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0章 安葬
    今天发生了许多事她也懒得跟萧沐染计较那么多,只希望她以后长点脑子,若她没了靠山她就算嫁给明非,明家那边也会小瞧她。

    嫁过去以后萧沐染就是明家少奶奶,要是没娘家撑腰, 日子一定不会好过。

    严氏到这样都不倒,老太太就算对严氏不满也不敢在萧永德面前说她半句不是,不正因为她背后是严家吗?

    而严家与江家交好,老太太是江家人,所以能让则让着。

    温氏转身离开,看都不看萧沐染一眼。

    她现在后悔了,后悔当时为何帮她。

    萧沐染望着温氏离开的背影,咬唇,颇有怨气。

    不就死了个女儿不是还有一个么?她娘怎就伤心成这样还成了疯子。

    不过温氏说得对,她娘要是疯子又被人赶出去的话以后对她嫁给明非肯定有影响。

    这样一想,萧沐染反倒往连氏的院子去了。

    脸上还带着泪,人未到嘴里却先喊着:“娘,娘…”

    香梅见温氏离开,赶忙从跟上。

    她有些好奇,温氏什么时候跟萧沐染感情这么好了?

    好到打萧沐染,萧沐染都没生气。

    太子府

    燕无患办事效率,前脚刚说完后脚便命人将箱子抬到太子府,并叮嘱只有楚言才能打开。

    严若琳一听便命人将箱子送到书房去。

    似不用打开她都知里面是什么东西一样。

    臭味,很恶臭。

    就好像腐烂的尸体?

    “太子妃,您难道不好奇那是什么东西吗?”

    翠玉捂着鼻子,下人们抬着东西从旁边走过都能闻到臭味。

    “好奇作何,这是燕太子命人送来的,还叮嘱只许殿下打开,里头是什么东西,等太子回来便知。”

    严若琳瞥了翠玉一眼,尽管里头发臭,可她连眉头都没皱鼻子都不捂,相反翠玉夸张了些,差点儿吐出来。

    她这辈子就没闻过这么臭的东西,连放了几天的垃圾都没箱子里头的玩意臭。

    “对了太子妃,听说…听说王爷府那位回来了。”

    翠玉忍着胃里翻滚,凑近严若琳身边故意压低声音道。

    顷刻间,严若琳神色变黑,眼神不似方才那般柔和。

    王爷府那位?

    除了萧长歌还有哪位?

    “她不是死了吗,怎还回来了。”

    严若琳紧皱眉头,神色异常。

    “奴婢也不知,就下午那会听得外面说四王妃回来了,身边还带着个男的,这一回府就处置了府内一半的下人,整个王爷府都被搅得天翻地覆地。”

    翠玉说着,有些添油加醋地可严若琳却听得仔细。

    回来了,萧长歌被几人掳走,从那么高的山坡掉下竟还活着。

    她怎可以活着呢!

    老天爷不公,老天爷不公!

    这样的人早该死才对!

    “太子妃您没事吧?”

    见严若琳跟失了神一样往前走,差点儿撞到墙上,幸好翠玉抢先将她拦住,不然肯定会撞上去。

    “没事。”

    萧长歌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坏事,老天爷却还让她活着?

    是不是坏人总是活得久点呢?

    “太子殿下。”

    大厅外,不知谁喊了句,让严若琳回了神。

    严若琳赶忙往外走,迎面撞上刚进大厅的楚言,撞入胸膛,楚言下意识搂着严若琳。

    “殿下,这样不妥。”

    严若琳想推开楚言,却被楚言牢牢搂着。

    “有何不妥?你可是本太子的妃,谁敢说半句闲话便割了舌头。”

    楚言冷声道,那些原本看着的人都下意识撇开视线。

    “殿下,方才燕皇子送来个箱子,说是只能殿下打开,臣妾便命人将箱子抬到殿下的书房内去了。”

    严若琳仰头,双眸看着楚言。

    楚言双眼微转,松开抱着严若琳的手。

    “琳儿想的周到,不过里面装的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翠玉挥挥手,下人一看识相地离开了。

    大厅内,剩下两人。

    “叶子元,琳儿可还记得?”

    楚言双眼转了转,严若琳对叶子元印象深刻,怎可能会忘记。

    只是这几天都不见他身影,方才箱子里又有臭味,严若琳将事情联系一起,抬头:“殿下,箱子里面难道是…”

    未说出口,楚言点点头。

    “前些日子本太子命叶子元出去办事,不幸遭人暗算。”

    严若琳本还好奇这几日怎不见叶子元呢,没想是没了。

    叶子元之前受伤时住在太子府,虽神龙见首不见尾地,可她深知叶子元是楚言身边的红人,与她爹一样。

    能让楚言重用且寄予厚望的,叶子元该有什么过人之处。

    这样的人竟被暗算了。

    “叶大人为殿下尽心尽力,如今成这模样该命人厚葬才是。”

    严若琳皱眉,细心说着。

    “这事殿下出不了面,不如让臣妾来?”

    那双炯炯有神的眼转着,抬头询问楚言的意思,可她知楚言会答应。

    因为楚言告诉她,不正是想让她帮忙么?

    楚皇帝曾下令将叶子元逐出京城并一辈子都不许踏入京城一步,若大张旗鼓将他安葬容易被有心人认出,让楚言去做这些不符合他身份,她身为楚言的结发夫妻,外事她理不得,可这些琐碎事她能帮。

    “那有劳琳儿了,一直让灵儿替本太子操心,本太子心里真过意不去。”

    楚言握着严若琳双肩,眼中只容下她一人。

    严若琳眯眼而笑:“夫君与臣妾是一家人,有什么过意不去的呢?”

    “若夫君觉着过意不去,今夜陪臣妾可好?”

    严若琳反手握着楚言的手,双眼看着楚言,期待道。

    她万事都能容忍总想着楚言能看到她的好,可楚言天天往萧长乐的院子去,萧长乐可要压在她头上了,她要不主动些楚言肯定不会来她的院子。

    “好。”

    望着严若琳,楚言久久才道了声好。

    萧长乐被蜂蜜蛰的事他也知道,昨夜去萧长乐那边时见她那张脸,被蛰得跟猪头一样,他连半点兴趣都没,昨夜他还是睡书房内。

    他早吩咐那香皂不能多涂,不然香味过重容易引来些喜欢香的东西,她却将香皂当做花瓣,越涂越多,这可不,捅了马蜂窝引来蜜蜂。

    萧长乐这样是她自己咎由自取,瞧那张脸,楚言现在想起来都觉着恶心。

    “夫君。”

    听得楚言答应,严若琳就跟吃了蜜枣一样。

    她要的不多,不过是楚言能稍微看看她,能陪在她身边。

    严若琳大胆拥入楚言怀中,这举动若放在之前她可不敢做,可现在她是豁出去了。

    光是保守当个好太子妃得不到楚言的话有什么用?

    她以后可不会给萧长乐机会了。

    也不会让萧长乐蹬鼻子上脸了,她真以为成了侧妃得了楚言宠爱就能为所欲为地,她还真不是一般天真。

    楚言搂着严若琳的腰,另一只手抚着她墨发,闻着她发上的香味,竟觉得很是好闻。

    跟萧长乐不同,清淡又芳香,很舒服。

    过了许久,严若琳才离开楚言怀中。

    “对了,听说长歌姐姐大难不死回来了,殿下,不如明日我们去趟王爷府如何?一来恭喜长歌姐姐平安回来,二来臣妾也许久没见长歌姐姐了,还能一同叙叙旧。”

    严若琳观察楚言的脸色,见楚言神色不对劲儿她心里已肯定,楚言不知萧长歌回来的事。

    “什么?萧长歌回来了?”

    楚言不敢相信,跛脚的武功他可以保证,绝对是数一数二地,怎可能连一个娘们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太子都杀不了。

    楚言察觉到自己神色不对,一眨眼恢复成方才的模样。

    一脸笑容,温柔万分。

    可他不知方才的神情全落入严若琳眼中了。

    虽不知发生什么事,不过看楚言是这样的神情她心里释怀了许多,至少证明楚言不喜萧长歌。

    否则听得她回来,怎会是一副愤怒的模样?

    “是呀,听说一回府还办了府内一半的丫鬟呢。”

    严若琳点头,这事轰动,该是真的。

    “一切听娘子安排。”

    楚言笑道,严若琳点头。

    萧长歌回来证明跛脚失败了。

    明日去王爷府正好,他有些事想验证一下。

    “臣妾先去打点下,明日好早些过去。”

    严若琳莞尔,笑得像个孩子般。

    不等楚言说,严若琳微微欠身,识相离开。

    绕过楚言身边,双眸神色微变。

    叶子元是前些日子遭人暗算死的,在前几天发生过刺客一事那只有楚永硕在牡丹县时,楚言派人杀自己妹妹…

    严若琳一瞬间就将事情理清楚了,虽不明楚言为何这么做,可她站楚言这边。

    不管楚言想做什么,她都支持。

    听得严若琳脚步声渐远,楚言脸色骤然一变。

    “出来。”

    盘旋在大厅的柱梁上的黑影宛如一只猴子般,听楚言发话,他从梁柱上跳下。

    “失败了?”

    楚言冷声问,方才严若琳说的他也听见了。

    失败了他竟还有颜面回来,若是他,该会找个地方自绝。

    “主子,奴才该死。”

    跛脚跪在地上,说话时似很吃力,字字僵硬。

    “你何止该死,连个女人跟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都解决不了。”

    楚言甩袖,发怒道。

    要不是他现在少了个叶子元缺了人手,他定会严惩跛脚。

    “主子,奴才本快成功可突然冒出许多人来,为首的男人年轻可武功不低,其他人也都是高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