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撞见
    萧长歌睁大双眼看着眼前这两位贵人,一个是皇子就算是不受宠不该少的东西楚皇帝也不会少给他,所以应该是有些家底,而另一个则是家财万贯,不愁吃穿的,这在京城内掀开车窗一看,有多少家是唐家开的呢。

    看着萧长歌这双期盼的眼,唐莫书跟楚钰两人相视一眼,想的应该是同样的事了。

    她现在是不是忘了她自己的身份了?一个大小姐竟跟他们借钱!

    楚钰方才也是说笑而已,可没想到这一说竟真说中了萧长歌的目的。

    在他看来,萧长歌最缺的应该是银子问题了。

    “萧公子你想借多少呢?”

    开口的是唐莫书,他倒是来了点兴趣了,也不知萧长歌想借多少呢?

    “三千两,一个月内还。”

    萧长歌没犹豫地说了出来,也不觉得脸红,反正她脸皮厚。

    这个字数对唐莫书来说确实算不得什么大数,他这请人一顿也都快赶上这个数了,只是他不明白萧长歌借来有何用,又或者是用在哪里?

    若是只想日常开销,哪用这么多呢?

    他倒是好奇萧长歌要将这钱用在什么地方。

    “这可不是笔小数目,萧公子是如何打算的?”

    唐莫书问,而他问的恰巧也是楚钰想问的。

    三千两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可对萧长歌来说这三千两可是笔大数目。

    甚至,萧长歌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银子,这看见过最大的一笔数额也就唐莫书上次给她的茶叶钱三百两。

    但是被她花完了,这打点来打点去地,还是不够,日子过得拮据。

    “这个唐公子以后会知。”

    萧长歌神神秘秘道,唐莫书也没再多问。

    要是萧长歌真不想说,他再怎么逼问也不会告诉他的。

    唐莫书直接从衣袖里掏出了三张银票直接推到了萧长歌跟前。

    “这是三千两。”

    萧长歌也从袖子内掏出借条直接递给唐莫书:“多谢唐公子了,这是欠条记得留着,若不然日后讨没,可不要怪我了。”

    萧长歌半开玩笑道,唐莫书接过欠条,上面字迹娟秀,笔墨锋利,字很大气。

    而上面写的很清楚,连欠的是谁借的是谁以及归还日期都写的一清二楚地,堪比钱庄了。

    其实唐莫书很想告诉她,就算萧长歌靠不住,这萧府的名声还摆在这里呢,不打欠条也可以,可看萧长歌这样是有备而来的。

    “多谢唐公子了。”

    萧长歌眼睛迷成一条线笑着道,只是很狡猾,让唐莫书猜不透萧长歌拿这笔钱到底想干什么。

    楚钰也猜不透眼前的人,只知道她很聪明,还很狡猾。

    看她这笑,怕是没什么好事了。

    几个月后,唐莫书明白了萧长歌拿着这笔钱干了些什么,而他若是早知道的话,当初根本不会借萧长歌这笔钱!

    然这是以后的事情了,就算后悔也没用了。

    “不客气,这菜都凉了,两位吃吧。”

    唐莫书没觉得有什么,而当他说完这话的时候萧长歌第一个动筷子了。

    其实她已经忍了很久了,只是正事没说完她不好意思罢了。

    本以为借钱这件事还得周旋一番唐莫书才肯借,可没想到这么快就答应了。

    萧长歌最初的目的就是想跟唐莫书借,却没想过跟楚钰,毕竟这么大的朝商放在眼前,不借白不借。

    吃完之后,唐莫书因有事结账后先行离开了。

    倒是楚钰一直跟在萧长歌身边,她去哪里楚钰便去哪。

    “楚公子,你莫非想跟我回府?”萧长歌停下脚步,转头看着身边的人道。

    楚钰一副悠闲的模样,只是轻轻一笑。

    她从醉仙居内离开后,楚钰便一直跟在她身边,却半句话都不说也不知想干什么。

    楚钰是没关系,可她有关系,她可要去干正事。

    “我只是想看看歌儿你想用这三千两做什么了?又为何在一个月后能还这三千两?”

    凤眸微眯,透露一股戏虐,连说的话的语气都变了。

    “楚公子有那个闲心担心这个,不如去担心一下她。”

    萧长歌说这话时候看着左边的首饰殿内,一个穿着白衣素服的女子,带着面纱,虽看不清容颜却见得那双眼明亮至极,宛如天上那星辰般,很是好看。

    光是看那双眸,便可知这女子的面纱之下应是一张怎样的脸了。

    只是这样的人却是青楼女子,这倒令人惋惜。

    最重要的是,便是这个女子改变了楚钰一生。

    若非为了保护她,楚钰也不会想着揭竿而起……

    她身子瘦弱宛如一张纸被大风一刮就会吹倒一样,看起来尤为令人心疼。

    楚钰顺着萧长歌的视线看了过去,却见一女子咄咄逼人不知冲着白灵儿说什么,只是语气很不客气。

    就算萧长歌不想关注,可看到那样的美貌时,她不想关注也难。

    而且这争吵的声音也极为大,连她站在这街上都听得一清二楚的。

    “赔,你赔得起吗?这簪子可要一万两银子呢!”

    女子手中拿着发簪咄咄逼人道,直接朝着白灵儿吼而白灵儿却两眼汪汪地只能道歉,不知该说什么好。

    “对对不起,我我……”

    声音如小溪流水般潺潺动听,这一听还以为受了什么委屈一般。

    楚钰凤眸紧密,眼带寒光,本想上去帮忙,却被萧长歌给抓住了。

    “楚公子你可要三思,那个女的可是陈家小姐陈仪。”

    清冽的眸看着楚钰提醒道,若是楚钰真上去帮白灵儿,也就等同于他要跟白灵儿之间的关系会爆光。

    到时候别说夺得楚皇帝宠爱,让楚皇帝知道楚钰爱的是个风尘女子,也定不会绕过他。

    对白灵儿的感情,便是楚钰唯一的弱点。

    而这种弱点却会成为楚钰致命一击,若是可以,她还真不想楚钰有感情这东西。

    这东西,只会害人罢了。

    将人害的体无完肤,疼如骨髓,锥心至骨。

    “歌儿,帮我。”

    楚钰冷静了几分,双目看着萧长歌却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若是平时他肯定笑着调侃,而现在却像是换了一副认真的模样。

    而且竟然对她说帮这个字眼,还真让萧长歌惊讶。

    “算你欠我一个人情,记住我是帮你不是帮她。”

    若真是单纯帮助白灵儿,抱歉她可没那么好心肠,更不可能为了一个风尘女子得罪陈仪。

    “好。”

    见萧长歌答应,楚钰嘴唇轻启应道。

    “这可是我爹卖给我的,你知道我爹是谁吗?”陈仪指着白灵儿道,生气无比。

    “灵儿不知,可这发簪不是灵儿弄坏的,灵儿发誓。”白灵儿举起手指发誓道。

    她看着发簪掉落地上捡起来,本想问是谁的,岂料被眼前这人撞见,还以为是她偷了她的发簪还弄坏了。

    “对呀,我们家小姐是看到在地上捡起来了而已,根本不是我们家小姐弄坏的。”

    白灵儿身边的丫鬟也看不下去了,开口为白灵儿辩解,可却遭到了陈仪一声冷笑。

    “你家小姐?这蒙着面纱也不知是谁家小姐,不如揭下面纱让我们看看?”

    她爹是左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能压着他陈家的也不过夏萧严这三家,她倒要看看眼前这人是哪家府上的小姐。

    陈仪说着,她身边的丫鬟迈开了几步往白灵儿跟前走去,白灵儿倒退了几步,她家的丫鬟却护在了她跟前,只是胆子甚小,连脚都抖着。

    “哎你干什么干什么呀。”

    陈仪的丫鬟一把将挡在跟前的丫鬟推开,直接往白灵儿眼前走去。

    这首饰店的老板呆呆地看着不敢说什么,因为站在他跟前的可是陈家小姐,他可不想为了个风尘女子而遭罪。

    所以纵然知道白灵儿只是捡起发簪,他也不敢开口说出来。

    他们是普通小老百姓,可不想惹是生非,这种情况最好还是闭嘴。

    “你你放开我,放开我。”

    白灵儿喊着,手拍打着丫鬟的手,想甩开她。

    可这力道却还不如一个丫鬟,只能轻轻拍打她的手以示反抗,虽然这反抗没什么用就对了。

    当那手快要落在白灵儿的面纱上时,丫鬟的手却被人抓住了。

    陈仪本是笑着想看眼前的女子出丑,可现在却有些笑不出了。

    “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弱女子,陈大小姐可真下得去手。”萧长歌故意压低了声音缓缓道。

    “你是谁?”陈仪高傲问道。

    这人叫她陈大小姐,那明摆着是知道她身份,可她却不知他是谁。

    脑海中搜索一番,却没有这人的印象。

    若是有,她不应该忘记才对,毕竟这人脸上有道伤疤,她要是真认识绝不可能忘记才对。

    “在下姓姓楚,名楚白,听得陈大小姐这边大吵大闹的,楚某便过来看看了,敢问陈大小姐有什么需要楚某帮忙的吗?”萧长歌鞠躬恭敬道。

    听得楚字,白灵儿不禁多看了一眼。

    “教训这种小偷,不用旁人出手了,双儿,去报官!”陈仪冷笑一声道。

    “是。”双儿回过神来应了一句,才刚转身,却被萧长歌喊住了。

    “且慢!”

    还在找”嫡锁君心”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