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严惩
    萧长歌眼中流转光彩,心中感动不已。

    这怕是萧永德第一次给她撑腰了,以往也只是冷漠当做不知,哪怕是见了也无视。

    而现在这转眼,当真让萧长歌惊讶,看来萧永德对她还是有些情分。

    若不然,岂会说出现在这话?

    若是以前,岂会呢?

    萧长歌思绪飘向远方,不自觉苦笑了一声。

    “老爷你日理万机,公务缠身,这种小事不如让我跟娘来处理?”严氏率先站了出来道。

    周围的人你看我我看你地,也不明这上演的是哪场戏。

    萧永德竟要为萧长歌主持公道?

    若这是真,那是否代表着萧长歌在萧府的地位会有所改变呢?

    胡氏也看着萧永德这副认真的模样,怕是,萧永德这次是认真的了。

    “不用了,这事我来处理,我倒要看看是谁在装神弄鬼!”

    浑厚的声音散发一丝威严,令人不由而震。

    严氏眼中闪烁了下,一丝精光从眼中射出,这次萧永德是真铁了心要管此事了。

    以往不管如何萧永德可都不会插手,今日竟为萧长歌出手了。

    “是。”

    严氏没多说什么,指示轻微应了一声。

    萧雅烟是想说,可却被胡氏紧紧抓住了,现在这节骨眼,萧雅烟是能闭嘴就闭嘴,她是被人当成棋子使,她竟还乐滋滋地上当了。

    这事萧雅烟没问过她,若是征求她意见,她肯定不会让萧雅烟这么做!

    这要是弄好了严氏是会夸两句,可是弄不好了,那可就是替罪羊啊。

    亏萧雅烟还以为这是严氏对她的信任呢?纵然是,也不可能是对她!

    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为了给她自己的女儿找个垫脚石罢了!

    胡氏心中气愤,萧雅烟何时才能长大点呢?

    “既然爹出面的话,相信此事应该能水落石出,姐姐你也该相信爹能证明你清白。”

    萧长乐浅笑,一脸高兴道。

    笑声盈盈,霎是好听。

    萧长歌也跟着笑了起来:“我自然相信的爹能证明我的清白。”

    萧永德虽知道她是无辜的,却不敢大胆说出来他今早是跟她一起去看她娘了,否则这萧府内怕是不得安宁了。

    在老太太面前,她娘永远都是个禁忌,更是令得萧府颜面扫地的人,能将她留在萧府内不过是因她体内流着萧永德的血罢了。

    所以萧永德不敢提,而且提了,严氏心中也隔阂。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什么事最伤人心?

    答案自然是自己深爱的男人嘴里叫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这感触她可很深!

    锥心蚀骨,蚀人血肉般疼。

    所以萧永德不敢当面保她,只能用这种方式去证明她的清白,不过只要有一人站出来,萧长歌心里便有些安慰了。

    “不过那边的东西是什么呢?”

    萧长歌伸手指着放在火盆堆内的东西,众人随着她手指着的方向望去,真有一个小东西在旁边。

    李嬷嬷快速地走到火盆旁,用树枝掀开了那些被烧成灰烬的纸钱,随后从里面捡到了个小东西,虽被烧得有些发黑,但还能看出是什么。

    虽然火已熄灭可烟冒气还有些热乎乎的,宛如要将人给烤干了一样。

    李嬷嬷捡起那东西递给了老太太,老太太接过手一看,萧雅烟的心就沉底了。

    她伸手捂着耳朵,果然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这是?”老太太不明地问,虽一眼便能看出是个珍珠耳环,可却不知这是谁的。

    这耳环光是看质地,这丫鬟每个月的月钱就那么一点,岂买的起呢?

    “这不是四妹常戴在耳朵上的耳环吗?”萧长歌故作惊讶地问,众人齐刷刷地看向萧雅烟,胡氏的脸刷地一声变黑了。

    “祖奶奶,你该不会相信萧长歌的话吧!”萧雅烟指着萧长歌,这一放,耳朵都被人给看的一清二楚地,她立刻捂住了耳朵,连脸色都变得很是难看:“我我是说长歌姐姐。”

    萧永德将萧雅烟这目中无人的模样看在眼中,这作为妹妹的竟然直接叫自家姐姐名字,这成何体统还有没有一点家教了。

    萧雅烟见众人的视线都看向她这边,她立刻慌了,看了看严氏,见严氏无动于衷后又看了看胡氏。

    胡氏看了萧永德的脸色,见萧永德脸色有些不太好,她心中更怕了些。

    “四丫头,把你的手拿开。”老太太一声吆喝,萧雅烟身子抖了抖。

    可还是听话缓缓放开了,她支支吾吾地不像方才那样嚣张了。

    萧雅烟自己都不知是怎么回事,她这耳环好端端地怎就突然不见了呢!

    “转过身来。”

    萧雅烟是侧站在老太太旁边的,这看也只能看到一半的耳朵,而上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

    萧雅烟被这一喊吓得是差点连心脏都给跳出来了,她缓缓转过身来正对着萧老太太。

    这一边有耳环,一边没有。

    “祖奶奶,我这耳环下午就找不着了,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

    萧雅烟干笑两声,气氛却有些尴尬。

    不过她可没来过这里,这火盆内怎会有耳环呢?

    “哦?那还真巧,竟然掉到火盆内了。”萧长歌冷声道,这下萧雅烟却是无话可说了。

    老太太手紧紧握着那珍珠的耳环,看着萧雅烟的双眸不再是宠爱,而是恨铁不成钢铁。

    她不指望萧府的女孩跟男丁一能干,但却不希望有人忤逆她说话,她所立下的规矩。

    事已至此,若是眼睛不瞎的人一眼便能看出谁是始作俑者,若是还看不出来,那只能说明他们眼瞎了。

    “烟儿,此事你可有什么想说的?”

    严氏抢先一步道,声音严肃,带着威胁。

    “我我我……”

    萧雅烟我了几声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来人啊!”老太太这一喊,虽不大却落入了人耳中。

    周围的护卫出现在跟前,围在萧雅烟跟前,萧雅烟吓得差点哭了,直接躲在胡氏身后。

    “祖奶奶冤枉啊,这真不是烟儿干的,烟儿岂敢做这种事呢!又岂会明知故犯呢?”

    萧雅烟看着那些人缓缓向她走来,怕的是连身子都在抖着,眼眶红润,差点急的哭了出来。

    “那这耳环又是怎么一回事?”

    老太太拿起耳环在萧雅烟眼前晃了晃,声音威严震怒。

    对于此事,她饶不了萧雅烟,其他事可以忍,唯独此事不行!

    那些护卫,都是萧永德亲自挑选给老太太的,自然只听命于老太太。

    “我我也不知道啊,肯定是有人诬赖烟儿了,祖奶奶你可一定要还烟儿一个清白啊。”

    萧雅烟着急得哭了出来,可萧老太太却是认真的。

    这耳环都掉落在火盆之中,纵然不是萧雅烟放火,那也应该跟她脱不开干系了!

    “娘,烟儿恶劣是我管教不当,若是娘要罚,不如罚我吧。”

    胡氏跪在老太太跟前,见萧老太太这模样,怕是此事不太容易解决。

    “娘,烟儿如此素怀也有责任,若是罚,还望娘连同素怀一起罚了吧。”

    严氏也跪在了老太太跟前,墨眉紧蹙,一副认错的模样。

    严氏平日将萧府打理得井井有条,姐妹和睦纪地,老太太这心里肯定偏向她一点。

    何况严江两家关系可不一般,唇亡齿寒,这两家正是这关系。

    “素怀!胡涟!”萧老太太喊了一声,可这两人却跪着不起来,看样子是想替萧雅烟求情了。

    萧长歌将这一幕收入眼中,心中不禁冷笑。

    连严氏都参合一脚,看来这事跟她脱不开干系了,十有**是她指使的。

    而连严氏都求情了,老太太平日里最喜欢的便是严氏,这会儿求情,老太太肯定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当做没事一样。

    “娘,会发生此事确实是素怀管教不当,还望娘连素怀也一起罚吧。”

    胡氏虽惊讶严氏怎会帮她求情,可既然求了那她也只能配合她了。

    这事,只怕严氏还欠她一个交代!

    若是不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她绝对跟她没完!

    “娘,也罚我吧。”胡氏磕头道。

    “素怀跟胡涟两人闭门半个月吃斋念佛,烟儿去跪祠堂一个月,抄送佛经,由萧管家看管,若是偷懒,家法伺候!”

    说这话的不是老太太,而是萧永德。

    严氏抬头震惊地看着萧永德,今晚他还真是让她惊喜连连,萧长歌到底给他下了什么**药了。

    “德儿你这是……”

    萧老太太扫了萧长歌一眼,双目最终落在了萧永德身上。

    这个她养了四十多年的儿子,从未管过这萧府内后院这些事,如今却为了护着一个萧长歌而连自己的结发妻子也敢惩罚。

    “娘,若是不严惩,怕还有下次,何况您刚说过了,这事若不自动承认被抓出来,严惩不贷!”说道最后几个字,连声音都变得发冷了几分。

    这话是老太太自己说的没错,这说出去的话相当于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啊!

    “既然素怀跟涟儿都想罚,那便一起吧!”萧永德扫向跪在地上两人。

    严氏跟胡氏两人心中不是滋味,可嘴上只能应一声:“是。”

    最气的莫过于严氏,萧永德当真敢对她出手了,若是放以前,岂会呢?

    萧长乐心中咯噔了下,本想替严氏求情,可却看到了严氏冲着她微微摇头,萧长乐这才没出面。

    萧永德今日所做的,不仅是严氏,连萧长歌自己都觉得意外。

    萧永德是个孝子,何时忤逆过自己母亲呢?又何时,插手这些琐碎事呢?

    不过萧永德管了,那她便省去了不少的麻烦事情。

    还在找”嫡锁君心”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