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 同行
    白灵儿左右摆了摆,望着铜镜内的自己,嫣然一笑。

    她自知自己好看,若不好看当初楚钰怎会在见她第一眼便为她赎身呢?

    发散落肩,双眸如她名一般水灵,明眸皓齿,风姿卓越。

    这一刻让她觉得自己有点像王妃了,这府内上下独她一人掌管整个王爷府。

    没想她一介青楼女子,如今也有机会与楚钰进宫迎接楚国公主。

    “走吧,莫要让王爷等久了。”

    白灵儿拿起胭脂,在脸上拍了几下,那张煞白的脸显得微红,更有血色。

    萧长歌失踪到现在,她是吃饱睡足连气色跟病都好了几分。

    不,不该说是失踪,该说她已死了才对!

    萧长歌不可能还活着,不可能!

    “是。”

    双儿扶着白灵儿,两人往屋外走去,双儿似想到什么一样,那双贼精贼精的眸转了转。

    “对了夫人,下午双儿见红袖端着午膳去王爷房内了,这丫头最近可真献殷勤,这正主儿还没下落就赶着去王爷面前表现。”

    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以前萧长歌在时都没见红袖这般殷勤过,现在人才失踪几天,红袖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白灵儿眼眸转了转,轻哦了声。

    对红袖这样她不奇怪,同样是女人,她从上次就能看出红袖对楚钰有些意思了。

    不过这种失了贞洁的女子与她这青楼出来的女子有何不同?

    楚钰怎会纳她为妾?就算纳了,徐福这老不死的怎会同意。

    说到徐福,自萧长歌死后徐福对她的态度也变了,不像以前那般针对她,还特意命人告诉她楚钰在哪儿。

    这转变连白灵儿自个儿都看不透。

    不知徐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丑人多作怪,她也配当王爷的女人?”

    白灵儿轻蔑道,自信不已。

    她在楚钰身边多年,不说彻底了解楚钰也了解了一些。

    “夫人说的对,那样的人怎配呢?”

    双儿莞尔,两人扭着腰往院外走去。

    楚钰早已在府门候着了,马车也早在外面等着,见白灵儿来,楚钰凤眸微眯。

    “灵儿是不是让王爷久等了?”

    白灵儿行礼,满脸歉意。

    “你来的刚好,本王也是刚到。”

    “走吧,再不走可要迟到了。”

    楚钰扫了眼天,日暮渐落,这会儿宫内该热闹了,他们现在过去也算是晚了的。

    “是,双儿。”

    白灵儿轻喊一声,却被一道声音打断了。

    “红袖见过王爷、二夫人。”

    红袖从府内小跑过来,喘着气儿,缓缓走到跟前给白灵儿行了个礼。

    白灵儿脸色倏然一变,这才刚说完楚钰肯定看不上红袖她就出现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红袖让王爷久等了。”

    红袖低头,朝楚钰行礼,一脸抱歉道。

    见她气喘吁吁的模样,一看就是着急赶过来的。

    朱唇点红,脸上显然是打过胭脂的,头上也不是包子头,与她一样着紫衣。

    这显然不是一个丫鬟该穿的。

    “王爷您这是……”

    白灵儿转头不解问。

    “红袖也一起同行,本王也需有人伺候,可本王身边都是家丁也只能委屈一下红袖了。”

    “红袖这身装扮可不像是个丫鬟该穿的啊。”

    白灵儿上下打量,越看越觉得红袖是有意的。

    她穿紫衣服宛如画中仙,可红袖穿在身上就好像乞丐穿上身一样。

    乞丐穿上衣服,还是个乞丐。

    她还真以为穿上主子穿的衣服就能成王爷府的主子了么?说到底不过是个三流货色。

    “啊,红袖红袖除了这套,没…没其他衣服了。”

    红袖惊讶啊了声,手紧抓着裙角,手心快冒出汗了。

    一副胆怯害怕的模样,低头不敢看白灵儿一眼。

    楚钰挡在她跟前,轻笑。

    “这样穿,挺好。”

    红袖抬头,双眸中映着楚钰高大的背影。

    虽看不到他正脸,可他的正脸早映在她脑海中。

    怦然心动,心快速跳着,幸好脸上抹了胭脂才看不出她原来的脸色,若不然该要让楚钰笑话了。

    挺好。

    她也觉得挺好的。

    “这衣服是…是王妃送给红袖的。”

    红袖怯怯道,提及萧长歌,楚钰心神一动。

    “灵儿可还有什么要问的?”

    楚钰看向白灵儿,见白灵儿嘴角扯出一记笑,又不甘不愿道:“既王爷觉得没问题,灵儿又有何问题呢?”

    “就知灵儿善解人意。”

    伸手,轻刮了下白灵儿的鼻翼,让白灵儿甜甜一笑。

    楚钰这猝不及防的动作让白灵儿惊讶,却又享受其中。

    “红袖也一同上车吧。”

    楚钰拉着白灵儿的手,白灵儿踩在凳上上了车,还未钻入便听楚钰又道了一句。

    让红袖也一同坐上马车?何时一个丫鬟也能与主子同坐了?

    “王爷,这可有些不妥吧。”

    白灵儿忍不住问。

    她也想忍,可楚钰是处处帮着红袖不说,现在还要让她一个丫鬟与主子同坐,说出去是要让人笑掉大牙。

    “啊,红袖红袖走着便可了。”

    红袖看了眼白灵儿警告的眼神,慌乱挥手。

    手臂露出半截,手臂上的淤青还清晰可见,让人心疼。

    “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再者,本王是主子,莫非你想抗命不成?”

    楚钰眯眼而笑,红袖感动至极。

    都没见白灵儿的脸色变了变,红袖轻咬嘴唇,还是怯怯踩在凳上上了马车。

    双儿在一旁为白灵儿愤愤不平,心里咒骂着红袖。

    这小浪蹄子的手段真的高,竟还博取同情了。

    马车上,三人行。

    白灵儿使劲儿往楚钰身上粘,红袖低头不敢看两人一眼。

    “你身上的伤可好些了?”

    楚钰望着红袖,见她不似之前般开心,关心问。

    “红袖好多了,多谢王爷关心。”

    红袖点头,又接着说起了朱儿她们如何照顾她的,一说,连车上还有个白灵儿都给忘了。

    白灵儿想插嘴,却插不进去。

    只听得红袖一人说着,楚钰认真听着。

    白灵儿气愤,却不敢挑明。

    萧长歌不在,她还不信连一个丫鬟都治不了。

    “啊,下午红袖送给王爷的长寿面,王爷觉着如何?”

    红袖本说着开心,似想到什么一样转了话题问。

    “好吃。”

    楚钰眯眼笑道,这两字在红袖听来温柔无比。

    只要是楚钰说的她都觉得好听,不管他说什么,她都想听。

    白灵儿神色一变,整个人都机灵了。

    “长寿面?灵儿怎记得王爷是不过生辰的呢?”

    白灵儿嫣然一笑,红袖咦了声看着楚钰。

    “当初灵儿给王爷过生辰时王爷还发了好大的脾气呢,这事灵儿可一直记着呢。”

    白灵儿嘟嘴,撒娇。

    这话虽是与楚钰说,却是在说给红袖听的。

    既楚钰不过生辰,又怎会吃红袖做的长寿面?

    不过楚钰竟会因红袖而撒谎,她收回之前的话,红袖需要防备。

    刚走了个萧长歌又来了个小浪蹄子,真不亏是主仆二人,真是同一类人。

    “王爷、夫人到了。”

    车帘外,马夫的声音响起,打断这尴尬的场面。

    “咦,到了,王爷我们赶紧下车吧。”

    白灵儿搂着楚钰的手,将他拉下马车,留下红袖一人呆呆坐在马车内,要不是马夫喊,红袖不知要坐到多久呢。

    她一大早就想着为楚钰做长寿面,没想楚钰不过生辰。

    不过为了她,竟撒谎说将面吃了,是怕她伤心还是怕她一片心意浪费了呢?

    想到这,失落的心又开始振作起来。

    楚钰这般护着她,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对她也有那份意思不是?

    然最怕有人专情有人却不知情。

    红袖钻下马车,抬头见不远处之人,身子一僵。

    漆黑的眸中闪过一抹怨,不远处那人衣着华丽,头戴流苏,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气质,谁都想不到这样的人不仅是个青楼女子还入过牢内差点被活埋。

    姜素素!

    心里的怨恨油然而生,红袖握着手,连眼神都变得犀利。

    没想才过多久,她们又见面了。

    她可忘不了姜素素放下轿帘离开的场景,她也忘不了那些臭男人在她身上动来动去时,她绝望求着,呐喊着,可姜素素没回头,那些男人也没停手。

    那些人说了,是姜素素下的命令!

    “姑娘,姑娘?”

    车夫见红袖一动不动,轻推着她肩。

    “姑娘,王爷与二夫人可都走远了,你要再不追上可要落队了。”

    红袖一听王爷,立马回过神,见楚钰的背影快从她视线内消失,赶忙追上去。

    朱红色的城门开着,来的人络绎不绝。

    皇宫何时像这般这么热闹过?何时有这么多其他国的人齐聚一堂?

    宴会,正主还未出现,人却挤满了整个宫殿。

    大臣们早纷纷坐着聊天,商讨国家大事,萧永德与陈业坐在一旁,见萧永德双鬓发白,陈业拍了拍他肩膀。

    “萧将军可别伤心了,王妃吉人有天象会没事的。”

    “知我者可只有陈老你了。”

    萧永德手端着酒杯,却迟迟不饮。

    “瞎说,这在我之前不是还有个高丞相?我呀,也只能算第二了。”

    陈业摸了摸胡子,这番话将萧永德逗乐了。

    两人哈哈大笑,陈业举起杯子与萧永德干了杯,两人一饮而尽。

    萧永德是担心萧长歌,既没找到尸首那便还有希望,只是他家都认定萧长歌是个妖女,连连氏都半疯半癫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