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上门找事
    萧雅烟身上裹着几张厚棉被子,面色发白,唇边发紫,一想起自己被看光的事她就气得身子发抖。

    如今她连说话都在抖着,拉着胡氏的手哭的小脸都花了。

    见自家女儿哭,胡氏很是心疼。

    这好端端的怎会落水呢?

    “娘,娘,萧长歌那个贱人,贱人,娘你可要替我好好教训她!”萧雅烟一边抖着一边说,嘴里反反复复只说了这话。

    “这小蹄子可真是长本事了,竟连你都敢推!”胡氏双眼一眯,恶狠狠道。

    萧雅眼是她的心头肉,一个小小的萧长歌竟敢做出这种事来!

    若萧长歌是太子妃,她还真不敢动萧长歌半分,可现在她不过是个没人要的萧家嫡女罢了,根本不足为惧!

    “那贱人,那贱人还说娘你不过是二房,说我比不过她,还说,还说若是她想,以后女儿不能嫁个好人家。”萧雅烟泪声具下,说的真有那回事一样。

    胡氏一听,大手一拍,连脸色都变了。

    这贱蹄子自从醒来后她可就没去会会她,竟变得这么大胆了。

    胡氏不知,如今的萧长歌何止大胆,是连死都不怕了,何况怕一个小小的胡氏呢!

    “娘,你可要为烟儿做主啊,连那小贱人都骑到咱们头上来了,呜呜呜。”萧雅烟见胡氏生气,立即跟她告状。

    这种时候添油加醋是最好的选择,她娘肯定会为她出头的,替她收拾萧长歌这贱人。

    虽说她娘是二夫人,可家中也是有权有势,肯定不会任由萧长歌这样胡来。

    “反了,可真是反了,烟儿你放心,娘肯定给你讨回个公道来!”那戴满金银首饰的手一拍,床边桌上的杯子一震,发出声音,吓得萧雅眼看了一眼,见萧雅烟抖了下,胡氏立即好声好气道:“烟儿你好好休息,娘先去会会那个贱蹄子先。”

    说到萧长歌,胡氏双眼犀利,冷哼一声。

    萧雅烟抹掉眼角的泪,小声抽泣,听见胡氏这话,她立即点头眉开眼笑。

    “就知道娘您最疼烟儿了。”萧雅烟颇有些撒娇的感觉道,这声娘,叫的胡氏心软。

    “傻孩子,娘不疼你疼谁呢?你先好好休息,娘一定让那贱蹄子亲自到你面前来道歉!”胡氏拍了拍萧雅烟的肩膀意示放心,转身便往萧长歌所住的院子内去了。

    萧雅烟望着胡氏离开的背影,嘴扬起一笑。

    有胡氏出面,就不怕萧长歌能弄出什么幺蛾子了。

    正值下午,太阳洒落院子内,镀上一层金光。

    如萧长歌所说,胡氏确实大摇大摆地来了,身后还跟着六个丫鬟,一个嬷嬷。

    “红袖见过二夫人。”见胡氏想直接进入房中,红袖立即挡在跟前,她可没忘记萧长歌说的话。

    胡氏睥睨嗯了一声,便想往房间内去。

    红袖却一直当在胡氏面前不肯让步:“二夫人,我们家小姐现在正在午休,若二夫人想见,红袖替您禀告一声。”

    秋秀见状,也连忙学着红袖一同挡在跟前,不肯让胡氏进去。

    她如今是萧长歌院内的丫鬟,这表面功夫也得做足了。

    “你们这话是想让我等萧长歌了?”胡氏阴阳怪气道,连语气都有几分不乐。

    萧雅烟说的没错,这萧长歌确实长胆子了。

    “可小姐在里面休息,若是冒昧打扰也不太好。”红袖瞥了眼紧关的门道。

    “冒昧打扰?呵,我今天来不过是想跟萧长歌讨个公道,狗奴才快让开!”胡氏喝了一声,令得红袖等人吓了一跳。

    可萧长歌只说了将胡氏拦在这外面,可没告诉她之后该怎么做啊。

    “夫人,这里可不是您的梅香院!”红袖抬头,双眸直视胡氏道。

    胡氏这才正眼看了红袖一样,哟了一声,那尖尖的声音又提了上来:“这不是萧长歌身边那条会叫唤的狗么?怎么你也真够忠诚的,这是不是梅香院又如何?莫非我不能来?来人,给我把她拿下!”

    胡氏叫了一声,身后那六位丫鬟分别将红袖给拖到了一旁,任凭红袖怎么说,胡氏就是不听。

    门内,萧长歌放下书本,她本以为胡氏应要找萧老太太跟大夫人一同过来呢,没想到只单一人来了。

    萧长歌伸了伸懒腰,起身。

    在胡氏快到她门外时候开了门,见到胡氏,她微微一笑地喊了声:“二娘。”

    胡氏瞥了萧长歌一眼,阴阳怪气道:“长歌你现在叫我一声二娘,那二娘想问问你,你为何要将烟儿推下湖中!还解了她的腰带!”

    提到此事,胡氏的有些偏激,她的女儿还未出阁,却被那些下人看光了,这事若传出去,她以后可要如何为她女儿寻个好人家!

    倒是萧长歌不急不躁的,不将此放在眼中。

    “二娘你今日来便是为了这事?”萧长歌冷声问,眼中藏着笑容。

    “这事我想你得给我个说法,烟儿好歹是你妹妹,你怎可这般狠毒!”在胡氏眼中,萧雅烟是她的心头肉,而萧长歌不过是个贱蹄子罢了。

    其他人如何她不管,她只想管好自己女儿。

    萧长歌冷笑,狠毒?她若真狠毒起来,那今日萧雅烟就不会只是躺在床上,而是躺在棺材中了!

    萧长歌轻声笑了笑,冷眸望着胡氏那张狰狞的脸:“二娘,说到说法,我想你也该给我个说法,凭我为嫡女,四妹为庶出,为何四妹能指着我骂贱人,能唆使下人将我推入河中呢?至于你说解开四妹腰带,这事长歌可从未做过,二娘您可不要将脏水泼在我身上!”

    “你这话的意思是烟儿将你推下河中?她自己解开腰带了?”胡氏气得深呼了一口气,比起萧长歌她更信自己的女儿不会骗她,纵然会,她也得硬着头皮站在萧雅烟这边。

    “若二娘不信,大可问问上午在后院内的下人,你那宝贝烟儿对我做了什么?那一口一个贱人骂得可真好听呐,我在萧家就算再怎么不得宠,可名义上却还是萧雅烟的姐姐!”萧长歌反驳,咄咄逼人。

    红袖紧张地看着自家小姐,胡氏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萧长歌这样冲着胡氏说话,胡氏定不会饶过她家小姐的。

    胡氏被萧长歌这一番话给震住了,萧长歌敢这么咄咄逼人冲她这么说,那肯定确有此事了,否则萧长歌不敢这么嚣张。

    萧长歌不怕胡氏,相反想让此事闹大,甚至闹到萧老太太跟她爹那里去更好!

    众目睽睽之下,萧雅烟所做皆为属实,她可不怕当面对质,纵然胡氏能收卖一两个人,莫非能收卖这萧府内的全部下人?若是府内的下人全被她收卖了,怕是严氏要将她视为眼中钉了,这样做岂不是真将自己当萧家女主人了?所以胡氏不敢!

    严氏的眼线布满整个萧府,这里头要是一有点风吹草动,定是瞒不过严氏!

    当时在水中,腰带之事只有她跟萧雅烟两人心知肚明,只要她否认,那谁也没办法,除非她们能让腰带开口说话,然,不能!

    再上萧雅烟对她所说所做的,就算解她腰带之事是真,从萧雅烟嘴里说出来谁会信?

    “二娘,比起跟我讨个说法,长歌倒奉劝二娘您回去管管四妹教好,今日这事若是传了出去,就怕四妹会扣上个目中无人,嚣张跋扈的名头,以后要谋个好人家可有些难了。”萧长歌提醒道,见胡氏脸色黑得跟乌云般,她扯开一笑,心情愉悦。

    听得萧长歌这话,胡氏只认为萧长歌是在咒萧雅烟以后找不到好人家,这小贱人可真长胆子了。

    “才几日不见,你这小嘴可到是利索了。”胡氏冷哼一声,看来萧雅烟说的很对,如今的萧长歌是变了,不仅萧雅烟,连她都不认识眼前这人了。

    “多谢二娘夸奖,这狗也有被逼急了的时候,更何况是人呢?我会如此,可都是拜你们所赐呀。”萧长歌冷声回答,若非她们,她又岂会变成这幅模样呢?

    “你的意思是我们亏待你了?”胡氏拧眉,冷眼看萧长歌如今这不卑不屈的模样,若是以前,萧长歌见她,定是跪着不敢说半句话。

    萧长歌轻笑,小手掩盖小嘴,只是那笑有些悲伤,而她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冷冽。

    亏待,这个词从胡氏嘴中说出来可真好笑。

    “这话可是二娘您自个说的,长歌可从未说过这话。”萧长歌看着胡氏冷声道。

    胡氏的脾气有些爆,已来了许久只听得萧长歌在这里跟她耍嘴皮子,今日来本就是想给萧长歌点教训让她以后规矩点,可不是跟她瞎扯的,纵然是萧雅烟将这小贱人推下水的又如何?今日不给萧长歌点颜色看看,怕是以后要骑到她头上来了!

    “你既然叫我一声二娘,那我也明人不说暗话了,你立刻去跟烟儿认个错,这事就算过了。”胡氏心里清楚,可这嘴上还是向着萧雅烟,她睥睨地看着萧长歌不屑道。

    明知是萧雅烟的错,却还要她去跟那小贱人认错,痴心做梦!

    还在找”嫡锁君心”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