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说到底谁比较贱?
    唐莫书与萧长歌一样坐着,却对萧长乐说提出的诗句没半点想回答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萧长乐要带着他们去西苑那边,萧长歌也没跟过去。

    萧长乐也没强求,她今天不过是无聊想找点事做,本想逗逗萧长歌,岂料萧长歌那句自贬令得那些人不敢再说其他。

    萧长歌这次可算是走运了。

    “朱儿,我们走吧。”萧长歌起身,往回的路上走去。

    她今日来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唐莫书,那些才子吟诗作对可与她无关。

    纵然她会,她也不希望暴露出来,免得让萧长乐对她多加提防了。

    朱儿跟在萧长歌身后不敢多语,穿过花园,却听得一道急促的声音,令得萧长歌停下脚步。

    “快,快快去追旺财!”

    萧长歌还未看清楚眼前之人,她倒一把先被撞得后退了几步,幸而有朱儿扶着,不然肯定摔一跤,而眼前之人却后退几步坐在地上,她哎哟地喊了一声,手捂着屁股:“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拦着本小姐的路!”

    萧雅烟身后的丫鬟将萧雅烟扶了起来,她蹙眉脸色有些难看,看来这一摔可把她摔疼了。

    她连连嚷嚷,见到眼前之人,她的气焰又上来了,将扶着她的丫鬟推开,走到萧长歌跟前,阴阳怪气道:“哟,这位不是我那克夫的长歌姐姐么?”

    语气轻蔑,带着点挑衅。

    萧雅烟本以为这样说萧长歌应会很伤心,可却见她脸上挂着笑容,看不出什么伤心,这让萧雅烟有些失望。

    “你笑什么!”萧雅烟怒瞪冲着她吼道。

    “笑你无知呀。”萧长歌毫不避讳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萧雅烟那张小脸立刻黑了几分,看着萧长歌问。

    “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明白么?纵然我不能嫁给太子,难道你能?”萧长歌说完,伸出一脚迈出了一小步。

    萧雅烟用了一会,才晓得萧长歌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不就是说就算她克夫不能嫁给太子,可她这不克夫的也不行么!

    萧长歌那番话肯定是在笑话她!

    “萧长歌你个贱人给我站住!”上次是因萧永德在,所以萧雅烟才会被惩罚,令得她失去了个春菊。

    一想到春菊的死,萧雅烟气不打一处来。

    若非萧长歌故意那样做,她岂会损失一个春菊呢!

    萧雅烟火急火燎地推开朱儿,手抓住了萧长歌的肩膀,死死拽牢不肯让她离开。

    “放手!”萧长歌如今可没空陪萧雅烟玩这种幼稚的把戏。

    清冽的双眸看着萧雅烟,语气有些发冷。

    萧雅烟见状有些恍惚,可后有语气猖狂冲着萧长歌怒骂道:“你个贱人方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萧长歌冷笑,这一笑令得萧雅眼有所提防。

    她也有同感,自从萧长歌醒来后就与以前大不一样了,连性格都变得不同。

    “贱人?若我是贱人?你又是什么呢?不过是个二房生的小姐。”萧长歌一字一字冷声道,将贱人二字说的很清楚。

    当时萧永德与她娘两人情投意合,本已打算成亲,可萧永德年少出征,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在战场上更是英勇骁战,才两年时间便令人闻风丧胆,他回来本想与她娘成婚,无奈楚皇帝为了拉拢住萧家,将严氏赐给了萧永德。

    皇命之下,谁敢抗命呢?

    若为了自己而不顾萧家人的安全,那他则是不忠不孝了,所以他答应了那门亲事。

    她娘不过是个商人的女儿,可家道中落,若是成了大夫人,严氏岂会甘心?

    她想让,可萧永德不肯,而当严氏嫁入后表示甘愿为平妻。

    她娘跟严氏相敬如宾,而后两人同时怀了,同时生产,她比萧长乐快了几个时辰,于是成了嫡女。

    她娘死后,严氏成了大夫人,而后陆续为萧永德纳了几房夫人。

    而萧雅烟,不过是个二房生的小姐,竟敢冲着她大喊大叫还骂她贱人。

    “四妹,你可别忘了我是萧家嫡女。”萧长歌见萧雅烟不明,‘好心’提醒。

    萧雅烟脸色发黑,唯有萧长歌是萧家嫡女这件事是铁铮铮的事实,她无法反驳。

    萧长歌冷笑,官大一级要死人,何况是嫡女跟妾所生的孩子呢?

    凭嫡女二字,她便可将萧雅烟压得死死的。

    “不过是个不受宠的嫡女,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上次是算你幸运,这次我看可没那么好运了。”萧雅烟不知想起了些什么,阴森地笑了笑,上下看着萧长歌。

    “四小姐,还请手下留情啊。”朱儿见状拦在萧长歌跟前,却被萧雅烟一推往左边退后了几步,被两个丫鬟给抓住了,任凭她怎么挣扎都脱不开。

    还有另外两个丫鬟抓住了萧长歌双臂,将她拖到了湖边。

    “给我把她丢下去!”萧雅烟一声令下,那些人本想将萧长歌丢下去。

    岂料萧长歌手快一步,拉住站在跟前的萧雅烟,她身子往下垂,萧雅烟也跟着一起倒了。

    那些丫鬟一看,本想拉住萧雅烟,萧长歌眼疾手快地将萧雅烟往下拉,两人扑通一声落水了。

    这大冬天的,湖水肯定冰冷无比。

    “来人啊,快快快救人!”那些丫鬟站在湖边有些措手不及。

    萧雅烟咳咳地喝了几口水,手拼命往上拍着,溅起水花。

    萧长歌嘴角泛起一抹冷笑,萧雅烟可是算漏了一步,她自己不会游泳!

    萧长歌手抓住萧雅烟后背,见萧雅烟想往上腾,她却一把用力将萧雅烟往下拽,令得萧雅烟多喝了几口水。

    “救,救……”话还未说完,萧雅烟身子又往下沉了,呛了几下多喝了几口湖水。

    方才她说了那么多话,应该很口渴才对。

    萧长歌手也学着萧雅烟扑打,装作不会游泳的模样,而除了当事人外,没人知道萧长歌另一只手在做什么。

    湖面上的人着急,有人拿来了竹竿让萧雅烟跟萧长歌抓着竹竿上来了。

    今日不过是想给萧雅烟点教训,她可没想在这里要了萧雅烟的命。

    否则追查起来,哪怕今日之事不是她弄出来的,也有她的过错。

    不过今日不给萧雅烟一个深刻的教训,就怕她不长脑子了。

    萧长歌那双狐狸眼一眯,手摸索到萧雅烟的腰带上,伸手一拉,衣服散开。

    然萧雅烟只顾着求救却不曾发觉。

    当萧雅烟与萧长歌上了湖边时,却听得萧雅眼一阵尖叫声,这叫声,怕是连萧老太太都要被惊动了。

    萧雅烟还算知道廉耻,立即用手紧紧地护住了跟前,腿上露出雪白一片,衣服上水滴答滴答地落,萧雅烟就跟发了疯一样啊啊地尖叫了几声:“你们这群饭桶,还不快给扶我回去!”

    那群家丁们都捂着眼不敢看向萧雅烟这边。

    萧雅烟已经气得胡言乱语不知在说些什么了。

    萧长歌乘着这混乱早就跟朱儿一起离开了,而离开时没人发现她已经离开了。

    这次,估计萧雅烟应该有个十天半个月的不敢出门了。

    “哈秋。”萧长歌回院内打了个喷嚏,湿漉漉的一身,衣服紧贴着身子,身材婀娜,脸色苍白唇边发紫。

    她身子抖着,朱儿立即帮萧长歌拿了套干净的衣服来。

    “小姐,您先换上衣服吧,奴婢给您弄点姜水来。”朱儿将衣服放在桌上,旋即离开了。

    萧长歌可没想到这水会冷到这地步,冻得她可真是快成冰渣子了。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红袖放下盆子,见萧长歌这模样立刻问道。

    “红袖,若是等下二夫人找上门来,你先替我拦着。”萧长歌冷声对红袖道,红袖刚从府外回来,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二夫人会找上门来,那肯定是关于四小姐的事了。

    “奴婢明白。”红袖点头。

    “你先出去吧。”萧长歌看了房间一眼,见角落边的衣柜半开半掩,旋即眯起双眼盯着衣柜。

    “是。”红袖也顺着萧长歌的视线看了过去,却什么都没看到。

    她缓缓地退了下去,关上门窗。

    房间内,只剩下萧长歌一人,有些寂静。

    “公子难道要看我换衣服?”萧长歌冷声开口,若是有人听到,定以为萧长歌自己与自己说话了。

    衣柜突然开了门,一道黑影从衣柜中出来。

    他全身上下都用黑布裹着,只看得到那双眼,黝黑的双眼看着萧长歌。

    “公子让我保护萧小姐。”兴许是一直躲在暗处,能说话的也只有楚钰一人,突然要与其他人说话,他开口有些断续,可认真听还能听得出来。

    萧长歌明了,是楚钰让他保护他的,不过躲在衣柜内也真亏他受得了。

    “你先下去吧,若是有事,我会喊你。”萧长歌笑着道,卫一转眼便消失在房间内。

    萧长歌拿着衣服到屏风后面换好,朱儿已将姜水端了过来。

    她这边简陋得只能靠喝姜水度过,而萧雅烟那边怕是已经让大夫来把脉了。

    萧雅烟回去后,立刻咳嗽起来,她不知在湖内喝了多少口水了,整个肚子已经饱了。

    胡氏拉着萧雅烟的小手,心疼不已。

    这萧家内哪个丫鬟没了还是发生什么事了,不到一刻,肯定传遍整个萧府各房之中,更何况这次是萧家的小姐呢?

    所以萧雅烟落水之事怕是已传得整个萧府,连萧老太太都已经知道了。

    萧雅烟一手握着胡氏的手,一边委屈地哭了起来。

    大夫刚走,她就哭了。

    还在找”嫡锁君心”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