向去了。

    发生刺客一事让她始料未及,还有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毫无感情冰冷的让她害怕。

    那绝不是一个丫鬟该有的眼神。

    还有杨紫旬,她怎觉得这名字在哪听过一样,只是暂时想不起来。

    “公主,到明日该能到京城了。”

    秀儿的脚下已沾着土,一层一层,连走路都难走。

    “恩,先派人与父皇母后说一声,可不能发生之前的事了。”

    永硕挑眉,一脸严肃道。

    那些刺客明摆着冲她来的,而且那些人还是宫里头的人,只是那个带头的那人她从未见过。

    “公主放心,秀儿早派人回京禀告此事了,这一过问水坡便有人来接应我们的。”

    “皇后与太子她们一听这事都吓坏了。”

    秀儿缓缓道,永硕神色一变,冷声一笑。

    太子与皇后?这拨人还不知是谁派来的呢、

    既是宫里人,那太后与太子都有可能。

    轿内没了声,秀儿也闭嘴了。

    永硕闭眼休息,满脑子想的却是之前云游时那位仙人说的话。

    “瞧着今儿的星可真亮。”

    秀儿抬头看着天空,止不住赞了声。

    星辰遍布,宛如星河。

    她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夜。

    永硕猛地睁开眼,眼中闪过一道利光,寒如腊月。

    伸手,掀开轿帘。

    抬头看着天,遍布星辰。

    她脸色变了变,似想到什么。

    只听得她低声喃呢了句:“乱象已生,乱了乱了。”

    “公主您在说什么?”

    秀儿见永硕神色变得严肃,她不敢开玩笑,双眸望着永硕,小心翼翼问。

    见永硕一直盯着天空,她也抬头看了眼,看不出什么东西来。

    乱象已生?乱象?什么乱象?

    秀儿摸不着头脑地挠了挠头,永硕放下轿帘,可脸上的神情秀儿却映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她许少见永硕这样,心里有些担心。

    忽然,她想起永硕小时候在清道人身边待过一段时间,清道人是什么神人众所周知,能预未来能知生死,永硕从小聪明伶俐,会观星象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秀儿,明日先别回宫,咱们先去一趟太子府。”

    “啊,这…”

    隔着车帘,只听得永硕那虚弱的声音从里头传出。

    秀儿啊了声,她早安排妥当了,皇后也命人在外候着了,这时候反悔怕是不妥。

    “若皇后问起,你便说是本公主想念兄长,先去太子府那边与兄长叙叙旧再回。”

    “是。”

    永硕轻叹口气,揉了揉额头。

    “对了,明日也是四哥的生辰,之前命你准备的礼物可准备好了?”

    “是,秀儿早几个月已备好了。”

    秀儿莞尔,永硕才放心下来。

    是她回宫之日,也是楚钰的生辰。

    她可要送楚钰一份大礼才是。

    拧着的眉缓缓舒展,心情也平稳许多。

    万事还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她是个弱女子,能做的事太少了。

    她唯一的筹码便是楚国公主,这一场宴会她比谁都知是想为她选驸马。

    她母后开始迫不及待了。

    太子府

    周围院子的灯已熄,唯独书房内的烛台还亮着。

    楚言望着眼前之人,轻扯一笑。

    这几个时辰聊下来,他总觉得燕无患不够成熟,可在三国之中,唯有他看的较为顺眼。

    “太子,若我成了驸马,将来我定会报答你。”

    燕无患看着眼前摇晃的烛火,一脸正经道。

    “大皇子深夜拜访为的便是这事?”

    “是,谁人都知永硕公主这次回宫的目的,我与永硕公主从未谋面,这中间若有个红人牵线,容易许多。”

    燕无患不与楚言打太极,直言了当道。

    他来此的目的只有一个,便是与楚言合作。

    楚言轻笑一声,燕无患挑眉,脸上严肃。

    “太子是在笑何?”

    “大皇子别误会,本太子不是在笑你,只是本太子与永硕关系很好,永硕想选谁,我这兄长的可插不了手。”

    “太子定有办法,只是太子不愿说。”

    燕无患认真道,楚言眼眸一转,见燕无患这般认真他饶有兴趣。

    “何以见得?”

    “太子派去牡丹县的人…。”

    燕无患开口,还未说完,楚言的神色早变了。

    从椅上起身,半眯眼看着燕无患。

    “太子这般冲动,该知我要说什么了。”

    他也没想到会这么凑巧,他不过是派人跟踪刘紫旬,没想还能撞见那一幕。

    他早见过永硕的画像,对手下的描述一想就能猜出是谁来。

    没百分之百的把握却有百分之六十,因为永硕也在牡丹县附近,如今看叶子元的反应他更确定自己猜测是对的。

    至于那些暗杀的刺客,他的人早将他们的尸体从地上刨出来,命人画出,早飞鸽传书送到他手上了。

    没想,楚言还不知自己手下全灭的事。

    对楚国的动向,他为何了如指掌,除了身后有燕安无在通风报信,他自己的线人也不少。

    “本太子可不知大皇子要说什么。”

    楚言理了理衣服,又坐下,轻笑一声。

    “虽我还未猜出太子为何派人杀自己亲妹妹,可从这便能看出太子对自己妹妹可没嘴上说的那么好,咱们时间都不多,那些客气话就不用说了。”

    燕无患神情变了变,没了之前求人的态度。

    楚言挑眉,脸色一愣。

    方才那几个时辰燕无患不过拉着他说些客气与家常话,没想一瞬间变得这么快。

    看人,果真不能看表面。

    “太子不想知为何派出去的人一丁点消息都没?”

    燕无患平静,楚言望着燕无患,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越想,脸色越黑。

    他的右眼皮一直在跳,总有股不好的预感。

    “全灭。”

    薄唇微张,虽说的轻巧可只有楚言知这两字是什么意思。

    他派出去的可都是经过训练的,怎可能……

    那叶子元呢……

    “本太子不信!”

    楚言手握成一团,不相信燕无患说的。

    若不是亲眼所见的事他不信。

    “不凑巧,永硕与刘紫旬碰上了,在牡丹宴上打起来了,听我的线人回报,说是刘紫旬带着永硕离开,你那些手下也没追上去反而对刘紫旬身边一个丫鬟出手了。”

    燕无患三言两语便将此事说白,楚言脸色煞白。

    那些手下除了听他的便是听叶子元的,叶子元怎会放弃永硕对一个丫鬟出手?

    “那丫鬟也是厉害,听线人说解决了几个黑衣人呢,不过还是被抓住了。”

    燕无患描绘的有声有色,就好像自己在现场一样。

    “可惜后来刘紫旬赶来,永硕公主带着手下也赶来,你那些忠犬手下都自刎了,至于那个带头的,也是可笑,被一个丫鬟杀了。”

    楚言打量着燕无患,听他说的这般认真他心里有些相信了,毕竟他没骗他的理由。

    骗了他,对他自己也没好处。

    “我命人将那带头之人的尸首运回,若太子不信后天便可看到那人的尸首。”

    燕无患见楚言打量的眼神,又接着说。

    他知没证据只凭口楚言不会相信,只有把证据摆到他面前时才会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