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2章 冒出
    ,精彩小说免费!

    “谁能想到才入春多久太阳会这么大,若本少爷早知道肯定用马车!”

    刘紫旬后悔道,比起看风景他更想现在就躺在软塌上吃东西看美人,现在想来他真是活受罪了。

    “世上可没早知道更没后悔药,少爷还是认命吧。”

    萧长歌伸了伸懒腰,昨夜虽睡着了可这木板太硬了,她还真有些不习惯。

    太阳是大,可她体质天生冰凉,对她来说还算可以。

    “本少爷就不认命。”

    刘紫旬撒娇,不服道。

    话音刚落,只听得外面驴吁叫了声,萧长歌与刘紫旬两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

    马车砰地一声,萧长歌与刘紫旬两人差点撞到车顶,两人还未反应过来,撕拉一声,车帘被剑砍成两半。

    “走。”

    萧长歌脸色微变,拉起刘紫旬的手,将他推了出去。

    剑的主人似知扑了个空,抽回。

    “你…”

    刘紫旬如肉盾般被萧长歌推在前头,刚回过头想责骂萧长歌,又一剑从他跟前刺过,幸好他反应快先闪躲,不然这一剑是要落在他身上。

    这恶毒的女人,长得丑心也丑,竟将他这尊贵的身躯当做肉盾,若方才那一剑伤到他了可怎么办。

    虽刘国不似楚国繁荣昌盛可好歹是个国,他也是太子,萧长歌到底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刘紫旬大喊,萧长歌皱眉,伸出脚一把将他踢到外面摔了个底朝天。

    匕首从衣袖中掏出,将车帘划开,小巧的身子从车内钻出,翻个跟斗。

    眼眸微收,只见眼前之人一袭黑衣,手拿着剑却是个左撇子。

    蒙着面虽看不到面容却能见眼角边的皱纹,那双眼中带着利光,锐利得可怕,让她打起十二分精神又不敢松懈。

    能有这样眼神之人,定经历过不少事,杀过不少人。

    握剑的姿势准,步伐稳,只是左脚似与右脚有些不同,稍微移动,能知他是个跛脚。

    还未等萧长歌打量完,跟前之人似锁定了萧长歌一样,眼里看不到其他人。

    手上的剑微微一动,虽跛着脚却健步如飞朝萧长歌扑来。

    “快跑!”

    刘紫旬坐在地上,见黑衣人是朝着萧长歌去的,赶忙喊了一句。

    剑倏发出争鸣,萧长歌想跑可脚却挪不开,仿佛有人拿着钉子钉着她的脚一样。

    跑不了!

    一瞬间,脑海中冒出这话。

    “萧长歌!”

    刘紫旬大声喊,想起身可膝盖方才被蹭破了皮。

    萧长歌闭目等着剑落她脖上,久久,剑未落到她身上,身上浑然不疼。

    铮地一声,似有什么挡住了黑衣人的剑一样。

    萧长歌睁眼,一个硕大的影挡在跟前,手中握着剑,与黑衣人的剑交叉一起。

    “你还愣着作何。”

    卫手抖着,虽没看身后之人,可这话不用想也知是对谁说的。

    这一喊,让萧长歌回过神来。

    两剑相互交错,争鸣刺耳的声音响起,刀光火石,卫后退了一步。

    冷冽的眸望着眼前的黑衣人,从方才那一招便可看出他不是这黑衣人的对手。

    他自认自己功力深厚算是一等一的高手,可眼前这人却比他厉害许多。

    “快走!”

    刘紫旬顾不得冒出来那人是谁,朝着萧长歌大声喊。

    既这黑衣人的目标是萧长歌,就更不能让他得逞了。

    萧长歌盯着卫,虽心里好奇她为何在这,可这情况让她顾不得这些。

    竟大白天只身前来,可见这人对自己的武功很有自信。

    黑衣人见萧长歌拔腿想跑,顾不得这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身子宛如闪电,一眨眼到了萧长歌跟前。

    卫动作也不慢,赶忙挡在萧长歌跟前将落下的剑挑开。

    胳膊,一道血痕。

    黑衣人眼睛微动,萧长歌半眯着眼,脑海中闪过一个人影。

    跛脚,武功高…

    那日回门,楚钰拉着他离开时见过,楚言身边那老头…

    是他!

    容不得萧长歌多想,又一剑向她刺来,招招致命,也幸得被卫挡下了。

    萧长歌双手抵在唇边,吹起了哨子。

    树林内的鸟儿叽叽喳喳拍打翅膀飞起,似有人从树林内窜出来一般,脚步声越来越近。

    萧长歌挑眉,看来她猜对了。

    连她都能听到脚步声那黑衣人更该听到。

    黑衣人左右看了眼,脚步声越来越近且武功都不低。

    楚钰身边为何有这么多高手?再看眼前这少年,虽看起来年纪小可他的眼神犀利,若再磨炼个几年肯定能超越他。

    天才,年纪轻轻便有这般武功,只能用天才二字夸赞。

    一个人他就有些吃力,听脚步声来的那些人武功也该不低。

    形势逆转,本该是他掌控的局面如今成了对面掌控。

    黑衣人收起武器,脚尖微踮,身影消失在他们面前。

    “卫,别追。”

    黑衣人跑卫想追却被萧长歌喊住了。

    他是因为听到有脚步声才离开,若卫追上去肯定讨不到好处。

    她已知跛脚是谁派来的,今日这仇她先记着,来日再一起报了。

    除掉叶子元,现在楚言该狗急跳墙了。

    既能派出人在半路拦截,那便证明楚言知他还活着,上次那人…

    清冽的眼微眯,想到了上次叶子元派回去通风报信的人,在院内的人全都自刎,唯独通风报信那人还活着,除了他之外,她还真想不到是谁通风报信的。

    卫收回脚,缓缓走到萧长歌跟前。

    树林内,如风呼啸而过般,唰唰声响起,叶落。

    刘紫旬轻叹一口气,赶忙从地上爬起拍了拍衣上的土。

    他膝盖都破皮了,疼得打紧。

    “萧长歌你没事吧。”

    刘紫旬跑到萧长歌身边,伸手想查看,剑却挡在他跟前让他害怕地后退几步。

    剑光反射,映着刘紫旬那张懦弱的模样。

    “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你你…你把剑放下。”

    刘紫旬手挡在跟前害怕道,这刀要落身上可不得疼死他。

    “卫。”

    萧长歌冷声道,卫看了许久才放下剑,守在萧长歌跟前。

    忽然树林中窜出几道影子,吓得刘紫旬躲在萧长歌背后。

    那些人似卫认识,都站卫身后,听候待命。

    “主子。”

    卫低头,冷声喊。

    刘紫旬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挑眉。

    听这些人走路声都知这些人是一等一的高手,这里头随便挑个最弱的都能要了他的命。

    他知楚钰不简单却不知身边有这么多高手。

    这些人一看就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而且是从小练的,底子都扎实得很。

    “少爷你没事吧。”

    萧长歌扫向刘紫旬担惊受怕的模样,还以为他出什么事了。

    卫扫向刘紫旬,上下打量。

    不管怎么看都觉得这人柔弱,也不知是何德何能让萧长歌喊他一声少爷。

    再者这人白白嫩嫩地不管怎么看都比不上他家王爷。

    卫心里早将刘紫旬当成楚钰的敌人了,且不论他刘国太子的身份就冲他能让萧长歌喊一声少爷的份上他都要替楚钰看紧他。

    在卫看来楚钰不管是哪方面都比别人好,跟萧长歌也是绝配,可他却忘了楚钰也一副看起来柔弱的模样…

    “本少爷没事,你有事没?”

    刘紫旬摇摇头,那黑衣人是冲着萧长歌来的,他只是膝盖破皮萧长歌方才可是经历过一场恶斗。

    “方才喊你跑时怎不跑,万一他们没来你这小命可就没了。”

    刘紫旬皱眉着急道。

    方才真是千钧一发,要不是萧长歌赌对了,这里三条人命都要没。

    “我若真跑,你跟卫都活不了。”

    萧长歌肯定道。

    只要她跑了,那个黑衣人能要了他们两的命,所以她不能跑。

    “主子,王爷在府内等很久了。”

    卫见两人相谈甚欢,咳咳两声打断两人谈话。

    清冽的眸转着,神情也认真了几分。

    “你肩上还流着血,可有大碍?”

    双眸落在卫肩上,是方才替她挡了一剑连衣服都被割破。

    “小伤,无碍。”

    卫手护着肩,血已染在手上,从缝隙内瘆出。

    刘紫旬脑袋一转,似想到什么一样,刚想开口问,卫已先让开条路道了声:“主子,请。”

    在路边,早已有一辆马车候着了,似早做好准备知她今日会路过这里一样。

    “少爷请。”

    萧长歌倒先看向刘紫旬,对刘紫旬客客气气地,刘紫旬见卫轻蔑的眼神,反客气道请萧长歌先走。

    瞧这小眼神,他要是敢先走一步,他相信身旁这人敢杀了他。

    他们不过是第一次见面,怎他觉着这个叫卫的将他当成敌人了呢,连眼神都带怨气。

    萧长歌噗嗤一笑,也不与刘紫旬客气往马车走去,刘紫旬跟在身后,寸步不离,生怕跟不上步伐会被身后那人吃了。

    “少爷,你不上马车莫是想走着回宫?就算是骑马,从问水坡到京城可要好几个时辰。”

    萧长歌踏上马车,转头望着还站着的刘紫旬。

    自卫他们出来后,刘紫旬倒反主为客,不敢对萧长歌嚣张了。

    “我上我上!”

    一想到好几个时辰,刘紫旬顾不得背后那道想杀人的视线。

    外头太阳热,要是走上好几个时辰他非成鱼干不成,比起被晒死他不如安乐死。

    车轱辘转着,刘紫旬躺在马车上,方才那一幕是惊心动魄,他现在还没平复过来。

    不过两人心照不宣,都知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