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7章 失眠
    ,精彩小说免费!

    “公主,不如奴婢给公主弄些能治睡眠的檀香来?不然您总失眠明日起来定没精神。”

    她家主子这病已好久,寻遍了各种大夫都治不好,后来楚永硕也懒得治了。

    本以为回宫后能好些,没想失眠更严重了。

    已然是二更天,可楚永硕却没半点睡意,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呢?

    赵、齐、燕等的皇子太子可都住在宫内或自己府邸里头,明日她家主子还要去见他们也要见太后她们,这要精神不好明日太后她们肯定会看出来,到时想瞒也瞒不住。

    这旧疾楚永硕已患多年,也不肯请御医来瞧瞧还得瞒着皇后她们,也不知她家主子心里打的什么主意。

    她也只是个宫女,看在眼里心疼在心里。

    “去吧。”

    楚永硕揉了揉太阳穴,静坐在床上。

    如今已经是二更天可她睡意全无,以前不过是过一更天,可如今在这宫内到二更天都毫无睡意。

    比起几年前,宫内的空气浑浊了不少,连呼吸起来都觉着有些闷。

    这宫内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她母后变了,她父皇身上的戾气也重了许多。

    楚永硕重叹一声,揉着额头,神经也跟着疼起来。

    她跟在清道人身边有段时间,清道人既夸她天资聪明,那她多少也学了些清道人的本事。

    只是她与清道人不同,清道人是拿自己命在替楚国算卦而她不是。

    天机不可泄,若不然是折了寿。

    清道人泄露那么多次天机,这条老命还在也是靠着那口气吊着,若那口气没了,他这命也该被阎王爷给收了。

    她不同,她虽能看到虽能参透却不说不道,只是睡眠一直不好,早睡不得又晚起不了。

    这病,她自己知道。

    苦无治不了,谁也治不了。

    “公主,这是前些日子刚进贡的薰衣草香,听说能治睡眠,若公主用着好,秀儿明儿命人拿多些过来。”

    檀香萦绕,香味淡淡扑鼻。

    闻着香味,楚永硕才稍有些睡意,秀儿在旁扇着风,见楚永硕有些睡意,她连动作都轻了几分。

    鬼冤林,乌鸦扑打着翅膀飞过,野兽叫唤。

    车夫在鬼冤林外几百米地儿停住,都能感受到从林子内传来的冷意,宛如秋风萧瑟,气氛诡异,冷意袭来毛骨悚然,就好像有许多人摁住喉咙令人喘不过气来一样。

    光是靠近,就觉着这树林诡异,听得叫声,更觉着寒颤。

    他一个大老爷们都觉得瘆得慌,可苦无偏偏还要往里头扎。

    苦无从车上下来,脚踩枯枝叶发出龟裂声,平日里不觉得,如今觉着刺耳至极。

    “你可听清我吩咐的?两天后,在这里等着。”

    苦无负手,弯着腰,转头看向被吓得一声冷汗的车夫。

    见车夫被吓得连魂儿都不见时,他冷笑声,转身往鬼冤林去。

    他这辈子见过的活人不多,见过的死人倒不少,这地儿还真吓不到他。

    “是。”

    得了苦无的命令,车夫赶忙挥着马鞭转头而逃。

    这地儿多呆一会都觉得会折了寿,要他命。

    苦无望着马车远去,冷哼一声甩袖往鬼冤林走去。

    别人见了树林要多绕远路可苦无却偏往深山行。

    乌鸦叫唤,一片死寂。

    苦无手执火折子,周围的野兽只躲在树后,双眼盯着苦无发着光,獠牙露出,口水滴答滴答落地上,宛如眼前这人便是它们的盘中餐。

    若平时,它们肯定扑涌而上,可这次却在伺机而动不敢猛然扑上。

    蛇吐着芯,藏在暗中等待时机,扭动身子,正在找机会却不敢轻易靠近。

    一来是怕手上的火折子,二是怕那浓烈的雄黄味。

    苦无倒不将这些畜生放在眼中,径直地往树林内走去,对这条路似熟悉至极。

    脚下发出声响,苦无一手拿着火折子一手用树枝挑开。

    不知走了多久,才见一处小山洞,洞口被用枯枝树叶挡着。

    拨开洞口,苦无往里头走去。

    洞内阴森,他却毫不害怕。

    手在墙壁上摸索着,火折子点燃挂在墙壁上的烛台。

    山洞明亮,烛台照亮。

    山洞内,躺着一个石棺,棺木旁还堆积着些冥纸与香火。

    苦无手一挥,火折子一暗。

    苦无从怀中掏出一个红木小盒子,打开。

    里头躺着一颗与赠给楚皇帝一模一样的仙丹。

    “师傅,你说我走了邪魔外道,可你坚持的正道又如何了?到最后不也是落得一副白骨,你在世时人人喊你一句神医,可你死后谁还记得呢?”

    苦无手搭在石棺上,重叹一声。

    抚摸着胡子却又哈哈大笑起来。

    等楚皇帝试验成功,他也将长生不老,不老不死,青春永驻!

    他将不老不死,看尽世间万物,看楚国繁荣昌盛到衰落,将活到最后。

    他才是楚国的真正的帝王!

    而他师傅苦意迂腐死脑不懂变通,一心扎在研究医术上不肯走偏门,替人治病时若是苦难之人分文不收,那些药材又昂贵他却为了好名声而自掏腰包,最后连府邸都没只能迁搬到枯寂山,而到最后还不是成了白骨。

    眼,犀利万分。

    生前体面人人敬仰喊他神医苦意,死后连名都无人提起,他可不要跟他那死脑子的师弟一样行善积德,继承苦意的衣钵,到后来什么都没什么都不剩。

    人呐,一旦死了谁还记得谁的名字呢?

    以前人人追捧杨将军,可杨将军灭门后不也无人提及,而那些人转捧萧永德,人人都夸口萧永德是不败战神,他师傅不正像杨将军那般?

    至于他师弟那废物,早不长命了。

    好人不长命,那还当什么好人呢?

    说罢,合起木盒,推开石棺。

    灰尘落棺内,里头躺着一具白骨穿着一袭衣服,衣服陈旧老式。

    他将木盒放入石棺中,盖上。

    而后往石洞外走去。

    长在枯寂山上的叫三生,可他做极乐的药引子最重要的一味是三生,只可惜他所用的三生却与枯寂山的有些区别。

    他也是偶然发现鬼冤林中长有三生,却与枯寂山那干净的地儿不同,鬼冤林内总有尸体被遗弃,这些尸体被腐鸟野兽琢去了肉留下了骨,血肉滋润泥土,以土做营养滋润三生,养出来的东西跟枯寂山那圣地养出来的肯定不同。

    楚皇帝身上戾气本就重,只是这些年血不沾手他也安享独乐。

    按理说,楚皇帝身上的血最适合滋养‘寻梦’,若是用能用他的血来血浴‘寻梦’肯定比那些人好上千万倍,可惜寻梦吸收处女之血,楚皇帝是个男的又老,再加上是楚国皇帝,若他出任何差池定会惹得群朝动荡,到时整个朝廷要乱,他作为御医也担当不起这责任。

    在楚言还没站稳脚跟时楚皇帝可不得出事。

    苦无望着长在树角旁花骨朵,正含苞待放,颜色鲜艳得刺目,一眼便能看到这将含苞待放的花。

    蹲下,从袖中掏出匕首,轻轻将其割下。

    根汁从管内流下,滴落地上。

    苦无将其用纸巾擦干,再放入草框中。

    根茎内的汁液有毒,若不擦拭干净只怕会不小心粹到。

    都说鬼冤林邪门,里头白骨遍地怨气又深,不适合人呆,可对苦无来说这里却是个风水宝地。

    这里头有许多珍贵药材,长得茂盛,虽被污染不适宜给病人用,可炼制长生不老正需要这样的药材。

    对别人来说这些没用,对他来说却是炼制药物的好药材。

    楚皇帝太依赖极乐,所谓的真龙天子,也不过是个普通人,只不过比他们幸运能生在皇室,谁都会生老病死,谁都想活得久点想越永保青春。

    楚皇帝若将来出事,也是他自己贪心咎由自取。

    四更天

    楚言无眠,萧长乐却睡得熟。

    这一回来他便往萧长乐的院子来了,也只有待在萧长乐这边他才能松口气。

    严若琳实在太聪明了,聪明到他无法与她站一起,生怕会被看出端倪来。

    她那双眼,精明得很。

    闭目,楚言睡不着。

    楚钰还不知萧长歌还活着的消息,如今只能看跛脚那边进展如何,机会只有一次,若刘紫旬将萧长歌送到楚钰跟前,那便没机会了。

    一想起叶子元,楚言恨不得将萧长歌碎尸万段!

    这仇,不得不报。

    他在叶子元身上下了多大功夫多少精力将他打造成现在这模样,没想就这样没了。

    “殿下,您怎还不休息?”

    萧长乐翻身,扭了扭身子,手本想抱楚言没想扑了个空。

    萧长乐揉了揉眼,见烛火亮着,楚言站窗前望着月,赶忙起身。

    她已睡了一会起来,楚言还不睡,明日怎有精神上早朝呢?

    萧长乐起身,披上披风穿上绣鞋走到楚言身边。

    “瞧您,开着窗也不多穿一件,夜晚风大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萧长乐替楚言披上外衣,楚言转身,眼神微变。

    “乐儿,你怎醒了?”

    楚言扶着萧长乐,温柔道。

    萧长乐敛眉,牵起楚言的手。

    “殿下不睡,乐儿怎睡得着呢?”

    “殿下今日从宴会回来时便闷闷不乐,殿下不乐,乐儿怎睡得安稳呢?”

    萧长乐体恤道,楚言握着她的手拍了拍。

    温柔无比,让人深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