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惊扰
    萧长歌收起鞋子,旺财的表情才好了些,她解开拴住旺财的链子,而旺财汪汪地跑了,怕是寻着气味找老太太报仇去了吧。

    萧长歌满意地看着旺财,这可是萧雅烟教出来的好狗,若是老太太真出什么事,萧雅烟可就惨了。

    萧长歌转身回了自己院。

    红袖在萧长歌的吩咐下,将那些东西清理干净了,而朱儿跟秋秀之前本还好好的,这些天关系好像有点不好。

    而这一切,萧长歌都看在眼中。

    怕是上次她赏赐给朱儿的事令得秋秀心中有些不甘。

    可朱儿却宁愿不要这赏赐,这会儿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的,而秋秀则因为严氏那句心腹而趾高气昂地不将朱儿放在心上,更忘记了严氏之前对她说了些什么了。

    从这便可看出,谁可留,谁不能留。

    “小姐。”

    “小姐。”

    两人见萧长歌回来异口同声地叫着,萧长歌嗯了一声,与红袖交换了个眼神,见红袖点头,萧长歌也放心了。

    ……

    “小姐,小姐不好了。”

    一丫鬟急急忙忙地跑进松竹院内,连礼数都忘了,脸色煞白似乎遇见什么事了一样。

    “叫什么叫,是天塌下来还是怎么了?”萧雅烟此刻正招待萧婉清跟萧沐染这双胞胎,一见丫鬟急急忙忙跑进来有失礼数便嚷嚷道。

    她的性子大伙儿众所周知,暴躁又爱面子。

    萧婉清跟萧沐染两人是五夫人的女儿,一对双胞胎,两人心有灵犀般互相看了一眼,旋即掩面而笑。

    “小姐,不好了,旺财跑了,拦不住,这会儿跑到老夫人院子内去了!”丫鬟面色难看,她今早去喂旺财,谁知只剩下铁链,旺财的影儿都跑不见了,本想回来禀告萧雅烟,可却听见旺财跑到福禄院内去了,而且见人就咬。

    别看旺财那凶狠的样儿,可它一直是吃素的,怎么会去咬人呢!

    那样子,几个护卫拦着都被咬伤了,旺财发起疯来连拦都拦不住!

    萧雅烟手一哆,手上的茶杯掉落地上,砰地一声滚到了丫鬟脚底下,水溢了一地,吓得丫鬟抖了下。

    “你说什么!”萧雅烟好似没听清楚一样再问了一次!

    福禄院,且别说其他,这福禄院内住的是老太太,旺财就算没伤到老太太,闯入福禄院内就已经是大罪了,这会儿还将那些护卫咬伤,若是旺财伤害到老太太,她就算有十条命都不够赔!

    “旺财自己跑了,跑到福禄院内去了,还,还咬伤了护卫,现在正在发疯中……”丫鬟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连声音都没了。

    萧雅烟哪还顾得上这些呢,连忙起身往福禄院内跑去了。

    这种事怎少的了萧婉清跟萧沐染这两爱凑热闹的呢,见萧雅烟跑去,她们也跟了过去了。

    而且出事的是老太太的福禄院,她们身为孙女,自然要去看看。

    旺财闯进福禄院的事一瞬间传遍整个萧府,连那些护卫都讨不着什么便宜,旺财虽被打了几下,黑毛上染着血,可它却依旧想闯入屋子里头,真把老太太吓了一跳。

    可萧永德今早有事离开了还未回来,这萧府内,都是瘦弱女子,出了这种事谁有那个能力阻止呢!

    “小姐,我们去不去?”红袖一听旺财跑到福禄院内发疯便知道是萧长歌干的。

    “各个院子的人都去了,我们自然要去凑热闹。”萧长歌放下茶杯,走在前头。

    不用红袖说她都知道各院子内的人应知道福禄院内的事了,如今,应该全都跑到福禄院那里去了。

    福禄院

    老太太吓得连门都不敢出去,而旺财身上早已血流不已,连脚都被打断了,可一见那些人来,它便张开嘴汪汪大声喊着,凶残得令人不敢靠近。

    那锐利的牙齿上还染着血,越来越凶狠!

    之前萧雅烟说想养狗,跟萧永德磨了许久,萧永德才答应了,可没想到萧雅烟能将一条狗养的如此凶狠!

    当萧长歌赶到时,已有许多人聚集一起,连平日里在屋里头念佛诵经的四夫人都来在,还有她爹前半年前刚娶的五夫人元氏,三个月前怀有身孕,怕腹中孩子出什么意外而一直呆在屋里头,竟也到场了。

    六个护卫手中拿着弯刀围着旺财,当萧雅烟赶到时,旺财双眼发光如见到亲人一样。

    迅速地往萧雅烟那边跑去,那些护卫手上的刀快速地落在了旺财身上,砰地一声它那顺滑的皮都被削了出来,可怕至极。

    连萧长歌身边的五夫人都不禁啊了一声,后退两步,手紧紧地护着肚子。

    旺财还未打算放弃,双眼之中只有养着自己好几年的主子。

    萧雅烟见旺财这样,哪里还觉得这是她之前所养的狗呢?她看着旺财快速跑过了,吓得一路跑了起来。

    “你别过来,别过来!”萧雅烟挥袖,脸色早就变得煞白了。

    萧长歌眯眼,此刻萧雅烟正站在元氏跟前,而旺财此刻也往这边冲来!

    旺财一个跳跃,黝黑的双眼中只认识饲养了自己几年的主人,萧雅烟见状立即往后退了几步,她认为旺财是想咬她。

    “小心!”

    萧长歌一把推开了萧雅烟,旺财见到自己主人被推到,立刻变得愤怒往萧长歌的手臂上咬去,尖牙咬在皮肤内,血从萧长歌手臂上流下。

    萧长歌另一只手拿着一支发簪迅速往旺财眼中刺了进去。

    血,从它眼中溅了出来,溅到了萧长歌脸上,可她双眸却闪过冰冷。

    显然,旺财根本就没想伤害萧雅烟,不过是许久没见到自己主人而很想跟以前一样抱住她罢了,可当它看到萧长歌将萧雅烟推开那一刻,它怒了。

    它冲着萧长歌汪汪地叫了两句,整个身子已经到在了地上,奄奄一息。

    “啊。”元氏一看这场面,叫了一声,手紧紧地捂着肚子。

    她久居深闺,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呢。

    而不过是一条狗,却伤了那么多护卫,这狗可真厉害。

    幸好她身边的两个丫鬟将她扶住了:“夫人,夫人您没事吧。”

    “快,还不快送五夫人回房去,你们两快请大夫来!”

    说这话的是胡氏,她现在着急不已,这旺财是萧雅烟的,今天这事怎么扯都跟萧雅烟有关系,要是元氏肚子的孩子因这事而没了,别说萧永德,连老太太都会严惩萧雅烟,再严重点将她赶出萧府都有可能,而在这关键时萧长歌却跳了出来,令得胡氏不解。

    她可不认为萧长歌有那么好心为帮萧雅烟。

    胡氏双眼落在了萧长歌身上,上下打量,似乎要将她看穿一样。

    萧长歌会给了胡氏一个笑,丝毫不将她放在眼中,她要看就让她看个够好了,她又不是见不得人。

    “二娘,你不去看一下四妹?”

    萧长歌唇角一张一合,眼中带着玩味问道。

    胡氏这才想起自己的女儿还坐在地上,连动都动不了。

    萧雅烟脸色煞白,刚旺财冲过来的那一刻她吓得失禁了,这会儿裙子下面都是湿的,双脚抖着,连站都站不起来,看着旺财躺在血泊中,她只觉得胃里翻滚有些恶心。

    “小姐,你手上流了好多血!”

    今日这事众人都惊魂未定,胡氏也只顾得元氏肚子里的孩子却忘了萧长歌为萧雅烟挡了一下却被咬伤了。

    红袖看见萧长歌手上流血,不由得惊讶。

    严氏这才正眼看了萧长歌,她手上还握着发簪,血滴答而流。

    “红袖,快送长歌回去,周嬷嬷你去请个大夫来。”

    严氏蹙眉担心道,红袖点头。

    “长歌多谢娘了。”萧长歌冲着严氏微微点了点头,而周嬷嬷也听严氏的缓缓退下帮萧长歌请大夫去了。

    “你这小手可切莫留下疤痕了,可得好好照顾自己,等下我让如冰给你送点药过去,你记得清理下手先上点药,娘晚点再去看你。”严氏关心道,而这落入了他人眼中,连氏不由得笑了笑,摆出一副假好心的眼神儿。

    谁不知道严氏不喜欢萧长歌,这会儿戏做的可真足。

    而且刚才的位置,站得离元氏最近的可是严氏跟萧长乐,可萧长乐却连动都没动,今儿个要不是萧长歌替萧雅烟挡了那一下,那条贱狗咬到的可就是萧雅烟了。

    平日里萧雅烟跟萧长乐以及胡氏走的近,这关键时刻就能看出人心,不过,在这萧府内,谁还有人心那玩意呢?

    萧长歌点头,才转身,便看见远处那一抹人影。剑眉英挺,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眼中射着寒星直勾勾地盯着她。

    站在楚言身旁的楚钰却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场面。

    从刚才他们就一直站这里了,包括萧长歌推开萧雅烟,用发簪刺准旺财眼中也尽收眼底之中,不可否认,跟萧长歌合作是对的。

    萧长歌缓缓走到楚言跟前,脸上挂着笑容就跟没事一样:“长歌叩见太子殿下,四皇子。”

    “起身吧,没想到长歌你还有这胆量,真叫本太子佩服。”

    楚言扶起萧长歌,眼中闪过一丝寒冰旋即掩起。

    刚才萧长歌面对那条建贱狗时的眼神,他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萧长歌,当真会如清道人说的那样克他么。

    若会,那定留不得!

    还在找”嫡锁君心”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