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5章 启程
    北院

    楚皇帝来时苦无已经等候许久,而院内的腥味比上次淡了几分。

    “臣见过皇上。”

    苦无拍了拍手,刚想跪下便被楚皇帝拦住了。

    “神医这般着急喊朕来,可有什么要紧之事?”

    楚皇帝紧张问,今日永硕回来,他一听苦无找,他赶忙从龙承殿内往这边赶。

    在他看来苦无这边可比永硕重要多了,任何风吹草动,他都要第一时间知道。

    他的龙体状况可全交给苦无,苦无若找他,不是仙丹便是他身体情况了。

    “是的,极乐的药引有几味已用完,这些材料不是普通的材料,若放给别人去找,臣不放心。”

    苦无为难道,楚皇帝神情微变。

    他如今逐渐青春,靠的便是极乐,若极乐没了那他不是不能变年轻了?

    “这…神医可有法子?今日硕儿都说朕年轻了,这药就算再难找你也得给朕找到!”

    楚皇帝抹了抹胡子,神色冷冽,连说话都带暴戾。

    一瞬间,连脸色都变了,话中带着威胁。

    一人夸他年轻有可能是骗他,可许多人夸他年轻,怎可能会是假的呢?

    苦无还是第一次见楚皇帝变脸这么快地,他跟清道人之间肯定说了什么。

    这几日他能感觉到楚皇帝容易生气,以前是对着那些大臣,而现在是对着他了。

    “臣有是有,不过这几味药需臣自己去找,若别人,臣不放心。”

    苦无低头,双手作揖,毕恭毕敬道。

    “要几日?”

    楚皇帝犹豫,毕竟让苦无出去,若苦无遇见什么危险他怎么办?

    现在他离不开苦无,哪怕是一天都不行!

    “少则三日,多则半月。”

    苦无似早在等这话一样,比了个三又比了个五。

    楚皇帝神色难看,踌躇万分。

    “朕给你三日时间,若找不到药引子你提头来见!”

    楚皇帝冷声道,对苦无也不似前些时候那般客气,态度转变这般快,莫说苦无连一旁的小元子都反应不过来。

    前几日楚皇帝还神医长神医短地,就算侍卫将他拦住他都不曾发火,可今日是怎么了?

    “是。”

    苦无轻应了声,身子还弯着不曾起来。

    “可还有其他事?”

    楚皇帝袖甩背后略有些不耐烦问。

    “没有。”

    “既没有那快些收拾启程去找药引吧,神医,朕现在可将所有的期望放你身上了,若你找不到该知朕会如何做。”

    楚皇帝拍了拍苦无的肩膀,凑近他跟前带着威胁道。

    说罢,楚皇帝转身,还没几步便被苦无叫住了。

    “说来臣是想起一事,上次的仙丹皇上可找着小白鼠了?”

    苦无像是刚想到一样问。

    他已经老了,多耽误一天他就多白费一天,他迫切想研究出长生不老丹。

    楚皇帝皱眉,嘶了声。

    “朕今日便将仙丹赐人。”

    “皇上可记住臣说的,此事可不能拖久。”

    见楚皇帝还犹豫,苦无又提醒道。

    这几日都是用鲜血滋润寻梦,若楚皇帝再犹豫不定,寻梦一凋谢,那就全完了。

    楚皇帝似有些不耐烦,挥挥手。

    “行了,朕知道。”

    望着楚皇帝离开的背影,苦无神色微微一变,眼中没了畏惧,取而代之的是轻蔑。

    起身,甩袖。

    变脸这么快,也让小元子反应不过来。

    “你还在这干什么?还不赶快去收拾收拾?最好今日能启程!”

    “今晚可是公主回宫庆祝的日子,神医不留下看一看,兴许还能见到楚国未来的驸马爷呢?”

    小元子不解问。

    今夜定是个盛大的宴会,那么多国的人来,肯定很热闹。

    错过今夜,会遗憾。

    “皇上已吩咐即刻启程,你难道想抗旨不成?”

    “正是因为这样,才需尽快启程。”

    苦无轻叹一声,前一句小元子听懂了,可后面说的那一句他却不能理解这话中是什么意思。

    小元子没说其他,赶忙跑去别院替苦无收拾东西了。

    心里镇盘算着楚皇帝对苦无这态度,苦无是不是要失宠了。

    若是,那他可要未雨绸缪先了。

    如今想想他不该那么快与庞海撕破脸,若哪天苦无倒了他还有靠山,现在他是不能退步了,不过也不阻碍他找别的靠山。

    虽苦无现在没倒,可万一他在三天内找不到药引怎么办?

    小元子迈着步子往别院去,满脑子想的都是找其他靠山的事。

    而他心里想的,苦无却不知。

    若他方才看小元子一眼该能看出他心里是什么心思,可他却着楚皇帝离开的背影,冷哼一声。

    等他练好长生不老丹,楚皇帝会不会灭了他口呢?

    毕竟这世上只需一人长生不老便可。

    多了,要乱。

    本他给楚皇帝的极乐一共十二颗,一月一颗,该能坚持到年底才对,可现才入春不久,楚皇帝便将十二颗极乐全吃完了,一月两颗,有时候三颗一同食用,这吃法连他都遭不住。

    表面看楚皇帝是真年轻不少,可实际这病快入膏肓了。

    动不动暴怒,只能靠极乐给一时的快乐。

    楚皇帝如今是放不开他,离不开他,却又不得不向他施加压力,因为他想要年轻,想要青春永驻。

    楚皇帝已离不开极乐了,若离了极乐,身体肯定会垮掉。

    至于楚皇帝手上的仙丹迟迟未送出手,那是因为楚皇帝害怕,害怕丹药研制成功又有一人长生不老,对他威胁极大。

    可若给其他人,他有觉得不值。

    毕竟可是用许多条人命孕育一个多月才孕育成的,光是那颗丹药,里面至少一百余人的血,而且都是干净之身未曾圆房过的女子。

    这北院后面那块竹林,已成了尸体腐蚀之地了。

    这般臭,不是从北院传出,而是从竹林内传出来的腐臭味。

    有些甚至已发烂,有些则被雨水冲刷洗涤,有些被乌鸦叼啄,尸体只剩骨头。

    白骨阴森一片,若去看,晚上定要入不了眠,陷入噩耗中。

    若给别人浪费,给自己的子嗣,又怕真研制成功别人抢了他的皇位。

    正因为这种衡量与犹豫,楚皇帝才没法下定决定将仙丹送出去。

    一方面觉得可惜,一方面又怕是这仙丹是成功品,另一方面又不敢亲身尝试。

    日暮落下,苦无的东西并不多,最为宝贵的便是他的药箱了。

    小元子收拾完后他便带着药箱与几件衣裳坐上马车离开了。、

    去时已有许多马车从外进宫,一看就是因永硕进宫的。

    掀开轿帘一看,行人陆陆续续,马车也各色各样。

    永硕回宫从好几个月前就在传了,众人都期盼她回宫,如今真回来了那些人自不会放过这宴会。

    他早听人说过楚永硕小时跟在清道人身边一段时间,而清道人也曾说过楚永硕与其他人不同,天资聪慧又好学。

    在清道人身边呆了这么久,也该学到一点本事。

    他上次是第一次见清道人,从清道人看他的眼神中似看出什么来。

    楚言说得对,还是先出去外面躲几日,避免跟楚永硕见面。

    不怕别的,就怕楚永硕看出什么来。

    她云游四方,见过许多能人异士,他怕……

    “神医,现在可要往哪去?”

    出了皇宫门,外面的车夫迷茫了,挥着马鞭却不知目的地在哪。

    犹豫许久,才开口询问。

    “去鬼冤林。”

    “神医,那那…那可是个不详的地方啊,去过里面的人可…可都死了。”

    帘外的车夫听得鬼冤林三字吓得缩了缩脖子。

    这才刚提到,他就觉得背后一阵阴凉。

    那地方进了可就出不来了!

    “你在山腰下停便可,然后两日后再去候着。”

    苦无面不改色道。

    鬼冤林这地儿他怎会不知呢?

    那些无名无氏的人都被拖到里面喂野狗野畜生。

    那些野狗可比皇宫内的乌鸦还凶残几分,进去的人想出来很难。

    “是。”

    见苦无这么执着,车夫也没说其他。

    既心意已决想去送死,他这做下人想拦也拦不住。

    朱红色的皇宫大门开着,正门与两侧门都水泄不通地,外面的轿子与马车都堵着,这些人都是为了一睹楚永硕风采来的。

    一个公主常年不在宫内,云游四方,与许多人接触,却受人爱戴与尊敬,更没人会说她半句不是,哪怕是楚永硕与男人亲密,别人也只会说她是为了楚国,为了给楚国祈福。

    可若一个普通女子与其他人亲密,便是不知廉耻不守妇道了,比如萧长歌……

    殿内

    楚永硕早陪太后散步去了,而皇后也与楚言回了寝宫。

    当听得楚言想帮燕无患时,桌上的盘子与水果全洒落在地上,那张好看的脸变得狰狞。

    “太子可是认真的?”

    皇后墨眉轻挑,不相信自己听到的一样。

    她费尽心机想除掉燕安无,却因楚言一句燕安无还有用所以留着她到现在。

    而如今安无肚子怀着龙子,对她的位置有威胁,她恨不得将其除掉,可楚言却说要帮燕无患!

    她费尽心机想除掉燕安无,却因楚言一句燕安无还有用所以留着她到现在。

    她费尽心机想除掉燕安无,却因楚言一句燕安无还有用所以留着她到现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